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一章 避风港

我的书架

第一章 避风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壁落日已浸沉入海,昏黄光辉只余下萧瑟,照得蔚蓝的水面蒙上了深沉的暮光。

    此时已是冥冥傍晚,漫漠冷清的海洋中,却有一艘横帆大渔船借着风浪漂驶,不时有嘹亮欢快的歌声传出,响彻那静谧火红的长空。

温言依坐栏杆,再也抵不住胸中泛起的疲惫困意,他眼帘轻颤片刻便昏睡过去。

“到了!快到了!”

“哟呜!终于回来了!”

不知过去多久,声声嘈杂的兴奋吼叫,惊醒了睡梦中的温言,他揉揉惺忪的眼眸。

    视野中的海平线,浮现了那座沿海小镇的轮廓,上空那升腾的袅袅炊烟,仿若迎接着他们的归心似箭;远远地,温言便望到小镇上人影绰绰,朝着海岸陆续奔驰晃动,惊起繁多栖息的海鸟。

    离着愈发接近,便瞧见熙攘的人群皆是妇孺,争先恐后的孩童跑在前边,正朝着渔船挥喊,妇人们迈着碎步紧跟在孩童后面,呵斥声不绝于耳,渔船上的人也挥着手大声回应,两边此起彼伏。

    不知怎地,看到此情此景,温言忽然想到一句诗词,‘两岸猿声啼不住,忽如春风满面开’。

    有几个冒失的孩童,从人群中脱颖而出,撞得一个走得稍慢的妇人身形踉跄,惹得她满嘴牢骚。

    温言脑中兀自又冒出一句,‘群童欺我老无力,他日弯弓射大雕’。

    他环顾涌动的人流,却没有发现那抹心念良久的小身影,不禁有些难掩失落。

    “哥哥!哥哥!”

    正当温言心绪百转,一道熟悉的声音落入他的耳中,他急忙闻声望去,只见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女童,正挥舞着小手从镇上赶来,鬓上两条小马尾起伏不定,萌萌中尤为可爱。

    温言嘴角微扬,随后加入了‘两岸猿声’之中。

    渔船靠了岸,还没等放下踏板,温言便跳下了船,早在下面等候的小人儿,飞扑进他的怀里。

    “温馨,你跑这么快做什么?这样可不能成为淑女哦!”温言轻声责怪,抱住妹妹,用衣袖把她小脸上的汗渍尘迹轻轻擦去。

    “我……我跑不快的话,我怕……怕哥哥也不见了。”

    温馨把头埋进哥哥怀里,搂得紧紧实实。

    “小傻瓜!”

    温言心中闪过暖流,轻轻把怀中小人儿放到地上,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哥哥那也不去,哥哥会陪着你一辈子!”

    “真的?”温馨抬起头,眼眸倒映着天边红彤的晚霞,透出灿灿亮光。

    “真的,哥哥怎么会骗你!”温言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妹妹的额头,眼神宠溺。

    逗得温馨又钻进他的怀里一阵撒娇。

    ……

    夕阳薄暮渐退,海岸却人声鼎沸,没有丁点离去的意思。

    “哥哥!哥哥!你看!这是什么?!”

    温馨捧着一条大鱼,蹦跳雀跃到温言身边,一副邀功的模样。

    “嗯?”温言看着妹妹手中的大鱼,神色略显疑惑,“温馨!你从哪里拿来的?这是大家的,不可以乱拿东西哦!”

    “不是啦哥哥,是……”温馨快速地把鱼放进自家娄里,小手指着一个健壮的中年汉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常伯伯给我的,他说不能退,我答应他了,退了我就是小狗了!”

    这个小机灵鬼,真是愈发顽皮,都学会自作主张了……

    看着妹妹小人装大人,温言不禁有些莞尔,目光顺着温馨的小手望去,那汉子点了点头,粗糙的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

    “来啦,神仙来啦!”

    一声惊呼蓦然响起,温言闻声望去,只见岸堤上坑洼的马路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

    是个留八字胡的中年人,着一身绣着细密花纹的绸缎锦服,举止神态透着淡然无忧的雍容,如果用温言自己的话来形容,这叫做富有万金气自华。

    中年人微微顿足,望一眼火烧般的天际之后,便踱着阔步向他们这里走来。

    看着中年人那青矍的身影,温言不禁思绪纷飞,回到了三年前。

    那年,这个中年人来到了这座沿海小镇,愿意收购他们的海货,给出的价格极为公道,且是现出的真金白银,如此好事,对于消筹困难的偏僻小镇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中年人也开了个附带条件,倒是异常简单,给小镇每户人家分发一座石像,用香火供奉。

    烧香拜神佛,并非什么难事,他们也爽快地应承下来,一直延续至今。

    众人捧月般簇拥着中年人上了渔船。

    在瞪圆瞪大的双双眼睛中,中年人只是轻挥大袖,舱里那些数量可观的鱼群,竟霎时消失不见。

    如此手段,如那仙人术法一般,虽不是第一次瞧见,但温言仍心潮澎湃,心中只有两个字——神仙!

    中年人简洁了事,丝毫不拖泥带水,结了钱银,临去只是叮嘱几句香火之事,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温言看着中年人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那人走的时候,眼神古怪地瞄了他一眼,总觉得里面有什么深意。

莫不是自己多想了?

