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此方修仙 > 第十章 归墟?归虚!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归墟?归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西方教主?定光如来?那我确实知得。”,徐枫摸摸头发,向少女山神回道,心下想得却是“你们不能因为我头发短就都以为我是个小沙弥,这不科学啊,不过话说,那定光如来,不是那位燃灯古佛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远古时代的中国”,又问向少女“那西方教主来昆仑作甚?”

  少女清了清嗓继续说道“初时,我外祖与伏羲圣人也不知,虽说那定光如来乃西方人士但也是位不次于五方大帝的人物,便将他请上昆仑山,那西方教主虽说与我等修炼不同,修得三身十果八相,但元始圣人曾言大道万千,殊途同归,却与我等修炼之法大同小异,那西方教主游历九州之时,曾在发鸠山见过我父母,掐指一算便知前因,心内也对那归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便上得昆仑山来,我外祖与伏羲圣人听他来意,便邀他一同前往归墟”

  虽不懂少女山神所说修炼一事,但徐枫对那归墟却是实在好奇,“那三神同往可曾解那归墟之秘,

  少女山神燕婉笑了笑“哪里有那般容易,那归墟若是如此容易破解,不过就是一海中无底之谷罢了,随便起个阿猫阿狗的名字就是了,又怎会被称为归墟,自我外祖与伏羲圣人,还有那西方教主到归墟处时,伏羲圣人祭出洛书河图,想要解出期间秘密,那河图洛书却显示出归墟不过一灵气充足之地,并无半点神异之处,想但起我外祖之前所言,哪里会认为那归墟之处只是一灵气充足之地,三神只得严阵以待,我外祖唤来大日,伏羲圣人唤来龙马,背后又显现出先天太极八卦图,那燃灯佛现出一应身,围于那归墟,疑其内有神,想唤那神现身,可那归墟内并无神灵,根本无法唤出,神光却惊动了不远处一位海下之神,羽龙离光氏”

  徐枫满脸疑惑“羽龙离光氏?未曾听说,我实在不知这是哪路尊神?”

  少女一副了然入胸的样子,说道“你这等凡人自然未听过,羽龙离光氏,是上古九皇之一,乃天生水神,父子孙五人五皇曾于各地各自王天下,又称五龙氏,五人中之首上古中天皇君,角龙望获为羽龙离光氏之祖,乃是盘古真人见凡间百姓愚昧,欲教化世人,化出一分身转世历劫,中天皇君治世一千八百年,才羽化仙去,又历劫三十六万年才归于昆仑玉清境,号元始天王,玉清大天尊,羽龙离光氏待同样羽化后,上得昆仑山侍奉于元始天王,元始圣人见羽龙离光氏想起凡间历劫之事,虽说曾为其先祖,但这三界九州之人除盘古真人外,其余不论大小,人,仙,神,灵,具是元始圣人之后,怎能面面俱到,见羽龙离光氏侍奉得细心无误,又为天生水神,便让他做那海之龙王,掌天下江河海域,说起来他乃是我之祖父”。

  徐枫一惊,“你祖父?听起来你祖父端的是厉害无比,那为何你父亲当时于那归墟寻找你母亲时不求助你祖父呢”

  少女山神一叹,“我祖父化龙归海后子孙不知多少,凡属水中龙属,具是我祖父后裔,我父亲当时不过他诸多子嗣之一,又只是一小小幼龙,无兴风作浪,翻云覆雨之能,怎能求得上他,况且他又行踪飘渺不定,见他一面也困难得极”

  少女山神顿了顿接着说道“那日也巧,我祖父他正歇息于那归墟不远处,见归墟处神光大作,连忙出海查看,才看见那神光是我外祖与伏羲圣人等人发出后,因我祖父为人间帝王时,伏羲圣人与我外祖具是他之后裔,我外祖与伏羲圣人连忙与他见礼,又与他讲明事情经过,我那祖父听后,也想起元始圣人与他讲过那归墟之事,心下也想一探其究竟,便化作做一大龙围住归墟一侧,尽起四海之水,助于伏羲圣人三神,我外祖附于大日之上,立于归墟上空,但只照见其深不见底,伏羲圣人骑在龙马之上欲入那归墟,却不知如何那归墟竟然不可入,那燃灯佛之应身也同样不得法,我那祖父掀起滔天巨浪拍向那归墟却也无济于事

