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此方修仙 > 第九章 归墟之迷

我的书架

第九章 归墟之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列子·汤问》

  “传说东海外不知几万里处,有一无底之洞,是天下众水汇聚之处,八纮九野之水,天汉之流,最后都汇集到这无底之洞中,但归墟里的水,并不因此而有一丝一毫的增减。”这是AI赵四在听到少女山神的话后,在脑海中说与徐枫听的,“可还有别的记载?”,“没有了,我在资料库里只找到了这段话,并没有什么详细记载”。

  “归墟”嘴里念着这两个字,徐枫问向那少女山神“那归墟是什么所在,你母亲又为何到了那处?”,少女山神目眺远方,并未搭话,过了许久才道“我也并不知道,但据我外祖说自太古一来,盘古圣人创世前,那归墟就存在了,似乎这混沌未开之际,便有了那归墟,我母亲自海上漂浮时虽说是因为乏了才睡了过去,其实早已昏迷了,也不知在海上漂浮多久,也不只是何方位,若是只是在海上倒也没什么,只要在海上时那海龙王之子自然会寻得我母亲,可那归墟乃一神秘之所在不归海域,我母亲到了那里至此音信全无,待得我外祖归家后,遍寻我母亲不得,问向村中幼童,幼童言我母亲与龙王之子出海游玩未归,我外祖只好到海边寻找那小龙王,可小龙王哪里知道?无奈何只好作罢,以为我母亲早已丧身大海,悲痛之余又下令全族日后不得靠近大海,以免有人再像我外祖一样经历丧子之痛。”,“不对不对,你母亲不是化为精卫鸟了吗,怎会于那归墟处音信全无,日后又怎会生下你”徐枫听得一头雾水,不解的问道,少女山神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我还未曾讲完,你急些什么”,徐枫只得打了个哈哈,又惹得少女山神与他一记白眼。

  “虽说我外祖那时以为我母亲早已丧身大海,可那小龙王却是不信,他乃海神,那万里波涛之事他怎能不知,孤身一人于那海中寻找,遍问海族,皆言不知,也不知找了多久,终于一天,在那海外之东,遇上一只巨鳌,那巨鳌言见我母亲已入那归墟所在,于那小龙王指明方向,那小龙王便往归墟而去,可哪里见得到我母亲,沿那归墟转上一圈,无功而返,却又于那归途中遇上我母亲一丝魂魄,原来我母亲在昏迷之时一丝魂魄离体而不自知,待见到小龙王后,又于那小龙王返回于那归墟处,进又进不得,在外围呼唤又无人应答,我母亲那时只有那一丝魂魄毫无理智可言,那一丝魂魄里的灵性泯灭,只剩的哀怨和不平,那一丝魂魄瞬时飞往西方发鸠山上的森林里,于那林中化为一只精卫鸟,小龙王只得匆匆报至我外祖,待我外祖与小龙王赶到发鸠山时,我母亲那一丝魂魄只剩得不平,于行尸走肉一般,只知道衔取一颗小石头,或是一段的树枝,从发鸠山飞往归墟,把石块和树枝投入,要把那归墟填平,世人皆以为我母亲乃是在海中溺死,哪里知道我母亲是往归墟而去,只有少数人等,如我外祖等知道那归墟,寻常人怎知,便传下来我母亲是想要把那东海填平,这就是那精卫填海的由来,纵使我母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衔石而去,可那归墟哪里是那么容易被填平的,纵使填上上千万年,怕也是沧海一粟,我外祖拦我母亲不得,可又无他法,那小龙王见我母亲如此,又想起之前我母亲想要去那日出之地一事,想通了前因后果,心生愧疚,自己脱去龙身,化为一海燕,助我母亲每日填归墟之事··”,徐枫突然想起海燕与那精卫的传说,问向少女“我听旁人言那精卫为了壮大自己的力量,就和海燕结成配偶,繁衍后代,以继续填海的事业,直到把大海填平为止,听你言海燕乃是那小龙王所化,这么说来,那海燕,不,那小龙王可是汝父否?”,少女山神笑了笑,说道“那小龙王正是我父,可他二人并不是那时便婚配于一起,否则我哪里会是如今这等模样,还作得这杻阳山神,不过是一寻常羽类罢了”,徐枫听她确认那小龙王是这少女之父,想起她说起那小龙王与精卫幼时打闹一事,她那时讲完不由得笑了笑,顿时心中明了,若是谁知道了自己父母幼时如那熊孩子一般时,怕是都会偷笑,怪不得她说她父母未曾说得,是她于她姨母瑶姬神女处听到,这般黑历史哪个会同自家孩童讲,可转念一想,那既然那时她父母未曾婚配,那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问向少女“”燕婉,那后来呢?”

  “后来过了数十载,我外祖因尝百草积毒爆发去世,可我外祖父天生神圣,羽化而登仙,青帝太昊伏羲氏许我外祖为南方天帝,又令他掌农神,代日巡天,既以为神,我外祖自然不同凡人时,也强于我父亲,他老人家亲自去了一趟归墟之处,想寻回我母亲本体与其余魂魄,可仍然不得法,甚至差点被那归墟吸了进去”,“差点吸了进去?怎会如此,你父亲去时未曾如此吗?”这世界有神灵,徐枫已经见过了,眼前这少女燕婉便是明证,可她自称不过一小小山神,管中窥豹,她外祖炎帝他老人家会有多强,这世上竟然会有能把神差点吸了进去的地方,徐枫骇然一惊,心想那归墟究竟是何等所在,“那你外祖是怎么逃脱的?”,“据他老人家说,当时情况危急,本想着趁机而入,却又怕被困在其中不得出去,他情急之下附在太阳上,才未被吸走,但也同样后怕,自回昆仑上报与太昊伏羲氏大帝,伏羲大帝虽为太古正神,东方大帝,又有河图洛书等至宝,但也同样不得其解,二人正打算上玉清境报于元始圣人定夺时,那极西之地却来了一人”说着说着少女看了看徐枫,“那人你定知得”。

  “我知道?是哪位?”

  “西方教主,一位自称为过去佛的的定光如来,燃灯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