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斗罗正经人 > 第二十二章:念旧且浪漫的强者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念旧且浪漫的强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二章:念旧且浪漫的强者

  山楠淡定的把一大堆各种面额都有的钱币收入涩情魂导器,心里鄙视这俩货的拙劣演技,随后接替跑路的擂主一跃而上。

  静静的站在场中,却是没有说话,山楠等待着挑战者的来临。这个混乱的斗魂场报实力等级的只有两种目的,显摆实力,老银币。

  没等多久就迎来一位青衣选手。

  来人同样未开口,只是亮出了一白两黄三个魂环。山楠知道这是作为战斗开始的动作,同样亮出两黄一紫的魂环。

  混迹索托大斗魂场的人,对于第三个就是千年魂环的人。

  哦,比一般人强。的态度。

  我虽然弱,但我见过不少你这样的。当然魂王魂帝就不一样了,不论哪里那都是中坚力量。

  看见山楠亮了魂环,那人不假思索,直接第二魂技亮了起来,下一刻,长约三米的火柱便极速攻向山楠的方向。

  山楠早有预料,青衣男子没有第一时间靠近自己肯定是打算用远距离魂技进行试探。这也是大多数人战斗都会使用的方式。

  第一魂技邪临开启,脚跟用力山楠整个人俯冲至青衣男子面前,随后就,就看着他,面对面看着他。

  青衣男子没想到山楠的速度会这么快,知道躲避不及,连忙做出了格挡动作,可是半天不见有任何攻击到来,不由抬起头,打量起山楠。

  深深的兜帽下一副狰狞的黑色鬼面,青衣男子吓了一大跳,只觉得哪里都不对劲,转身跳了下去。

  山楠,?

  场下的人也是感觉莫名其妙,附近都安静了一小会,不过片刻便继续嘈杂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肯定是这黑袍男子的手段,魂技诡异而已,见怪不怪。

  第二人是一名赤裸着上身的中年男人,分别亮了魂环后,不由分说武魂附身,化作一只两米高的铁壳甲虫扑面而来。

  赫然是一名近战型选手。

  山楠再次开启邪临,就那么静静的注视着来人,对随之到来的攻击恍若未闻。

  中年男子没有犹豫手中动作,他只觉得山楠刚才是胆子大,故弄玄虚。

  铛!

  就在似铁的触手靠近山楠一米时,一把黑色的镰刀凭空出现,挡下了似铁的圆柱形触手。

  中年男子大惊,急忙收手就要后退。

  可是晚了,在其上方不知何时又一把黑镰出现,锋利的镰刃自上而下向中年男子袭来。

  伴随着金属交鸣之声,铁壳应声而碎,中年男子不顾狂吐的鲜血,连忙大声道。

  “我认输。”

  第二魂技,反击之镰,只对有实体的攻击做出反应。

  当山楠使用反击之镰,周身一米处到来的任何东西只要存在实体,都会被判定为攻击,两把黑镰自动而出一把格挡,一把反击,反击强度跟山楠魂力等级对等,相当于山楠全力的一击,反击范围是半径三米。

  这是和小舞唐三两人在猎魂森林遇见的一只近八百年的镜狐所给予的。

  那诡异的反击能力让三人防不胜防,费了好大功夫。

  小舞这边,看到台上终于有了更替,小舞拿着银色袋子的魂导器全部倒在挑战者这一注之上。

  “这是两百金魂币。”

  随后紧忙跳上台。

  面对这个打了两场就喘的不行的二十四级小菜鸡,小舞三两下放倒,霸气的站在场中,,沉默着。

  山楠不让她讲话。

  时间缓缓过去。

  山楠诡异的魂技让挑战者防不胜防,到现在也没人看出其破绽。

  已经连续上场了六人无一被相同的干瞪眼大法击败。

  看似山楠死亡边缘疯狂试探,实则面对每一次攻击,山楠都会使用邪临增幅格挡和反击的强度。给台下众人一种至少三十五级魂力的感觉。

  使的一些想要上去捡便宜的低级魂尊纷纷淡了念头。

  “它怎么还能从左边来啊!”

  随着一声悲愤的声音,又是一人落败,还是一名三十六级的魂尊。

  山楠心里诽谤。

  “我自己都不知道它会从哪里攻击,怎么回答你,反正靠近我半径三米哪里都有危险。”

  感受着体内已经消耗大半的魂力,山楠庆幸没有遇到三十七级以上的魂尊。

  虽然没有使用千年魂技,但连续用了好几次第一魂技和第二魂技,饶是山楠比一般人多一点的魂力储备也快速见底。

  有了这个人作反面教材,再次上场的人无一不谨慎许多,有远程攻击的绝对不近战,在场上不停的打着消耗。

  “豪火球之术,豪火球之术……”

  面对这种选手,山楠无耻的砍了其一镰带出一抹血液,却是收了力。

  “一千减七等于多少?”

