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四章 身处何地?

我的书架

第四章 身处何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馨坐在堂屋的门槛上,双手托着下巴,紧盯着天井下那间打开的大门,盼望着哥哥的身影,蓦然一声鸟叫声传来,她歪头看去,一只鸟飞落屋檐,嗈嗈悦耳。

  “你歌儿唱得真好听呢,小鸟儿!我在等哥哥回来哦,小鸟儿你呢?”

  温馨嘴角洋溢着微笑,挥手跟那鸟儿打着招呼,看着鸟儿那斑斓的羽翼,她心想要是哥哥回来的话,就问问哥哥这是什么鸟儿,五颜六色的真好看!

  清晨的阳光格外安逸,照在少女可爱的小脸上,不禁让她眼帘微眯。

她听哥哥说,这叫阳光明媚,哥哥还说,明年就让她上学堂,学那书本上的东西,便能知道很多东西,拥有像哥哥一样的知识了,可是,她听说上那学堂的话,听课要很久呢,那得多无聊啊!

  哎呀真讨厌……

  温馨嘟起小嘴,有些不开心了。

  鸟儿展开翅膀,轻掂那双黄爪,飞上了蔚蓝的天空,看得温馨目眩神摇,心想什么时候,她也能像鸟儿一样,翱翔天际呢。

  巷道传来人的话语声,耳尖的温馨赶紧起身,小跑到大门,扶着门边探出小脑袋望去。

  不是哥哥啊……

  看清来人,温馨有些失望。

  巷道过来几个扛着锄头铲子的人,身上沾染了一些泥痕,看来,是刚从田地里耕作回来的人,温馨礼貌地向他们问好,引得那些人啧啧称赞。

  “温馨真懂事,比你哥哥小时候好多啦!”

  “是啊是啊,那小子以前野得很!”

  “他还偷过我的鸡!”

  “这算什么,他把我的公牛合着母猪放在一个栏里!”

  听着那些人说着哥哥的‘坏话’,温馨也不言语,等那些人渐渐走远,朝他们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略略略,哥哥才不是这样呢!

  温馨坐到门槛上,捡起一根燃尽的红色香梗,托着脸颊,无聊地在地上画着凌乱的纹路。

  哥哥去了这么久应该买了很多东西,肯定有很多好吃的!烧鸡烧鸭?或者是什么街摊小食呢?

  温馨抹掉嘴角馋出的口水,又摸了摸饿得咕咕作响的肚子,有些知晓了愁的滋味。

  平时这个时候,哥哥都已经回来了,看来,指不定是路上瞧见了生得好看的狐狸精,着了迷了!哼!臭哥哥!等你回来要你好看!

  门口的巷道人来人往,温馨等啊等,等啊等,也没有看见哥哥的人影,心中不禁升起了不好的想法,她实在坐不住了,顾不得关门,急急忙忙向着集市跑去。

  温馨一路小跑,见人就问,可惜的是路人的只言片语中,大多数是‘不知道’,‘不清楚’,这让温馨更加不安起来,到了镇上集市,一番费力打听下,温馨终于从一个卖包子的人口中得知了一些消息。

  几经波折之后,温馨垂头丧气地出了那朗朗书声的学堂,顿足歇息片刻,她想了一会,觉得哥哥可能是去了他经常去的小山崖了。

  清晨的天气随着日头的上升,已经渐渐发热,加上不停地奔波,温馨焦急的小脸全是汗水,她拨开黏在眼帘中的发丝,脚步逐渐加快,又朝着海边那个小山崖跑去。

  临近那小山崖,温馨停下脚步,小脸露出欣喜的神情。

  她看见哥哥和怪人站在马路边上,两人嘴唇蠕动,不知道在聊什么,她挥手大喊,可能是离得远一点的缘故,哥哥似乎没听见。

  哼!装聋作哑!

  温馨对着远处的哥哥轻挥了一下小拳头,心中念念叨叨,但眼下的画面,她有些不明白,哥哥为何突然与那怪人如何要好,平日里哥哥不过是扔下些吃食就走,两人毫无交流,就像那熟悉的陌生人。

  看现在这个情形,他们勾肩搭背,感情好得跟穿一条裤子似的,看着哥哥对那怪人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她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小嘴嘟得老高。

  你妹妹都快饿死了,你还在这里跟怪人鬼混?!

  跑近了些,似乎看见哥哥朝自己摆手,温馨有些疑惑,哥哥这是什么意思?

