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斗罗正经人 > 第十八章:回家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回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八章:回家

  马猴儿变得安静了,班里的那些女同学变得更努力了。小舞说,给珈弗尔一个面子,暂时放叶冰一马,可是后来好像忘记了这件事。

  对他们来说,昨天的游戏可能一辈子也印象深刻。

  珈弗尔残酷又真实的训诫是一个引子,引导着众人慢慢成长。

  ……

  七舍,天色微微泛白。

  山楠叫醒还在睡的小舞,把床铺卷到一起放好,静悄悄的在宿舍门口等着洗漱的小舞。

  小舞知道山楠放假要回家,想到自己一个月也没事做,就兴冲冲的要一起去。

  双手合幺着冰凉的自来水盖在脸上,退散了许多睡意,小舞三两下解决完战斗,对山楠的家十分期待。

  人影稀疏的街道上,几道橘黄色的火焰发出明亮的光芒,迫不及待的驱散着周围的黑暗和潮湿,炉子的木柴咔咔咔的发出声响,两三家卖早餐的人家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山楠带着小舞随便应付了顿早餐,给唐三再带了一份。在城里买了许多新鲜的水果,圣魂村是种粮食的,如果不出村,有些人一辈子可能都没有什么机会能吃到香甜的水果。反正魂导器里面时间静止,也不怕变质,里面还有不少之前买的料子不错的衣裳。

  花费了一个多小时,两人向着和唐三约好的地点走去。三人上了一辆马车,在开始喧嚣的清晨离去。

  唐三递给山楠一枚金魂币。

  “请勿必接下。”

  随后才拿着早餐吃了起来。

  “哎呦,我不行了,小楠,唐三,先跟我说说你们家到底是什么样子嘛!”

  小舞打量着马车外的风景,转过头对两人说道。

  唐三笑了笑。

  “我家很穷的,房子是用泥土和石头建造的。”

  山楠不去看转过头的小舞。

  “别看我,我家更穷,除了两块大石头,都是钉的木板。”

  小舞一阵气急。

  “人家不是问这个嘛。”

  不理会两人,继续欣赏起一年多没看过的凌晨的风景了。

  山楠手心一翻,一本黑色的笔记本出现在手中,递给对面坐着的唐三道。

  “唐三,这本判断年限的看完了。”

  唐三苦笑一声,接过手里,道。

  “你可真够慢的,一个月才看完一本。”

  收入二十四桥明月夜中,唐三拿出了十几本同样的笔记,在手掌摞的老高。

  随即说道。

  “这是剩下的,不过不是老师的笔记,是我重新手抄的。”

  山楠一愣,呆呆的说道。

  “唐三,你可真是够勤快的。”

  “对我来说,这些东西花费不了几天时间的,而且温习一遍之前的知识使我感到满足。”

  唐三目光平静,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说来惭愧,这一年,唐三跟山楠每天都会对练,是山楠主动提出来的,唐三认为山楠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能够变强,所以也想过把山楠介绍给老师收为弟子,也跟玉小刚提过这件事。

  可是被玉小刚拒绝了。

  玉小刚认为,有唐三这个先天满魂力双生武魂的弟子已经够了,要知道这是比武魂殿的…还要优秀许多。

  先天魂力九级,或许在其它人眼中是妖孽的,但在颇有见闻的玉小刚眼里,武魂殿和七大宗的核心弟子,又有哪一个在七级以下,那些一队的成员哪个不是先天八级九级呢。

  自己的理论可以被所有人观看,玉小刚对此也是心里高兴,但收徒就算了。

  山楠在唐三的引见下和这位大师也认识了,只不过见玉小刚没什么别的心思,山楠也没有想着与其拉近关系。

  对于收弟子这件事,山楠自然不知情,至于和唐三切磋的目的嘛。虽然一年下来赢多输少,没变强多少,但山楠的初心还真没有那么让人温暖。

  他眼馋紫极魔瞳和鬼影迷踪许久了…不过知道唐三肯定不会传授自己,所以打着切磋的名号,想要学个一招半式。

  但令人失望的是,山楠纯粹是想多了,三个月山楠就放弃了,他发现如果不知道其修炼的经脉路径,什么都是白搭。

  后来倒也没有停下与唐三的日常对练,唐三的进步还是很快的,山楠很快就感觉到了压力,不过最后两人用上武魂的时候,唐三瞬间落入下风,此时的蓝银草还是蓝银草,或许比其他人的坚韧许多,可在山楠的黑镰面前,无非是多使一点力气而已。

