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忍界被我带崩了 > 第四十一章:代号·卯兔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代号·卯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救回伶明清后,手打又在血池中找到草薙仁的残躯。

  “都泡成这样了,还能认出来吗?”凌看这眼前肿胀的脸颊,有些不忍。

  手打从他手上取下一个手镯“我不打算把他带回去,把他安葬到这里吧,我们只带走能证明他身份的信物就好。”

  “也好,这样大叔也不会太过于伤心吧。”凌有些理解他的意思,毕竟谁听到自己的孩子被人解肢,放血,浸泡在血池中都会崩溃。

  现在把信物交给草薙未,并告诉他草薙仁是护送货物时遭到劫匪,为护送货物战死,或许他的心态会好上不少。

  随后三人回到铁之国,来到之前的旅馆中。

  伶明清由于长期处于饥饿状态,营养不良,再加上这次邪神事件,导致身体愈加虚弱。

  “您在旅馆睡一觉好吗,我们把草薙仁的手镯还给大叔,马上就会回来。你要在旅馆乖乖的等着 我们哦。”凌有些心疼的看着伶明清。

  从川之国到铁之国要一个月的路程,再此期间他们并没有好好休息过,几乎都在赶路。

  长途跋涉使本就虚弱的伶明清近乎晕厥过去,如果不是为了跟上手打他们的脚步,伶明清早就昏倒在地上了。

  但哪怕这样,听到他们要离开的伶明清还是勉强站起身来“我没事,我能和你们一起吗?”

  “别担心,”手打轻轻地把手放到伶明清的头上“我们说过要保护你,肯定不会弃你而去的,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好好睡一觉,睡醒了我们就回来了。”

  伶明清懦懦的点头,她害怕自己的坚持会引起手打的厌恶,导致他们不要自己了。

  在黑暗中拯救她的手打和凌就是她生命中的一束光,而她像是一只受伤的幼犬,拼命地讨好这束代表着希望的光。

  “那我们走啦。”凌朝躺在床的伶明清摆摆手。

  哐当,关门声响起。

  伶明清紧闭双眼,喃喃自语“伶明清很听话,会乖乖睡觉的。”

  手打和凌再次来到草薙未的门前。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大叔,我们回来了。”

  大门打开,草薙未满脸胡茬的站在门口。

  “大人们,可是有我儿子的消息了?”

  “大叔,不如坐屋里慢慢谈。”手打怕草薙未受到打击,打算先缓解一下他的情绪。

  “对对对,你们快进来。”草薙未连忙让道,将手打和凌请进屋中。

  不久后,屋里传出阵阵哀嚎,手打和凌也从屋中走出。

  “我终于明白老爹为什么不让我上战场了。”凌微微一叹,回想起战国时老爹一直阻拦自己上战场的行为。

  “是啊,可怜天下父母心。”手打也是感慨道,随后又紧接着说道“这次收获还不错,得到了草薙剑·天丛云剑在铁之国北方冰原地区的消息,但北方冰原太过于寒冷,伶明清肯定是不能和我们一起去了。”

  凌也是一脸愁闷“伶明清本来就胆小,要是知道我们不带她只会害怕和无助吧。”

  “等会好好安慰她一下吧,我们这也是无奈之举。”手打也没有办法,铁之国距离鬼之国太远了,要是先把伶明清送到鬼之国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两人聊着怎么向伶明清说明要先把她留在这里的事情,丝毫没有注意到楼上的伶明清时刻开启着查克拉感应,感应到手打和凌回来后连忙钻进被窝里假装睡觉。

  哐当,开门声响起。

  “怎么说?”凌悄悄地问手打。

  “要不趁她睡觉,我们先走?”手打也不想看到伶明清难过的样子。

  “好吧,我让老板告诉她我们一两个月后就来接她,免得她醒来害怕。”凌坐在床边,轻轻捋过伶明清额头的碎发。

  随后又是哐当一声。

  屋子中只剩伶明清一人,眼泪从空洞的眼眶中滑落。

  她感觉黑暗中好不容易亮起的光越来越暗淡了。

  阴影中传出雄厚的男声“一个人很孤独吗?”

  伶明清连忙坐起,谨慎的问“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又被抛弃了。”

  “你胡说,我很乖的,他们很快就会回来接我的。”伶明清竭力的反驳。

  “是吗?他们才不会把你带回木叶呢。”发出声音的男子走到床前俯视着她。

  “你胡说。”

  “哼,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辉夜一族的叛忍,在木叶初期就举族叛逃的豪门,你觉得木叶能容忍吗?你觉得他们会让一个叛徒连累到自己吗?”男子有些不屑。

  “可是很乖的,我不会连累他们的。”

  “可他们不信啊。”男子继续逼迫着伶明清。

  “真的,之前村长打我,打的好痛,但我没有说一句话,我没有连累他们。”伶明清突然倔强的回应,这是她唯一能反驳的理由。

  但男子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小姑娘,别感动自己了,他们可不知道你没有说,说不定他们还觉得 你是累赘呢。”

  “不,不,才不是这样,他们才不会抛弃我。”伶明清痴狂的嘶吼着。

  “当然了,谁会带着废物出门啊,而且还是会连累自己的废物,他们这次出去不带你就是觉得你是废物,是累赘。他们不叫醒你,不就是怕你这个累赘缠上他们吗。”男子看伶明清情绪失常,语气更加紧迫,死死的逼问着。

  “我不会的,我是乖孩子,我不会的......”伶明清痴喃着。

  男子也不在说话,就静静地等待着。

  “让那两个武士把我打死多好,为什么要救我。”

  “我的世界本来就已经很脆弱了,为什么还要把摧毁它。”

  ......

  突然,伶明清的语气平复下来。

  难过的说道“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的话。”

  男子看差不多了,起身走到伶明清身前,伸出右手“现在请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日向昊,目前是十二生肖成员之一,代号·子鼠,欢迎你的加入。”

  “有什么好处吗?”伶明清冷冷的问道。

  “恢复你的视力,让你亲自报复他们。”

  “好像有点意思,我加入。”伶明清伸出右手与日向昊紧紧想握。

  日向昊咧起嘴角“你要小心哦,十二生肖可是很危险的,不过还是欢迎你的加入。从今天起,你的代号就是十二生肖·卯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