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斗罗正经人 > 第六章:地中海风正豪

我的书架

第六章:地中海风正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章:地中海风正豪

  换了床的山楠表示,认床的那些人都瞎几把扯犊子,只要够软够舒服,怎么都能睡得很舒服。

  说的是床和被子。

  不过有一说一,某兔子那睡姿真是一言难尽,翻山越岭,辗转两岸,那是多少包裹都挡不住啊,别以为偷偷滚回去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唐三呐,唉,算了,关我屁事儿。”

  山楠悄悄活动了下自己发麻的左边胳膊,在包裹上擦了擦不知名的白色液体。一脸嫌弃,和不敢怒不敢言。

  山楠右手边就是墙角,小舞老大是在外边,所以要起床必须得跨过小舞的身体。

  “玛德蛋疼,继续睡。”

  “山楠,起的这么早啊。”

  马猴儿打着哈欠打了个招呼。

  昨天玩的太尽兴,这会儿着急去教室补作业,所以起了个大早,带着条毛巾准备去洗漱。

  “你也早啊,走吧,带我去洗漱的地方。”

  山楠一脸蛋疼,踏马的找了半个小时愣是没找到在哪打水,在哪洗漱,大清早的一个人也没有,本来打算回床上躺会,沙币小舞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会横躺着,山楠只好抱着一大堆东西坐在宿舍门口,得亏这会还很早,没什么人走动。

  “额,哈哈,山楠你也太衰了吧!”

  马猴儿愣了下,似乎是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儿,呵呵的笑个不停。

  山楠烦的一批,一路上没说话。

  “艹,洗漱间搞得这么神秘,院长真是秀逗了。”

  狠狠诽谤一句,山楠浇了把冷水在脸上。

  马猴儿用了不到十秒完事,等了将近五分钟才和山楠一块回去。

  把东西收好放在床底下,看着凌乱的床铺,山楠强忍着收拾的冲动,毕竟,床上还有个人。

  “山楠,我有事要去教室了,你呢?”

  马猴儿换好校服,急冲冲的说道。

  “一起吧。”

  山楠看了眼某个不符合常理的睡姿,淡淡的道。

  马猴儿一进教室,掏出破破烂烂的本子,然后在其它学员的桌子内找到一份就开始奋笔疾书起来,抛开事情的真实情况,还真有点像一个努力上北大的有志青年。

  山楠目光不由得痴了。

  “果然,不论在哪,看到黑板就头晕的症状还是避免不了。”

  摇了摇头,山楠收敛心神,运转起一团魂力慢慢引导其在身体各处游荡,一圈,魂力变少了,二圈,变得更少了…十二圈没了。好的,再来一团,山楠修炼的不亦乐乎。

  哈~呜~

  爽快的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小舞觉得这是在人类世界睡得最舒服的一晚,这床太神奇了,自己怎么滚都是热乎的。

  “不对。”

  忽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小舞的小脸蛋上不由一抹粉红覆盖,再恢复正常,再一细想,哇塞,变得更红了。

  “小舞老大,要上课了,快点洗漱了。”

  一号马仔,看着留着蛤蟆子的老大,只觉得她…唉,算了。

  “哦哦,对,洗漱,上课。”

  小舞套上校服,很自然的弯腰从床底顺出来一个轻便的木盆,木盆内一整套装备整整齐齐的放置在中央。

  终于,小舞还是迟到了。

  “嘿嘿,嘿嘿嘿。”

  山楠心里狂笑,嘴角偶尔忍不住抽动几下,好不舒爽。

  “岂有此理,作为新生第一天就迟到,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一年级理论老师了,你看看人家山楠,全班第一个到的,还主动承担起了班级的清洁工作。”

  听到这,山楠不由挺了挺胸。

  地中海班主任唾沫横飞,让前排同学苦不堪言。

  “人比人,气死人,咕噜咕噜,叽哩哇啦……你这节课站着上。”

  地中海老师喝了口茶水,一脸严肃。

  “各位同学们,我叫风政豪,你们的理论课老师,现在开始上课,下一节考试,你们都给我认真点。”

  话落,山楠脑海立刻浮现大大的问好。

  这节上下节考,怎么跟我想的不一样,不是放羊式管理嘛。

  “踏马个巴子,穿越了还要考试,我特莫服了。”

  风正豪目光幽幽看向马猴儿,心下暗狠。连国家区域都能抄错,还特么在装。

  “马猴儿,天斗帝国在哪边?”

  “报告老师,北边。”

  这道题最后抄的,两个都是北,马猴儿印象还在。

  “那星罗帝国呢?”

