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斗罗正经人 > 第十七章:老鹰抓小鸡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老鹰抓小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七章:老鹰抓小鸡

  “同学们,不好意思,老师前段时间吃坏肚子了,为了补偿亲爱的同学们,今天下午不锻炼了,咱们玩游戏。”

  珈弗尔简单解释了句,对着众人说出一个重磅消息。

  马猴儿大喜。

  “珈弗尔老师,果然你才是诺丁学院最出色的蜡烛。燃烧了自己,照亮了我们。”

  珈弗尔扫了一眼皮贝戈皮贝戈的马猴儿,肚子里一大滩坏水水正在发酵。

  拿出学员的信息记录册,一个个开始点名。

  “月小光,山楠,小舞,唐三,艾莉儿。”

  山楠几人被叫了出来,疑惑的看着珈弗尔,等着他做下一部安排。

  “今天下午我们玩的游戏,叫做老鹰抓小鸡,你们五人当老鹰其他的人做小鸡。规则很简单,直到今天放学为止,如果小鸡们没有被老鹰捕获一网打尽,就算小鸡赢,反之,老鹰赢。”

  加弗尔突然一改之前的温和,表情阴森森的对着众人说道。

  “既然是玩游戏,那么惩罚肯定是要有的,抓住小鸡最多的分数加三,最少的人减三,其余人不加分也不减分,如果老鹰失败每人减两分,计入总成绩。

  前三名被抓的小鸡减三分,之后十名被抓住的小鸡减一分,没有被抓住的小鸡分数加三分,同样计入总成绩,剩下的小鸡计两次对练失败。”

  对练就是珈弗尔给每个人挑选的对手,学员的对练成绩是胜场减去败场,而如果跟对方的成绩差开五分之上,则以五分一次额外扣一分同样计入总成绩。

  “重申一遍,赢得一方加分,输的一方减分。为了公平起见,不得使用武魂,不得离开操场,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规则。”

  山楠看看其他四人,心中暗自猜想。

  挑出五个魂力等级最高的人,对着其他同学进行追捕,想要加分必须一个不不留,同样的,小鸡想要不被扣分和记败战绩,只有加分不被抓住这一条路,或者,他们死保一人。

  嗯…好像不是如此啊,珈弗尔老师是认真的吗。

  山楠猛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目光意外的看着珈弗尔。

  珈弗尔感受到山楠的目光,有些意外的看着神色凝重的山楠。

  马猴儿大惊。

  “珈弗尔老师,果然你才是诺丁学院最结实的鞭子。留下了汗水,鞭打着我们。”

  众小鸡们看着班里的高手们,心中苦不堪言,不敢怒也不敢说。只能默默的承受鞭挞。

  “废话不多说,开始!”

  珈弗尔不给众人交流的时间,一声下令。

  话音刚落,小鸡们宛如菜市场的小狗狗,四方乱窜了出去,恨不得多长两条腿,同时早就饥渴难耐的小舞老鹰也是立马冲了过去,月小光慢小舞半步朝另一边追去。

  山楠没有动作,此时静静的看着同样没有动作的几只小鸡。

  而唐三就单纯的多,他没瞎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只是在思考一件事。

  “我抓几只小鸡才能不引人注目呢,不抓肯定是不行,那反倒更加和我意愿偏差了。”

  场中没有动作的总共有八人,其中一人这时开口对山楠三人道。

  “那么,你们三个要怎么对付我们八个呢?”

  “虽然比不上你们几个,但那些正在逃窜的小小鸡,我们每个能打俩。”

  另一人轻松的接着道。

  “就是,看似公平,实则我们的胜算更大。”

  发呆的唐三回过神,开始发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可你们真的选择好了吗。

  谁来当那三名替死鬼,要知道前三名被抓住的就意味着扣三分。”

  艾莉儿四周扫了眼,捋了捋鬓角的发丝,平静但颇有气势的说道

  “哇哦,这小姑娘可以哦。”

  山楠有些惊讶的看着艾莉儿。

  八人一齐愣住,面面相觑起来,随后同时看向了小小鸡们的身影。

  整个场面十分混乱,即使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小舞和月小光依旧势如破竹,宛如狼入羊群一般,追的几十只小鸡乱窜。

