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斗罗正经人 > 第二十六章:山应水,木生楠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山应水,木生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六章:山应水,木生楠

  女宿在最里边,山楠被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导师拦下了,由其抱着小舞进了一个房间。

  男宿和女宿都在一排,中间隔着些许茂盛的树木,规模倒是正常了些,地面满满的都是大小高低各不相同的蓝银草和许多山楠叫不上名字的花瓣。

  山楠看最边上的房门上沾染着一层灰尘,判断还没有人入住后随手推开了单薄的木门,房间内一眼望尽,天花板和墙壁都是上了年纪的木板呈现淡棕色,地板上铺了一层五十公分大小的正方形青砖,两张没有被褥的床,一张长桌正对着窗户放置,两个没靠背的椅子在桌子下整齐的放着。

  山楠挺满意的,比他以前的房间大了不少,这间屋子的窗户在侧面而且挺大的,山楠注意到其它房间的窗户都在房门那一面,也小了不少。

  推开窗户,让有霉味的房间流通空气,入眼处则是…女生宿舍。

  山楠微微错愕,满脸惊奇的看向中间隔着的树枝,淋漓交错的枝叶像是商量好一样纷纷避开了两边正对着的窗户。

  “不错,挺好…”

  山楠乐呵呵的笑了笑,从涩情魂导器中拿出抹布和水盆兴冲冲的去接水打扫卫生。

  整整一下午,收拾好房间的山楠一直在修炼,没一个人来打扰。让山楠不自觉产生一种爹不疼娘不爱的感觉,被褥是自己带的,不知道在哪领,想来以史莱克的尿性估计多半是没有。

  一阵敲门声传来,山楠停下修炼,站起身快步打开了房门。

  “同学你…山楠!”

  唐三满脸惊讶,他没想到山楠会是史莱克今天新招的四名学员之一。

  “你怎么会来史莱克的?你不是去中级魂师学院报名了嘛。”

  唐三忍不住开口直接问道,脸上的欣喜不做掩饰。

  山楠佯装发怒。

  “你能来,我怎么就来不得了。”

  “哈哈,我只是没想到罢了,想不到我有一天会做你的学长。”

  唐三很是高兴的笑道。

  山楠眼神平静,表露三分无奈三分欣喜慢慢说道。

  “说来也挺巧的,我是从奥利亚他们口中听说到无级别的史莱克,据说这个学院一年招生平均不超过两名,可数年来,凡是从史莱克毕业的无一不是受人尊敬的强者,好奇之下就来了呗,跟我一起的还有小舞。”

  唐三点点头,黑荆棘小队的成员他认识,想到其经历,听过史莱克的存在也很正常。两人获取魂环的时候他还下过护卫的单子,被山楠白嫖了两波。

  “话说这史莱克可真的逼格够高的,鄙人这个魂尊被晾了整整一下午。”

  山楠语气挪揄的说道。

  “哈哈,难得见到你出囧。史莱克就是这个样子,没有什么成套的规矩。这两天弗兰德院长没在,我也是刚才被赵无极老师告知来给你们简单介绍下史莱克学院。”

  山楠神色认真。

  “小三学长,还望不吝赐教。”

  唐三扶额苦笑一声。

  “能说出刚才那番话想必你也知道弗兰德院长是一个伟大的强者,不,应该是一个伟大的老师,话说我还没见过他呢。”

  山楠表情古怪,开始期待起认识弗兰德后唐三会作何反应。

  学长连院长都没见过,唐三不免有些尴尬的接着道。

  “史莱克学院今年的招生明天是最后一天,所以这段时间我们都是自行修炼即可,整个村子以第一处报名的地方分为两个区域,里面就是学院,外边则有村民居住,村民不会进入学院,而学员也不可以用魂力欺凌村民,一旦发生这种事会被直接退学,当然了,如果错不在学员史莱克还是很有人情味的。”

  山楠故作感慨。

  “想不到能从你的嘴里听到人情味这个词,唐三你长大了啊!”

  唐三连连苦笑。

  “这其实是戴老大的活,我只是照搬给你而已。不过戴老大今天确实有些奇怪,早上回来后不久又气冲冲的出去现在也没回来。”

  说到最后唐三也很是疑惑,顿了顿没多想接着补充道。

  “学院今天之前算上我只有四名学员,是老师数量的一半不到。刚才我说的戴老大戴沫白就是其中魂力等级最高的,已经是三十七级魂尊,他只比我们大三岁,还有他的舍友,我只知道叫马红俊,他跟戴沫白很熟,经常一块去…去切磋。”

  唐三更尴尬了,看山楠没在意这点快速转移了话题。

  “最后一个是一名…嗯…看起来年龄很大的食物系魂师,叫奥斯卡是我的舍友。虽然还不是很熟悉,但他们两个的魂力绝对都在二十五级以上,史莱克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学院。”

  山楠附和着点点头。

  见到熟悉的朋友,唐三把这几天在史莱克的所见所闻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总的来说,只要不烧杀抢掠,学院很鼓励学员之间互相切磋。弗兰德院长回来后会做课程上的安排。”

  “唉,我应该把你们几个叫到一起再说的。”