  听着马车吱呀吱呀的声响,唐三的心里也迫切了起来。

  爸爸,我回来了。

  而山楠,如果不是路途遥远,蓝量不足,他都想夹杂魂力一路马拉松。

  小舞今天属于晚睡早起,平常都是晚睡晚起。所以很快就困了,很自然的枕着山楠大腿睡着了。

  带着涩情魂导器的手捋了捋小舞耳边的发丝,山楠合上手里的笔记,安静的坐着闭目养神。

  反正一年中早上醒来时没少尴尬,小舞也渐渐习惯了。山楠则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反正是你主动的,我又没强迫你。

  唐三看着两人,突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随即想到老师,立马露出一副满足幸福的笑容。

  心里暗自警醒。

  我是唐门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传承,女人只会影响我掷暗器的速度!

  “唉,马上要到家了,我这会竟然怀念起风正豪跟珈弗尔老师了。”

  看着窗外的风景不断后退,山楠有些感叹着说着。

  唐三倒是没山楠那么多感想。

  “只要不出意外,咱们这一届剩下五年都会由风正豪老师和珈弗尔老师教导的。”

  背后有人就是知道的多,山楠对此可丝毫不知情。

  “是吗!那还真是庆幸。”

  山楠对这两位老师感官很好,两人都有着很容易让幼苗们进步的教导方式,自己既是白脸又是红脸的,切换自如,都不用帮手。

  哦,除了给两人打下手的邓小小。

  说道邓小小,山楠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欠她一顿饭。

  “呵呵…一年了,她可能自己都忘记了吧。”

  山楠好笑的自语道,看到唐三的目光,解释了句。

  “邓小小,实习老师,你还记得吧,我们刚入学时我就是找她询问的你宿舍,答应过请她吃大餐。”

  唐三回忆了下笑着说道。

  “也算上我吧,放假结束我们就去吧。”

  山楠点头同意,他正有此意。

  小舞吸了吸俏丽的小鼻子,像是被两人的交流声吵到,像只小猫样往山楠怀里缩了缩,双手胡乱的在半空挥舞,片刻后抓到一只熟悉的手臂,抱在胸口满足的休憩着。

  摇晃的马车中,山楠和唐三两人时不时小声交谈几句,很快,一个小村子浮现在众人视角尽头,圣魂村。

  山楠摇摇小舞的肩膀,在其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半托半倚的扶下了马车。

  三人在村口还有段距离的地方停下,徒步回去,山楠有点不好意思让王大娘他们看到自己浪费钱,如果是自己赚的还好,可这些都是花的唐昊和杰克村长的钱。

  那四个银魂币和三十多个铜魂币山楠一直没动。

  武魂殿的补助山楠未曾没想过,但是先天魂力九级到时必然会被上报到总殿,山楠不想招惹麻烦,小舞自不必说,十万年魂兽重修稳稳的先天满魂力,万一总殿来人,那真是凉透了。

  历史和现实,山楠还是坚定的选择后者。

  虽然拮据了点,但是从明年开始,他就有工作了,虽然包吃不包住,没工资。

  主任二大爷病了,小卖部不可一日无人,山楠面试已经通过了。

  “山楠,那我先回家了,明天和小舞来我家玩。”

  唐三向山楠说了一声,便快步回家了。孩子想爸爸了。

  一路小跑,不自知的越来越快,唐三最后都下意识的用出了鬼影迷踪,远远的看着自家的铁匠铺子,还有未关的门,唐三觉得一阵亲切。

  门口有许多废铁工具,跟自己去诺丁城一个模样,唐三从来没有觉得没有丝毫价值的废铁能这么可爱。

  ……

  看着魂导器中的东西,山楠脸上不知道什么表情。

  “真是个傻子,你花了钱不送上门谁知道?”

  小舞觉得山楠说的很有道理。

  “就是,真是太笨了,小舞姐帮别人忙时都会等到别人先开口。”

  山楠:“呵呵。”

  “为什么你明明在笑,我却觉得不爽。”

  小舞狐疑的瞅着山楠的眼睛。

  看着眼前自己的小家,山楠感觉自己这一年来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没有了,一阵轻松,仿佛灵魂得到了洗漱一般。

  “我家,气派吧!”