  “报告,也是北边。”

  马猴儿感觉自己悟了,从来没有在风正豪课堂上回答正确过问题,马猴儿感觉自己距离三好学生只有一步之遥了。

  “好了,马猴儿,你也站起来吧,再特莫明目张胆的抄作业,以后每份作业写双份。”

  风正豪有些无奈的吼道,这猴儿是个惯犯,属于下次下下次都还敢的类型。

  毁灭吧,我累了,毁的是你自己。

  “耶平台你来回答下一题,上三宗下四宗分别是什么?”

  ……

  “玛德一群废柴,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真是岂有此理,通通坐下。”

  看着全班有一半人站了起来,风正豪那个气啊。

  “喂,你干嘛呢!没穿校裤的女同学,站起来,你为什么站着心里没点数啊?作为一个学生,校服不穿一套,成何体统。你看看人家山楠…咳,要么你一件别穿。”

  山楠尴尬的低了低头,脸上有些发烧。

  小舞闷闷的重新站起来,不知道嘟囔着什么,目光凶凶的盯着风正豪盯着的,山楠。

  几个深呼吸后,风正豪脸色带了一丝认真。

  “我不能把你们怎么样,社会能把你们怎么样。”

  敲着自己的脑壳,风正豪语重心长。

  “我再重新讲一遍,这些都是常识,常识,记住,是常识,记不住以后娶不到媳妇找不到老公的。人家会认为你这个,多少有点问题的。”

  训诫完众人,风正豪看了看时间,没敢再耽搁,开始了授课。

  “魂环的年限,分为最低的白色十年,黄色百年,紫色……”

  “每个魂师一生最多获得九个魂技,对应九个魂环,这是所有魂师一生的追求和顶点…”

  山楠看起来睁着眼睛,异常认真,实则进入了可见化不见得神奇境界,进行修炼魂力了。

  叮铃铃。

  底下的同学一齐缓了口气,看到风正豪还没有离开,便一个个装模作样的做样子,直到特莫的上课了。

  听到上课铃声,面向黑板着的风正豪,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冷笑。

  “课代表,发试卷!”

  山楠摇了摇懵笔的脑袋,经过一系列的思想斗争,终于决定了。

  “毁灭吧…”

  一个小时后,上午的两堂理论课结束,十一点半到两点半,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走出考场,山楠腰也不疼了,头也不晕了,感觉自己状态格外的好。

  下午是两节体育课,也就是体能,实战演练的课程。

  “山楠,走,本小姐饿了,去吃饭,一号马仔带路。”

  小舞是第一个冲出去教室的。

  “玛德,就离谱,老娘一个十万年魂兽被一个小小的魂师按着罚站催眠,考试,这找谁说理去。”

  小舞三言两语安排好,一伙人风风火火的去干饭,从始至终没发现半路上默默跟进队伍的王圣。

  七舍的高年级学员算上王圣就两个,所以跟山楠几人都不在一个班级。

  “小舞老大,停下,停下,咱们在一楼就行,二楼只是味道好点,一楼的食物也能满足我们消耗量的。”

  一号马仔知道小舞老大没钱,很贴心的小声说道。

  “可是我喜欢坐高处啊!”

  小舞摆摆手,一个劲的往楼上冲。

  一号马仔无奈的翻了翻了自己裤兜。

  “艹,五个铜板够干嘛?”

  “小舞老大,那个,那个二楼,有点贵。”

  王圣默默的低声说道,众人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大家都是工读生,实在没什么零钱。

  闻言,小舞一下子就激动了。

  “什么?学院竟然还不包吃?”

  之前吃过没钱的亏,小舞可是穷怕了,一听到学院吃饭要钱,我的天,怕了怕了。

  “本小姐突然觉得一楼就不错,视野平行开阔。”

  然后偷偷在山楠旁边不动声色的低声道。

  “山楠,小舞老大有新任务给你了,借点钱。”

  山楠觉得自己不能忍让下去了,他怕迟早有一天,自己会被吃干抹净,最重要的是就怕到时候她不认账。于是语重心长的说道。

  “小舞老大,我爷爷常常教导我,做人要有骨气,凡事不能总想着依靠别人……”

  看到小舞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山楠又紧接着道。

  “咱们可以交易,比如我出钱请你做我的陪练。”

  “多少?”

  小舞直捣黄龙,剑指要害。

  山楠早就想好了,毫不犹豫的道。

  “你做我一天陪练,我管你一天饭。”

  在小舞十万零六年的青春里,有个可爱的男孩纸对她说。

  “只要我在你的身边,你永远不要想着吃饭要付钱。”

  小舞痴了,这一刻,小舞悟了。

  “山楠是她过命的兄弟!大明二明那俩穷光蛋都是比不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