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要做阁老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构陷忠良(第三更)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四章 构陷忠良(第三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

  百尺游丝争绕树,一群娇鸟共啼花。

  御史府中乌夜啼,廷尉门前雀欲栖。

  隐隐朱城临玉道,遥遥翠幰没金堤。

  自成祖迁都以来,除内阁外京师的重要衙门基本都在皇城以外。

  出承天门,长安街大道两侧尽是各种职能的衙署。

  长安街东侧有宗人府、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工部、鸿胪寺、钦天监、太医院等,西为五军都督府、太常寺、通政使司和锦衣卫指挥使司。

  唯独三法司不在这一区域,正统七年十一月建刑部、都察院、大理寺。

  当时做衙署规划时考虑到三法司职能特殊。

  刑部掌天下刑名,都察院纠察,大理寺驳正。按照定制,凡有大狱,须三法司会审。因此,三法司毗邻而设。

  六部之中只有刑部在其他衙署以西,故而又称西曹。

  这个西不是指的皇城南侧偏西,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皇城以西,位于宣武街西。

  通政使司位于五军都督府、太常寺以南,锦衣卫指挥使司以北。

  故而赵文华要去刑部需要先穿过锦衣卫衙署,再沿着长安街往南出大明门一路向西兜一大圈。

  突出一个折腾!

  若不是考虑到这是干爹交给他的任务,他实在不想受这个累。

  虽说坐着轿子,可赵文华仍是觉得心绪烦乱,在经过锦衣卫指挥使司前他勒令轿夫停轿。

  既然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凭什么姓陆的躲在后面,叫他赵文华上去冲锋陷阵?

  这不公平!

  赵文华越想越气,觉得应该找姓陆的理论理论。

  他整理了一番袍服,阔步朝锦衣卫指挥使司衙署正堂走去。

  ...

  ...

  如今执掌锦衣卫事的正是陆炳。

  这陆炳颇有来头,正德五年陆炳生于湖广安陆。当时陆炳的母亲被选为安陆王世子也就是当今天子的乳娘,故而陆炳从小便随母亲生活在安陆王府。

  陆炳比当今天子小三岁,稍稍长大后便侍奉在世子左右。

  后来正德帝驾崩,杨廷和与百官选了安陆世子继承大统,这便是陆炳飞黄腾达的开端。

  陆炳十几岁就在锦衣卫任职。当时都指挥使王佐十分器重他的才华,亲自教他撰写审讯笔录、办案案卷和交接公文之类锦衣卫必备技能。

  嘉靖十一年,陆炳中武进士,授锦衣卫副千户。陆松去世后,他承袭为都指挥佥事,执掌南镇抚司事务。

  嘉靖十八年因救驾有功,陆炳再升都指挥同知。

  简在帝心的陆炳最终于嘉靖二十四年取代陈寅执掌锦衣卫事务。

  可惜好景不长,嘉靖二十六年十月,湖广道试御史陈其学弹劾陆炳借口京师潜藏奸宄之徒,实施严禁政策趁机搜刮民财,又揭发陆炳勾结侯崔元增加盐税,收受奸商徐二贿赂等渎职行。

  当时内阁首辅夏言即上书天子建议将陆炳逮捕治罪。陆炳大骇,惊惧之下以三千两黄金行贿夏言,并长跪哭泣谢罪,夏言这才放过陆炳一马。

  陆炳虽然得以一时逃脱却害怕夏言反悔,故而暗中投靠严嵩欲报复夏言。

  不久陆炳便等到了机会,嘉靖二十七年伊始严嵩弹劾夏言私通曾铣,陆炳顺势拿出了夏言罪证。

  嘉靖皇帝震怒,勒令夏言致仕。

  自此严嵩升为首辅,陆炳也彻底没了后顾之忧。

  是以陆炳对严嵩极为感激。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此刻夏言虽然罢官但并未下狱,陆炳还是有所担心的。

  万一夏言东山再起,那他一定会报复陆炳。

  却说陆炳正在锦衣卫衙署内处理公务,听到通报说左通政赵文华求见心中大喜,连忙叫人请进来。

  赵文华是严嵩的干儿子,赵文华来一定是严嵩的授意。

  赵文华比陆炳年长,却是没有倚老卖老,进到衙署后便笑着冲陆炳拱手:“陆东湖,许久不见啊。”

  陆炳连忙迎出来陪笑道:“梅村兄别来无恙,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的好不快哉,就像亲兄弟一般。

  聊着聊着还是赵文华先点明了来意。

  “曾铣下狱,夏言罢官。此事看似已经尘埃落定,可严阁老仍是不放心,想要办成铁案。”

  陆炳奇道:“这案子办的还不够铁吗?”

  赵文华摇了摇头,冷笑道:“三法司那帮杀才不想背骂名耍起了滑头。陛下命他们议定曾铣之罪,他们却来了个无律可依。陛下责令他们必须依律定罪,这又安了个边帅失陷城寨的罪名。”

  陆炳点了点头:“确实有些过分了,难不成这骂名想让严阁老来担?”

  赵文华干笑一声道:“东湖说笑了,严阁老说了,三法司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证据。”

  如此明显的暗示陆炳如何听不出?

  当初最先弹劾曾铣的就是陆炳,赵文华是叫陆炳再抛出些猛料啊。

  陆炳沉吟片刻,捋须道:“陆某这里查到曾铣曾经派遣其子曾淳通过苏纲贿赂首辅夏言。”

  此话一出赵文华直是大喜。

  心道陆炳不愧是锦衣卫出身,找到的罪证十分好用。

  苏纲是夏言继室的父亲。曾铣派遣其子和苏纲联络,不就是直接联络夏言了吗?

  “东湖当记首功!”

  赵文华得意道:“既如此安他一个边将结交近臣的罪名确是名正言顺了。不但曾铣必死无疑,夏言也跑不了。”

  “梅村兄言重了,陆某只是一心替朝廷办差罢了。”

  赵文华心中暗骂陆炳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当真是无耻至极。

  “东湖要不要与某一起去趟刑部?”

  陆炳却是摇头道:“衙署内公务繁忙,实在是抽不开身。”

  赵文华知道他这是不想被三法司的官员指摘也不说破。

  毕竟锦衣卫是凌驾于三法司之上的,只对皇帝负责。

  三法司的官员早就看锦衣卫不顺眼,陆炳这时候若是去刑部免不了挨上一顿骂。

  “既如此,赵某便不叨扰东湖了。告辞!”

  见赵文华要走,陆炳连忙起身相送,面上工夫却是做足了。

  ...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