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的甜脆心 > 112.夏小姐挺硬朗的

我的书架

112.夏小姐挺硬朗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傅云枭把目光看向别处:“即便不是跑掉,但也在做和跑掉差不多的事。”

  老三终究不了解她。

  傅亦羽收回看向大哥的视线。

  今天这阵仗,夏浅妤在大哥心中份量一眼即明。

  他有点烦躁:“那我也再去看看。”

  找了这个借口,傅亦羽下车而去。

  明明对夏浅妤好的人是他,可他却越来越没有底气面对大哥在乎夏浅妤这件事。

  没一会儿,栗砚回来了,还抓来了小餐馆老板。

  “傅先生,这家餐馆的老板承认见过夏浅妤,她和金家太子爷与墨直一起吃的午饭,然后三人一起离开去了对面。”

  “那就好办了。”终于有了线索,傅亦羽松了一口气。

  “可是羽少,这间餐馆有问题,我怀疑他们卖生肉给客人直接吃。”

  傅亦羽蹙眉:“你是说夏浅妤和墨直都吃了?”

  栗砚不能确定,招招手。

  餐馆老板被带了上来。

  这家伙已经紧张得走不动路。

  “没有,没卖……”

  栗砚一脚踹向路边的圆形路墩,路墩上面一半,瞬间碎了。

  “说实话,不让就让这条腿招呼你。”

  栗砚审人的时候时候,也是一只莫得感情的冷血禽兽。

  餐馆老板觉得自己的灵魂也快飞了,颤颤巍巍道:“他们一共三个人,两男一女,点了三枚生鸡蛋,和三只生鹌鹑。”

  他这么一说,不会数学的也听得懂,就是一人一蛋一鹌鹑,分吃了呗。

  栗砚看向傅云枭。

  食生鸡蛋处罚轻微,但是食用生肉的处罚比较重,傅先生能做到秉公处理吗?

  “把他交给治安处。”

  傅云枭淡淡吩咐了一声。

  惩处一个小餐馆老板不是他来这里的目的。

  “大哥,我马上去密英。”

  傅亦羽率领一对人马,浩浩荡荡把车开进密英。

  密英大学的各种条件比厨艺学院好几倍。

  只要夏浅妤来了密英,就能找到她的身影。

  果然,在调取各路监控后,在密英大学校门的监控中,发现了夏浅妤三人的轨迹。

  但是她们并没有进学校,而是去了旁边一条顺着围墙的路。

  傅亦羽把视频发给傅云枭。

  傅云枭看过视频后,眉梢微微提起。

  傅亦羽不用问也知道,大哥晓得怎么捉住夏浅妤了。

  只见大哥下车后,不紧不慢的往围墙旁边的小路走去。

  栗砚不敢怠慢,在他身后静静跟随。

  傅亦羽当然不会错过精彩时候,也紧跟上去。

  傅云枭一边走一边观察,最后停在一处围墙下。

  他站着不动,栗砚马上明白过来,立刻无声的招呼身后的侍卫:围起来。

  于是十来个人,成半圆形,守住这片围墙,连傅云枭也被围在里面。

  傅云枭深沉的看着围墙不说话。

  栗砚不解,偷偷问傅亦羽:“羽少,傅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傅亦羽也不懂,不过他是个有独到观点的人:“意思是夏浅妤随时可能从这里穿墙而出。”

  栗砚不经“哦”了一声。

  夏小姐挺硬朗的。

  十分钟……

  十一分钟……

  十三分钟后……

  高高的围墙上,耷拉下一条腿。

  傅云枭不喜夏浅妤人前穿裙装,而夏浅妤本人也认为女佣要干活,裤装方便,所以翻墙也没什么顾忌。

  女孩还没往那边看,只对另一边的人说道:“墨墨快点呀,快抱我下去。”

  如甘泉般清甜的嗓音,傅云枭发誓,如果现在没有生气,他会飞身上去抱她。

  那头不知道墨直说了什么,夏浅妤这才扭头看向围墙外面。

  这一看,令她倒吸一口凉气。

  傅……傅云枭?

  周围站那么多人,一个比一个飒然挺拔。

  这阵仗,就为捉一个小小的她吗?

  夏浅妤不敢回避傅云枭的视线。

  来自动物界的理论,这种要命时刻,越是想躲,越会激发动物体内的嗜血因子。

  这个时候得……动物世界里怎么说的?

  哦,直视。

  目不斜视,最好眼睛也别眨。

  接着,夏浅妤就那么骑在围墙上,低头俯视望向自己的傅云枭。

  讲真,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在猜测傅云枭的动物基因,只是很遗憾,直到现在也没看出来。

  围墙那头,墨直不知道墙外的情况,见夏浅妤一动不动,正要俯冲,金野握住他的肩。

  “我先过去,有什么也好接应你们。”

  很绅士的话,取得了墨直的同意。

  植物丛里无法助跑,金野的上墙之路非常不易,但墨直没想上去推他。

  一个男人,连墙也上不去,会被人笑话。

  好不容易爬到夏浅妤脚边,他碰碰她的脚,正要叮嘱一声坐稳。

  哪知女孩的注意力全在围墙外,冷不防这边脚被什么都东西触碰,她一时大惊,全身重心偏移……

  就这么掉下去吗?

  她不想断胳膊断腿。

  “羽哥,救我。”

  谁也没想到,她紧急时候呼叫的人竟然是傅亦羽。

  内心受到重创的男人,飞给三弟一记凌厉的眼刀,将正要起跳的三弟定住,然后不偏不倚的,稳稳接住从墙头掉下来的女孩。

  夏浅妤没有和地面来个硬性接触,但她眸中划过一抹诧异。

  傅云枭会身手救她?

  她以为,他应该会继续将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然后冷着个脸,看自己在他脚边重重着陆。

  可尽管男人伸出援手,但看向她的目光更加不善。

  寒光、戾气,分分钟能将她抽筋扒皮。

  夏浅妤在0.0001秒的自救思索中,找到一计。

  不管了,现在要阻止他毫无征兆的松开双手,让自己第二次自由落地。

  于是,她索性抱住他的脖子,连脸也贴了上去,嘴里还带着劫后余生的哭腔:“可算接住了,吓死我了。”

  傅云枭:“……”

  本该火冒三丈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烫了。

  金野不知道为什么碰碰夏浅妤的脚,她反应会这么大。

  这样掉下去,怎么也要摔个鼻青脸肿。

  他咬牙迅速爬上墙,可刚把脑袋伸出围墙,他也愣住了。

  爬墙而已,至于惊动这么多身穿制服的人来接他吗?

  “你下来。”栗砚对他吼道。

  “好……好的,别急啊,我的慢慢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