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家仙君甜又暖 > 第六十二章大家接着玩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二章大家接着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千羽寒还未来得及行礼便被满目慈爱的老夫人拉到下首,只好偎依在自家祖母怀中眉眼带笑,又拿出礼物故作讨好的卖乖。

  眼见老夫人伸手准备接过去,千羽寒急忙撤手紧紧护住礼盒,见众人面露诧异,她也知自己举动唐突,却不以为然的眨眼轻笑道:“祖母,能不能容羽磬卖个关子…”

  闻言,老夫人无奈,朝着满屋的女眷笑着埋汰道:“这丫头,越发顽皮了!”

  话里话外却是没有丝毫恼怒的意思,隐约间还透出几分宠溺。

  在场的人谁还不是个人精,见状,自然百般附和,对千羽寒更是赞不绝口。

  谈笑间,林姨娘便带着满脸乖巧的千羽霜进了院子。

  “老夫人安好…”请了安准备献礼的林姨娘刚抬起头来便让屋内的气氛一阵凝固,双眸红肿,面容憔悴,显然是大哭了一场。

  “这是做什么?”老夫人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隐约间透出些许怒意。

  林姨娘双眸含泪,容貌本就生得极好的她这副梨花带雨,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由得让人打从心底相信她当真受了委屈:“大小姐她…”

  余光扫到千羽寒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心中暗恨。

  林姨娘并不是个愚蠢的人,也晓得自己这般做派会惹得老夫人心中不喜,只是若不趁着祝寿的各府女眷都在的时候让千羽寒名声大败,那自己今天的气岂不是白受了?

  只要咬死了千羽寒欺负自己,那么她目中无人欺负庶母事,不多时便能闹得帝都人尽皆知!

  “祖母寿辰本是天大的喜事,羽磬原不想与姨娘再计较什么…”

  所有人默契地将目光朝面色平静无波的千羽寒投来,良久,只见她扬了扬唇角,似笑非笑地盯着林姨娘道:“与诸多叔伯强闯羽磬闺房的可是姨娘?我不找你麻烦,你倒恶人先告状来了?莫不是当真以为府中人都可以任你拿捏不成?”

  一句话下来,堂内一片寂静,千羽寒的话不可为不妙,那府中两字自然将老夫人也算进去了。

  更可况千羽寒口中的事,饶是林姨娘再如何舌如莲花也否认不得…

  心知林姨娘憋得什么计量的老夫人脸色越发阴沉却是不好发作,只是冷冷一哼。

  被反将了一军的林姨娘硬着头皮想要解释,话未出泪却先落了下来,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连女子看了都会心疼几分。

  “先前为了寻侯爷所赠的琉璃玉镯我着实欠缺考虑,可大小姐你又为何要口出恶言呢?那…那般言语又岂是一个侯门小姐能说出口的?”

  她怯怯抬头看了千羽寒一眼,欲言又止,姣好白皙的面容瞬间涌上大片绯红宛若熟透的桃子,看上去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千羽寒顿时哑然失笑,不动声色地将诸多女眷面有不豫的神色收入眸底,不由得摇头轻声道:“姨娘,且不说我并未说过什么…”

  “说了又如何?堂堂护国侯嫡女难道连个不知尊卑礼仪的贱妾也训斥不得?”

  千羽寒完全清泉般的嗓音还未完全落下,便被老夫人那充满威严的声音打断。

  林姨娘愕然抬眸,对上的是面色阴沉得几乎滴出水来的老夫人嫌恶的眼神:“滚下去,莫要再丢人现眼!”

  堂内的人满脸嘘吁,千羽寒悠然自在的端起茶盏轻啜一口,眸底的笑意一闪即逝。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

  注视着林姨娘被迫离开的背影,老夫人面色才略有好转,面带笑意的朝在场女眷赔罪,才淡淡道:“开始吧…”

  仅片刻,成排的婢女鱼贯而入呈上了菜香四溢的各色佳肴,光是阵阵扑鼻的香味便惹得人胃口大开。

  如此一来,原本有些沉闷的气氛顿时缓和不少,落座于不远处的千羽霜终究松了口气,缓缓起身朝老祖宗献礼。

  “秋凝不才,特寻来一尊翡翠玉佛像献给祖母,愿祖母福如东海水长流,寿比南山不老松…”

  千羽寒垂下眼帘,宛若蝶翼般的睫羽轻轻耷拉着,掩住了眸底滔天的恨意与疯狂,她习惯性地摩挲着右手拇指上的汉白玉戒来克制情绪,心中暗道。

  是时候了!

  果不其然,千羽霜即使沉浸在洋洋自得中,也不忘冲她挑衅的道:“早月间,秋凝便时常见姐姐忙个不停,许是为祖母准备了大礼,不若拿出来让大伙开开眼界如何?”

  来了!

  闻言,千羽寒摩挲玉戒的动作顿停,冷冷的将目光从一脸得意的千羽霜身上挪开便对上了老夫人满含期待的视线,浅浅笑道:“既然你如此好奇,那便没什么好藏的了!”

  话音刚落,便见她缓缓打开放置在一旁的礼盒取出那上去年代有些久远的画卷,起身送至老夫人面前眉眼含笑道:“祖母对此画是否有印象?”

  老夫人猛地坐直身子,小心翼翼的接过千羽寒手中画卷仔细观摩着,除了近在眼前的千羽寒谁也没发现她微颤的指尖以及浑浊眸底若隐若现的晶莹:“这…我是不是眼花了?”

  “没有…”千羽寒对上老夫人难以置信的目光,眸中的笑意轻轻的溢了出来,三言两语打消了自家祖母的猜疑:“正祖父的手笔,如假包换…”

  此画正是千羽寒祖父年轻时亲手所画,饶是府中也没几人知晓它的存在,老夫人更是找了许久终究没有结果,如今这画再现,又怎能叫老祖宗不激动?

  娘亲将这样好的牌留给自己,偏偏自己非但没有察觉,反而被千羽霜三言两语骗了去,博得老夫人垂怜。

  老夫人好半天才收敛了神色,却仍难以掩饰眸中的激动,连同声音也带了些许哽咽:“今日,唯独羽磬的礼物最让我欢喜。”

  闻言,千羽寒眸底的笑意越来越深,她微微侧目朝脸色难看的千羽霜扬了扬下颚,唇角的弧度充满着张扬与嘲讽。

  来日方长,大家接着玩!

  ……

  夜色朦胧,皎洁的月光穿透云层尽数倾洒了下来,翠绿的枝树随着轻风摇曳投下斑驳的阴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