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斗罗正经人 > 第十四章:新的委托任务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新的委托任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四章:新的委托任务

  先天魂力等级高就是好啊,连带的身体素质可以吸收的年限都比常人要高。

  奥利亚暗自感叹。

  晋升魂师境的山楠感觉自己能单手自爆三路,浑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忍不住对着空气一阵输出。

  “奥利亚大叔,谢谢你们帮我压阵了。”

  山楠不知道吸收魂环用了多少时间,但肯定不会短,如果在吸收魂环的过程中被干扰,运气好的话魂环破碎,终生难进一步,运气不好直接嗝屁的不在少数。

  奥利亚淡淡摇摇头。

  “这本是我们该做的,要知道你可是付过钱的。”

  “魂环是多少年限的,魂技可还满意?”

  奥利亚好奇的询问道。

  山楠面露喜色。

  “这只邪灵虎有四百四十九年的修为,它给予了一种状态类魂技,邪临,提升全属性百分之五十,持续十分钟。”

  很厉害的魂技了。山楠记得戴沫白的第一魂技也是增幅百分之五十,只不过只有力量和防御。

  魂兽的年限并不是单纯的生存时间,而是看修为和魂力高低,这两点通常都会在魂兽身体上表现出来,就像十年的银月狼毛发是灰白,百年则是单纯的白色,而到了千年则是变成银色。

  不过想要单从外表就判断出魂兽的具体年限,这需要极为庞大的资料统计,不算变异的魂兽,单单一种魂兽的种类十年到万年的研究资料就能塞满半间屋子。

  当然了,你要是牛批,你也可以直接翻阅武魂殿或者七大宗的研究成果。

  魂环吸收后,魂师会继承魂兽简单的记忆,所以自身是可以察觉具体的年限,不过这股记忆并不完整,残缺十分严重。

  就是从记忆中得知,这只邪灵虎就是因为瞎几把吃了块石头长出一对牛角,修为蹭蹭的往上涨,就是时不时神志不清,老喜欢攻击别人。

  “对了,奥利亚大叔,食物和水源还有多少?”

  奥利亚有些疑惑山楠为何询问这个问题,还是告诉了他。

  “两个多月吧,一般接了任务,都是按照人数准备三个月的食物。”

  奥利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补充了一句。

  “如果有意外惊喜,还可以坚持更久,你有什么事吗?”

  “我想再以同样的价格委托黑荆棘小队一件护卫的任务,时间就到食物和水源食用完吧。”

  山楠小脸认真的注视奥利亚道。

  奥利亚似乎看出了山楠的想法,哈哈大笑道。

  “山楠小子,你不会打算再呆两个月吧。”

  山楠点点头,微微笑道。

  “是的,我需要掌握现在的力量,所以想要历练一段时间。另外,也是因为我遇见一个很有安全感的小队。”

  听见山楠的话,黑荆棘小队的成员皆是满脸自豪。

  “这样啊,你还真是努力。”

  “比那些小屁孩强多了。”

  奥利兹和奥利奥夸赞着说道。

  “有钱不赚王八蛋,任务我们接了。”

  奥利亚看没人反对,拍手决断。

  山楠对这个结果很满意,苦恼的是现在手里没钱,他把剩下的钱来时都交给邓小小保管了。至于小舞,呵呵。

  奥利亚显得很无所谓,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我捏死你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省力,怎么会担心你不给钱。”

  配上阴森森的表情。

  可把山楠吓坏了。

  诺丁学院,三舍。

  唐三翻开一本笔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合上了。表情呆呆的,像个萌萌的低能儿。

  “小三啊,你还小,不要这么压榨自己,人的精力终归是有限的,这次去猎魂森林收获很大,偶尔也放松放松。”

  唐三揉了揉发涨的眉心,他不是看笔记累的,也不是修炼累的,也不是研究毒药累的,也不是制造暗器累的,也不是修炼玄天功,紫极魔瞳,控鹤擒龙,玄玉手,鬼影迷踪,暗器百解……

  他是因为老师早上说的话累的。

  “该怎么放松呢?”

  唐三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

  “找山楠切磋吧,唉,差点忘记他去获取魂环了。”

  唐三郁闷的叹了叹气,感觉浑身都不舒服,终于,他再次翻开了那本笔记…

  七舍,一张明显大号的床上,凌乱的床单,一团一团的被褥,被蹂虐的不成样子的,枕头。

  小舞忧心忡忡。

  就在今天,她把借山楠的饭钱花光了,是的,一个月的饭钱小舞没能撑过一周。

  两个月后。

  猎魂森林中心区域。

  山楠甩了甩手上沾染得血迹,喃喃的说道。

  “中心区域头铁的家伙就是多啊。”

  看了眼天色,收工,干饭。

  “玛德,奥利奥,你又耍赖,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我怕你,我只是不想我们之间弄得血溅街头。”

  饶是奥利兹的好脾气此刻也被奥利奥磨完了,奥利亚耍赖被几人踢出去了,就剩他们三个人在玩,可每当奥利奥快输的时候就会刮风,断桌子,更甚手一滑把牌全撒了。

  奥利兹都忍他好几次了,要不是二缺一早也把他踢了。

  奥利奥一脸不服气。

  “血溅街头?你怎么可以在奥利亚这么高级的魂宗面前,公开说让我见血呢,你简直无法无天!”

