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八章 不仅菜,还走入火魔?

我的书架

第八章 不仅菜,还走入火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言立于山顶最高的树尖上,双手环胸,俯视着蔚蓝的汪洋。

  半晌,他摸了摸下巴。

  嗯……果然还是感觉缺了点东西,再来演练一遍试试!

  他清了清嗓子,抬头挺胸负手于后,迎风站了片刻,终于得出一个结论。

  果然!这个姿势最具仙人风范!

  “师兄!你站这么高干什么?”

  灵鸳的清脆嗓音落入温言耳中,吓得他一个哆嗦,再也保持不住脚底的灵力平衡,身体往后栽倒,撞断许多细小的枝丫,跌落在地。

  温言站起身,拍着沾染尘土的衣服抱怨道:“师妹!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师兄,看来,你现在抗揍的嘛。”灵鸳嘻嘻一笑,把玩着那条直性鞭。

  温言脸泛灿笑,献媚道:“哪里哪里,都是师妹教导有方,我方才有这般微不足道的成就!”

  “还不快去!”灵鸳一甩鞭子,炸出一声炮响。

  “这就去这就去!”温言脚底抹油,飞跑而去。

  灵鸳看着师兄的背影,长长叹了口气。

  这半年来,在她的督促下,师兄修行还算努力,只是师兄的资质好像太差了,根据自己的经验,她想了很多法子去磨炼师兄,师兄的修为进境却还是异常缓慢。

  起初她以为这是肉体凡胎的根性限制,随着修炼提上日程,师兄就会渐渐褪去杂质,炼去凡根,蜕蛹化蝶,这也是炼凡境真正的核心所在。

  但师兄现在却像扶不上墙的烂泥,起色虽有,却微乎其微,跟无忧姐姐修行速度比起来,已是天地之隔,更别指望能比肩他前身的天骄之质。

  以师兄前身那放荡不羁的性子,树敌无数,要是让那些人知道,师兄还活着,还是修为卑微的菜鸟……

  他的人生,便会竹篮打水一般,空空如也。

  天气门兴许可护他些许时日,却护不得一世,这个曾经显赫一时的仙宗,自天河悖论之后,地位如那秘境天瀑般一落千丈,现在的门徒若市,不过粉饰太平罢了,又有几人,是真正意义上的自己人?

  师兄……

  灵鸳思绪却是越飘越远。

  温言脱掉衣服,躺坐进大桶,感受着绿色‘洗澡水’带来的舒畅。

  师妹说,这是‘培元水’,有助于疏通脉络,凝神静气,配合‘心法’,对修炼有很大的帮助,其中门道他也不太懂,不过师妹吩咐的话,肯定有她的道理,自己照做就是了。

  他直起身子,盘腿而坐,调运体内灵气于窍穴,行周天之法,数十周之后,自然转换法门,与自身呼吸心跳同律,灵气散向四肢百骸,再归于上中下三丹门,往复如此。

  随着‘心跳’上增,温言精神空明,大桶内的绿水,渐渐围着他周身转动,逐而形成漩涡,水位急速降低,最后消失殆尽。

  温言老僧入定,不知过去多久,他体内发出一连串的细微声响,如那镜子碎裂。

  “嘣啷!”

  最后一面镜子破碎,温言蓦地睁开眼,眸内精光乍现,然后内敛而去,他感觉一股强烈的力量感,自体内涌出。

  他尝试着聚集灵力于手心,去彷凝灵鸳的雷莲,却发现灵力戛然而止,如大汉陷泥潭般,浑身使不出力气。

  温言有些懵。

  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洗凡境?抑或是更上一级的脱胎境?这怎么跟师妹描述的境界观感不一样啊……是不是自己修炼走了歪路,走火入魔了?

  温言越想越不对,里外仔细检查一番,体内力量看似澎湃,却隐隐觉得某些道不明的深处,灵气流过后,总有别扭的顿挫感,一副徒有其表的模样。

  完了……真走火入魔了!

  他叹了口气,不禁心烦意乱,这要是被师妹知道……接踵而至的,定又是那惨无人道的折磨。

  温言思索再三,决定先把这个情况藏起来,一有机会,便去宗门典藏阁查阅一番,解决不了,再下告知师妹的定夺。

  他想罢便站起身,准备穿上自己的衣服,就在这时,屋门被人打开,定睛望去,只见师妹正向他走来。

  师妹也不知道害臊……

  他心里埋怨一声,赶忙转过身利索地把衣服穿好,调整心态,脸上泛起献媚,向师妹迎了上去。

  灵鸳进了门来,不去看那光腚男人的背影,目光瞥向那个大桶,脸色有些异样。

  往日她给师兄准备的‘培元水’,师兄不是消化不了,就是药效散去,变为废水,现在大桶却空得跟夸父喝了似的,情况非同寻常,此事很有疑点。

  听后面穿衣声渐静,她扭头向那个满脸堆笑的男人问道:“师兄,培元水为何一滴不剩?”