    朦胧的夜色降至,热闹的海岸逐归平静,兄妹二人走在人群后,温言衣衫单薄,怀中并不圆润的碎银硌着肌肤,冰冰凉凉,他仰首挺胸,步子有些飘然,颇有‘钱满怀时心亦满’的意思。

    温言微微一笑,已经开始盘算这些银子,如何花才合理了。

要不给妹妹买几件新衣裳?抑或是有趣的小玩意?

    嗯……

    他低下身,扫掉妹妹手中脏兮兮的贝壳,摸摸她的小脑袋,挺直身板向着前方一挥手,意气风发,“走!回家!哥哥给你做好吃的!”

    “哥哥,今晚吃什么呢?”温馨搂住温言的大手,摇摇晃晃,瞥一眼地上的贝壳,有些不舍。

    “你喜欢吃的蒜蓉蒸蚬哦!”温言抖了抖手中鱼篓,传出哗哗的响声。

    脚下正是那贝壳,已经被他踩得稀碎。

    “耶!”温馨开心地举手欢呼,然后扬起那可爱的小脸,“哥哥,那条大鱼呢?”

    “在篓里,”温言答道,不知为何,他忽然觉得有些凉意。

    奇怪,是因为自己穿得太单薄?

    “我知道!那叫三文鱼!哥哥,我聪不聪明?!”

    温馨得意地说道,像是知道不得了的事情,有心卖弄。

    “对对对,你真是个大聪明。”温言语气敷衍。

    “哥哥,那有没有……四文鱼?!”温馨一脸天真无邪,满是期待。

    “没有!”温言额头隐有黑线。

    “哥哥,没有四文鱼,那有没有五文鱼?”温馨不依不饶。

    “闭嘴!”

    “鱼会不会长高呢?”

    “闭嘴!”

    一大一小的身影,逐渐走远,隐没在小镇的街巷中。

    ……

    厨房昏黄的烛光轻轻摇曳,温言正在忙碌着晚饭。

    温馨坐在灶台旁边,摇晃着小板凳,不时舔上一口糖人,悠然自乐。

    看着妹妹靠撒娇打滚得来的糖人,温言就想起那位老人家顶着烛火,颤颤巍巍地做着糖人的模样。

    真是苦了你了,老人家……

未久,几碟家常小菜放置在那张简易的饭桌上,冉冉热气升腾,烛光中显得格外温暖。

    温馨一手拿着糖人,一手抓着蚬子,样子极为滑稽,吃的同时仍不忘对着哥哥‘敦敦教诲’。

    诸如‘猪会不会游泳’,‘蚂蚁会不会跟蟑螂成亲’,‘屎壳郎是不是花蝴蝶亲生的’。

    口若悬河张口就来,且滔滔不绝。

    温言听得额头满是黑线,心中泛起阵阵叹息。

    谁能想到,一个六七岁的少女,能想到这么多无聊的问题?

    不堪受辱的温言,只好把注意力集中在那饭菜之中,埋头苦干。

    看来,有必要矫正一下她的品德了,毕竟,教育要从小抓起……

    舔食的一粒粘在嘴角的米饭,温言摸着下巴沉吟。

    ……

    累了一天,终于算是诸事皆宁,温言哈欠连天,伸了个懒腰。

    他吹灭床边那老旧木台上的蜡烛,躺在那张格外亲切的木板床,意识一松,睡意渐沉。

    一两刻钟之后……

    “吱呀!”

    房门打开,闪进一个小小的人影。

    响声惊得温言睡意全无。

    有贼人!

    他刚想摸索床底的木棍,却听到床板咿呀作响,然后感觉到身上的被子正在被人拉扯,伸手探去,摸到一个小脑袋,手中青丝柔顺。

    被他抓到,小人儿便停住了动作。

    温言摸黑点起火烛,光亮中,只见温馨侧蜷着身子,被子的一角被她扯去盖在身上,眉毛轻颤,正闭眼装睡。

    这一幕让温言有些哭笑不得,“你做什么?”

    “哥哥……我怕……”温馨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怯生生的眼睛。

    “不行!多大个人了!刚才都说好了!”温言说罢就要推那小人儿下床。

    “不!要!”温馨把被子卷在身上,滚来滚去。

    “要学会独立!你看那隔壁二娃,五岁就学会自己睡了!”温言孜孜教导。

    “不!要!”温馨干脆把头也埋进被子,不再理哥哥。

    看着死活不肯自己睡的温馨,温言一阵无语,方才他哄了半天,妹妹才勉强答应自己睡,本来以为是良好的开端,现在却又回到原点,那他岂不是白哄了?!

    看来培养独立的计划,稍微出了点问题啊!

唉……真是任重而道远……

    温言叹息一声,轻轻吹灭了蜡烛,躺回床上,合眼盘算着独立计划该怎么继续下去,蓦然一阵凉风透窗而入,旁边小人儿不安分地动作着,他刚想呵斥几句,却感觉到自己身上被盖上了半张被子。

    “哥哥,夜里凉。”

    黑暗中,温馨的声音响起,语气轻轻柔柔。

  温言心中顿时五味杂陈,那张对着大海梨花带雨的小脸,又浮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情不自禁把小人儿搂进怀里,心中默念:现在乃至未来,我都是你的避风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