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家仙君甜又暖 > 第五十九章 开更

我的书架

第五十九章 开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幕落入寞离眸底只剩下无声的冷笑,她轻垂眼眸恭敬的行礼,言语中满是生疏:“见过爹爹…”

  “行了…”护国侯随意的挥了挥手,一手依旧紧拥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林姨娘,略带严厉的询问道:“你林姨娘说你辱骂她,可当真如此?”

  闻言,寞离蓦地抬眸,毫无所惧的与镇北侯对上良久,才轻启唇瓣:“如果我说她身为爹爹妾室本该安分守己便是辱骂她,那么羽寒着实没话好说!”

  “你!”

  林姨娘顿时一噎,向来娇媚入骨的双眸此时红肿得如核桃般大小,似是受了极大委屈般在护国侯怀中小声抽泣道:“大小姐辱骂妾身便罢了,为何还动手打了霜儿,她可是你…”

  “姨娘!”耐心逐渐消失殆尽的寞离眸底凛冽寒意一闪即逝,只听得她低喝一声震住了欲继续说下去的林姨娘,深深吸了口气才缓缓朝一旁的护国侯开口道。

  “爹爹,三妹妹虽为庶女好歹也是侯府小姐,怎能唤妾室为母?若传出去岂不让人笑话我护国侯府没有规矩?”

  闻言,护国侯沉思了片刻缓缓开口:“可她…终究身为你长辈…”

  与此同时,紧拥着林姨娘腰身的手却是不知不觉间滑了下来,静放于膝上,可心终究还是偏袒了。

  “爹爹…”寞离沉默良久,唇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个凄美自嘲的弧度,投在美人绕膝在旁的护国侯身上的目光满是哀怨与不解:“爹爹说得不错,我本该尊敬姨娘……”

  “只是…”她轻垂眼眸避开护国侯投过来的目光,自嘲般的轻笑:“羽寒终究为府中嫡女…”

  “林姨娘深更半夜带了人闯进了羽寒院子,非说女儿与男人私会要搜院!爹爹!”话到一半便见寞离那宛若玉石般晶莹的双眸中含满了泪水,只听得她神色哀哀的唤了一声。

  “谁放与她的权利,爹爹你吗?”

  想护国侯征战半生偏偏最受不了女人柔弱落泪的模样,心知如此的寞离此时将眼泪用得恰到好处,心中又忍不住鄙视自家父亲色迷心头。

  前世的林姨娘逮着机会便对她念叨身为府中嫡女绝不能软弱,更不能流泪,平白教她强势了一辈子,终究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泪水在护国侯面前是足以扫平一切的利器,她为何要收着藏着?

  “爹爹是你吗?”寞离又低低的唤了一声,眼泪再也憋不住争先恐后的从眼眶中倾涌而出,见护国侯良久沉默不语,她满是伤心的阖了阖双眸。

  见状,护国侯神色微微一震,见惯了眼前女儿乖巧老实的模样,又何曾见她如此伤心绝望的模样。

  他记忆中的寞离胆小怕事又何曾会主动去害人,如此想着,他投向身旁偎依着的林姨娘的目光中满是猜疑与不喜。

  倘若当真如此,那么他便得仔细掂量掂量了。

  府中老夫人身子虽不似往昔安康,可她未发话前,掌家大权还轮不到任何人手上。

  可林姨娘如何越过老夫人让一众家奴尽数听从她指挥,甚至连自己也无从知晓。

  护国侯为人深沉多疑在帝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因此此时他打量着林姨娘的目光带着几分难以察觉的杀意。

  见状,林姨娘什么都明白了,妩媚的面容血色尽褪苍白得吓人,心知自己输了的她几乎将银牙咬碎才憋出一句:“这事的确是妾做得不合适,冒犯了大小姐…”

  从寞离身上一而再再而三吃亏的她终究难以咽下这口气,偷瞄了护国侯不怎么好看的脸色,犹豫片刻才开口道:“可妾身亲眼见大小姐院中藏了人是事实,侯爷若不信的话…”

  “啪——”只听得沉闷的掌声夹杂着石桌破碎的声响打断了林姨娘的话语。

  “住嘴!”护国侯的紧皱眉头的怒喝声只震得人耳膜嗡嗡做响。

  护国侯冷冷扫了一眼身旁俨然被吓到的林姨娘,乌黑的双眸冷得吓人。

  原先他只觉得林姨娘善解人意,偶尔有些小哭闹倒也没什么,也没觉得她蠢。

  也不想想,堂堂护国侯府嫡小姐在院中藏了个男人这样的言语若是传了出去,毁了寞离声誉不说,护国侯府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寞离似乎早已预料到护国侯会有如此反应,故作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满脸疲惫的朝面前的人行了礼:“既然无事,羽寒便回去了…”

  护国侯阴沉着脸不知在想什么并未应声,好在寞离也不在意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借着朦胧月光回到自己小院的寞离刚迈进屋子,南宫云慵懒躺在软榻上的身影瞬间映入眼帘,那大大咧咧的模样没有半点身为不速之客的自觉。

  “你倒是逍遥自在…”见状,寞离不满的翻了翻白眼,小声嘟囔着。

  南宫云阖住的双眸在寞离进屋时便轻轻掀起,也没起身反倒是慵懒随意的侧过身子兴趣盎然的注视着眼前的女子。

  寞离神色淡淡与他保持一定距离坐了下来,纤细的指尖轻敲的桌案开口询问道:“不知王爷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特意加重的声调泄露出她言语中的不满。

  殊不知,暴露了自己早已识破来人身份的事实。

  “你如何知晓我的身份?”南宫云沉默片刻,如苍鹰般锐利的眼神紧紧盯在寞离身上,仿佛要在她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并非他多疑,多年来他第一次回京,寞离身为侯府嫡女平常足不出户,何来认得他?

  “不过是胡乱猜测的罢了…”寞离手中动作微顿,随即脸不红心不跳的编了个借口想着搪塞过去。

  前世的她身为三王妃,为了成全丈夫的野心,将所有可能成为南宫寒助力的宗室侯门的资料搜了个遍,而那个从小体弱被送去临国当质子,回来后便大放异彩,战功显赫的北临王又怎么会例外?

  然而,眼前的人格外精明,她自然要小心应对,寞离如水的目光停留在南宫云金线云纹滚边黑色长袍上,淡淡开口。

  “你衣服的料子是朝中亲王才有资格穿的,而帝都的王爷我多少见过几个,而你却是第一次见,便索性一猜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