  唐三有些懊恼着说道。

  拍了拍唐三肩膀,山楠鼓励道。

  “学长可是要付出才能得到学弟学妹们的尊敬啊。”

  只不过怎么看都觉得是在幸灾乐祸。

  ……

  小舞收回那句话。

  “今天果然还是最不开心的一天。”

  忍着头痛气呼呼的找了最边上的一个房间住了进去,她不想看到某个人一直在眼前晃。

  夜半。

  朱竹清没有修炼,躺在床上不知道想着什么,冰冷的小脸上有些疲倦。

  她见到他了,可是…

  很想负气离开的时候她遇见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朱竹清突然发现自己原来并没有很在意那个所谓的未婚夫到底如何,即使他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真正让她感到踌躇的是小舞,山楠肯定也来了。一想到早上自己刚说过的话,朱竹清就一阵头痛。

  怎么就这么巧呢!

  山楠推开窗户,借着不知名植物的亮光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扇窗户。

  那里,除了小舞还住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山楠注视良久,表情很是严肃。直到眼睛感到酸涩,这才看了看手中一个精致的银色袋子,低声自语着。

  “应该…没生命危险吧。”

  屈指一弹,银色的袋子直直的飞到了对面的窗檐。

  睡着的宁荣荣似是感到了什么,满脸疑惑的坐立起来,轻手轻脚的打开了窗户,窗檐上有一个银色的袋子。

  “好你个小贼,竟然躲在这里!”

  宁荣荣惊呼出声,随即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看向小舞,见后者丝毫没有反应,这才放心的抚了扶自己的小胸脯。

  穿上衣服,顾不得打理凌乱的长发,宁荣荣小心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果然,不远处那道朝思暮想的身影此刻正在快速移动。

  宁荣荣冷哼一声,不假思索的追了上去。

  “哼,敢骗我,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跑。”

  半个小时后,宁荣荣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周围黑漆漆的还有些明显不是人的怪叫声,宁荣荣心里老害怕了。

  而这时,山楠也停了下来,这里距离史莱克已经有一段距离了。

  宁荣荣看到水木直挺挺的转过身并且快速的逼近自己,顿时惊的不要不要的,转身就要跑,可下一刻就被抓住了胳膊。

  “约定好了要给你一道机缘,你为什么要跑呢。”

  漆黑的夜空下,荒无人烟的山林中,一对男女旁若无人,肆无忌惮的拉拉扯扯。

  宁荣荣紧了紧手中的银袋子,鼓起勇气勉强的笑道。

  “水木,好巧啊,我不能要你的东西,我们又不熟。”

  说道最后宁荣荣明显变得慌张起来,似是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给水木面子紧忙接着道。

  “对了,那五百金魂币我不要了,你不知道,我特别喜欢交朋友的,而且特别喜欢送钱给朋友花…”

  宁荣荣眼泪都流出来了还维持着不伦不类的笑容,她开始懊恼自己追上来干嘛,自己又没有战斗力,万一被这可恶的小贼欺负……

  山楠满是疑惑的看着又哭又笑的宁荣荣,浑然不觉得此情此景自己扮演的角色对少女来说有多莫的恐怖。

  想不明白山楠也不想了,这是跟小舞学的,蛮好用的。

  “你的护卫在哪,叫他们出来。”

  山楠不再多言,直接开口问道。

  宁荣荣更害怕了,脸上的假笑再也维持不住,心里惊恐的想到。

  “水木竟然在索托城就发现了嘛,而且一点也不怕志远爷爷,志远爷爷可是魂斗罗啊,怎么办,志远爷爷他们被自己甩掉了啊…”

  宁荣荣此时就是后悔,非常后悔,爷爷说的果然没错,外边真是太可怕了。

  “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你能把保护你的人叫出来嘛,我有事要告诉他们,是好事。”

  山楠无奈的说道,他幻想过各种剧本,可是没想到第一个镜头演员就不停的出问题。

  “他,他们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偷偷跑出来的。”

  听到水木语气缓和了不少,宁荣荣一边回答一边偷偷把手指按在银袋子上的一条丝带上,随后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心里暗想着。

  “哼,你完了,敢欺负我就赏你剑爷爷一道魂技尝尝。”

  看到忽然转变的宁荣荣,山楠直叹女人心海底针,没有理会,继续说道。

  “你甩不掉他们的,怎么叫他们出来。”

  有了底牌的宁荣荣大胆了不少,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什么叫我甩不掉他们?”

  山楠被她认真的样子逗笑了。

  “你是虎嘛,谁给你的自信能甩掉比你强百八十倍的人。”

  宁荣荣有些恼羞成怒,但她也不笨,立马想到了什么,过了片刻这才有些失落的说道。

  “或许吧,但我确实不知道怎么叫他们出来,我一直都是躲着他们的,怎么可能会主动联系。”

  山楠低头沉吟了片刻,慢慢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少女,皮肤白皙娇嫩,五官精致充满贵气,略微凌乱的及腰长发随风摇曳,几缕发丝粘贴在粉粉的小嘴上。

  山楠眼神火热了些许,手中一用力,宁荣荣不受控制的被拉倒在怀中,右手慢慢的抚着少女鬓角的发梢至耳后,在少女惊恐的眼神中,山楠直视着少女的目光缓缓低下头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