  一旁眼巴巴看着三人打牌的奥利亚,小声嘟囔一句。

  “刚才也没见你这么尊敬我。”

  山楠回来的有些晚没能看到撕比的两人。

  “哟,打牌呢,今天谁赢了?”

  凡尔赛已经不想玩了,今天隐秘的换了四波牌,凡已经满足了。看到山楠回来,顺势道。

  “还打不打?不打肉拿出来做午饭。”

  奥利奥扫了眼奥利兹,摸了摸鼻子。

  “反正我没输。”

  奥利兹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双目空洞起来,计算着今天的得失,片刻后转头到一边,盯着凡尔赛的脸良久。

  “码了个巴子。”

  山楠很理解奥利兹输钱的悲痛感,所以决定以后跟奥利兹玩牌不出千了。

  在一个月前,为了让山楠更有效率的历练,驻地已经挪到了中心区域,节省了不少时间,而山楠就在驻地附近游荡,有什么事儿几人也能瞬间做出反应,当然了会有人跟着。

  只不过山楠主动拒绝了,以会产生依赖,会失去对死亡的畏惧为由,奥利亚倒没觉得山楠双标,想到就算有危险自己也能很快的赶过去,便同意了。

  这两个月山楠一直在与魂兽搏斗,最让他满意的是一只九百年限的鳞甲蜥,晋级后的山楠实力有了质的飞跃,倒是和鳞甲蜥战了个痛快,偶尔奥利兹和奥利奥也会给山楠喂喂招。

  山楠至今未能让使用了防御魂技的奥利兹破防,最优秀的战绩就是击退了不动的奥利兹两米。

  “奥利亚大叔,我们今天就回城吧。”

  正在洗扑克的奥利亚停下手中动作。

  “再呆一个月也没问题的,有些魂兽肉还是比较让人有食欲的。”

  “除了最深处,猎魂森林中我们并没有什么威胁,反正一个月我们也接不到单子。”

  山楠摇摇头,思量着说道。

  “我短时间已经难以再提升了,剩下的就是好好修炼魂力了。”

  这两个月中,奥利亚几人已经完全把山楠当做个小的朋友了,众人很是聊的来。

  山楠也知道了几人的来历,奥利亚三兄弟和凡尔赛之前都是一个颇有权势的贵族近卫,四人有着过命的交情。

  可惜后来那个贵族贪污太多进去了,手上的私军收编的收编打散的打散。幸亏几人在那个贵族手里得到了还算充裕的老婆本,一番商量决定开始他们梦想,吃喝玩乐。

  几年前在诺丁城奥利亚认识了生命中的另一半,茉莉,是一名在银行工作且正在自修法律的普通女性。

  令山楠好奇的那份合同就是茉莉编制的。

  茉莉的薪水不低,完全能养活起奥利亚,在知道奥利亚的身份后,不同意他再打打杀杀,让他以后在家看娃就行,可奥利亚不同意。

  随后茉莉用每次出任务最少一百金魂币的佣金和奥利亚达成了相同意见。奥利亚当时没多想,他并不觉得一百金魂币很多,可他忘记了这是诺丁城,是每年从国家那里领取贫困补助金的城池。

  后来奥利亚几人一年也出不去一趟。

  不得已,几人都分别找了份普通人的工作,并且为此感到热衷,偶尔会去当初精心布置的黑荆棘佣兵公司开门营营业。

  唉,而立之年都没到就已经开始混吃等死了,这个社会究竟是怎么了。

  奥利亚点点头,好笑道。

  “好吧,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一个月前遇到只两千年的魂兽,我都感觉我是雇主你是佣兵了。”

  山楠神色认真。

  “奥利亚大叔,请千万别这么说,最危险的永远是意料之外。”

  猎魂森林入口。

  临别之际奥利亚丢给了山楠一枚戒指。

  “呐,送你个礼物。”

  山楠下意识接到手里。

  “这是…”

  “一个储物魂导器,我用不着,当做前辈的礼物吧,放心,最小空间那种的,不值几个钱。”

  奥利亚怕山楠拒绝,解释了句,说完挥挥手,就和三人离开了。

  山楠摸了摸腰间的匕首,正是奥利兹送给他的。

  “在你连武魂都召唤不出来时,或许可以帮到你。希望你不会用到它。”

  奥利兹是这么说的。

  “如果你没说过这句话,那么我丝毫不会担心。”

  山楠是这么回的。

  呆呆的看着手里的黑白两色戒指,嘴角呢喃。

  “我是不是人格魅力MAX?”

  不过话说,这个戒指是怎么回事啊!

  人首蛇身,衣衫褴褛,露出半抹大灯,衣衫下两粒小灯若隐若现,女子双手抱腹,眼神妖媚,似是要滴出水来,尾巴缠绕两圈形成指环,尾尖分叉,像是两个小信子贴着脖颈。

  雕刻的非常精致,该黑的黑,该白的一片也没少,制造这枚戒指的人一定是个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