  她小身子一扭,蹲进了路边的小石堆后面,只伸出一个小脑袋,紧盯了一会,也没发现什么不对,虽然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想来应该是唠着家常琐事,她不禁松了一口气。

  但是还没等她放下心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觉得异常地荒谬,更伴随着恐惧和担忧,只见那怪人突然抓住哥哥,然后两人就消失了!

  “哥哥!”

  温馨惊叫出声,她慌忙从石堆里出来,环顾四周,寻找着哥哥的身影,也不知道是不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看见那远处的茅屋前站了两个人,细看之下,正是哥哥和那怪人。

  只见哥哥半推半就,跟那怪人进了茅屋。

  温馨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他们是怎么做到瞬息之间,从刚才的地方移动到那边的?!

  “砰!”

  温馨喘着粗气,重重地推开茅屋的门,只见哥哥和怪人两张大脸贴得很近,深情地对视着。

  这一幕让她掩嘴遮惊,险些瞪掉眼睛!

  他们……在干嘛……

  “怪人!放开我哥哥!”温馨咬牙切齿地怒视着怪人。

  话音刚落,她看到了异常古怪的一幕,眼前的景象似乎扭曲了一下,然后一圈圈透明的涟漪向外扩散。

  “这是什……”还没说完,她只觉得眼前一黑。

  镜属仙界,天气门内。

  “啊……疼疼疼!”

  温言悠悠醒来,只觉得头疼欲裂,艰难直起上身,双手轻柔地按摩着头部,睁开眼睛,便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他扯了一下嘴角。

  看来,自己又在做梦……

  头颅中高涨的疼痛,掺夹着身体里异常疲惫的睡意,让温言感觉意识有些昏昏沉沉,他把头枕在手臂上,不自觉地又缓缓睡了过去。

  等温言睡过去不久,一对男女走进房间里。

  男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人,龙行虎步顾盼生威,透着久居上位的气势,女的是个盘发飞天髻的妇人,比中年人稍显年轻一些,柳眉轻皱,凤眼含忧。

  正是天气门门主扶南阳,和他的夫人京蝴。

  京蝴坐上床边,扶住温言的后背,轻轻地把他放躺回床上,“疾儿他昏睡了三天三夜,没什么大碍吧?”

  “无妨。”扶南阳负手而立,声音不大,却异常清晰,“我已用定魂丹稳住神识,稍加休息,便可痊愈。”

  轻轻擦去温言额头的冷汗,京蝴眉头深锁几分,“丈二擅离职守,且做事不动脑筋,夫君,我认为给他惩罚鞭策才是。”

  扶南阳摆手道:“丈二这多年,也算劳苦,免了吧。”

  “无忧如何了?”

  “就属她受创最重,丈二与寻意两人合力,已经稳住了颓势,大体无碍。”

  听闻此话,京蝴身体微抖,言语带着颠声,“万幸没什么大碍,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

  “唉……说来,也是我们的错啊。”扶南阳表情变幻不定,声音透着莫名的沧桑。

  京蝴嗔斥道:“还不是因为你,死板的天人脸面!”

  “咳!”中年人咳嗽一声,拉起妇人的手,“走吧,让疾儿好好休息,莫要再生事端。”

  挣脱不过,京蝴白眼道:“你瞧你那德行,等疾儿复了神魂,我看你如何脱身。”

  “咳咳!”

  两人离去之后,一阵微风吹进房间。

  “铃铃铃……”

  只见窗台上,蹲了一个娇小少女。

  少女衣着暴露,模样甚是俏丽,肌肤傲雪似霜,散发披腰,手腕脚腕、脖子皆系有一只印花铃铛,她嘻嘻一笑,轻轻跃向床前,又惹得身上铃铛清脆而鸣,悦耳动听。

  “这就是扶疾师兄么?”

  少女食指搭在朱唇,身体前倾,眼波在温言身上流转,柔顺的青丝落在温言的脸上。

  “虽然模样不同,但还是很帅气呢!”

  少女痴看了会,脸泛桃红。

  似乎听到少女的赞美,温言眼帘颤抖了几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却无话语。

这……

  突兀入眼的澄澈雪白,让温言大脑混沌,鼻中热血兀自流出,虽无锦绣山河,但他只觉人生足矣!

  少女身上的铃铛摇晃,悠扬出阵阵空灵。

  “师傅!师傅!师兄他醒了!”

  “啊!师兄他又昏过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