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七章 师妹的入门教课

我的书架

第七章 师妹的入门教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所谓炼气,乃是感悟天地灵气,引其精华锤炼己身,通达神魂,借此突破大道限制,掌控神通法术;

    引、纳、化、炼,这乃是基础,也是重中之重,万丈高楼平地起,根基需稳,切勿急功近利,需慎之又慎;

    为了让你们更直观的了解炼气法门,我会辅助你们完成第一步,以此增加你们的感悟,此后,你们便要自己多加尝试了。”

    灵鸳言罢,双手抵住两人额头,闭上双眼,神识与灵力微微一沉。

    温言只觉得一股奇异中透着冰凉的气息,汇入了身体,若同炎炎夏日冰水浇头,带着他的意识‘遨游’体内的脉络气穴,形成了一个循环。

    一周……两周……

    渐渐地,温言只觉灵台清明,似乎穿透了万物,他直观地‘看’到,周围有五彩斑斓的元气,正向他靠拢,沁人心脾,之后感觉身体越来越轻便,似乎要飞了起来。

    这,就是炼气吗……

    “海纳百川,气游周天,垒千秋,筑万古!”

    灵鸳的话语如歌如吟,彷如九天仙子的礼赞,开启了他们的飘渺之旅。

    温言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久居深阁的‘黄花大闺女’,突然‘媒婆’送来一纸婚书,他还没做好准备,便成了坐在花轿中的‘新娘子’。

    既有‘上错花轿’的紧张,也期待着,与以往不同的美好‘新生活’,他的‘夫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恭喜你们,已经算是初窥门径,接下来,就按这个方法,行一万周天。”

    “一万?”

    进了夫家,‘夫君’掀开他的盖头,他愕然发现,‘夫君’是个‘如花’般的抠脚大汉。

    “不,十万。”

    ‘夫君’狞笑着把他拥入怀里,进了门上贴有‘悲’的新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温言虚脱的趴在草地上,面如死灰,双眼无神。

    早知道不学了……

    他有些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双系有铃铛的雪嫩莲足,正踏着青草款款而来。

    “师兄,你怎么了,是不是胃不舒服?”

    胃?是浑身都难受!

    温言超想给她一个白眼,但是疲惫的身子不允许。

    灵鸳单手扶他坐起,玉面如春风,“来,师兄,多喝点热水,就会好起来了!”

    咕咚!咕咚!

    由不得温言分说,那碗热水就进了他的肚子里。

    暖和的温度让他打了一个激灵,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体内疲劳一扫而空,砸吧砸吧嘴唇,仍可尝到那碗水残余的甜腻。

    活动了几下身体,确实感觉不大一样,他大感惊奇,“这是什么药水,竟然有这样的功效?”

    灵鸳先是装作略微思索,然后凑近师兄耳边,吐气如兰。

    “天马尿,臭狗屎,脚板皮,加上隔夜汗衫挤出的水制炼而成,为了师兄你能喝的习惯,我加了一点糖,姑且就叫它醒神水吧。”

    呕!

    温言伸指入喉,一顿乱扣。

    他想吐!

    灵鸳拍掉他的手,眼睛乐成一道月牙儿,“骗你的啦,这是归元丹与一些草药制成的甘液,”

    咯、咯吱!

    温言咬牙切齿,心中明了,这魔女又拿他开涮呢,一时间他只觉胸中怒火汹涌而起,也不管能不能打得过,作势便扑了上去。

    只可惜灵鸳身形消失原地,让他扑了个寂寞,他扫视一圈,只见灵鸳站在远处一颗大树前,双手抱胸,挑衅的朝他勾了勾手指。

    温言从来没受过如此大辱,双脚使劲一蹬,化作一匹飞跃悬崖的骏马般,在空中滑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哎?好像……哪里不对?

    结局不出灵鸳所料,师兄稳稳当当地撞在了她身后那棵大树上。

    “师兄,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变化?”

    变化?

    顾不得疼痛,温言沉吟思索了片刻。

    好像……自己速度突然变快了,而且力气也大了些,平常让他使劲跳,也跳不了这么远。

    他又尝试了一些动作,无不是轻灵异常,比以往的笨拙,确实不在一个等次上。

    正当温言想跳上树枝体验高来高去的感觉时,却愕然发现树顶上,一个小小的人影迎着微风飘然而立,恍惚间,竟觉得她有了略微的仙姿……

    他心中的沾沾自喜,霎时变成了自卑。

  灵鸳看师兄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禁嘴角勾起,果然人和人比,才更能体现天赋、心态的差距,大道长远仙途漫漫,骄傲自满这种陋习,可是要不得,看来还需要更加严苛、精益求精地去磨砺尚需努力的师兄了。

    她心中忽然划过一道小闪电,想到一个主意,招手道:“师兄,你且过来。”

    温言连蹦带跳的到了灵鸳跟前“前辈,什么事?”

