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三章 推茅

我的书架

第三章 推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千……轮回…开…………且……表……时机……”

  温言才走到海边小山崖前,便听见那盘坐树下的怪人又在胡言乱语,他不禁加快了些脚步,径直走到那怪人面前,从手上物事摸索出几个包子。

“诺,我给你带了包子,赶紧吃吧。”

那怪人念叨声戛然而止。

  从温言记事起,这怪人便在守着这个地方了,崖上有一棵参天榕树,地上长满了翠绿的小草,跟周围嶙峋不一的石壁大相庭径,且无蛇虫,处处透着古怪。

  若是有人靠近,这身材魁梧的怪人,便会生了脾气,将人扔出去,不过力气似乎把握得很好,倒也不伤人,但是并无绝对。

  温言记得上学堂那会,有个姓陈的大聪明,聪慧过人,是同龄人中的一枝独秀,此人提出了一个想法,说是可以拿几张棉被放在地上,逗那怪人往复而扔,以此寻乐,没想到扔了三四回之后,大聪明被打断了一条腿。

  此后众人便知道,这怪人可能疯癫,但起码不傻。

  不过说来也怪,生人勿近的怪人,却准许温言走进那山崖上,无论他怎么闹腾都不为所动,这小山崖,便成了温言的‘风水宝地’。

  小时候犯错被父母追打,他便躲在这里,冲着拿他没辙父母做鬼脸,不过回到家,还是免不了遭一顿毒打,不屈服的温言,又跑到这里闹绝食,久而久之,父母再也管他不住。

  大概是这个古怪凭仗的缘故,温言对这个地方,这个人,有着异样的亲近,有时候他会带些吃食给那怪人,平日里若是得了空闲,便会拿一本书,躺在那树下绿茵中消磨时间。

  那怪人拿起包子就是一顿狼吞虎咽,看得温言直摇头,数了一下油纸里的包子,又扔下几个,心想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剩下的包子他是要留给妹妹的,那条馋虫还在家里嗷嗷待哺呢。

  “走了。”温言也不管那怪人听没听懂,撇下一句话语,便迈开步子。

  “境…作…疾……”

  听到身后的声音,温言懒得理会,这种情形他早就司空见惯了,让怪人自言自语说个够就行,毕竟,两人‘驴唇不对马嘴’,还不如省些时间,趁早回家做大餐。

  “灯……下。”

  等下?

  温言停下脚步,有些疑惑,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怪人还是背对着自己,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看来是自己幻听了,这人又在说疯话。

  “且慢!”

  那怪人缓缓站起转身,没了以往的口齿凌乱,吐字清晰无口音。

  刚想走人的温言有些愕然,这下他听真切了,也看真切了,那个怪人确实是在跟他说话,他下意识脱口而出:“你不智障吗?”

  “非也,非也,我三魂七魄皆全,脑子无疾,”怪人言罢,略微思索之后,指着山崖大树后面,“这是你的墓地。”

  “爷年轻力壮,是你的墓地才对,大傻子!”温言没好气的回道,他原以为此人突然开了窍门,会有什么惊人之语,比如说哪里有金子可以挖之类的,没想到居然是个傻子。

  “不,是你的墓地,”怪人并不生气,语气认真地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向温言缓缓走来。

  难道……

  温言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他好像明白了。

  这人……要杀他!就埋在大树后面!

  难怪那怪人平日里不怎么吃东西,而且大树小草如此郁郁葱葱,竟然是……怎么办……打肯定打不过,看来只有运用三十六计中最为绝妙的上策——

  跑!

  温言丝毫没有犹豫,一溜烟跑得飞快,他只希望那怪人不要追上来,对自己的脚上功夫,他还是颇为自信的,只要拉开距离,肯定能逃脱那个怪人的魔爪。

  约摸跑了百把步,温言回头瞄了一眼,那怪人并没有追过来,还伫立在大树的阴影里,看不明面容。

  他松了一口气,幸好这怪人只在小山崖那一亩三分地徘徊,要是追过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他心中不禁有些不岔,平日里他对怪人不薄,吃食投喂不计其数,没想到那个疯子不仅不知恩图报,还翻脸不认人,果然疯子就是疯子,不能用常理对待。

  温言停下脚步,做了几个深呼吸之后,对那怪人竖起了第三根手指,不停地左右前后摇晃,一番动作下来,他只觉得酣畅淋漓。

  小样,跟爷斗,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但是下一刻的事情,让温言瞳孔收缩了一下,他发现那怪人……不见了!这么大的人,就在眨眼的功夫,凭空消失了!

  温言额头又开始冒冷汗,他想不通那人是怎么做到的,藏在树后面?唔……看来,只有这个解释了,指定是拿自己没了辙,躲在树后面生闷气呢!

  “你去哪里?!”

  温言听到身后炸起了一道仿佛带着异样魔力的声音,他艰难扭过头看去,只见那身材魁梧的怪人,与他贴得很近,煌煌阳光照耀下,犹如魔神。

  咕噜!

  温言咽下一口口水,颤颤巍巍地指着怪人,“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怪人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东西。”



紧接着他又说了一句让温言莫名其妙的话语。



“千年灵潮起,时机已到,境已大开,你,该回去了。”

  “我这就……回去煮饭……”温言说完就想挪动脚步开溜,开什么玩笑,跟疯子认真,那是傻子才做的事情,这又不是在过家家,得想个法子脱身才是正道,温言心中涌起了强烈的求生欲望。

  啪!

