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孤掷无上 > 第一百章勾戟

我的书架

第一百章勾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就是我想要的力量!”

  葬青山贪婪的盯着那柄红色的勾戟:得到它!

  就在这时,那柄勾戟开始颤动起来,拉扯着那十八根锁链,想要从锁链的束缚中挣脱出来。

  “圣子,它还没有平息,我们控制不住的,撤退吧!”葬由反应过来,连忙朝葬青山叫到。

  “不!有三层的机会,我能控制它!”葬青山开始缓步走入了法阵之中,走近那柄勾戟。

  “圣子,不要冒险,快回来,你做不到的!”葬由脚步停止在阵法边缘,呼叫着葬青山,满脸的悲愤,似乎他真的是为葬青山着想一般。

  “我能做到!得到它,就是我葬青山的出头之日!”葬青山疯狂的大笑着,一跃而起,朝着勾戟扑去!

  看到这一幕,葬由的嘴角竟是勾起了一丝笑容。

  就在这时,葬由的脚下一根锁链悄悄地将他的脚环绕了一圈,然后聚然收紧,将葬由禁锢在了原地!

  葬由脸色大变,“可恶!什么时候……”

  他话未说完,那根锁链便已将他生生拖起,朝着阵法的中心极速拖去!

  “哈哈!葬由,这么着急刺激我去送死,是想让我失去理智,然后你趁机逃离,对不对?”葬青山停滞在半空中,戏谑地看着被拖动着的葬由。

  “混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葬由死死的盯住葬青山,他自知已经逃不掉了,他脚下的锁链是葬月圣地圣主给予葬青山的一个掌控葬月圣地弟子的一件法宝,以他的实力,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挣脱开!

  “可惜,你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葬青山说话之间,葬由的身形已然被拉到了阵法的中心,距离那柄勾戟不过三丈!

  似乎感受到了葬由的靠近,勾戟开始剧烈的挣扎。

  不是害怕葬由靠近,而是渴望葬由的到来!

  此时,在葬由的眼中,他此刻正在被拖向一头亘古巨兽的血盆大口,只要那血盆大口再往一些,就能一口将其吞噬!

  “不!我不想死!圣子,放过我,这辈子你让我做牛做马都行!我只求你放过我!”

  葬由开始歇斯底里的嘶吼,面对死亡的恐惧感已经击碎了他身为神魄境的尊严,迫使他去向一个他憎恨的人,一个只有气海境的晚辈低头!

  “晚了,因为我说了,这件东西我会拿到手!”葬青山冷笑一声,随即朝着那些控制阵法的红衣男子喝道:“解阵!”

  随着他一声令下,九位红衣人齐齐捏转法印,控制着那十八根锁链,解开了对勾戟的束缚!

  “不——”葬由发出了一声充满着恐惧与绝望的嘶吼。

  在十八根锁链解除束缚的那一瞬间,犹如挣脱囚笼的野兽,张了血盆大口,猛然扑向了葬由!

  “呲!”

  没有任何的阻碍,勾戟刺入了那具拥有着神魄境防御力的躯体,贯穿了葬由的胸膛!

  葬由的生机在一瞬间,在急速地流逝!

  “嘭!”

  下一瞬间,葬由的身躯突兀地炸开,炸作了一团血雾,血雾之间,渗杂着几滴精血,在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下,那几滴精血竟是融入了那柄红色的枸戟中!

  像是一名饥渴的战士,在嗜血!

  “就是现在!”葬青山似乎就在等着这一刻,身形一闪,已然来到勾戟的身旁,浑身血气涌出,随着他的右手,一齐涌向戟身!

  大量的血气涌入勾戟,葬青山的手掌也紧紧握住了戟身!

  那一瞬间,葬青山感受到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从战戟之上涌出,涌入他的体内!

  紧接着,葬青山的全身开始胀起,那些狂暴无比的力量,好似要将他生生的撑爆!

  葬青山咬紧着牙关,握住战戟的右手上,青筋根根暴涨,想要挥动那柄战戟:“给——我——动!”

  勾戟仿若有千万斤重,令常人无法挥动半分。

  但在葬青山嘶声的怒吼之下,他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

  接着,那柄勾戟动了!

  在缓慢地挥动中,血气汇聚在戟刃之上,划出了一道血红色的光刃!

  光刃脱离了勾戟,落入了地面,像是一片落叶,无声无息。

  接着,光刃化作了一根红线,径直的划过了半个楚镇。

  红线一闪即逝,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轰隆隆~”

  不知为何,大地开始剧烈晃动,晃动着整座楚镇!

  紧接着,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一幕:

  大半个楚镇,沿着刚才红线所划过的地方,径直的平整的出现了一道裂缝,裂缝还在不断的扩张,渐渐的划成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深渊,将楚镇平整的分成了两半!

  在短暂的惊愕后,葬青山开始癫狂的大笑起来:“对!就是这样!这就是我想要的力量!”

  葬青山负手持着勾戟,缓缓落回了地面。

  “恭喜圣子!”一名红衣人一脸谄媚的跑了过来,恭贺道。

  其他红衣人也急匆匆的赶过来,想要去恭贺一番,以此来拉近与葬青山的关系,日后在葬月圣地也将飞黄腾达。

  然而,下一瞬间,他们的步伐都僵住了。

  那位已经恭贺过葬青山的红衣人,此时的神情也是有些呆滞。

  在短暂的沉寂后,那位红衣人的嘴角流出了一缕血丝,他的神情也开始变得惊恐了起来。

  因为,那柄红色的勾戟贯穿了他的腹部。

  “为……什么……”红衣人不明白为什么,他从未反抗过这位圣子的命令,一直都是恭恭敬敬,更没有什么怨恨的心理。

  “你的血液很鲜美,令我渴望。”

  说着,葬青山舔着嘴唇,好似真的在品尝着什么美味的东西,他的眼眸,不知什么时候,化作了红色血一般的腥红色!

  “嘭!”那红衣男子又是像葬由那样,轰然炸开,化作了满天是血雾,洒在了葬青山的身上!

  其余红衣人见到这一幕,从惊愕之中反应了过来。

  葬青山在这时,也将头扭了过去,目光看向了他们,红色的眼眸,散发着红色的光芒!

  血腥、恐惧、不寒而栗!

  “呕——!”

  有人直接呕吐了出来。

  像是因为血腥,又像是因为有恐惧。

  “不好!圣子神志已失,必须把那东西跟圣子分开!”有人反应过来大声喝道,其他人在这一喝之下,都抑制住恐惧,看向了葬青山。

  “失去神智?可笑?我现在清醒的很!”葬青山说着,声音逐渐变得狂傲起来,:“我名葬青山,乃当今一代最强者!我将填补帝储之位的空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