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家仙君甜又暖 > 第十九章 本座的人,你也敢动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本座的人,你也敢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丞相的身影一出现在醉云楼,立马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立马往身后缩了缩,生怕过一会儿,被战火波及。

  李丞相直接怒气冲冲的进了醉云楼,往大堂的四周扫视了一圈:“那个废物呢?”狂怒的声音,再注加了灵力。

  所有都只感觉耳旁一阵怒吼,耳膜直接快要撕碎了一般。

  面色有些苍白。

  “小的见过丞相!”

  醉云楼的小二立马走上前来,毕恭毕敬的行礼。

  “那废物呢?”

  李丞相阴沉着一张脸,直接伸手揪住了他的衣领。

  “回丞相的话,寞大小姐在二楼。”

  小二被他这般揪住衣领,呼吸有些急促,快速的说道。

  “哼!”

  “带路!”

  李丞相直接伸手一扔,小二就摔在了地上,他慌乱的爬了起来,快速的在前面带路着。

  当李丞相上了二楼之后,大堂里所有的人,立马慌乱的跑了出去。

  虽然,他们没有见识过李丞相的灵力威力,但身为丞相,必定不低,他们虽然想看戏,但也不想就这般死了。

  李丞相在小二的带领下,直接推门而入。

  小二带到之后,整个人直接快速的遛走了。

  李丞相看着在躺椅上双眼紧闭的女子,尽管隔的有些距离,但还是能看出她的倾城之姿。

  原本就不好的脸,更加的沉了。

  跟她娘一个货色,都是贱人。

  他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身上的气势全然出来,威压直逼,可躺椅上的人,依然没有丝毫的动静,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若不是胸膛微微起伏着,恐怕,都认为她已经死了。

  毕竟,李丞相二级四阶的灵力,在她身上,居然没有造成一丝的伤害。

  就连李丞相也不相信。

  “寞离!”

  “你居然敢伤了梦然。”

  “今日,若是你跪着磕头认错,老夫就原谅你一次,不然,休怪老夫不留情面。”

  李丞相再一次释放出自己身上的威压,企图在她身上看到些什么。

  一旁的包子,懒洋洋的抬头,暼了他一眼,眼里尽是不屑,随即又耷拉下脑袋,睡了过去。

  寞离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抬头看向他,一双眼睛,璀璨夺目,浩如星辰,似乎能看穿一切。

  寞离勾了勾嘴唇,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

  跪下,并不会让自己得到一条生路,反而,是成了日后羞辱爹爹的利器。

  她身形一闪,直接从窗子一跃而下。

  李丞相见她这般动作,冷哼一声,强弩之末,今日,怎么也逃不了自己的手掌心。

  他不急不缓的出了包间,直接往醉云楼外面而去。

  包子在两人离开之后,伸出爪子,拿起桌上的一盘瓜子和一杯上好的桃花酿,直接跳到了屋顶,找了一个视线好的位置,直接坐了下来。

  李丞相出了醉云楼,原以为,寞离已经吓得早就躲了起来,可看到街上那一抹身影,他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不过转瞬即逝。

  就算会了灵力,又如何?

  废物始终就是废物!

  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

  今日,他就成全她,让她下去陪她那不要脸的娘亲。

  “寞离……”

  “别废话!”

  李丞相还想在说些什么,可直接就被寞离冷冽的声音打断了。

  李丞相脸色阴沉,眼里闪过一丝愤怒:“既然你要找死,那今日,本相救成全你!”

  随着他的话落,金色的灵力倾泄而出。

  气势磅礴,灵力深厚。

  就连躲在四周的百姓,都感受到了恐惧和威压,一些灵力薄弱的更是直接口吐鲜血,跪在了地上。

  李丞相见丝毫不受影响的寞离,眼中的杀意更甚。

  他身形一闪,人和金色的灵力瞬间消失不见。

  就在众人诧异的瞬间,突然出现在了寞离的身后。

  众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寞离只觉得双脚如同灌入了铅水一般,移动不得半步。

  就在他要打向她时,她用尽全力的错开了身子。

  灵力和李丞相扑了一个空。又再一次袭来。

  寞离神色淡漠,看出其他的情绪。

  心却沉了沉。

  等级的压制,果然很强。

  火红的灵力,跃入她的手心,只不过,比之李丞相的灵力,微弱得不能再微弱。

  李丞相丝毫不留情面的攻了下来。

  寞离伸手一挡,火红的灵力对上来势汹汹的金色灵力。

  众人瞪大眼睛,似乎已经预料到寞离的惨状。

  可却没有。

  惊悚的一幕,让众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只见那火红的灵力,居然慢慢的在吞噬着金色的光芒。

  众人惊住了。

  那是什么灵力?

