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家仙君甜又暖 > 第十八章 今日,非杀了寞离不可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今日,非杀了寞离不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寞离神色不变,慢条斯理的走了过去。

  包子摇晃着尾巴,亦步亦趋的跟在寞离的身后。

  众人见寞离往她们方向而来,立马散乱成一团,慌乱的撒开腿,跑走了。

  “臭女人,人品太差!”

  包子直接跳在了她的肩上,倨傲的暼了一眼一旁的百姓。

  寞离神色不变,淡漠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包子见她这般模样,撇了撇嘴。

  脾气又丑,又懒,心又黑……除了那张脸,其他的丝毫没法看。

  不知当时,自己是不是鬼迷了心窍。

  居然和她契约了!

  不,是血迷了心窍!

  寞离按原主的记忆,直接往京城最大的酒楼醉云楼而去。

  时至正午,醉云楼人声鼎沸,就连在大街上,也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吵闹声。

  香味直接飘了出来,包子伸出鼻子,嗅了嗅,一脸兴奋。

  “你变异了?”

  寞离暼了它一眼,看着它那模样,抽了抽嘴角。

  包子伸出爪子,在她的眼神下,默默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毛发:“臭女人。”说完,立马遛走了。

  寞离也没有快速的追上去,她歪着脑袋,抬头看了一眼。

  “让开!”

  “你瞎啊!”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几道怒斥的声音,随着声音落下后,一道掌风直接向她攻了过来。

  寞离身形一闪,快速的侧开了身子,幽幽转过身子,看向身后的人。

  众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为首的女子,看清寞离的脸,眸孔猛的一缩。

  浓浓的嫉妒压抑着她的胸膛,快让她喘不过气来。

  垂在一旁的手,不停地握紧,直到手心里传来一阵阵的刺痛,才拉回了她的思绪。

  “寞离?”

  尖锐的声音有些破音,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这张脸,的确是寞离,可以往的寞离畏畏缩缩的,整个人,丝毫没有一点点的气质,可如今,站在她面前的寞离,一身傲然天下,卑睨天下的气势,让自己自行惭愧,抬不起头来。

  “李小姐,她的确是寞离,你快跟她认错吧!”

  “就是,就是……”

  就在这时,一旁围观的百姓,忍不住开口,一脸着急的对着李梦然说道。

  “让我跟这个废物道歉?”

  李梦然倒吸了一口冷气,不敢置信的看着周围的人。

  只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指指点点。

  李梦然何时受到过这样的屈辱,让她跟一个废物道歉,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让我跟她道歉,做梦。”

  “寞离,你这个不要脸的,不是跟男人跑了吗?还回来做什么。”

  “我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般不要脸的,如果我是你,我此刻,自杀算了,免的丢了护国将军的脸。”

  “今日,我就要杀了你这个不要脸,不守妇道的贱人。”

  随着李梦然的话落,一道火红的灵力,从她手里倾斜而出,快速的攻向寞离。

  众人脸色大惊,一脸惊慌,随即又担忧起来。

  这一幕,落在了李梦然的眼里,成了百姓们是担忧寞离的模样。

  气得她胸口不停地起伏着,加快了手里的速度。

  寞离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灵力,灵力一级三阶,和自己同级。

  她也想见识一下,没有了镯子的帮助,自己的灵力,遇上同等级的,到底是谁的强。

  随着火红的灵力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寞离甚至都能感受到一股火热的勺痛感。

  李梦然看着她就那般站着,以为她是怕了。

  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寞离,如果你跪下求我,我可以考虑考虑……”

  李梦然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寞离不知何时,手中出现了一道火红色的灵力。

  砰!

  两道灵力相撞,李梦然直接被震飞的倒退了几步。

  她满脸的不敢置信,这个废物,居然会修炼灵力了。

  这就更留不得了。

  她加足了功力,往寞离身上打去。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两道火红的灵力,不停地打了起来。

  砰!

  一道身影,直接被打落在了地上。

  众人猛的低头看去,只见李梦然直接跌落在了地上。

  鲜血直流,很惨!

