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孤掷无上 > 第十六章 破风谷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破风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浮空山】

  在这座位于大陆东北的,大陆最高的山峰的顶端,坐落着一座脱俗的府宅。

  浓郁到成雾的灵气,缓缓地朝这里汇聚,如果单按灵气浓度来比较的话,整个大陆,或许不过一手之数的地方可以相比较。

  从那些灵气形成的一个缓慢流的漩涡可以看出,这是安置了一个十分庞大的【聚灵阵】,源源不断的将天地间的灵气汇聚于此,使得这里宛如一片仙境。

  在那座府宅之内,一位眉宇清秀,面容俊朗的年轻男子坐于附院之内,不断有灵气汇入他的体内,他此时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任再多的灵气汇入他的体内,都无法填满他的身体。

  在某一时刻,他汲取灵气的速度不断地加快,在他的眉心,胸口,丹田之内各形成了一个微小的灵气漩涡,如同三个巨大的血盆大口,贪婪地汲取大量的灵气,甚至聚灵阵都有些跟不上他的速度,以至于这片区域的灵气开始急剧匮乏。

  好在,在这片区域的灵气真正的匮乏之前,他停止了汲取灵气。从他身上轰然喷发出一股充满着生机的气息,仿佛他的身体,就是一个微型的【灵脉】!

  呼出一口浊气,那男子缓缓地睁开了眼眸,金色的眼瞳,让他自身带着一种尊贵之气,一种皇者之气。

  “尘儿。”

  一道有些沧桑,雄浑的声音响起在这片宁静的府院之中,循声望去,在那年轻男子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着青衫的中年男子,在他沧桑而古朴的面容上,带着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

  “师尊。”年轻男子起身朝青衫男子鞠躬道。

  “嗯,最近修炼状况如何?”青衫男子的声音中带着威严,令人不可抗拒。

  “回师尊,徒儿刚刚完成【气海境】得[聚气阶段]。”年轻男子恭敬说道,不敢有丝毫地怠慢。

  “你预计你能在多少年内达到【天尊境】?”

  “徒儿不敢妄自判断,粗略估计也要二十年。”年轻男子一脸认真的说道。

  若是有外人在此,必然会对这位年轻男子嗤之以鼻,从【气海境】到【天尊境】,其间跨越了四个大境界,当年旷古奇才的天才【帝畏修罗】也花了整整三十年的时间,还是大陆记载以来仅此的一例。

  然而,这位青衫男子却是没有发笑,反而是点了点头,“很好,你没有急于求成,二十年便二十年吧,这点时间,我这把老骨头还是等得起的。”

  “师尊言重了,师尊还年轻着呢!”

  “年轻吗?青衫男子沉吟了一声,旋即摇了摇头,“我要是还年轻,那这个世上恐怕没几个比我老的了……”

  年轻男子沉默了,他知道现在不是他该说话的时候。

  “对了,最近南天海要出一个【人级净土】,虽说只是人级净土,可我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良久青衫男子沉声道:“我需要借着你这【四大天才之首】的名义去查看一番,这一两个月你就潜心修炼吧!”

  正如青衫男子所说,那位年轻男子,正是如今新一代四大天才之首,浮空山的下一代传人——浮若尘。

  浮若尘朝着青衫男子微微鞠躬,“谨遵师尊安排。”

  “徒儿还有一事要问师尊。”

  “何事?问吧。”

  “帝战,是否需要徒儿参与?”浮若尘问道。

  青衫男子摇摇头,“看看情况吧,如果你到达了天尊境,帝战还没有开启的征兆,那就不用参与了,你要明白,你的目标,可不仅是超越【天帝】。”

  “徒儿明白了……”

  【南天岛破风谷】

  “爹,好无聊啊。”

  萌萌抱怨地声音从身后的竹筐里传来,此时,距离楚夜从黎山山脉里出来后已经过去了三天。

  “无聊就看看风景。”楚夜也是很无奈,但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里到处都是破石头,连根草都没有,看什么风景!”萌萌一听,气得直瞪眼,“从山里出来后,你都让我看了三天的风景了!爹,你成功地让你的宝贝女儿再一次见证了你的没用……”

  楚夜闻言不由又是一脸黑线,“有你这样损亲爹的吗?爹现在是没用,以前爹可厉害着呢,你娘都打不过爹!”

  “爹爹又吹牛皮,这都第几次了?”萌萌满脸写着一万个不信,嘴里嘀咕着。

  “唉。”

  楚夜不由叹了口气,看来想短时间内扭转萌萌心中自己那被狐千月摧残得不堪入目的形象,是不可能的了……

  “爹,前面好像有人要过来了!”

  楚夜闻言往前看去,在那个转角处,出现了两个匆忙的身影,那是一对看起来有些贫困地夫妇,正匆忙的从谷内跑出来。

  夫妇看到楚夜正在往谷内走去,便问道:“这位兄台,你可是要穿过这破风谷?”楚夜点点头,脸色平静,“确实,二位怎么这么匆忙?”

  那男子看了看身后,似乎在担忧身后有什么人要追过来,见无人追来才道:“兄台,这几年这一带盗贼猖獗,特别是那【盗狼团】,简直就是商队的噩梦!”

  “这不,前面有一队商队正在被包围打斗着呢,我二人见到就急忙回头了,兄台想要过去,还是再缓两天吧,等盗狼团走了,我们才能安全渡过。”

  “盗贼?地方官员不管吗?”楚夜问道。

  “不是不想管,是他们管不了呀!附近的城镇的镇长大人只有三脉武者的修为,可那盗狼团的头领可是有四脉武者的修为,没人奈何得了他啊!”那名男子一脸愤恨地道:“就因为他们这一群强盗,这几年这一带可算是民不聊生啊!”

  “原来如此,那两位还是快些走吧,我过去看一下。”楚夜点点头,起步继续往前走去。

  “兄台……”那男子还想说些什么,却是看到楚夜背对着他挥挥手,自知叫不住楚夜,便道:“兄台,我二人便就此别过了!”

  那男子说完,便带着他的妻子,继续往破风谷外走去。

  朝着破风谷内行走,不多时就隐隐约约听到了打斗声,随着楚夜越来越深入破风谷,那个打斗声便愈发地清晰了。

  “爹,前面有人打架耶!萌萌要去看打架!”似乎是找到了什么新的乐趣,萌萌兴奋得说道。

  “不行,萌萌不能看,一会爹过去的时候,萌萌就躲在筐里,不能往外看,知道没有?”楚夜有些严肃的说道。

  “为什么?”见楚夜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萌萌感到有些不安。

  “不要问这么多,听话就行!”楚夜的话依旧很严肃。

  “好吧……”萌萌第一次见楚夜这么严肃的跟她说话,也不敢顶嘴,只好乖乖地缩回竹筐里,没有再说话。

  为了防止萌萌偷看,楚夜甚至是拿一块布包在了竹筐上,不留一丝间隙给萌萌偷看,仔细检查两三次后,楚夜才再次开始前进。

  很快,他来到了双方战斗的地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