  一只大手,落在了温言的肩膀上,打碎了他那点可怜的幻想。

  “这样可不行,我会很烦恼的。”

  怪人的声音幽幽响起,如同地狱恶魔的低语,透着无尽的寒意。

  “你想怎么样……杀了我吗……”温言似乎放弃了抵抗,耸拉着脑袋,脚尖不停的向后磨着地面。

  “非也,我是接引你回去的。”

  温言闻言眼睛一亮,停下脚下的动作,接引不接引,那是什么东西他完全不想知道,透过那句话语,他只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大概……好像不用死了!

  “哎呀,怪兄见外了不是,我刚才是在试你的功夫,知道你是个猛男,我就放心了!”

  温言不露声色地挣脱了肩膀上的大手,反客为主,拍着怪人异常结实的肩膀,脸上荡起了笑容。

  怪人似乎不知道他话语中的虚与委蛇,木讷的脸上露出了让温言惊奇的笑容。

  但是怪人接下来的话语,却让他如坠冰窟。

  “如此甚好,那我们这就出发吧!”

  “你这……”温言脑瓜子嗡嗡作响,嘴角抽搐。

  他自己似乎加快了自己的死亡,这好比搬起了石头,狠狠砸向自己的脚,一个字,难受!

  温言在心中迅速琢磨了一下,当下情形这怪人占据着绝对的上风,瞧地上也没有什么趁手之物,看来耍些小聪明没什么用,那怪人不吃这套,不如干脆把事情挑明了。

  “怪大爷,什么走不走的,你总得说个缘由吧,强拉硬拽,这就不地道了,

  就好比你去包子铺买包子,拿起包子就走,没了道理啊,这样属于偷盗,是道德的沦丧,很严重的!”

  温言摆着手说道。

  怪人仔细想了片刻,仍是那平淡的语气,“三千轮回三千劫,奉门主之令,我来接你回去。”

顿了顿,他又说了一句:“我名为丈二,不姓怪,我是你师兄。”

  “就这?”温言满眼透着鄙夷,看傻子一样看着这个名叫丈二的怪人,这人果然绝非等闲之辈,他有病,而且是大病!如此低能的骗局,信他,自己便是傻子,不信他,他才是货真价实的大傻子!

  很显然,温言认为自己并不是那个傻子。

  “我说丈二大爷,你应该是个聪明人,这种骗术你骗骗小孩子还行,骗成年人,还是差点火候啊!”温言语重心长的说道。

  丈二仍是温言眼中那副‘要是不活的’样子,毫无波澜,“事实本是如此,我并无虚言。”

  “我说丈大爷,丈神仙,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你能找到更好的。”

  “不行,门主之令,怎可懈怠。”

  温言有些头疼,看来这怪人说什么都不愿意放弃,横竖都没得选择,也罢,死猪不怕开水烫,他干脆‘撕破脸皮’,“我不去!我就是不去,你爱咋咋!”

  丈二看着温言,也不言语。

  那深邃的目光看得温言头皮发麻,从头凉到脚,他心中叹息,这下,真完了道了……

  许久,待宰的温言便听那丈二终于又说话了;

  “若不是我本体有些许……急事,现在只是投影之身,受人间大道限制,只有本体十分之一不到的法力,用不了入神之法,不然哪会让你来的如此多事,

  罢了,我且用传神之法,告知与你一二,只不过此法需要一点时间,且容易被打断,遭到反噬,我现在设置不了幻眼法阵,为了不被打断,需要找一个安静的环境。”

  这番话语听得温言一愣接一愣,只觉得又长又听不懂,不过这人口才不错,不去说书可惜了,脑海中不禁浮现丈二坐于高台上,对着满座宾客唾沫飞溅的模样。

  丈二环顾四周,扫视一圈下来,目光一顿,停在了远处的一间小屋子上。

  “嗯,就那茅屋吧,清净,且无人打扰,随我来。”

  “不去……行不行?”

  温言吞吞吐吐,心中怨念丛生,开什么玩笑,光天化日之下,要是让镇上的人看见两个大男人进那茅屋,半晌未出,岂不让人蜚语?

  “不行。”丈二抓住温言颈后衣领,无视温言的挣扎。

  温言只觉得下一刻一阵头晕眼花,天旋地转之后,他们出现在那茅屋之前,这又让温言生起了怨念。

  你直接进去不行吗,非得让人家看见!保密!保密不懂吗?!

  进了茅屋,丈二把温言推搡在茅草上,惹得温言面谩腹诽。

  “盘腿而坐,与我对视。”丈二席地坐下,示意温言照做。

  温言照瓢画葫,坐下后,看着丈二那张熊脸,鬼使神差冒了一句:“你有眼屎!”

  隐约间,他似乎看到丈二脑门子青筋胀跳了一下。

  “直视我!”丈二两只大手摁住了温言的脑袋。

  之后温言便看到丈二眼中亮起了诡异的光,然后他只觉得灵魂被抽离一般,意识远去,沉浸在那光怪陆离的世界之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