  寞离慢慢的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一步一步,缓慢的走向李梦然。

  清风徐来,吹动着她的衣摆。

  淡漠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她距离李梦然三步之远,停了下来。

  “我是废物?”

  冷冽的声音,很是慵懒,漫不经心极了。

  “你……你别过来。”

  “你别得意,若我爹爹知晓,你敢这般对我,不会放过过你的。”

  李梦然脸气得都要扭曲了,她捂住胸口,愤怒又害怕的看着寞离。

  她不甘,她嫉妒。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废物,居然会灵力了。

  自己只不过在家修炼了几日,为何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可你连废物都打不过。”

  随着寞离的声音落下,人群里传来了嗤笑的声音。

  李梦然握紧拳头,恨不得直接掐死她。

  寞离淡漠的收回视线,直接抬脚走进了醉云楼里。

  围观的百姓,立马让出了一条路来。

  李梦然看着那道背影,恨得牙痒痒,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之后,她才愤怒的收回了视线。

  “还不把我送回丞相府。”

  李梦然对着周围大声呵斥一声。

  早知这样,她出来就该带丫鬟出来,也不至于,自己躺在地上,无人掺扶。

  一旁的百姓被呵斥的一哆嗦,立马走过去了几个,小心翼翼的抬起李梦然往丞相府而去。

  人群慢慢散去,街转角,寞玖看着这一幕,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小姐,李小姐这样……”

  小绿看着李梦然那模样,吓得浑身一哆嗦,又想起今日在寞离院子里遇到的事,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李丞相可是出了名的护短。”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寞玖说完,直接转身进了一家酒楼里。

  今日,她心情烦躁得不行,出府想要去找太子,可谁曾想,太子对自己避而不见,心情不好之时,又看到了这一幕,如何不让她高兴。

  寞离不是很狂妄吗?

  她倒是要看看,寞离对上李丞相,是怎么死的。

  果然不出寞玖所见,李梦然被抬回家后,李丞气得暴怒不已。

  立马让人快速的去请太医,整个府里,弄得人仰马翻。

  “爹爹,寞离那个贱人……咳咳咳!”

  李梦然虚弱的睁开了眼睛,话还没有说完,直接咳出了血。

  “梦然!”

  “梦然!”

  李夫人抱着李梦然哭哭啼啼的,血顺着她的手直接流了下来。

  滴答!

  滴答!

  渲染了一地。

  “太医呢?”“太医到哪了?”

  李丞相看着自己宠爱的女人,成了这般模样,气得狠狠地一掌拍在了桌上。

  桌子瞬间四分五裂!

  “老爷,太医来了,太医来了!”

  就在这时,管家慌乱的走了进来。

  “见……”

  太医慌乱的正要行礼,直接被李丞相揪住了后衣领:“别废话,快去看看梦然。”

  太医整个人晕晕的,就直接被扔在了床边。

  “李夫人,你先把小姐放在床上!”

  张太医看了一眼李梦然,忍不住心里有些大惊,什么人,这般大胆,居然敢把李梦然伤成这般模样。

  李夫人虽然担心,但也听从了张太医的话,动作轻柔又快速的把李梦然放平在床上。

  张太医仔细的诊治了一番,眉头紧锁着。

  过了一会,他收回手,叹了一口气:“李小姐被火灵力所伤,伤得极重,后面下官开几副药,必定要按时喝药,否则恐怕会留下遗患。”

  张太医说完之后,立马就到一旁开药起来。

  李夫人听此,身体一软,直接晕了过去。

  李丞相府,一片人仰马翻!

  直到过了两个时辰,才恢复了平静。

  李丞相站在李梦然的床边,看着丫鬟把药一滴不剩的喂进李梦然嘴里之后,直接转身离开了。

  寞离!

  这个废物,居然敢伤了梦然。

  今日,非杀了她不可。

  李丞相的人,早已经暗中注意着寞离的一举一动,李丞相出了府之后,直接往醉云楼而去。

  醉云楼,人声鼎沸,热闹不已,若仔细看,就会发现,就连四周也多了好多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