  那归墟毫无反应,四神罢手之际,那燃灯佛却言道,他有一法或能入这归墟之处,但损耗极大,只有一要求,若能应允,今日便试上一试,我外祖等人想这归墟太过神秘,前番我外祖这等神灵又差点被那归墟吸入,也不知这归墟到底于这三界众生是利是害,便让那燃灯佛言之

  那燃灯佛讲,若要他试那一法,便要允他门徒在这中土神州传教,纵使上古九皇已有二皇在此,但他所言实在太过惊世骇俗,二皇与我外祖也无法定夺,我祖父便往昆仑山上玉清境请元始圣人到此

  元始圣人见那燃灯佛虽为西方之人,但却对中土心生向往,便允了他传教之事,但叫他门中到中土后无论上下教众皆要俱受五方天帝管辖,那燃灯佛见传教之事已定,虽受管辖但也欣然应允,便三身俱现,那法身,报身,应身化作一莲,让我祖父涌浪将那莲送入归墟之中,那莲也神异,竟然真入得那归墟之中,待到不知几多时之后,那莲自归墟口而出,我母亲余下的魂魄正附于那莲之上,同被带出,伏羲圣人见状用河图洛书裹住我母亲魂魄,让我母亲在其中温养,可不消多时,那莲花自我母亲魂魄离去后,却突然被那归墟吸住,燃灯佛连番掐指作印也未能唤回,那莲便于众神面前泯灭,元始圣人见状出手从那归墟口之处夺了一丝归墟之内灵气,用大神通推演许久,方得知那归墟之秘。”

  少女山神说到这处时却停下了,显然是对那元始天王的大神通心生向往,可徐枫听到此处哪里能按捺得住,连忙催促那少女山神,“那归墟到底是什么所在,你快些讲”

  少女山神也不见怪,接着讲道,可那言语之中对元始天王极是推崇“元始圣人他老人家那是何等存在,自混沌初始,便已存在这世间,既有了那归墟之气,再用大神通推演那归墟还不是易事,转眼间便已晓得那归墟之处的前因后果,可那旁燃灯佛自失了那莲后,一身法力境界大跌,元始圣人便邀他于昆仑上修养

  待众神皆到了昆仑山后,元始圣人这才开口,那归墟自天地混沌之时便已存在,虽看上去只是一海中深谷,可却是一寂灭轮回所在,而那东海之东那处却只是它的入口之所在,三界众生若是应劫后,皆会被其化作混沌灵气,再自出口而出,元始圣人讲,那出口正是众神之道场,昆仑山,那混沌灵气自昆仑山而升,散布三界,三界万物众生皆依靠混沌灵气修炼生养,我母亲虽然未应劫,可在昏迷之中丢了一魂,又在机缘巧合之下漂于那归墟入口,那归墟以为我母亲已应劫,顷刻间便将她肉体化去,只剩的魂魄在其中飘荡,还未曾归于混沌,那魂魄尚有一线生机,却无肉体只得被困在归墟之中

  那燃灯佛的三身所化之莲虽神异非常,自被那归墟吸后,被我母亲附身而上,又被燃灯佛做法召回,又得众神相助,那莲便自归墟而出,那莲失了我母亲的魂魄后不久,便归墟上被磨作混沌灵气,而我外祖乃是死后为神,无有形体,那归墟自是不知,所以才会吸他入内,若非我外祖不附在大日之上,恐怕也会凶多吉少,元始圣人又言,将有一日,不知百千亿万年后,那归墟会吞了这天地,无论人神,众生万物都将应劫,自此天地轮回,重回混沌之初

  自元始圣人告知众神后,那归墟才被众神知晓,那归墟才被称之为归墟,言其为,一切万物众生,归于虚无之所在。”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