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九章 蔚蓝深处的惊变

我的书架

第九章 蔚蓝深处的惊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灵鸳刚入水中,心底就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因为她发现……师兄的气息消失了!

  如此突兀的情况,急得她猛催灵力运转水遁,周身霎时裹上一层薄膜,往海底骤降而去。

  那条该死的隐灯鱼,竟能躲过自己秘灵的探查,想必是最近这些时日悄然上了道行,又善于匿藏,这类敌手,最让人头疼。

  这是自己的疏忽,要是……师兄有个三长两短……

  灵鸳心中悚然,不敢再往下想,水遁到师兄消失的地方,只见打先锋的二狗正在下方徘徊,似乎失去了目标。

  她仍是不死心,灵识散发而去,反馈的信息却是除二狗的生命波动外再无他物,那条隐灯鱼早已匿去身形,消失得无影无踪。

  该死的畜生!

  灵鸳咬牙暗骂,打发二狗退下后,身形急速旋转,以她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灵力球体,球体不断涌出密集的光之箭矢,发疯般射向四周,少顷,便映得黑朦的海中恍如白昼。

  光矢散射,却没有命中实物之感,灵鸳心石更沉。

  这是最糟糕的事态!

  她把体内气节攀至巅峰,眼眸一闭,双手在胸前合了个十,随之手心猛然分离,只见那两掌之间的缝隙,衍生出了一个荧绿气泡,气泡迅速壮大,如摧枯拉朽般扩散周围,霎时间,方圆百丈水雾弥漫,竟形成一方真空区域。

  灵鸳再次散发灵识,仔细搜索每个角落,却仍是找不到那条隐灯和师兄的气息,她柳眉一挑,又是一番眼花缭乱的狂轰滥炸。

  未久,她才稍稍停下片刻,海水便快速填充而来,仿佛嘲笑她这是徒劳的挣扎。

  该死!

  这片动辄千丈纵深的汪洋,以自己这点程度,属实有点大巫见小巫……

  灵鸳颓然跪坐海中,再也藏不住心中悲痛,掩面而泣,无助得像一个孩子。

  “轰!”

  正当她悲天伤人之时,一股直面洪荒般的气势,从海底席卷而上。

  这好像是……

  泪痕未干的灵鸳有些不确定,眼看炽烈的波动袭来,她下意识撑起灵力罩,身形快速拔起浮于空中。

  待到耀眼的光亮散去,她俯冲而下。

  师兄!

  时间回溯到前几刻前。

  温言眼看那条巨鱼袭来,双腿却如灌铅一般,动弹不得,他尝试着调运体内灵力,却发现仍是没有反应。

  我尼……

  大鱼可不管他三七二一,一口便把他吸进嘴里。

  在这节骨眼上,真是灾祸连行,温言自嘲了一句,蓦地,他有些头晕眼花,连串的长画卷,突然钻入他的脑海,孔雀开屏般展开,其中繁复杂乱的内容,硬生生塞入他的记忆里……

  画面再次一转。

  隐灯鱼心中舒畅,自己隐忍多年,终是突破境界,结出妖丹,出门寻些牙祭以示庆贺,不曾想居然钓到一名人类修士,这真是意外之喜。

  想起生养自己的地方,被人族占领,变成他们口中的秘境,时不时拿它们当作练手的工具,它心中就一阵火大。

  真是风水轮流转!

  隐灯鱼囫囵吞下口中食物,心满意足,匿着身形向海底游去,眼角余光瞧见上面那只寄人篱下的废物,正在哭哭啼啼,它有些鄙夷。

  ‘人族的走狗!嗯?走猫?’

  “咚!”

  “什么声音?”

  它有些奇怪,这声音听起来好像不远,感觉就在身边一样。

  “咚!”

  这下隐灯鱼听真切了,声音……正是从自己的身体里发出!

它赶忙沉下神识去观察体内。

  这是……

  还没等隐灯鱼采取动作,便失去了意识,它最后一个念头是——如果,我咀嚼几下多好……

  温言只觉整个身体五味杂陈,这个形容很奇怪,但它确确实实发生着。

  除却身在鱼腹的窒息感,体内凭空多出一股来历不明的狂暴力量,正在经脉窍穴中横冲直撞,脑海中那身临其境的画面,粗鲁得像大汉折花般,扭曲着他的意识,紧接着更为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那感觉仿若是……

  从他的意识里分裂出了另一个意识,不断地与他的自我意识交织,共鸣,排斥!