  看着眼前宽松黑袍半遮面庞,之下一副黑色的狰狞鬼面,再看看肩膀上那黑色深邃的大镰刀。

  这名四十多岁玩火的魂尊只感觉遇到了死神,浑身战栗的回答道。

  “九百…九…十三。”

  山楠轻声道。

  “继续。”

  听着那稚嫩的声音,玩火的魂尊更恐惧了,年轻的死神,不是背后有人就是老祖转世。

  玩火魂尊一时间被恐惧填满四十多岁的心房,跪在地上开始了数数。

  “九…九百…八…八十…六,九百…七十……”

  “九…九百…三…十…七。”

  下一刻玩火的魂尊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心底怒吼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

  山楠猛的回过神。

  糟糕,吸的太爽,忘了提醒他数到九百五认输了。

  看着工作人员拉着那名玩火魂尊下去,山楠却是不担心,这么一会儿,自己才恢复到一半魂力,死肯定死不了,大不了床上躺几个月。

  邪临,反击之镰,吞噬。

  山楠就这样一套,一二A连招再次拿下了四场,打到最后竟然满蓝了。

  场下不乏有三十八级和三十九级的魂尊,但他们都是没有上场,魂力等级越高的人越是谨慎,再没有一定把握前,坚决不出手。

  山楠放弃了继续迎接挑战者,主动下了台。

  这十二场取巧成分颇为严重,运气也占了很大一部分,上场的人无一不小心翼翼,不敢随意发动攻势,这让他们对山楠的威胁直线下降,挑战者最高的才三十七级,就是那名玩火的魂尊,他是能威胁到山楠的,可惜胆子太小了,被砍后就陷入幻觉之中无法自拔。

  就算战胜恐惧反应过来也太晚了,行动已然迟缓的他在山楠眼里已经宛如乐色。

  不理会打了激素的群众,山楠在工作人员那里领了索托大斗魂场不记名擂台赛十二胜的奖励,共计六百四十枚金魂币。

  “尊敬的魂尊大人,这是您强大实力的象征,您可以选择重新售卖给我们或是留作纪念。”

  跟接待女子不同的是,这名说话的侍者穿着得体大方。此时正弯腰双手递给山楠一枚徽章。

  接过其手中的黑色徽章,巴掌大小,正面刻有许多复杂的图案,端详片刻山楠才分辨出来这是象征着上三宗和下四宗的图案。

  上面三个明显大点的分别是一头龙一把锤子和一座塔。下面四个则小了许多,分别是火豹,白虎,细剑,猛犸象。

  背面是索托大斗魂场的标志,底下有个小小的十二。

  “谢谢,这个纪念品不错。”

  山楠回了一句。

  侍者微笑着点点头。

  “您更是个念旧且浪漫的强者。”

  索托大斗魂场背后有着七大宗的影子,资金来源很大一部分都是其提供的。而为了体现这一点,特意设计了这枚徽章,用的材料更是特别珍贵的陨铁,幸亏坐擂十连的人几年也没有一个,不然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看了看墙上巨大的摆钟,距离和小舞约好的时间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山楠打算看看能不能再押注整点。

  刚打两场就气喘的不押。

  “老银币。”

  台下有带头说哪个人不行的不押。

  “狗托和死骗子。”

  山楠看不透多强的不押,魂宗境界的不押。

  一个小时下来竟然也赚了两百多金魂币。心满意足的拍拍手,山楠向出口那里走去。

  等了会才看见一道戴白色面具的黑袍身影。

  “运气不好,遇到了五六个二十七八级的,只打赢了九场。加上押注的总共五百多吧。”

  小舞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很可爱。

  山楠不由脱口而出。

  “真可惜。”

  随后才发觉重点。

  “等等,擂主九场八十枚金魂币,你押注赢了四百多?”

  小舞有些疑惑山楠可惜什么,不过习惯性的忽略了。

  “对啊,第一把压挑战者,之后把把全压自己。”

  山楠大惊。

  “还能压自己?”

  小舞奇怪的看着山楠。

  “你不知道嘛?”

  摆了摆手,山楠表示不想说话。

  回家!

  有了钱,山楠也不打算重新找旅馆了,两三枚银魂币而已,鄙人又不是没见过钱。

  刚关上门,小舞一把脱下身上的黑袍,吓了山楠一大跳,武魂都给吓出来了,见其冲进浴室才放下手中的黑镰,提在手中。

  哼嗯~

  小舞自然看到山楠的动作了,气的胃疼。

  小舞出来后山楠也是洗漱了一番,打了一下午架,闷热闷热的。

  夜晚,两人出去吃了点热乎的,随后回家关灯。

  山楠修炼了一个多小时的魂力就睡了,今天有点累。

  什么狗屁的修炼一晚第二天还能生龙活虎的满大街跑纯属扯淡。

  史莱克学院,一间双人宿舍中。

  唐三接过奥斯卡递过来的水杯道。

  “赵老师真的好强,我都脱力了,他始终没有使用第二种魂技。”

  奥斯卡苦笑着回道。

  “身处赵老师的第三魂技中还能有效的攻击到他就已经合格了,唐三你也太认真了。”

  唐三没有说话,心里对自己下午的表现却是不满意。

  “早点休息吧,你脸色苍白的厉害。”

  奥斯卡关心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