    “你想不想……”灵鸳丹唇微启,目若秋波似喜似羞,扭捏着娇躯巴巴望着师兄。

    咕!

    “这个……不好吧!”温言搓了搓手。

    灵鸳眼中闪过狡黠,对师兄循循善诱道:“我有一条捷径,可以快速提升修为,省去不少烦恼,你要不要尝试一下?”

    “好!”温言快速答道。

    开玩笑,有快速方便的捷径不走,去走那陷足的泥泞大道,费那功夫干嘛,岂不是显得自己春两虫!

    不时,温言被绑在了树上,如同一个大粽子,灵鸳不断挥舞着手中长鞭,打得他嗷嗷直叫。

    “不要啊!我错了!我有罪!我猪狗不如啊!啊!噢!”

    他嚎得惊天动地,但是恐怕叫破了喉咙,也没有人能救他,包括他那个在旁边看戏的妹妹。

    “师兄,这直性鞭,怠惰诳聪之人,首当其冲!还望你以后好好努力修炼,切勿耍些小心思,大道虽无锋,却容不得半点懈怠!”

    灵鸳虽然有些心疼,却仍不忘此举的良苦用心,说到关键处,手上的力气也更重了些,竟逐渐打得兴起。

    远处有几个人影驾云飞过,看见这一幕,不禁有些好奇,窃窃私语。

    “那个面生的年轻修士是谁啊?看样子被打得不轻啊!”

    “不知道,也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误,惹恼了灵大人。”

    “唉……真是个可怜虫!”

    “肃静!切莫乱语,惹大人生气!”

    一行人暗催法力,座下白云蓦地翘起头,很快便消失在天际。

    温言欲哭无泪,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不练了……我要回老家……

    ……

    “大懒虫哥哥!快来吃晚饭啦!”

    “师妹不是说让我们辟谷,不能再吃俗世食物了吗?”

    “灵鸳妹妹说,现在我们底子还是太弱,身体会撑不住的。”

    灵鸳妹妹?真道是莫名其妙的关系……

    温言走出屋子,看着石头上升腾的火苗,心中那身处异界的孑然空虚感,霎时又消失许多。

    “诺!哥哥!这是你的!”

    接着妹妹递过的一条形状奇丑无比的烤鱼,温言拿在手上皱眉看了一会,他出海这么久,这玩意确实没见过,而且这么丑,能好吃吗……

    他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一脸嫌弃的吃了一口,顿时眼睛放光。

    真香!

    攻略了心理障碍,温言开始大快朵颐,余光瞄到灵鸳走近火了堆,竟然还吃起烤鱼,这让他大感惊奇。

    相比于他猪一样的吃相,人家端坐娴静,吃东西慢悠悠的,时不时用一方绣有猫脚印的手帕擦擦嘴角,显足大家之风。

    不愧是仙门中人,礼仪那是没得说!

    温言暗赞一声,问道:“师妹,你不自诩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吗?”

    “师兄,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仙子,也要偶尔打打牙祭呀!嗝~”

    灵鸳说罢打了个嗝,满足地摸了摸肚皮,然后用手指甲挑剔着牙齿残渣。

    我呸!锤子的仙子!

    温言满脸黑线,将头扭过一边,眼不见心不烦,埋头啃食着味道极佳的烤鱼。

    还没等他吃完,便听灵鸳的话语传来:

    “你们现在也算是修仙群体的一份子了,有必要了解整个寰宇和修炼体系的知识、常识了,以免你们以后坐井观天,初生牛犊不知所谓,给我竖起耳朵听好了!”

    灵鸳清了清嗓子,接着娓娓道来,“宇内如今分为四大世界,其下有六界……”

    温言听得昏昏欲睡,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听,瞥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妹妹,看样子她听得倒是挺起劲,生怕错过了机锋。

    唔……如果有听漏的地方,让妹妹总结一下再说给自己听……

    察觉哥哥目光,温馨疑问道:“怎么了吗,哥哥?”

    温言生硬地挤出了一副笑脸,“哥哥爱你!”

    小人儿眨眨眼,有些莫名其妙,哥哥近几日行事总是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师!兄!”

    一声充满怒气的娇喝响起,震得温言缩了缩脖子。

    不妙啊!

    只见灵鸳掏出那条直性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温言捆在树上,抬手就是一顿挥舞。

    “开小差!开小差!我让你开小差!我让你辜负我的认真!我让你不努力!”

    山顶上,嚎叫又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