首页 > 他的甜脆心 > 92.怎么耳鸣了呢

我的书架

92.怎么耳鸣了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黎钜这才把目光落在她脸上。

  很正式的打量她。

  不仅是黎钜,连傅青寒也一样。

  傅亦羽看了一眼大哥:感觉东启会人丁兴旺。

  黎钜推了推厚厚的黑框眼镜,严肃出声:“你是谁?”

  夏浅妤垂下眼皮:“我是谁不重要,教授可以尽快研究出救我朋友的方法吗?”

  说了他也不认识,又何必讲自己的来历。

  黎钜沉思片刻,应道:“我可以马上给它注射减缓病情发展的药剂。”

  “能缓慢到什么程度?”

  女孩探究的神色令一向清高傲慢的黎钜有些失了自信。

  “至少是肉眼不可见的速度。”

  忽见女孩眸中挂过一抹疑虑。

  他鬼使神差的补充道:“你觉得呢?”

  话音落下,几双眼睛都看向夏浅妤。

  女孩对他的话,似乎不是特别满意,只叹息道:“也只能这样了。”

  黎钜:“……”

  自从来到东启,连傅云枭也没流露过对他失望的神情,这姑娘……到底有几斤几两。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黎钜觉得她在挑战自己的脸面。

  夏浅妤耸耸肩:“就是因为没有,所以才只好这样啦。你的方法不是最好的,却是唯一的。”

  黎钜不知道该乐还是该哭。

  “还愣着干什么呀,我朋友又长大了。”

  女孩对他的行动能力很失望。

  黎钜黑着脸,拎上傅青寒给他的箱子,一言不发的往门外走去。

  “过来。”

  傅云枭的声音就像在招呼放风许久的宠物。

  夏浅妤慢慢转过身。

  一行人进到办公室的时候,傅云枭选了长形沙发,两个弟弟反而独坐。

  故意把傅云枭身边位置留给她吗?

  夏浅妤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

  慢吞吞坐下,也不说话。

  “我同意让你在别人面前显摆?”

  “没有。”

  “那有必要打击一个六十岁的老头?”

  “等他摸清方向,恐怕二狗已经……”

  她只担心她的朋友,却从不担心自己。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你什么都不懂,不要插嘴。”

  傅亦羽对大哥的责备有异议。

  “哥,我觉得她挺懂的。”

  “你亲眼见过?”

  一句话,怼得傅亦羽服服帖帖。

  傅青寒轻笑一声。

  老三到底不明白大哥护崽的心。

  因这一声笑,傅云枭转眸看向傅青寒。

  “你负责处理,到现在和黎钜说了几句话?”

  傅青寒:“……”

  两个弟弟瞬间蔫了。

  夏浅妤见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一声。

  傅家兄弟在谁面前都是傲娇的孔雀,唯独在傅云枭跟前,孔雀瞬间变小鸡。

  傅云枭再次把目光落在身边的女孩脸上。

  傅青寒轻蔑的扫了一眼夏浅妤,等着她被大哥奚落。

  过了几秒,傅云枭淡淡出声:“女孩子就应该多笑。”

  傅青寒和傅亦羽同时望向他们的好大哥。

  夏浅妤没有应声,收了昙花一现的笑容,又一次低下头。

  傅云枭无声叹息,目光转向两个弟弟。

  傅亦羽拿出手机打电话。

  傅青寒揉着耳朵左听右听,并自语道:“怎么耳鸣了呢?什么都听不见。”

  傅云枭收起了让历史重演的心思,把目光移去窗台。

  没一会儿,黎钜急匆匆走了进来。

  “让各位久等了。”

  “说结果。”傅青寒沉声吩咐。

  “我已经给兔子注射了基础生物抑制剂,稍后会根据寒少送来的东西,进行调整,最大限度减缓兔子基因裂变的速度。但是抑制剂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注射,时间要求也很严格,所以最好把兔子留在这里,也方便我们……研究对症药剂。”

  “如果你要花去一年时间,那二狗就要在这里呆上一年时间?”夏浅妤站了起来。

  “二狗?”黎钜一时不明白,明明在聊兔子,怎么变成狗的话题。

  “坐下。”傅云枭看向站起来的女孩,显然不想让她参与进来。

  “可是……”夏浅妤不想把兔子留在这里。

  “这个时候不能感情用事,二妮再长就变妖怪了。”傅亦羽把她按坐在沙发上,“留下二妮在这里,我们也会派人保护它,我甚至可以答应你,常常带你来看它。”

  傅云枭淡淡的扫了三弟一眼:是你想见兔子吧。

  女孩内心挣扎的点点头:“是,道理我明白,就是突然和它隔那么远,而我又……没有自由,以后想见它就难了。”

  说罢,她红了眼眶。

  别开头,不理傅云枭。

  被她默默针对的男人一肚子委屈,却不能表现出来,只得看向黎钜:“这就是你浪费这么多时间的结果?”

  “现在我们来说说合成生物毒剂的分成问题。这些东西普通的实验室做不出来,在我们密英,也只有两三个实验室才具备这样的条件。”

  黎钜手底下的实验室目前是东启水准最高的,换句话说,这东西有可能就是密英流出去的。

  “教授了解手底下的每一个学生吗?”傅青寒问道。

  黎钜自豪的推推眼镜:“我的学生太多,虽不能一一叫出名字,但是拔尖的那几个也算是了解的。”

  “好,就从你了解的那几个查起,把他们的资料给我。”

  “寒少怀疑我的学生有问题?”

  “不只是学生,连老师也会查。这你就不要问了,在你眼皮子底下能干出这种事,对你来说也是威胁。”

  “可是我认为居心叵测的人不会轻轻松松的就让寒少查到吧。”

  “我会因工作关系,派人来密英暗地调查,不会让对方察觉到,只要你守口如瓶就行。”

  黎钜不住点头:“这是自然,只是不知道羽少打算派谁来呢?”

  傅青寒眯了眯眼睛:“你打听得太多了。”

  “寒少别误会,”黎钜忙解释,“我的意思是其实可以让这位小姐以旁听生的身份进来学习,已她的专业,没人会怀疑她是来调查的。”

  “教授天天对付细胞,把脑子也练得灵活了不少,你明明就是想让我家妤妤给你打杂。”傅亦羽一语拆穿老头子的心思。

  “羽少不能这么说,我也是想看看这位小姐的真实实力。”

  “实力就不用看了,她不需要功成名就。”

  “羽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