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此方修仙 > 第一章 大概率穿越

我的书架

第一章 大概率穿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了看天上毒辣的太阳,徐枫觉得时间大概已经到了中午,沿着密林中的小径从清晨走到现在却依然还没走出这片密林,顿时感觉累的要死,找了棵大树靠着一屁股坐在了树荫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一颗颗薅着旁边的野草,嘴里嘟囔着道

  “这是什么鬼地方,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走出去这不是玩我吗,马的谁啊,这是给我扔大兴安岭了咋,等我出去了非得弄死他不可,哎,有没有人啊,人呢,来人啊,哎,着火了,救命啊,help,达斯凯得····”

  徐枫乱喊了一通,却连半个影子都没看见,只能听见远处有几声虫叫鸟鸣,顿时感觉身体筋疲力尽,好像被掏空一样,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想来想去也没想明白,到底怎么会到了这个不明之地,自己昨天晚上还在家看一部新出的搞笑剧,然后看快到了凌晨就上床洗洗睡了,怎么也想不到会到了这么个地方,

  “这谁特么搞我?不能啊,没人这么闲吧,小区封闭式管理,就一栋住宅楼,上上下下不到100户人家,小区门口保安大爷谁都认识,外人不可能进来啊,何况我还是和父母住在一起,有啥事爸妈肯定醒了,恶作剧?老爹那么严肃认真的人也不能让啊,咋整的啊?”,

  “哎呀先往出走吧,这么大个林子,别再有点野生动物啥的老虎,黑瞎子,就是条蛇再咬我一口我也不犯啊,走走走,爬也得爬出去”,坚定了想法,徐枫扶着树起身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与裤子,顺着小径接着走。

  走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突然好像模糊的听到远处有人唱歌,顿时加快脚步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歌声传到耳边也更加的清楚许多,只听得是

  “伐木丁丁,鸟鸣嘤嘤,伐木许许,酾酒有藇,伐木于阪,酾酒有衍,南山伐木作车轴,东海取鼍且遨游,今且伐木成一担,沽与市上换清酒,哈哈”

  走得近了,徐枫这才瞧见这是位60岁左右的老人,身后正背着一堆木头往他左边走来,可瞧着打扮却吓了一跳,一身徐枫只在电视剧里瞧见过的打扮,头戴遮阳斗笠,身穿蓝灰色短汗衫,下面一条卷起了裤腿的的灰色麻布裤子,脚上穿着一双厚草鞋,腰间还别着一个葫芦,手里拿着一把木柄铁头斧,

  徐枫心想“嘿这老爷子挺有意思啊,现在还有人穿这身干活呢,还念诗,有意思,对了,我得赶紧让这老爷子给我带出去,这走到现在别说吃饭了,水都没喝上一口,又渴又饿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老爷子,老爷子··这呢,这呢”徐枫连忙向老人的方向大喊,不待老人驻足,便连跑带颠的赶到了老人跟前,未等老人开口忙说“您好,老爷子,我这在林子里迷路了,走了整整半天了,实在是走不出去了分不清您受累,麻烦您能带我出去吗?”

  王松年在山上砍完柴正要回家,突然听得前方有人喊,抬眼瞧见是个一身怪异打扮的少年人,头上还是短发,心里下意识的觉得说不定是位还了俗没多久的小沙弥,又听闻他说在林中迷了路,顿时笑着回应“小后生莫急,老汉我在这山中伐薪已有快五十年了,自是识得山中道路,莫急莫急,老汉带你出去。”

  “多谢老人家了,谢谢您了”徐枫在林子走了一整天了,好不容易见到人了,身体跟精神放松下来顿时觉得又渴又饿,赶忙回话,一心都在赶紧出去上,哪里发现老人的说话方式不对,连连应是,跟着老人往林外走去。

  王松年前头领路听得后头呼哧呼哧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徐枫正紧紧跟在他后面,呼呼喘气满头是汗,老人笑了笑解下腰间的葫芦,转手递给了徐枫,说道“后生,莫急,气喘匀些,来,喝上一口,解解乏。”

  “谢谢老人家了,真是麻烦您老了,咕噜咕噜咕,噗,这··这是酒?”徐枫谢过老人,把葫芦接了过来拔开塞子就喝,刚进嘴里初时还觉得清凉,到了嗓子却觉得有些发酵的味道,有些像米酒却又不确定,连忙发问,

  “哈哈,这是老汉我自酿的米酒,清酒贵些并不常喝,在山中伐木累时喝上两口甚是解乏,小后生长这么大怕不是没喝过酒吧,莫忧,前方不远处,林外自有眼清泉,却是清凉可口,老汉带你前去”

  徐枫这时才发现老人的说话方式有些不对,心想“这老人家怎么说话文绉绉的,还这身打扮,诶呀是不是老人喜欢这种古风啊,怕不是原来祖上也是什么学究吧,整的挺潮啊,还真有意思”又听老人说前方不远处有泉水,不由得喜上眉梢,连道“呦,泉水,我看这块生态环境保护挺好啊,这泉水不得比矿泉水好喝多了?农夫三泉没来开厂吗?”,

  “呃?后生,你说这矿泉水是何物啊,这农夫三泉又是什么泉,老汉痴长数年却未曾听过啊?”,

  此刻徐枫才察觉出不对来了,这得是什么深山老林啊这老人又得在这住了得多少年啊才能没有听过矿泉水啊,又看了眼老人,顿时心中一种大胆的猜测浮上心头,连忙面色一正,两手抱掌前推,身子磬折,作了个古揖

  “敢问老丈,山中不知岁月,今夕何年,初至贵宝地此处何地?”

  “勿需多礼,我就说你这小后生怎么一身怪打扮,还一头短发,想必是哪座山上寺庙里刚还俗的小沙弥吧,怎会误入此地,可怜哟,必在山中从小修行未曾下过山,怎么你师傅连套行李都未曾赠于你。”

  “是极是极,老丈慧眼,我自幼便与师傅一处修持,不知岁月,而今师傅见我尘心未封,便将我送下山来,还俗去了,几经周转,误入此地,多谢老丈搭救,还望老丈解惑。”

  “哈哈哈,小后生你且听好,此地方圆数百里皆乃杻阳山,杻阳山向西三百七十里乃是即翼山,密林山涧连绵不绝,南北莫辨,险峻而不可登,你能走到这也是福大命大,此处三山两水东西数千里皆属楚湘府临武县,自穆王西访昆仑来已有一百余载,今时正是大周符正四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