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忍界被我带崩了 > 第八章:声名鹊起

我的书架

第八章:声名鹊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倾盆大雨从天幕落下。

  凌不可思议的看着这震惊的一幕。

  手打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瞬身到宇智波队长身后,用衣服将其捆住并抛向空中。

  随后紧随而上,踩着空气在雨中移动。

  宇智波队长的身体如同被滔天巨浪翻打的孤舟一般在空中辗转。

  “这是最后一击了。”手打嘶哑的吼道。

  抓住衣服将宇智波队长拽向自己,狠狠地向地面撞去。

  轰!!!

  地面被撞出一个大坑,尘土飞扬数米。

  许久之后,浑浊的空气清澈下来,凌才看清手打低着头站在宇智波队长的旁边一动不动。

  凌艰难的起身走向手打,发现还有气息才放下心来。

  背起手打朝丛林深处走去。

  离去不久,数道身影显现。

  其中一个面色凝重的说道“纯体术,威力很强,可能有着精英上忍的实力。”

  “那要不要撤回其余小队?”

  “不必了,他们应该受伤不轻,继续追击。”

  “是。”

  又是一天过去,手打慢慢苏醒。

  “水,水~”干裂的嘴唇微微发出声音。

  “你终于醒来,给慢慢喝。”凌拿出干瘪的水袋递给手打。

  痛饮数口后,才慢慢缓过来,扫视四周问道“这里是哪里?”

  “我也不清楚,当时只顾着朝深处跑来不及记路,不过我给其他小队留标记了,他们应该很快就能到。”

  “宇智波家族还在追击吗?”

  “还在追,不过这次他们速度慢了很多,每个小队之间距离也很近,或许是忌惮丛林深处的强大忍兽,当然也可能是忌惮手打君。”

  手打这次可是名声大起,宇智波一族都听说了这个仅靠着体术就能击败接近精英上忍的漩涡族人。

  “那是意外,如果可以我宁愿永远不要出现那种情况。”

  手打非常清楚当时究竟有多么危险,如果不是自己有随机buff,他和凌绝对会命丧黄泉。

  但这话到凌耳中意思就变了,“手打君这是在担心我吗?手打君好温柔啊。”

  手打知道这是个误会,但他也不想解释,毕竟当时真的是为了她而拼命地。

  “我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突然好啦?”

  “手打君,说起这个我也很奇怪,当时只顾着逃,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哪里全是枯树,然后就遇见了一个巨大的蛞蝓。”

  “然后呢?你有没有和她签订契约?”手打焦急的问道,他意识到这是随机buff:幸运的效果。

  根据凌的描述,她可能是误入湿骨林后获得了救治自己的机缘,同时这也是获得仙术的好机会。

  “手打君知道那只蛞蝓吗?”

  “我当然不知道,刚才只是担心你。”

  凌也不多想,继续说道“当时她问我要签订契约吗,我想如果和这么大的通灵兽签订契约的话活下去的机会就大很多了吧,所以我就签订契约了。”

  “再然后你就让蛞蝓给我治疗了一下?”

  “咦,手打君怎么知道呢?”

  “猜的,我想你走大运了。”

  “手打君既然不想和我说,那我也就不问了,不过你现在还没有好要多休息。”

  手打正要闭上眼休息,突然许多强大的查克拉闯入感应范围。

  连忙起身,右手搓出一个缠绕几条锁链死死地盯着来者。

  “谁?”

  “干的不错,本来以为你能在战场上杀一个上忍就是极限了,没想到你竟然把宇智波一族的精英上忍给干掉了。”正彦长老毫不吝啬的夸赞着。

  看清来者正是正彦长老后方才缓缓吐出一口长气。

  正彦长老身后的则是犬冢一族的族长。

  “女儿,你没事吧,我不让族人给你组队,你怎么还自己组队进战场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呜呜呜~,爸爸我好害怕。”凌此时也放肆的痛哭起来。

  太难了,在逃亡的时候连哭都只能紧紧地掐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否则就有可能被敌人发现。

  好在现在安全了,手打不由得长叹“终于活下来了。”

  这时又有几人从丛林冲出。

  为首的正是迈特甲,其余的三个小队紧随其后。

  “呜呜,手打君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迈特甲冲到手打身旁紧紧地抱住手打。

  “够啦,你快松开,我要窒息了。”

  “你才不会出事呢,你现在这么厉害。”

  “我强大的不是身体,是心灵。”

  “这句也记上,留着教我儿子。”

  好吧,手打算是看出来了,迈特一族未来的口头禅估计都是自己教的了。

  回到千手族地后,手打开始进行任务总结。

  这次任务自己非常不理智,竟然在人数不足对方两倍的情况下追踪对手。

  还有就是自己心太软了,当时多好的逃跑机会怎么头脑发热回去找凌了呢?

  万一八门遁甲的前三门限制没有打开,自己岂不是要丧命于此了。

  嗨,自己太大意了。

  不过收获也是有的,连续几天的战斗使自己的实战经验飞速提升。

  最重要的是学会啦八门遁甲并且有啦仙术的下落。

  看来收获和付出是成正比的,美滋滋。

  咚。

  咚。

  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

  “谁呀?”

  “是我,凌。”

  “进来吧,门没锁,找我什么事呀?”

  “敖姐姐说让我请你去给家里做客。”

  手打楞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说,敖姐姐,让我请你去家里做客。”

  “敖没死?”

  “嗯,敖姐姐当时受到重伤,最后勉强逃了出来。”

  “那就好,晚上我会去做客的,现在我还有其他事要做,你把迈特甲叫过来一下吧。”

  “不用叫了,我刚围着千手族地跑了十圈,路过这里来看望你一下。”迈特甲满身大汗的从屋外走进来。

  “把门关上,我有重要的事情给你们说。”

  迈特甲看手打神色严肃,便连忙关上门坐到手打旁边。

  “我现在要告诉你们一个禁术,叫做八门遁甲,是我自己开创的。”

  “是哪个击败宇智波队长的术吗?”凌有些惊讶的问道。

  “没错,我现在把这个禁术交给你们,你们莫要声张。”

  “嗯。”

  “明白。”

  并非是手打不愿意将八门遁甲传开,而是八门遁甲本来就没有几个人能炼成,传开了效果不大,反而会给自己引上不必要的麻烦,自己击杀宇智波精英上忍已经名声鹊起了,在给自己加一盏帽子的话实在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傍晚,凌扶着手打走进屋中。

  “我还以为你死了。”

  “想什么呢?我还等着你按摩那,怎么能说走就走。”

  “那今天一定给你按个够。”手打幸福的笑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