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忍界被我带崩了 > 第三十九章:邪神仪式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邪神仪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傍晚,手打使用查克拉感应,察觉附近没人之后回屋开始准备。

  检查配件完好后,对凌说道“这个村子有大问题,说不定和之前运送货物有关,今晚的探测行动要多加小心。”

  一旁的伶明清紧紧地拽着手打的衣角“我能不能一起去?”

  她太害怕了,甚至说这话时身体都在颤抖。

  凌半蹲着,用手扶住伶明清的脸颊“乖,听话,我们一定不会再让你一个人的,今晚我们早做的事太危险啦,你在这里等我们好不好。”

  “那,那我不怕,你们一定要回来接我啊。”伶明清咬着轻薄的红唇,假装坚定地躺倒床上。

  其实手打和凌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如果他们被发现了,村子里所有人都会追杀他们,就没有人会注意到伶明清了。

  如果他们没有被发现,村子里的人也不会轻易地来找木叶忍者的麻烦。

  这可以说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但他们是万万想不到啊,村长此时在村子祖堂召集了所有的村民,正准备拿下他们,两拨人就这么完美的错开了。

  如果货物经过或者留在村子内部的话,一定会在一个占地面积较大的地方停留,毕竟货物本身体积就比较大,一般地方放不下。

  手打和凌在屋顶上朝村子内最大的工业区前进。

  另一边村长带着所有村民沿着地道朝手打他们房间摸索过去。

  “手打君,你有没有问道一股血腥味?”凌小巧的鼻子微微策动,随后叫住手打。

  手打驻足,大口的吸了一口气。

  “咳咳,好浓的血腥味,怪不得不让外人进村,这么重的血腥味太容易引起怀疑了。”

  凌闭上眼睛感受着血腥味的来源,随后朝工厂方向一指“味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看着相距数百米的工厂,手打微微眯着眼睛“离这么远都能闻到血腥味,哪里怕是死啦不知道多少人了。”

  “说不定那里是牲口屠宰场,不用这么担心。”凌想要缓解一下气氛。

  但手打微微摇头,如果真的这么简单,就不会拦着外人进村,这个村子看来相当棘手啊。

  二人来到工厂前面,从一旁的窗户翻进工厂。

  吧唧的一声踩在水上。

  “这里好潮湿呀,地上都是谁,环境也太差了。”凌不满的吐槽着。

  手打紧皱这眉头“不对,血腥味太浓了,感觉回到了战国时期的横尸遍野战场上。”

  “快看,地上的不是水是血。”凌打开手电筒惊呼起来。

  潮湿的土壤反射和红色的光芒,轻轻一踩就有黑色的血液参透出来。

  “手打君,你在看什么?”凌看手打没有反应,轻轻碰了他一下。

  手打盯着工地的后院“你有没有觉得血是从哪里蔓延过来的?”

  说完就带着凌向工地的后院走去。

  “这,这怎么可能。”凌看这后院宛如地狱的景象有些失神。

  手打紧紧地握着双手表示这自己的愤怒。

  眼前的后院已经被挖出一个巨大的池子,池子中满是残肢断臂,一缕缕毛发飘在血池上方。

  隐约能看到小卢的头颅在池子边缘露出。

  “不对,这里还不是最重要的地方,一定还有一个地方被忽略了。”

  手打敏锐的发现池子里的血液在缓缓流动,说明他们在朝一个方向汇集。

  二人回到工厂,一番寻找后凌发现墙壁上有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细缝。

  “这里好像有一道暗门。”

  随后和手打一起将门推开,缓缓走进门中

  越往里面走,血腥味就越浓烈。

  隐约还能听到里面有一道声音,慢慢的声音逐渐清晰“伟大的邪神大人,您的祭坛已经建立,您的威名永世长存,请您降临时间,我们将为您带来战争和血海,请允许我们成为您的代言人,我们将 永远听从您的安排。”

  “伟大的邪神大人,您的祭坛已经建立,您的威名永世长存......”

  手打听着不断赞颂邪神的话,脑海中浮现出飞段的身影。

  好像飞段就是邪神教的一员,他本来是汤隐村的忍者,最后通过某种仪式获得了不死之身。难不成这个村子一直才筹备这种邪神仪式?

  “手打君,我有一些很不好的预感。”凌脸色苍白的对手打说道。

  “我也是,先去看看情况吧。”手打决定速战速决。

  两人向密室深处冲去,只见一个佝偻的老头跪坐在血池旁,颂唱者邪神的威名。

  佝偻的老头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猛地起身向后丢出三个手里剑。

  但手里剑刚脱手就被手打近身击杀,速度之快甚至连战斗buff都没有触发。

  佝偻老头临死前诧异的说道“你们,你们不应该已经死啦吗?”

  “不好,伶明清有危险。”凌从佝偻老头的话中判断出村子里有人今晚要袭杀他们。

  “没想到他们竟然敢主动出手。”手打感到非常后悔。

  在他的印象中,柱间死亡之前木叶都是忍界无人敢招惹的存在,一个小小的村子怎么敢对木叶忍者出手。

  但事实却和预想中的不一样,平常确实不敢,可现在是仪式的重要关头,容不得他们失误,所以只能排除一起不定因素。

  另一边村长发疯一样踩踏着脚下柔弱的女孩,边踩边嘟囔着“让你们多管闲事,让你们不老老实实的睡觉。”

  一段时间后,像是踩累了,才停下脚说道“小姑娘嘴挺硬的,你既然不告诉我他们去哪了,那就 为我的血池贡献出你的鲜血吧。”

  随后又对旁边的村民们训斥道“看什么,不知道去找其余两个人的下落吗?”

  村民们这才反应过来“是,村长大人。”

  随后四散开来。

  手打和凌匆匆赶回,却不见伶明清的身影。

  房间里乱糟糟的,地上有一摊血迹和一道长长的血痕,他们又晚了一步。

  密室里,村长恶狠狠地看着倒在地上没有生息的佝偻老人“果然,你们发现了这个地方,既然如此,就更不能让你们离开了。”

  说着提起伶明清,将她的头狠狠地按在血池中“你要是早点说,我就能阻止他们了,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