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家仙君甜又暖 > 第五十六章 瘟疫

我的书架

第五十六章 瘟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踏进内房的瞬间,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让寞离不由皱了皱眉头。

  即便是经历过许多厮杀血腥,这等残忍血煞的场面寞离还是第一次见!

  内房的橡木地板被猩红的鲜血染的通透,浅浅一层血河缓缓流淌着,其中夹杂着李家子弟破碎的衣裳和血肉,一看便知这里经过怎样一场厮杀和无力的反抗。

  房间内的一切装扮都被撕成粉碎,仿佛一场龙卷风侵袭过般,让人叹为观止。

  寞离抬起脚尖轻轻踏入房中,面色十分凝重。

  “究竟是谁…竟然下如此狠手?”

  寞离瞧看着眼前的场景暗自呢喃着。

  自己是讨厌李梦然,可对她的恨还没有这般深,且也不会这般残忍血腥,连孩童都不曾放过。

  方才寞离走进内房时在血河里发现几缕发肤组织浸透在其中,一看便是被人硬生生撕裂而来,手段及其残忍,同那些魔修有过之而无不及。

  想到这寞离心中暗自猜疑着,难不成当真有魔修闯了进来将李家屠杀个干干净净?

  “不…不会的,有帝云天在魔修绝对不会这般轻而易举闯进来的,况且这里也没我魔修的气味…”

  寞离若有所思,随后摇摇头都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思索片刻后,寞离继续观察着屋子,探寻着线索。

  愈发往里走,愈能瞧见里面的惨状。

  只见原本古朴典雅床榻此刻已经轰然倒塌,床榻之上一个人形洞窟出现在寞离眼前。

  寞离走上前瞧看着,只见人形洞窟约莫五尺左右,正好位于床榻中央,仿佛故意设定般。

  可若是细细瞧看后便会发现,床榻上的人形洞窟周围镶嵌着一丝丝血肉,这洞窟明显是被人一点点镶嵌硬生生砸出来的形状。

  看其人形结构完整,想来应该是死者在睡梦中突然被袭击,反抗无效最终被一点点砸死,同时形成这个人形骷髅。

  瞧看了这一间房屋寞离心中愈发沉重,如今敌在暗我在明,不知凶手是否会再次罢手,还是会再次卷土重来!

  不管怎样,这都任何人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寞离明白事情的严重性,随后又探寻了其他几间房屋,情况无外如是,所有杀人手法都是来自一个人,且及其狠厉凶残,一招毙命没有丝毫生还的可能。

  寞离缓缓走到内房门外,瞧看着眼前一尺深的手指印记,心中略微锁定了目标。

  目前来看杀害李家人的凶手很有可能是一名魔修男子,看来是早有准备,可以逃脱守卫的眼线出其不意杀死所有人,且没有惊动一丝一毫,这才是最让人惊异之处。

  寞离思虑良久,随后又踏入李梦然同李丞相的内房中,想要瞧看着有没有更清晰的线索。

  寞离从外院来到内院中,显然这里的血腥之气更为浓重,仿佛被鲜血浇灌一般,腥臭味冲天而起。

  寞离用衣袖捂住口鼻缓缓走进李梦然闺房,这里的血腥味最浓厚可却也最干净,只是闺房中的所有器皿被打的粉碎,空荡荡一片。

  根据气味的引灵,魔修男子好像是从李梦然闺阁中突然出现,由内而外血洗李家,让熟睡中的李家之人毫无防备,这才没有一丝生还。

  当初自己将红莲业火释放出,李梦然生死不能,这魔修男子突然盯上李家莫不是两者有什么关联?

  寞离心中一丝猜想涌上心头。

  可李梦然向来没有和魔修之人牵扯,怎会突然引来灭顶之灾?

  如今接二连三的线索涌出,寞离心中极为杂乱,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分辨,可谓是颇为无奈。

  从目前的发现来判断,血洗李家府邸的人应该是一魔修男子以魔道血腥手法杀害了李家人,随后躲藏起来。

  有帝云天坐镇京城,魔修男子想要离开定没有这般容易,所以寞离猜想着魔修男子应该还停留在京城内等待机会,自己还是有机会把他抓获,调查出真相的。

  随后寞离将李家府邸从里到外查看一遍,没有放过一丝一毫的空隙,却也再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最终在天亮之前寞离轻叹一口气返回院落中。

  这一次的探寻虽说没有调查出凶手来,可终归还是有些收获的,让寞离有些线索可寻,在凶手下一次行凶前能够有所防范。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转眼昏暗的夜色逐渐被白昼笼罩,迎来第二日的白日。

  寞离刚刚在床榻上躺下,耳旁便出来了嘈杂的吆喝声,极为刺耳。

  听到声音后寞离眸子一凝,立刻起身穿衣来到院落外,只见原本闲散的百姓此刻全部聚集在一起,神色极为恐慌。

  寞离见此不由面色一愣,难不成那魔修男子又出现了?前几日方才杀害李家,恐怕他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吧。

  寞离若有所思呢喃着,随后拉住一旁一位卖菜的大娘。

  “大娘,究竟发生何事,大家怎么会这般惊慌”

  寞离开口询问着。

  “姑娘还不知道嘛,京城城西昨晚又死了一户人家,大家伙都吓坏了。”

  大娘胆战心惊的述说着,与此同时收拾着手中的蔬菜,准备回家躲藏着。

  “又死了一户人家?不知是什么缘由造成?”

  寞离眉头微皱。

  “瘟疫!不知什么人从城外带进来瘟疫,那家人全部死于瘟疫,现在京城里闹的人心惶惶,大家都准备回家避难呢,姑娘你也赶快回家去吧。”

  大娘着急忙慌的说着,随后收拾包裹一溜烟儿的朝着住所方向跑去,片刻不见了踪影。

  “瘟疫…好端端京城怎么会突然出现瘟疫?前几日李家才遭遇灭顶之灾,如今瘟疫又突然冒出来,两者也太过巧合,会不会有所关联…”

  寞离暗自呢喃着,心中明白瘟疫的发生应该没有这般简单。

  此时聚集在街道中的百姓纷纷哭喊着,祈求衙门能够施出援手解救他们,求救声可谓是不绝于耳。

  “青天大老爷,您可一定要救救草民呀…”

  “瘟疫在城里爆发,衙门不能坐视不管…”

  “这日子没法过了…”

  …

  百姓的哀嚎声此起彼伏,街道的哀怨声愈发扩大,一时间难以消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