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斗罗正经人 > 第九章:靓仔,要来杯红茶嘛

我的书架

第九章:靓仔,要来杯红茶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九章:靓仔,要来杯红茶嘛

  天色渐暗,唐三要为明天获取魂环做准备,辞别了两人的邀请,先一步回宿舍了。

  “大哥,学院晚上禁止学生外出,咱们让山楠小兄弟出去,是不是不太好。”

  二号有些担心,万一出点什么事,他俩也别想再领社保了。

  一号很淡定。

  “知道你为什比我大,大哥却是我嘛?”

  二号挠了挠头。

  “因为你比我高一级。”

  一号大怒,但这是一起玩到大的老铁,只能继续好言道。

  “你大哥我可不是那群乐色,我可是有见识滴。”

  “魂师还是魂尊有个屁用,目光要长远,我跟你说啊,就山楠兄弟这天赋,以后起码魂斗罗,魂斗罗知道嘛!现在给他点便利,说不定以后能有咱们点甜头呢。”

  二号缩了缩脑袋,不敢反驳,他俩遇事从来都是一号拍板,这些年下来倒也证明了一号脑瓜确实比自己机灵,前几天还拉着自己比往常早上了三个小时班,虽然自己现在也想不明白为啥。

  晚上的诺丁城显得有些寂静,不似白日里那样喧嚣,可能是到了下班点,路上的行人有不少,一看就知道上班上累了,着急回家吃饭,一句话都懒得说,只有三三两两的不正规小摊贩趁着城管下班,拉着行人卖力的推销着自己的产品。

  “啊~这是自由的味道。”

  本来以为上学多好玩,结果这不让干,那不让干,整天就修炼背书,一年级太逊了,打架都不行,高年级不算,高年级鼓励打架。

  山楠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铁门很是赞同。学校的大门是一件神器,进则沉重压抑,出则轻松亢奋。

  虽然是被当做钱袋子邀请来的,但是山楠也没什么反感的,自己目前有求于小舞,再者,一年级的理论知识匮乏的可怜,来来回回就哪个宗门牛批,见哪些人绕着走,哪种武魂牛批,哪种魂环牛批……

  等唐三回来,试试看能不能借读玉小刚的笔记白嫖一波。

  “靓仔,清凉解渴的红茶要来两份嘛?”

  腮胡子大叔穿着一件很骚包的黄色马褂,拦住了两小只的去路,不等两人说话,自顾自的将仅剩三杯的其中之一,一饮而尽,打了个饱嗝露出一副贤者的样子。

  山楠不得不说,这人推销能力真尼玛六,那表情,那神态,好像红茶真的很好喝似的,搞得山楠也突然想尝尝。

  小舞看着砸吧嘴的腮胡子大汉意犹未尽的模样,顿时控制不住自己啦。

  “山楠小弟,付钱!”

  小手一挥,好似一个大家子弟,完全不知道打工人的辛苦。

  山楠看了看面前的红茶,想看看兑了多少水,一边小心的问道。

  “多少?”

  腮胡子面上一丝焦急,一丝不舍,一丝诚恳。

  “这是最后两杯了,卖完我就回家了,三个铜魂币两杯,就算你们两个好了。”

  小舞可不知道算不算贵,手指戳了戳山楠的肩膀,撅起嘴示意。

  你丫赶紧掏钱。

  两个铜魂币有些贵了,但也不是太离谱。

  “喏,两个铜魂币。”

  腮胡子分别递给两人,推着小车直接离开了,一副着急回家的样子。

  “呼…咕噜。”

  小舞拿到手里直接吸了一大口,想象中的甘甜可口并没有到来,砸吧砸吧嘴,感觉,好像是,很淡的红糖水,再喝了一口,果然是红糖水。一巴掌拍在山楠的肩膀上,一脸不可置信。

  “山楠,我觉得咱们被骗了。”

  山楠大惊,立马尝了尝。

  “码了个巴子。”

  与此同时,另一条街道,一个穿骚包蓝色马褂的腮胡子大汉正站在一对年轻的情侣面前。

  “靓仔靓女,清凉解渴的茉莉茶要试试嘛”

  不等两人作何反应,一把拿起十杯中的一杯,一饮而尽……

  有了之前的教训,小舞再要买东西,山楠分辨不出好坏的时候,总要跟老板砍价,一半一半的砍,可惜,全都砍成了,山楠顿时感觉自己亏的更多了。

  唉,社会很单纯,复杂的是人。

  小舞转眼间就忘记了被骗的事情,哪个摊主前都要兴冲冲去看看,也不买,哎,就是玩儿。

  “小舞,如果我没记错,你也是先天满魂力吧,不需要先获取魂环嘛?”

  山楠拦住又准备冲出去的身影,疑惑的问道。

  “哎呀,这种事儿着什么急,你别拉着我啊。”

  小舞挣扎了下,没挣开,两个眼睛变得凶溜溜的,但一想到待会还要山楠小弟买单,只好一脸认真的回道。

  “我准备周五就去啦,顺利的话,周一就能回学校呢。”

  “你一个人?太危险了吧。”

  山楠想试试看能不能蹭蹭小舞,获取个不错的魂环,唐三单飞了,一时半会山楠还真没什么办法,学员都是半年一次学院统一帮其获取魂环的。

  小舞显然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解释,含糊的道。

  “当然不是,我家人肯定会帮我的,总之下周回来我就是魂师辣。”

  说完趁着山楠不注意,挣开手一溜烟就跑到别处了。

  山楠清楚小舞底细,也没报啥希望,只不过还是有些郁闷。

  “山楠,你说地瓜跟红薯有什么区别啊?我感觉味道明明一样。”

  小舞区分着手里两份完全不一样的包装盒,苦恼着道。

  山楠难得有了些优越感,土包子小舞这都不知道。

  “笨蛋,一个绵,一个甜啊。”

  小舞有些不服气,银牙轻咬。

  “可是这两个明明都是一样的味道哇。”

  山楠尝了尝。

  “码了个巴子。”

  两人漫无目的压马路,偶尔会在一些精致小玩意旁边好奇的观摩一阵,山楠的手腕上多了一条针织编制的手链,一个铜魂币两串,小舞也有一串,头上还多了个粉色的发卡。是的,蝴蝶状的。

  一阵属于夜晚的凉风袭来,冰凉,却柔和。

  小舞忍不住眯起眼睛,享受般的张开了双臂,一副满足的样子。

  “这就是我向往的人类世界啊,有很多奇怪的东西,有很多奇怪的建筑,也有很多奇怪的人。”

  山楠不经意的回头,看着这副场景略微愣神,片刻便醒悟过来,静静的站在一边,连呼吸也不由变轻了许多。

  认真的打量起周围的场景,山楠努力的想发现什么美好的东西,可始终找不到,轻轻摇了摇头,注视着小舞精致的脸颊。

  “这就是冒死出来的目的嘛,有些傻呀。”

  过了良久,感受不到清风的小舞睁开了美美的大眼睛,满满的意犹未尽和不过瘾。

  “已经很晚了,小舞老大,我们该回去啦。”

  注意到睁开眼睛的小舞,山楠轻轻的说道。

  幽暗的小巷里,一个腮胡子大汉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扶着墙壁,缓缓的向前挪动,每一步都走的很是艰难,可步子频率却越来越快,突然,弯下身子猛的呕吐了起来。

  过了片刻,重新站立起的腮胡子,红肿的双眼偏偏异常的亢奋,仿佛满怀了希望,快步奔向了家中,嘴角低楠。

  “够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