  温言紊乱模糊的意识摇摇欲坠,正当他要昏死过去的时候,身体如同被操控一般,竟抬手就撑起了一个灵力罩。

  之后,他就像一个旁观者一般。

  ‘自己’两手快速交叉,做着怪异的动作,然后捏出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法印,随之体内发出了阵阵敲鼓般的声响,紧接着便看见一抹细微不起眼的光亮,从自己手心飞出,越变越大。

  “轰!”

  那条十丈多长的大鱼,瞬间支离破碎,温言在刺目的光亮中,昏了过去……

  灵鸳掠下身去,轻轻把昏迷的师兄抱入怀中,查探完师兄的身体状态,她松了口气,身形一展,往山峰上飞去。

  师兄刚才……竟然使出了天气门镇门之秘【天象法】!造就方才情形的,正是师兄最拿手的法式【震矅之光】!

  以他现在炼凡境低阶不过三的修为,能用出来着实有些奇怪,且这门神通,只有大道亲和之人方能掌控。

  两世亲和?还是魂魄使然?那师兄现在到底算是菜鸟?还是触及非凡领域的……

  灵鸳心中不禁有些期待。

  ……

  十五降白霜,群妖对月眠。

  小屋子里,灵鸳和温馨守在床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温馨打着瞌睡与困意僵持了半刻,终于熬不住睡意,爬上床钻进了哥哥的被窝里。

  灵鸳莞尔摇头,也不阻拦,轻轻地把被子帮他们盖好,便径直走出屋外,依在小竹椅上望着天空。

  星图璀璨,雪月满珠,灵鸳闭起眼,享受着此番舒人意境的夜色。

  才得半刻清闲,她忽然站起身来,望向天际。

  只见透着清朦光辉天际上,挂着一袭洁白的广袖长裙,随风摇曳中顿生翩然若仙之感。

  那女子稳落于灵鸳身边,身姿优雅气若闺淑,只是那似水的眼波中,透着些许道不明的忧虑。

  灵鸳一把搂住女子的胳膊,欣喜道:“寻意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寻意唇角一勾,韵味自流,糯声道:“小灵鸳,怎么了呀?”

  “没怎么,就是有些想你!”灵鸳钻进寻意的怀里,竟像个寻母得慰的娃子。

  “是不是少主欺你?我帮你出气!”

  灵鸳摇摇头,拉着寻意坐下,随之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话语,大抵全是关于自家师兄半年来的修行之事。

  寻意捋了捋耳边垂落的发梢,仔细听着师妹讲古,先是有些不安、惊奇,之后眉间却逐渐有些舒缓。

  原来,是这样啊……

  无忧冢里少主与无忧小姐的残魂,丈二早已移交门内,放置温魂瓶内藏在一个密室。

  她方才回来时,突然心血来潮,便顺道去确认属实,到了密室前,却瞧见那个看守之人表情惶恐,让她不免有些担心,进去查看温魂瓶,却发现只有无忧的残魂尚在,少主的残魂竟不翼而飞,问清看守,言之凿凿正是今日发生。

  此事太过于突兀古怪,且门中别派窃秘的细作谍子繁多,若是这些人所为,证明少主身份已经暴露,残魂,定成了他们交换天象法的筹码。

  她急忙连番下令,进行悄然的部署之后,便急忙过来确认少主的安危,到了这里看起来,倒是出乎她意料的安稳。

  也可以说是惊喜!

  方才她灵识探向屋内,少主魂魄竟然已经圆满,结合师妹讲的故事,她心中大致捋了个清。

  导致少主前些日子修为进境慢的原因,大概是修炼时,本应是肉身修炼得来的成果,阴差阳错修到了神魂上,此中缘由尚不得知,不过绝非一日之寒,恰巧于今日困境决堤,上演了破镜重圆的好事。

  如此说来……

  少主已经扫清了自身障碍,终于步入道途正轨,门主终于能稍微宽心了许多,只是,她心底仍存有些疑惑,如若少主已经恢复前身记忆……

  还需要她伴修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