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的甜脆心 > 119.同款眼袋

我的书架

119.同款眼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是回避了能刺激她基因骤变的外界因素。”夏浅妤小声嘟哝,“占着这么好的资源,又德高望众,到底行不行,不行就……”

  “夏浅妤,收回你这种狂妄自大的话。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要对他指手画脚。”傅青寒就不爱看她好像有两把刷子的样子。

  夏浅妤在去过黎钜的生物实验室后,是很羡慕的。

  里面的设备十分先进。

  这么先进的地方,没有什么惊人的产出,就说不过去了。

  “是金子,是得有过硬的技术。”

  傅青寒因她的话,嘲讽一笑:“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夏浅妤捧着自己的碗,略带生气的看向他:“我敢往自己脸上贴金,二少爷敢打自己脸吗?”

  傅青寒扫了一眼桌上的松树桂鱼,轻蔑应道:“先能炒出一道能吃的菜再说吧。”

  “就知道吃,”女孩嘀咕,“猪才这样。”

  “你说什么!”

  傅青寒正要搬云布雨,傅云枭淡定的给女孩夹来一块鱼肉:“要么吃饭,要么让这张小嘴说一晚上,二选一。”

  夏浅妤埋头扒饭。

  傅青寒满意了,关键时候,大哥还是向着自己人。

  翌日清晨。

  一身便装的墨直带着一对黑眼圈出现在宁阁门口。

  夏浅妤背着上小背包心疼的看向他,小声问道:“写完了?”

  “嗯。”

  “真厉害,就算我一夜不睡,也写不了那么多字。”

  墨直想说点啥,但傅云枭走了出来,他马上立正不语。

  傅云枭今天有事外出,并不迷恋挑逗夏浅妤的时光。

  只是下了两步台阶后,男人站定,转过身来,对台阶上一脸老实的女孩说道:“手。”

  “啊,大清早就想吃了吗?”夏浅妤很是诧异。

  傅云枭足足愣了两秒才明白过来,在女孩的潜意识中,她从头到脚都已经寄存在他这里,只等哪天他肚子饿想吃点不一样的。

  他赶时间,硬生生放弃这次逗她颤抖的机会,二话不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的手拽到自己跟前。

  检查指环,是开着的,他这才满意的松开她的手。

  “敢私自关掉,要你好看。”

  “我本来就好看,还要怎么好看呀?”夏浅妤摸着自己细滑的脸,难能可贵的对他有了一句风趣的话。

  傅云枭给她一记又爱又恨的眼神:今天没时间你还撩我。

  “万一自己没电关机了呢?”

  “不可能,但现在开始,就算关机,也能找到你。”

  夏浅妤好奇的看向自己的手:“有什么不一样了?”

  “给你远程下载了程序,关机也不怕。”

  傅云枭真赶时间,讲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上车而去。

  待他的座驾驶出拱门,墨直轻笑道:“看见了没,你只要稍稍对他笑一笑,他半条命都能交到你手上。”

  昨天闹出那么大动静,今天屁事没有。

  只有夏浅妤能做到。

  “滚,我有男朋友,哪能到处招蜂引蝶。”

  夏浅妤对感情出奇的专一。

  “说一说有什么关系?就算你在这里勾三搭四,你那个男朋友也没办法来捉你呀,多好的机会。”

  面对痞里痞气的墨直,夏浅妤抬手就要打他。

  墨直不躲,挺直了胸让她打。

  “来吧,都是肌肉,打不疼。”

  夏浅妤哪能真打下去,但听了他的话后,轻蔑的哼了一声,已示鄙夷。

  两人玩笑着,没留意傅青寒就在附近。

  只见他面色如墨的走来,也不知道大清早是谁踩了他尾巴。

  从夏浅妤抬手佯装要打墨直起,两人的互动全部落到傅青寒眼里。

  本来是一件寻常小事,但傅青寒心中却有一股无名火。

  墨直知晓他的脾气,“啪”的行了个礼,打起精神振奋的喊道:“寒少早安,我立刻上班。”

  然后,人就跑了。

  夏浅妤被他出其不意的传销式的吼声,给震疼了耳膜,不由的抖了抖肩。

  她望着墨直的背影骂了一句:“这倒霉孩子。”

  说话间,傅青寒已经站在她跟前。

  夏浅妤一扭头……

  她主动退了两步。

  “二少爷这么平易近人,我好怕呀。”

  大家关系平平,站这么近干什么?

  “墨直单纯,你别带坏他。”傅青寒的声音特别冷。

  夏浅妤缓了好一阵才应道:“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教她作奸犯科了?”

  “我没和你开玩笑,你要怎么闹腾是你的事,但是不能牵连他。”

  墨直和夏浅妤不一样,出了事,大哥不会对墨直网开一面。

  夏浅妤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是怪她昨天把拐带墨直去密英的事。

  “墨直有脑子,有想法,能不能跟我一起疯,他自有……”

  夏浅妤话未说完,目光落在傅青寒镜片后的眼袋上。

  如果没有记错,墨直那里一副同款眼袋。

  这两货昨晚干嘛去了?

  夏浅妤没有意识到自己话没说完就停下。

  傅青寒却因她的反应,而面色如墨。

  “夏浅妤!”他大吼一声。

  “干啥?”夏浅妤揉揉耳朵。

  “不许你对我有想法。”

  夏浅妤:“……”

  要多么严重的五感失调才能这样的错觉。

  “二少爷,冷静,我觉得自己还算正常。”

  “二哥,”傅亦羽走了出来,“她有胆子和你动嘴就不错了,动情那不是找死吗?她不敢。”

  有傅亦羽打圆场,傅青寒不再咬着夏浅妤不放,但临走前还是警告道:“刚才和墨直打情骂俏的事,我不想看到第二次。你自己不讲道德就行算了,别拉上他。”

  夏浅妤再度无语。

  墨直是你心中的白小纯吗?

  “二少爷?”夏浅妤叫住已经走了两步的傅青寒,“你对墨直是不是太关心了?”

  “夏、浅、妤!”

  傅青寒推了推金边眼镜,眼中满是熊熊怒火。

  傅亦羽一步上前,站在两人中间。

  “二哥,我相信你是直的。大哥还在等结果呢,别因为她耽搁你的时间,让她的‘奸计’得逞。”

  傅青寒重重的“哼”了一声,去了停车场。

  傅亦羽转头看向夏浅妤:“不招他,你开心不起来?”

  夏浅妤噗嗤一声笑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