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家仙君甜又暖 > 第三十二章 我不是救世主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我不是救世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尽管她是安侯府的嫡长女,但若这话,传到了皇上耳朵里,必定会给爹爹添麻烦,那个时候………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整个人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她立马慌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快速的冲出了府邸。

  她要让寞离死!

  只有寞离死了,这件事,就结束了。

  到那个时候,她只需要说,这话是寞离说的就成,如此想着,她就加快了褪下的步伐。

  另一边,寞离随着一行人,直接到了李梦然的屋子外。

  “大宫主!”

  柳太医恭敬的在紧闭的房门前,行了一个礼。

  吱呀!

  门快速的从里面开了。

  南宫流云走了出来,焦急的说道:“柳太医,麻烦你了,你快进去看一看。”

  柳太医也不敢耽搁,立马走了进去,南宫流云苍白着一张脸,也走了进去。

  其他人,也紧随其后。

  众人进去之后,看到里面的情况,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入眼之处,一片狼藉,只见李梦然浑身湿透,蜷缩在了床上,挽好的头发,早已经散乱,面容苍白得可怕。

  可最让人吃惊的是,她整个人,如同老了十多岁一般,就连脸颊,也有了皱纹,再也没有以往的模样。

  柳太医立马伸手按在了她的脉搏上,刚一碰到,立马大惊:“通灵散!”

  “怎么会?”

  随着柳太医的声音落下之后,众人忍不住大惊失色。

  通灵散,她们听过的。

  至邪之物,服用之后,不管有多大的灵力,全都会消失,一滴不剩!

  “通灵散,老夫也无能为力!”

  柳太医收回了手,叹了一口气,背着自己的医药箱,直接离开了。

  屋子里,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只有床上的李梦然发出一声又一声痛苦的呻/吟,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

  众人不由得吞了吞口水,默默地移动着脚步。

  谁能想到,只是参加个荷花宴,居然发生这样之事。

  南宫流云注意到了她们的动作,眼里闪过了一丝冷意:“快,快去通知李丞相,如实告知李小姐之事。”

  “今日之事,本公主会查得一清二楚,这通灵散不是小事,所以,在事前,还未查清之前,还请各位小姐,在府内多留几日。”

  南宫流云抿了抿嘴唇,看着下方的人。

  身上的气势倾斜而出,众人想要反抗,但也无能为力,只好低垂下了头。

  南宫流云见她们这般识相,脸色缓和了不少,转眼看向一旁的寞离。

  尽管,遇到这般事,她依然淡定自若,不知是真傻,不懂通灵散为何物,还是?

  “寞大小姐,当初也是不会修炼灵力,可如今,不也是很厉害吗?大公主,放心好了,既然有办法,李小姐就必定会痊愈的。”

  一旁的女子,见南宫流云看向寞离,不由得柔声细语的说道。

  寞离暼了一眼,印象里,没有这个女子的丝毫信息。

  “对啊,本宫怎么忘了这事,阿离,你快说说,你当时是怎么做到的。”南宫流云面色一喜,立马亲昵的伸手就要挽过她的手。

  寞离微微一错,直接错开了她的手,南宫流云的手尴尬的停留在了半空里,她脸上笑容一僵,但很快回过神来:“阿离,你快说一说,这方法,若被世人知晓了。你不知道,你救了多少人,是一个大功臣呢,到那个时候,父皇必定会对你嘉奖一番。”

  “是啊,是啊,寞大小姐,你就快说一说吧。”

  “没错,难不成,你想要藏着掖着?寞大小姐,做人不能这么自私……”

  众人叽叽喳喳,吵闹个不停。

  寞离眉头微微皱了皱。

  “国师!”

  淡漠的说出了两个字。

  原本叽叽喳喳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寞离直接走向一旁的凳子,慵懒的坐了下来,背靠在椅子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悠闲自在的摇晃着。

  那妖孽不是让我叫师傅麽?

  不坑白不坑!

  让这些女的烦死他,想到这里,脸上就浮现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但这笑容,落在众人眼里,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和炫耀。

  她们嫉妒不已的看着寞离,手中的帕子早已经被搅碎。

  “寞大小姐,既然如此,能否让国师过来一趟,毕竟,李小姐,快要撑不住了,你也不希望,她就这样一身灵力尽散吧!”

  南宫流云收敛好自己脸上的神色,劝说着。

  “凭什么,我请?”

  “又不是我灵力尽失?”

  南宫流云没想到,寞离一点面子也不给,直接怼了回来,脸上的笑容也直接僵住了。

  “姐姐,你别这样!”

  “阿玖知晓,你因为之前的事,一直怪罪梦然,可你也教训了梦然,你们两个已经相互抵消了。如今,她这般模样,阿玖看了都心疼,难道,姐姐真的忍心吗?”

  寞玖走上前来,想伸手拉过寞离的袖子,只不过看着她那神色,还是默默的停下了,她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垂着脑袋,乖巧的站在那里。

  “为何不忍心?”

  “本小姐,又不是救世主,若每个需要帮助的人,都要帮,那我岂不是累死!”

  寞离暼了她一眼,手轻轻一晃,顿时,桌面上,就出现了一壶上好的桃花酿,未开封,就已经闻到里面的浓香。

  嘲讽的暼了一眼眼前的人,若今日,吃下通灵散的人是自己,恐怕,都要敲锣打鼓,拍手称快了。

  “你、你……”

  众人不敢置信的看着寞离,伸手指着她,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她们从未见过,像她这般,无耻之徒,心狠手辣的女子。

  简直,给她们丢脸。

  “再者,你们求本小姐也没有用,本小姐当时晕过去了,根本不知,国师对我做了什么,翌日醒来的时候,嗯,灵力充沛,全身轻盈。要求,求国师去。”

  说完,直接不在理会众人,伸手拿起桌上的桃花酿,身形一闪,直接飞到了对面的屋顶上。

  半躺在屋顶上,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提着酒壶,一只腿微微弯曲着,清风徐来,衣袖飘飘零零,一张绝色的小脸,若隐若现,美得不似真人。

  就连下方的女子都看痴了。

  潇洒、自由、狂妄!

  她有这个资本!

  南宫流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对着众人说道:“现如今,能救李小姐的,只有国师了,我等全部前去请求国师,望他能出来,救梦然一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