  温言眼珠滴溜,张口就来,“被我喝了!”

  “你自己信吗?”灵鸳眼挂冷意,哂笑道。

  “我自己都不信,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的好师妹!”

  灵鸳手中现出一条鞭子,挥舞得啪啪作响,“从实招来,不然……”

  温言神色慌张,吞吐道:“那个……被……被我倒掉了……”

  “你!”灵鸳瞪圆眼眸,娇颜愠怒,随后她身形一闪,两人消失于屋内。

  被绑在树上,温言仍不放弃求生,念念叨叨,“师妹,我跟你说实话吧,那桶水被天外飞仙吸干了,真的!信我一次!信我啊师妹!”

  灵鸳气笑道:“师兄信口雌黄,真当我是不识事的三岁小孩?”

  看着灵鸳布满怒气的小脸,温言心底有些愧疚,打算一五一十招供实情,“师妹……其……”

  “啪!”

  还没等温言说完,鞭子就落到他身上,只是有些不疼不痒,他不禁关切道:“师妹你力气变小了,还没吃饭吗?”

  回答温言的,是更有力的鞭子。

  嚎叫声声,响彻这座山峰。

  ……

  “哥哥!”

  “怎么了小温馨?”温言把小跑而来的妹妹抱坐在自己大腿上,轻轻把她鬓前发丝捋到耳后。

  “灵鸳妹妹说,今天的晚餐让你去抓!”

  小人儿钻进温言怀里,说出的话语却让他悚然一惊,这定是师妹仍在气恼,想了个法子来折磨自己。

  “去哪里抓?小兔子行不行?”

  “不可以哦哥哥,灵鸳妹妹说让你下海去抓鱼!”

  温言听完有些头疼,以往这些事都是师妹去忙碌,但她是秘灵境巅峰九的强人啊,信手拈条鱼,当然不在话下……

  那片汪洋怪兽无数,之前师妹就说了,她自己也没有十足把握去征服全部的凶兽,师妹都不行,他一个走火入魔的废人,去了不是白白送死?

  “不去会怎么样?”温言做好了作为‘逃兵’接受惩罚的心理准备,他只希望师妹手段不要太惨绝人寰。

  “灵鸳妹妹说哥哥不去的话,她就用一个猪笼把你吊下去!”

  看来,师妹是铁了心要让他尸骨无存啊!

  温言心中凄然,做了一番思想斗争后,把怀中小人放下,蹲下身捧起她的小脸,哀声道,“妹妹,哥哥走了!以后你要学会照顾自己!”

  他说罢便冲到悬崖,身形一跃而下,那视死如归的神色看得温馨一阵心悸。

  “哥哥!”温馨忙跑到悬崖往下瞧去,却只见水花炸起,圈圈涟漪荡漾,已经没了哥哥的影子。

  她仰头对不知何时出现在悬崖的倩影问道:“灵鸳妹妹,哥哥真的会没事吗?”

  灵鸳摸摸她的小脑袋,“无忧姐姐不用担心啦,师兄就在我的秘灵监视下,有什么危险,我不会置之不理的!”

  画面一转,底下汪洋。

  温言潜入水中,顿时打起十二分精神,他是沿海出身,水性可以说是稳入一流,但一般淹死的,可都是熟水之人。

  且此地不同凡间海域,危机四伏,稍不注意,自己的晚餐还没着落,反而成了凶兽们的晚餐。

  为了摸清情况,他潜得不深,大概两三丈,这里水色尚算透亮,视线不至于看不清,观察一圈之后,也没瞧见那种味道极佳的丑鱼,只好横游去另寻他处。

  渐渐地,他发现有些不对劲,好像……海里空无一鱼?

  澄净的蔚蓝里,只有他自己,和隆隆的水声。

  温言犹豫片刻,决定再下潜一两丈,如果真的没有,就只能上去了,随着他下降得愈来愈深,眼前视野渐渐朦胧,有些看不大清了。

  他刚想作罢,却瞧见下方蓦然闪出一团球形光亮,跟‘夜明珠’似的,光亮中,有群丑鱼正在翻飞。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温言喜不自禁,卯足力气游去,近了些,他却忽然看到‘夜明珠’闪烁不定,下方竟缓缓浮现出了一个硕大的黑影轮廓,恐怖的威压,自那黑影散发开来,激得海水翻腾如沸!

  那黑影张开阔口,向温言和鱼群咬来,难看狰狞的尖牙利齿,清晰地映在他眼眸里。

  十……十丈长的灯笼鱼?!

  一时间惊得温言愣在当场。

  与此同时……

  悬崖上,灵鸳蓦地睁开眼睛。

  “二狗!”她朱唇启合,传声而去。

  一条更为庞大的黑影,从汪洋远处疾驰而来。

  “去!把那条善于隐匿气息的隐灯畜生给我抓上来!”

  灵鸳说罢身形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于原地。

  师兄……等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