  操场范围不小,小鸡分散的厉害,而小舞则是哪里人多就往哪里冲,经常追到半路,那块人多的地方就跑散了,不得已,贪心的小舞又换了一个人多的范围,一时半会儿愣是没抓到人。

  月小光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虽然很有气势的撵着一大群人跑,但是也没什么进展。

  看到还没小鸡被抓住,八人心头微惊,暗道。

  “草率了。”

  下一刻,只见山楠三人一齐爆射起步,一人盯着一个目标,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各自抓住了目标。

  珈弗尔欣慰的笑了。

  “好戏,才刚开始呢。”

  珈弗尔笑眯眯的走过来,接过手里早就准备好的麻绳给山楠三人,同时拿出五张牌子立在一边,上面分别写着山楠五人的名字。

  “懂得动脑子是值得夸赞的,但不懂得检查答卷的人,是最为愚蠢的。”

  珈弗尔冷淡的对三人说道。

  三人羞愧的低下头,不敢直视严肃的珈弗尔。

  山楠没有再管五只大鸡,小鸡显然更省力气。

  艾莉儿做了跟山楠一样的选择。

  唐三看了看两人,也是放弃了要继续追五大鸡的想法。

  从众是最好的隐匿方式。

  半个小时过去,逃窜的小鸡中也发现了一些躲避老鹰抓捕的小技巧。他们化作几支队伍,先是化零为整,让老鹰挑选目标,随后被挑选的目标在被老鹰接近后立刻原地分散,同时汇入其它队伍继续化零为整,等待老鹰的再一次挑选。

  小舞半个小时就抓到一个倒霉蛋,用绳子随便捆住后就拖到自己牌子后边。

  可让她郁闷的是,这些小鸡们忒能搞事情了,她往哪追,相反的我方向就会聚集一大波人,整的她心痒痒的。

  月小光发觉了情况,不过没有声张,抓到了三只。

  山楠抓到四只,唐三抓到五只,艾莉儿虽然聪明但是体能明显不怎么擅长,只抓到了两只。

  此刻众小鸡们见到山楠和唐三跟见了鬼似的,就这俩煞星速度最快,跟自动小马达样。

  唐三觉得自己好像玩过火了,有意无意的放缓了手里的动作,佯装出一次次次失误。

  看着不断逼近的山楠,马猴儿从众人当中推出了几个女生挡在身前,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道。

  “楠哥,咱们可都一个宿舍的亲兄弟啊,你为什么追我?”

  “因为我要急支糖浆。”

  马猴儿,?

  “我没有哇,有的话肯定马上给你,楠哥,兄弟求你了,你去追别人吧,你难道忍心欺负几个小女生?”

  马猴儿一脸疑惑,随后把几名弱弱的女生又往前推了几步。

  几名小女生脸上连花带雨的,一副受惊的样子,看着山楠像是遇见了大灰狼,好不委屈惹人怜惜。

  见山楠果然不再上前,马猴儿向几名男生疯狂使眼色,随后剩下的男生无情的把剩下的女生全都拉了出来,挡住女生们后退的道路。

  山楠看着眼前莺莺燕燕可无一都要哭出来的稚嫩花骨朵。随后看向马猴儿几人,笑着点点头。

  马猴儿被山楠的笑容整的有点懵。

  “谢谢你送业绩给我了,马猴儿同学,我先抓完这几只再来找你。”

  山楠不再停留,一捆绳子一齐全部捆住了,嘴里念叨着。

  “一只花骨朵,二只花骨朵,三只花骨朵,哇塞,好多只花骨朵啊。”

  把总计六名花骨朵捆成一圈,山楠拽着绳子悠哉悠哉的走在前面,像极了贪婪好色的土匪头子抢压寨夫人的场景。

  “好了,别哭了,听得人烦,你们就乖乖坐在这休息吧。”

  说完不再停留,继续开始了狩猎行动。

  操场上,珈弗尔看着肆意挥洒着汗水的花骨朵们,沧桑的眼神中带着丝丝的追忆,曾经,他也是其中一员。

  最后一节课的上课铃声早就响过了,只是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憧憬的课间已经无声的消失了。