  那是什么招数?

  李丞相眸光微闪,再一次攻了过去,灵力比之前强了不少。

  尽管,寞离有红莲业火,可在等级压制前面,还是弱了一节。

  直接整个人被打飞了出去。

  砰!

  摔落在了地上,捂住胸口不停的咳嗽起来。

  鲜血直接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鲜艳夺目。

  李丞相一脸狂妄,直接上前几步,今日,非杀了她不可。

  一道掌风,快速的攻向寞离。

  屋顶的包子,瞪大眼睛,目光如炬的盯着寞离手上的那一个镯子。

  那是一个奇怪的镯子。

  它有一种感觉,只要那个镯子在,寞离就死了不了。

  在天山,无数次危险,都是那镯子救了她一命,所以,它此刻,丝毫不担心。

  眼见着手掌距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寞离脸上并未有多余的神色,就这般静静地看着他。

  李丞相眸光一沉,该死的!

  和她那个给脸不要脸的娘一样。

  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砰!

  一掌直接打在了她的胸口上。

  鲜血直喷了一地。

  包子爪子中的酒杯落了下去。

  它似乎有些不敢置信,身形快速一跃,飞了过去。

  可它的速度快,李丞相的速度更快。

  又一掌落了下来。

  李丞相眼里闪过一丝狂喜的光芒。

  众人直接闭上了眼睛,不敢看这一幕。

  砰!

  身体砸在地面上,发出强烈的声音。

  众人缓慢的睁开眼睛,想象中,寞离惨死的局面却没有见到。

  只见李丞相,躺在地上,血模糊了他一脸。

  帝云天伸手抱着快要昏迷过去的寞离,满眼心疼和愧疚:“抱歉,我来晚了!”

  寞离脑子嗡的一声,只觉得,这句话,似乎从远古踏破时空直接击入她的脑海里,盘旋不下。

  很是熟悉!

  她仔细回想,头却疼得如同被针扎了一般。

  额头冒出了许多细汗,脸色更加苍白。

  帝云天不知她此刻的情况,只当是被李丞相打成了这般模样。

  他立马伸手附在了寞离的身上,一股白色的灵力,立马布满了寞离的全身。

  只见寞离身上的伤,正以肉眼的速度愈合着。

  眨眼的功夫,寞离身上的伤就全好了,只不过,脸色依然有些苍白。

  众人又惊又恐!

  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他到底是谁?

  居然是光系!

  只存在于传言之中。

  帝云天并没有放下寞离,抱住她,一步一步,往李丞相的方向而去。

  李丞相困难的抬起头,看到来人之后,恐惧的直接又摔了回去。

  “本座的人,也是你能动的!”

  冷冽的声音,掺杂着怒意,关是身上的气势,就让李丞相狂吐了几口鲜血。

  他不顾身上的疼痛,强忍着,挣扎起来。

  “国师恕罪,国师恕罪,下官实在不知,寞离是您的人。”

  “若是知晓,她是您的人,就算给下官一百个胆子,下官也不敢动啊!”

  他不停的磕着脑袋,砰砰砰!

  回荡在众人的头顶。

  四周的百姓,呆愣了一会,立马全部跪了下来。

  这人,居然是神秘莫测的国师。

  传言国师,实力深不可测,行踪诡秘,见过他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帝云天没有多说什么,抬手,灵力直接倾泻而出,丝毫不带犹豫的直接打在了李丞相的身上。

  李丞相瞪大眼睛,整个人,直接被打飞出去。

  砰!

  灵力直接带着李丞相打出了一个大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