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的甜脆心 > 95.二哥对墨直的重视程度超出想象

我的书架

95.二哥对墨直的重视程度超出想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傅青寒兄弟从车里走了出来。

  两人神色一致,都直勾勾的看着大哥……背女孩。

  就像大白天见了没穿衣服的鬼一样。

  夏浅妤被他们看得有些尴尬,在傅云枭耳旁小声说道:“放我下来吧。”

  哪知男人正在耍小孩子脾气。

  “想上就上,想下就下?”

  “不是,我刚才是一时情急慌不择路……”

  “是因为慌不择路还是因为我背上是最好的去处?”

  夏浅妤更加尴尬。

  她承认,那只狗窜出来的时候,她的自救反应就是到傅云枭背上去。

  “等我高兴,再申请下去。”

  夏浅妤:“……”

  还能这样赌气?

  夏浅妤从未觉在人家背上会如趴针毡。

  傅亦羽心绪不定,稍稍晃了晃脑袋,定下神来,这才抬脚走去。

  有那么一瞬间,傅清寒见到三弟脚步微乱。

  “大哥,你把她放背上做什么?”

  傅云枭不看走来的三弟,目标明确的往前走着。

  “自己上来的。”

  夏浅妤心中暗暗流泪。

  上来时候好好的,现在下不去了。

  “大哥……”能放下她吗?

  没等傅亦羽说完请求,只听傅云枭淡淡道:“去书房。”

  傅亦羽有些失落。

  傅青寒拍拍他的肩,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相信哥,她不是你的菜。

  “他有话对你说,为什么不听听?”

  夏浅妤在傅云枭耳边小声为傅亦羽打抱不平。

  “哎呀,你捏我干嘛?”

  女孩的腿上传来一阵疼。

  他手重,轻轻使点劲儿她就受不了。

  “谁都在乎,只是除了我。”

  这话听上去怎么有股酸菜坛子味儿?

  “对我凶就算了,羽哥那么可爱,你干嘛对他也那么凶呀。”

  傅云枭对这话颇有微词。

  “在你心里,我是什么样子?”总要了解女孩所想,才能精准的捕获她的心。

  夏浅妤想了想,直言道:“一只有尾巴的魔鬼。”

  傅云枭听了她这句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有点乐。

  “你怎么知道我有尾巴?”

  “你真有啊?”

  傅云枭突然不出声。

  女孩突然意识到什么,用力拍了一把他的肩:“傅云枭,你下流。”

  男人被她拍了一巴掌,也不生气,淡淡道:“许多人都有尾巴,但小时候会通过手术切除。”

  哦,这也是来自动物基因的影响。

  “所以就像吃药一样平常?”

  “嗯。”

  “你也做过?”

  “做过。”

  “那你的尾巴长吗?”

  傅云枭:“……”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呢?

  李年恭候多时的身影出现在宁阁门口。

  见到傅云枭背着女孩一路走来,他也惊了一吓。

  不过,好在见识过大场面,他更能稳住。

  “傅先生,一路辛苦了。”

  李年弯腰。

  夏浅妤因他一语双关的话而脸红,再次小声道:“我要下来。”

  这回傅云枭没有坚持。

  松了手,女孩麻溜的跳了下来。

  “这里没我什么事,我走了。”

  话音落下,人已逃走。

  傅云枭面无表情的路过李年,目不斜视道:“你可以选择性失明。”

  “是,先生。”李年恭恭敬敬应道。

  以后招聘家佣,挑眼神不好的就对了。

  ……

  书房内。

  傅云枭看向两个弟弟。

  “这一趟,有什么计划?”

  傅青寒推推眼镜。

  “虽然边界地区已经加强警戒,幽洛区的间谍很难和外面的人接头,但目前我们连对方在生物技术上已经掌握到哪种程度都不知道,的确危险。”

  傅云枭看问题比他更全面。

  “对方在鸡尾酒里使用这种生物毒剂,目的不仅是要扰乱东启区,也是要把我们当成实验品,用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方式,只要手里有原料,就能随意在普通人身上实验,多拖延一天,事态会越来越严峻。”

  “东西是密英大学出来的,就在那里找。要不我易容一下,去密英做个小领导,亲自调查。”

  傅亦羽在这种事上一向勇敢。

  “我正有此意,但是领导的身份能查出什么,去做个校工,接地气才好查案。”

  傅亦羽觉得大哥的话有道理:“好。”

  “不是让你去,我是让他去。”

  傅云枭把目光落在傅青寒脸上。

  “我吗?,哈哈,好。”

  傅青寒毫不犹豫的应下这件事。

  他笑着看向三弟:“一边工作一边撸兔子的想法可不好。”

  小心思这样就被拆穿,傅亦羽把头扭向一边。

  “老三负责对幽洛区‘礼’尚往来,但不要针对普通人。”

  “是。”

  傅亦羽仍然看着旁边。

  就像心里装着抱怨的孩子。

  傅云枭再次把目光落在傅青寒身上:“墨直另有他用。”

  傅青寒的本能回应是:不!!

  “大哥,这小子虽然有天赋,但是毛病不少,我正在训练他。”

  “排除危险前,他也去学厨艺。”

  傅青寒懂了。

  但他的人,为什么要派去保护夏浅妤?

  傅青寒心中一百个不愿意。

  “大哥,墨直是我精心培养的人,让他去保护一个冒名顶替的家佣,这是对他的侮辱。”

  傅云枭眸色清冷,一脸淡然:“是什么让二弟放不下成见?”

  “大哥,不管她是谁,只要她顶着那张害死父亲罪魁祸首女儿的脸,我就……不喜欢她。”

  傅云枭因他这句不喜欢,心情倒是好了点。

  “我不反对你保持这份不喜欢,但公事,不要掺杂个人感情。”

  “可是大哥,墨直他……”

  “墨直机灵,由他承担夏浅妤的私人保护工作,也是对他的锻炼,我赞成。”

  傅亦羽突然开口。

  “二比一,就这么定下了,老二负责通知他。”

  傅云枭愉快的宣布三兄弟闭门会议结束。

  傅青寒指了指老三,头也不回的离开书房。

  傅亦羽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二哥对墨直的重视程度超出我的想象。”

  傅云枭没什么表情。

  但愿安排墨直做她的保镖是对的。

  不过,心里为什么一直打鼓……

  傍晚,夏浅妤因为傅云枭不在,便早早的回了房间。

  少了一只兔子,她突然觉得紧凑的房间很空。

  没等她静下来思考明天要带点什么,就有人来敲门。

  打开门,一身休闲装束的傅亦羽站在门口。

  “出去走走,方便吗?”

  到未澜邸这么久,第一次有人约她逛花园。

  夏浅妤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房间,道了一声“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