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
  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飞出去的身体像是被风吹烂了的风筝,高高的飞起,又重重的落下。
  男人战战兢兢的从车上下来,那人身子底下流出的血刺的他眼睛睁不开。
  周围的人纷纷围拢了上去,但始终没有人上前去。
  “快打急救电话。”
  人群中终于有人出声,也有人手忙脚乱的拨通了电话。
  “有没有认识她的,想办法通知她的家人,看样子人是不大行了。”
  有一个人出声,剩下的人便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
  “我认得,这是福利院里出来的那个大学生,是个孤儿。”
  听到人是个孤儿,那肇事司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孤儿好啊!省下他一大笔赔偿款了。
  救护车拉着已经没了生命体征的尸体走了,人们的还在议论,但过不了半天,那个被车撞死的孤儿就不会再出现了,没有人会为她伤心。
  ……
  “哪个千刀万剐的,想把老娘闷死吗?”
  莫四九挣扎了一下,她以为自己还是在好多人一起拼的那个廉价的出租屋里,她以为是那个整天染了五颜六色头发,穿着三尺布的女孩又在捉弄她。
  她想翻身而起,揪住那五颜六色的公鸡尾巴,但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
  “小鸡毛,你给我松开,否则我让你变成秃尾巴。”
  她的脸上盖着厚厚的棉被,闷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怒骂出声,但她耳中听到的却是一声低弱的婴啼。
  但这声音分明是从她的嘴里传出来的。
  一瞬间,所有的记忆都回到了莫四九的脑子中,她为了救那两个过马路都孩子,被飞驰的车给撞飞了的。
  她这是死了?
  她动了动,却被箍的紧紧的,但她能清晰的感觉出是被人抱着的。
  但这要窒息的感觉却让她想要掀开身上的棉被,呼吸更多的空气。
  棉被上好像多了一只手,并没有因为莫四九的挣扎而放松。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现在是死了还是活着?为何会这么难受,难不成自己死了还不招人待见,被人欺负?
  “真他娘的命大,怎么还没死?”
  棉被被人掀开,冷冽的空气就这么灌了进来,莫四九赶紧的吸了一大口气。
  响亮的啼哭在静谧的夜里传的远远的。
  “要死啊!快让她闭嘴。”
  莫四九的嘴巴再次被人紧紧捂住,但好在给她留了鼻孔透气。
  “大哥,现在怎么办?”
  莫四九听到那个抱着他的男人问。
  “这个拿着,给她喂下去,这可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好东西。”
  莫四九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直觉告诉她这肯定是要她命的东西了。
  她的嘴巴被掰开,粉末直接倒进了她的嘴里,呛的她一阵猛烈的咳嗽。
  “趁着大雪,扔到齐云山上。”
  莫四九还没回过神来便听到那人又说话。
  从醒来到现在,她还没整明白到底出了啥事,就这般又被人扔了。
  而且这不单单是扔了她那么简单,这是要她的命啊!
  冰天雪地的,她就被扔在了山上,寒风跟冰雪,差点就要了她的小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