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孤掷无上 > 第四十八章 轮回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 轮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夜背着萌萌不断往外围飞去。

  净土的原始森林早已被毁坏得满目苍夷。

  一路走来,他们目睹了许许多多。

  无数的灵药、灵草被挖尽一空,遍地都是坑坑洼洼,就差没把地皮掀一遍。

  他们遇不到一头活着的妖兽。

  唯一见到的一具妖兽尸骸,是一只蟾蜍的尸体。

  这是一种浑身都是毒的蟾蜍,对人类而言,唯一有用的,只有蟾蜍眼。

  而那具尸骸,明显已经没有了眼珠。

  他们碰到有人向他们打劫,想要杀人夺物,但却被楚夜无情地打了个半残。

  “爹,这些花花草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人们对于净土无上限的索取。”

  “爹,为什么我看不到小动物?为什么这么恶心的蟾蜍的眼睛都不见了?”

  “因为人们物尽其用、不余遗力的贪婪。”

  “爹,为什么那些人要抢我们的东西,要杀我们?”

  “因为他们无法抑制对于把握财富的欲望,丧失了他们作为人的理智。”

  “爹,人……究竟是怎么样的?”

  楚夜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人能够确切地说出人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生物。”

  许久之后,楚夜背着萌萌穿过了一道连接着净土与外界的大屏障,回到了海上。

  海面上一艘艘船只紧密排列着,覆盖了近百里的海面。

  在那数千守船人员惊奇的目光之下,楚夜背着萌萌朝着北方飞去。

  距离净土关闭还有三天。

  这个世道,提前离开净土的确实是没有多少人。

  但这些人也不会太在意,要么当那些人是傻子,要么当那些人是太有钱。

  也就仅此而已。

  三日后,净土传承之地,地底。

  这是一座巨大的地底宫殿。

  虽然在地底,却是格外的明亮。

  在宫殿之中,一个倩影盘膝而坐。

  一头乌黑的长发散在她的身后,落到那洁净如玉,碧如翡翠的地板上。

  衣裙是橘红色的,像晚霞那样的艳丽,像是晚霞那样轻撒在她轻柔的身体上,皙白的面容,柔美的轮廓,十分的美丽动人。

  细细看去,会发现,这张面容有些熟悉。

  那是林纤纤的容貌。

  相比于之前,这张有面容上显露出一种出尘、脱俗的气质,令人神往。

  此时她身上依旧毫无修为,依旧是一个柔弱的平凡女子。

  然而,她接下来发生的变化却是让人惊掉眼球:

  在她的周围出现了大道异象:

  昼夜交替,四季轮回,万物周而复始,五行相生相克,万木枯荣,生死轮转……

  随着异象不断变幻,林纤纤的修为也开始不断变化。

  一脉武者、二脉武者,三脉武者……七脉武者……一次通灵!

  在达到一次通灵后,她的修为又开始猛然跌落:

  一次通灵,七脉武者,六脉武者......二脉武者,一脉......

  直至修为又恢复为零,才停止跌落。

  她周围的异象还在继续变化着,像是在诠释着什么。

  不久,她的修为又开始了暴涨。

  很快突破到了一次通灵,冲上了二次通灵!

  接着,修为又开始跌落,而后又涨起,达到了三次通灵!

  如此周而复始,直到她达到五次通灵后,才稳定下来。

  异象渐渐消失,宫殿又恢复了平静。

  林纤纤缓缓睁开了眼眸,露出了她那一双橘色的美丽的眼睛,像是她眼里映着黄昏的晚霞。

  在这双美丽的眼睛之中,隐隐流露出一种像是黄昏带给人那种的淡淡的哀伤。

  “唉~”

  一道苍老的虚影,伴随着一道满是沧桑的叹息声,缓缓浮现在林纤纤面前。

  那道苍老的面容,与萌萌接受传承时的那座仙宫内的雕像,有些相似。

  林纤纤有些迷茫的看向了四周,随后又看向了那道虚影:

  “你……是谁?”

  “钧世遗……”

  那个虚影声音沙哑的说道。

  “我……又是谁?”

  林纤纤沉默了些许后,疑惑的问出了这句话。

  “你没有真正的名字……你只有一个称谓……名为轮回……”

  钧世遗沧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疼惜,像是在面对自己一个可怜的孩子。

  “轮回……轮回……”

  林纤纤低下了头,轻声呢喃着。

  在她的腰间,那个简陋古朴的沙漏开始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原本不动的沙子,竟开始缓缓地往下漏。

  一小部分沙子无视了沙漏的界壁,缓缓飘出了沙漏,一点一点地融入了她的眉心。

  一股断断续续的记忆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轮回之道……生死轮回……第八十一世……时间轮回……

  许久之后,林纤纤望向了钧世遗,有些迟疑的唤道:“师……傅?”

  “记起来了吧,这一世,已经是你又一次第八十一世轮回了……”

  “又一次?”

  “你已经历经了整整一百六十一世,这一世,是你第一百六十二世,上一个八十一世,你失败了,这一次的八十一世,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

  “为什么?”

  “记忆沙漏已经无法再承载更多的记忆,你的精神识海已无法承受这一百六十二世的记忆,世界也等不起你的再一次轮回。”

  “我应该怎么做?”

  钧世遗摇摇头,“我不知道,你的道,必须由你来完成,这条路,也只能由你自己走……”

  林纤纤沉默了。

  “唉——”

  钧世遗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你早该成功了,只是百万年了,你还一直放不下……”

  林纤纤闻言先是沉默了,然后苦笑出了声,“自那已经过去了百万年了吗?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呀!”

  “快?如果不是有记忆沙漏承载着你的记忆,你会说得这般轻松?”

  钧世遗的声音提高了许多,像是恨铁不成钢的呵斥着一个孩子。

  “师傅,您又何尝不是呢?您放弃了转世的机会,一直屈居于一个个所谓的净土之中,如今已有数百万年了吧……您所承受的孤独,又该如何衡量呢?”

  钧世遗虚幻的身影一顿。

  随后他摇了摇头,“我承受的只有孤独,我的记忆是会遗忘的,而你承受的是所有,你的记忆,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好了,去找你的小师妹吧,那个与你一起来的小女孩,她会成为你的一个助力。”

  “她甚至还有可能,成为超越我的存在。”

  “乱世已经到来,这将是一场关乎着世界命运的战争。”

  “那师傅……您呢?”

  “我也会参战,但你不能参战,这个世界需要你来守护!”

  “记住:当神不再眷顾这个世界之时,轮回,便要守护这个世界。”

  这句沧桑的话语在林纤纤脑海里回荡,深深地烙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