  山楠一脸神气的给小舞介绍到。

  “喏,院子里有口井,你会打水吧!唉,无所谓了,反正你又淹不死,把卫生打扫好,我有点事出去一下。”

  小舞:“我之前莫不是说错话了?”

  王叔家的样子好像从来没有变过,屋外围着防不了贼的竹栅栏,大门是竹条捆着的木筒,院子有四五十平大小,一半种着些蔬菜,另一边放着一架上了年头的躺椅,王叔此时就在躺椅上,旁边还有一个石墩当做茶庵,边上有个小凳子在阴凉处放着。

  “王叔,喝茶呢。”

  山楠自顾自顺上凳子,一屁股坐在王叔对面,拿起石墩上的杯子就来了一口。

  王叔有些惊讶的看着山楠,似是不敢相信真是山楠娃娃,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山楠娃娃回来了啊。”

  王叔的话显得很是生硬,不熟悉的人很容易会误会。

  山楠知道王叔向来话少,但肯定打心底高兴着呢。

  “今天早上出发的,也是刚回家,我们学院昨天放假的,一个月时间呢,诺丁城太无聊了…”

  山楠独角戏一般啰啰嗦嗦的说个不停。

  “嗯,啊,挺好的,回来就好。”

  后者只是不停的点点头,只不过那双眸子一直注视着说话的山楠,从头到脚看了一个遍。

  摸了摸山楠的小胳膊,王叔木纳的说道。

  “长高了,更结实了。”

  山楠呲了呲牙,非常得瑟的显摆着肱二头肌。

  “那是,王叔我跟你说啊,就那些城里的孩子,我一个拳头放倒俩。”

  听说城里娃娃们要放假,王大娘一大早就在广场四处打听着。

  “城里的诺丁学院放假了没?城里的…”

  一群给丈夫做完饭的中年妇女们消遣的方式就只有一种,那就是坐在一起聊一些别人家的话题。

  王大娘显然被拉着回不来了,说不定这会正轮到她演讲着呢。

  给王叔说了一声,晚上要带一个新朋友吃饭,山楠留下几包茶叶和买的蔬菜水果肉啥的,告辞去了老村长家。

  没过多会儿,就在水渠里看到半个老杰克一上一下干着什么。

  “呦,这不是杰克村长嘛!圣魂村首富竟然还要亲自干活啊。”

  老远就扫见老杰克拿着锄头,挖一下歇一下的山楠,小跑过来就那么蹲在地畔上看着。

  看到是山楠没错,老杰克本来要菊花笑,听到这话,强行扭了扭嘴角,不让它翘起来。

  “混小子,一边去,你爷爷我忙着呢。”

  山楠不屑的看着迟缓的老杰克,一脸欠揍。

  “就你那两下子,得了吧,让你看看什么叫牛批。”

  随意踢掉脚上的鞋子,山楠直接蹦了下来,滋起一大堆泥水在老杰克身上,拿过其手里的锄头三两下就打通了堵住的水渠。

  老杰克想要出声拦着,刚张开嘴就吃了一大堆泥水,顾不得其它紧忙呸呸呸的吐个不停。

  山楠亲切的拿出水壶等在一边。

  “来,喝口水润润。”

  老杰克接过来漱了漱口,感觉泥腥味没那么重了才笑骂道。

  “啥时候回来的,唐三小子跟你一块没。”

  山楠,“叽哩哇啦,咕噜咕噜……”

  一大一小就这莫顶着大太阳在水渠里聊个不听,除了时不时就能听到震怒的吼声,场面还算和谐。

  “晚上一起在王叔家吃饭,我可买了好多肉,你来晚了就没了。”

  山楠手脚并用爬上水渠,转过身正准备拉老杰克一把,就被迎面一团泥水吻了脸。

  “真当你爷爷我是吃素的啊。”

  老杰克拄着锄头,甩甩手上的黑泥,随后弯腰慢悠悠走了上来。

  “嘿嘿嘿。”

  怪笑一声,山楠人狠话不多,又重新跳了下去,手深深的伸进软泥中抓起两把污泥,啪踏,啪踏。

  正中老杰克胸口,牢牢的贴在上边。

  昏黄染了半边天。

  老杰克一脸的菊花笑,捏着手里的几袋茶叶,似是听到山楠神秘兮兮的声音就在耳边。

  我跟你说啊,这可是好东西,我从校长办公室顺的,知道嘛!四十多级的魂宗就是喝的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