  操场上的每一处都留下他们挥洒的汗水,或许多年以后会有新的人站在这片草地上,他们偶尔可能会想这些绿油油的小草是哪些人在辛苦灌溉,直到他们也在这片不变的草地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青春。

  目前为止,山楠总计抓到了十二只,他需要感谢马猴儿同学。

  唐三八只,艾莉儿六只,月小光七只,小舞比较惨总共五只,她仍然忍不住往人多的地方跑。

  此刻,场上还有最后五只小鸡。

  小舞看了看爬在旗杆上竖着一字排开的五人,再看看山楠牌子后一大堆小鸡,开始有些后悔了,自己也像他们一样,逮着一个抓就好了,现在就算五只全部抓到手也加不了分了。

  升的不是国旗,是天斗帝国雪夜大帝的头像,头像下边是武魂殿的标识,毕竟诺丁学院就靠这俩大佬资助。

  马猴儿双手扒着旗杆,他在最上边,不出意外肯定是最后被抓的,运气好下课了,他还能加三分。

  虽然满脸通红,马猴儿还是大笑着冲五只老鹰喊道。

  “哈哈哈,山楠你抓不到我吧,没有办法,我就是这么强大!”

  说着便被老二猛的往下拽了一把,急忙抓紧栏杆蹭蹭蹭的往上爬了许多。

  老二也紧跟其后,老三老四老五也继续往上爬,试图多增加一点安全感。

  不过五人这下都很有默契的留了空挡,以防别人下黑手。

  老鹰这边,除了唐三剩下的三人已经没有加分的可能了,只能保持自己不被减分。

  艾莉儿面容坚毅。

  “自己绝不要做最后一名,绝对不要!”

  小舞也是一样,目前就是她倒数第一,从来不肯吃亏的小舞,这次也不例外。

  山楠本来不想抓了,他知道唐三没什么斗志,只要月小光没有全部抓到自己就是稳稳的第一,可那明显不可能,看小舞和艾莉儿两人火热的眼神,山楠就知道自己稳了。

  可奈何这马猴儿实在太贝戈,山楠就不喜欢惯着他。

  一个助跑,一下扒在旗杆上,吓得五人又齐齐往上窜了几米。

  看着山楠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老五绝望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自暴自弃的等待死亡降临。

  可下一刻另他喜出望外的是山楠没搭理他,只是踩了他一脚。

  山楠揪着马猴儿的手臂,带着他凌空跳了下来,在其悲愤的说不出来的表情下结结实实的捆上绳子走向自己的牌子。

  叮铃铃~

  下课铃声想起,老鹰队也抓完了剩下的四只小鸡。

  小舞小宇宙爆发强行抢了两只,本就没什么想法的唐三顺势被小舞一脚踹了出去,艾莉儿和月小光分别抓到一只。

  珈弗尔宣布了老鹰队获胜,可就在这时,听到下课铃声的一只小鸡解开手中的绳子自顾自站了起来。

  珈弗尔要说的话戛然而止。

  “我宣布小鸡队获胜,所有人加分。”

  老鹰和小鸡们都被珈弗尔的话惊到了,纷纷疑惑的注视着珈弗尔老师。

  珈弗尔看向了小舞,把之前说过的一句话重复了一遍。

  “不懂得检查答卷的人是最愚蠢的。”

  山楠沉默着继续听着。

  珈弗尔说完不再理会低落的小舞,看向了马猴儿。

  “如果站在你对面的是敌人,你也会在不确认自己是否可以保住生命的情况下,将与你并肩作战的伙伴推出去嘛!”

  平常话多的马猴儿这时沉默的吓人。

  珈弗尔目光转向被当做挡箭牌的几个女生,用比对马猴儿更加严厉的语气说道。

  “记住,魂师这个职业从来没有男女之分,能一直保护你们的只能是你们自己,变得强大是你们不被再次推出去的唯一选择。”

  珈弗尔的目光最后转向了众人。

  “你们要时刻记住,既然选择了成为魂师的道路,那就要做好死亡的准备,当有一天遇见无法匹敌的敌人,我希望在那一天来临得时候,你们能做出比今天更优秀的选择,我更希望那一天永远不会来临。”

  山楠看着珈弗尔粗糙的脸庞,他的眼中好像充满着悲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