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孤掷无上 > 第五十九章 涂山战况

我的书架

第五十九章 涂山战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涂山,狐津丘。

  温和的阳光撒在这片遍布小山丘的土地上,青色的绿草,在阳光下,贪婪地吸收着阳光。

  这一片宜人的地方,本是涂山的世界。

  但此时,到处都可见那些白袍剑修,制高点上,插上了剑宗的旗号。

  一座临时搭建的楼宇内,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坐在大座上,闭目养神,气息平缓而有节律,四周的灵气,在他的吞吐之间,也伴随着他的呼吸律动。

  一道讯息划破空气,贯入了他的脑海。

  旋即,他缓缓睁开了那双有些深遂地眼眸,声音沙哑地朝着楼宇外唤了一声:“仲无败……”

  一位男子持剑缓步走进,他虽看似普通,但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气质,却是带着一种超凡脱俗。

  “不知三长老寻我所为何事?”仲无败也不行礼,脸上带着一丝轻松。

  “你作为剑宗的客卿长老也有一段时日了,不知能否为剑宗做一些小事?”三长老态度十分平和,没有因为仲无败的无礼而有什么不适。

  “何事?说来听听。”

  “去涂山之北,盯着浮空山,如果碰上浮若尘,最好把他杀死。”

  闻言,仲无败来了一些兴趣,“可是你那个宝贝徒弟失败了?”

  “唉,我们还是太小看浮若尘了,他的潜力,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预计,他以一己之力,破了万剑封杀阵……”

  “要知道,就算万剑封杀阵是由神魄镜来启动的,没有到达涅槃镜的攻击强度,也不可能被击破!但是这个浮若尘,他仅以四次通灵的修为,一击打破了万剑封杀阵……”

  三长老目光深遂,缓缓回答了仲无败的问题,语气之中带着赞许,也带着一种悲哀。

  天才,固然可贵,但如果天才是敌方的,那唯有将其扼杀!

  “哦?”仲无败面容也带有一些吃惊,又问道:“他是用了什么方法破阵的?”

  三长老眼眸微眯,沉声道:“一楼黑棺,释放出黑雾,掩盖了一切感知,然后扛起来就砸,万剑封杀阵就这样被破了。”

  仲无败愕然,随后勾起了笑容,“呵,有趣了,这下子变得有趣了。”

  他转身正要往外走去,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到对三长老道:“叫几个弟子随我一起去吧。”

  ……

  苍云城,烛风药铺。

  风烛回到了楚夜面前,躬身一拜。“少爷,属下回来了。”

  楚夜大概估量了下时间,笑道:“比我预期的要早一些,结果如何?”

  风烛闻言也苦笑了一声,他自然知道楚夜问的是什么,道:“结果早已注定了,少爷又何需发问?”

  “这不是怕你们拼命嘛!”楚夜耸耸肩,来了个玩笑。

  “少爷说笑了。”风烛不傻,这并不是普通的玩笑,他面对的,是对于内心的审问。

  常人说道,伴君如伴虎,风烛此时就是这种感受。

  沉默了些许,风烛回答道:“我们并没有对你拼命的资格。”

  楚夜淡淡一笑,也不在为难风烛,进入了接下来的正题:“【跃迁计划】,准备得如何?”

  风烛暗松了一口气,回答道:“回少爷,只差七个核心的安置。”

  楚夜也不由点点头,赞许道:“不错,你们都没有忘记这个计划,都有努力,去完成它,五十年,比父亲的预期要早一些。”

  “这是我们应做的职分。”风烛接受了楚夜的赞许,这个赞许,他们确实受得起。

  “跃迁计划”启动整整五十年,他们也为此努力了五十年,其中的艰难困苦,无疑也是巨大的。

  “最近,涂山方面的战事如何了?”楚夜忽然问道。

  风烛顿了一下,对楚夜的提问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涂山战事对大陆局势影响非常大,想让人不关注都难,于是回答道:“自涂山收缩战线后,三大势力就僵持着,并没有什么大动作。”

  “收缩战线?”楚夜闻言不由得心里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又问道:“涂山为何收缩战线?”

  风烛又是一顿,莫非少爷对涂山近来的战事不了解?

  可涂山开始收缩战线是五个月前的事情了!

  但少爷还是对此不知……

  想到这,风烛不由得对楚夜的认可度减少了,涂山战事,显然不是一个领袖所应该忽视的。

  想归想,但风烛还是不敢表现出来,脸色平淡地回答道:“涂山对此事封锁得很严密,具体原因,只有涂山内部知道。”

  不是外部原因,难道不是内部?内部?不对,千月有戮天军,加之她自身的实力,内乱的几率几乎为零……

  “涂山何时收缩战线的?”楚夜又接着问道。

  “五个月前。”风烛依旧恭敬的回答。

  “五个月前……”楚夜喃喃着陷入了沉思。

  五个月前在苍南港酒馆得知千月早已带戮天军回归涂山,本以为短时间内不会再出意外,没想到五个月就已经出现意外了想来三个半月前,这个消息还没传到苍南港吧……

  五个月前……

  对了!那时我刚进入净土,寻找萌萌,然后完全开启了修罗体,险些被吞噬了意识……

  然后,因为我陷入了生命危险,与我签约下红尘共生印的千月,也同样陷入了生命危险!

  五个月,刚好对得上,也许千月就是担心我出事,所以才让涂山收缩战线,那样的话,就算她倒下,也不至于让涂山损失太多的战力。

  毕竟,龙族与剑宗的目的,只是让她退局,他们可不敢攻入涂山最核心的地方:青丘。

  千月……我又给你找麻烦了啊……

  楚夜眼中闪过一丝黯然,虽一闪即逝,但依旧被风烛所察觉到了。

  少爷这是有心事?还是很涂山有关?风烛暗暗想到。

  “风烛,再说一下涂山方面的形势如何吧。”楚夜回过神,接着又说道。

  风烛从思绪中反应过来,拱手回答道:“剑宗主目前已经在狐津丘驻扎,与之相对峙的是涂山主力;另外一边,龙族主力停留在涂山东边的黎丘一带,与是相对峙的是戮天军……”

  风烛的话到此一滞,一提到戮天军,他猛然想到了什么:

  戮天军只听令与主上,而如今,主上还活着,那为何戮天军会听令与千面妖帝!是戮天令吗?但戮天令为什么在千面妖帝手中?

  “少爷,属下有一事不明,不知当不当问?”风烛拱手一拜,谦卑而恭敬。

  “你想问的可是有关戮天军?”

  “正是!”

  楚夜不动声色的思索着,随即着:“无语多问,你只需知道,父亲与千面妖帝做了一笔交易。”

  风烛恍然大悟,似乎一切都在他脑海中通了。

  千面妖帝为何追寻主上近二十年?因为她早已料到会有剑宗、龙族围攻她涂山的这一天!

  千面妖帝为何声张出她已经杀掉了主上?因为这是主上授意的!

  为何主上要派少爷、小姐前来而不亲自出面?因为主上想隐匿与暗处,暗中操纵整个大陆的局势!

  主上与千面妖帝的交易绝对与剑宗、龙族有关!剑宗多次冒犯主上,此次主上的目的,甚至有可能是:灭掉剑宗!

  想到此,风烛心中一阵感慨:不愧是主上啊……

  如果出了知道风烛的想法,他绝对会笑出声:你想太多了,我躲在暗处只不过是因为实力还未恢复而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