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孤掷无上 > 第七十四章苍云三尊

我的书架

第七十四章苍云三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紫薇古国,南部边境。

  此时正值黎明,天边的一丝白光。,白光渐渐驱散黑暗。

  一道倩影从空中掠过,未散的黑夜遮掩住了她的容貌。她此时正迅速的朝着北边前行。

  忽的,她的身形迅速降落。

  大量的灵气从他体内涌出,像一个破漏的水袋,水流不断地涌出,她气海境巅峰的修为,开始急剧下降!

  跌落气境境!跌落通灵境!最终变成了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

  周围的灵气变得十分的浓郁,以至于那草地上的花苞,都缓缓绽放开来。

  接着海量的灵气又重新涌入她的身体,像是一个无底洞,所有的灵气,来者不拒!

  她的修为又开始暴涨。从凡人到武者,再到通灵,再到气海,最后甚至冲破气海,达到了灵脉,达到了一脉灵者!

  这片空间灵气一扫而空,那些盛开的花朵,已经变得凋零。

  突如其来的,她的修为再次疯狂跌落,大量的灵气,催生了泥土内的新芽,长成绿叶,长出花苞,绽放花朵!

  跌落到凡人后,又再次暴涨修为,这一回,她的修为达到了二脉灵者!

  花儿凋零了,化作了泥土,化作了养料。

  修为跌落,花儿再次长出,绽放。花儿比之前更茁壮,花儿比之前更艳丽!

  修为暴涨,达到三脉灵者!花儿凋零,为泥土提供了更多的肥力!

  如此轮回七次,她的修为已然达到了灵脉境巅峰!

  一缕阳光从天边照来,照亮了这片土地,照亮了那些还旺盛着的花朵,照亮了她的身影。

  一袭橘红色的衣群,像是夕阳的颜色,又像是破晓黎明的初阳的颜,十分的动人心脾。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微风拂动;风把她的面纱吹起了一些,露出了那张惊为天人的容貌,宛如仙人。

  在他的腰间,挂着一个古朴、破旧的沙漏。

  她,就是林纤纤。

  脸还是一样的脸,但气质,却是远远地超脱了世俗之人。

  她神色黯淡,似乎对刚才自己身上发生的那种变化早已习以为常。她缓缓站起,目光看向了北方,坚定而又迷惘。

  最终他再次驭空而行,朝着北方前进。

  ……

  苍云城,城主府。

  苍云城城主苍道穹与两位头发斑白的老者并环坐一桌,在商议是什么。

  他们的神色并不怎么好,如苍道穹:

  他神色萎靡,两颊收紧,眼袋胀起,头发凌乱,表情生无可恋一般。

  他这一个多月以来,每夜子时必会来一次天尊都受不住的浑身疼痛,把他一位意气风发的年轻天尊,活生生折磨成了这样。

  苍云城中能与苍道穹平起平坐的,唯有两人:风行商会会长风擎天以及玄天商会会长玄豫。

  风擎天头发全白,老态龙钟,褐色衣着,留着个山羊胡,神色同样萎靡,显然与苍道穹受到了同样的折磨。

  而玄豫,头发已经全白,是三人中最年老的,加之其神色萎靡,宛如一个半只脚踏入棺材的将死之人。

  “我已经查清楚了,苍云七风现在确实待在了紫薇皇宫,他们离开苍云城的时候,护卫着一个年轻人,你们对此有什么看法?”苍道穹有些有气无力地道。

  “年轻人?”风擎天皱了下眉,道:“莫不是储灵叶使?”

  玄豫摇了摇头,道:有储灵叶使,也得那个人还活着啊!若不然,何来的储灵叶使?”

  “那会不会有可能是那个人的人?”苍道穹问道。

  风擎天沉思了下,道:“应该没有可能,那个人在帝战之前可都没有子嗣。”

  “那会不会有可能是那个人的族人呢?”苍道穹又问道。

  玄豫再次摇头,“这个更无可能。传闻是五十多年前,他可是亲手杀了他的全部族人,甚至是屠戮了整整一个城!”

  “就算有人在那场屠戮中幸存下来了,可整整二十年的全大陆清查追杀。也差不多死光了。”风擎天补充道。

  “既然如此,那令我们三人痛苦一个月的答案,只剩下一个。”苍道穹眼眸深遂,继续道:“那个年轻人,就是他!”

  另外两人面色铁青,这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答案。

  苍道穹笑了笑,道:“我倒是觉得,他活着还好!”

  此话一出。玄豫风擎天皆是盯住了他,风擎天的眼中带着不善,而玄豫的眼中,却像是在等待,等待着苍道穹的说辞。

  苍道穹继续道:“二十多年了,我们似乎都忘了,“跃迁计划”,可是能让我们所追求的,变成现实!

  “哼!”风擎天不屑的哼了一声,“他已经失败了!”

  “输?你可见这次帝战有人成帝?”苍道穹反问道。

  风擎天怔了一下,随即又道:“那又如何?你敢说他还活着吗?他已经整整二十三年没有现身了!唯一的消息,只有四年前他身死的传言!”

  苍道穹看看风擎天,淡笑一声,“如果他早已身死了,那你怎么解释我们这一个月以来痛苦?你怎么解释我们神魄上修罗血印的异动?”

  风擎天沉默了,他答不上来,那也正是他想知道的。

  苍道穹继续说道:“如果他还活着,或者是“跃迁计划”,还有成功的可能,你会怎么做?”

  风擎天陷入了沉思,良久后,叹出了一口气,“罢了罢了,不跟你争论了,反正我也这把老骨也活得差不多了,你们想怎样怎样吧!大不了我奉陪到底就是了!”

  苍道穹一笑,看向了玄豫。

  玄豫回似爽朗一笑,道:“修仙求的是什么?无非是求强,求道以及求长生。若跃迁计划可成,此三者皆可得,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苍道穹点点头,他们此时已经达成了共识。

  “既然如此,那我就亲自去一趟紫薇古国,去寻苍云七风要一个答案!”说着,苍道穹起身正欲离开。

  “且慢。”玄豫叫住了苍道穹,道“你堂堂一个天尊,去拜访紫薇古国,不带点礼物,人家可不会给你进门!”

  苍道穹一怔,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天尊境,作为这个世界用来衡量各大势力强弱的主要因素,一般除了战争外,都鲜少会进入别的势力范围。

  如果无故进入别的势力范围,将被视为敌对威胁!

  随即,苍道穹转念一想,道:“近日紫薇古国的三大天尊阻截二十八洲六大天尊,要拘捕赤鸾纪。你们说这个大礼,如何?”

  玄豫与风擎天相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亢奋。

  这个大礼,足以让紫薇古国欠下苍云城一个天大的人情!

  说做就做,三人一起冲天而起!

  “爹!你们的缓痛药还没拿呢!”苍婉芸赶忙叫住了苍道穹。

  苍道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