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十章 头疼的前尘与当下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头疼的前尘与当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言自睡梦中醒来,在床上发了会愣,又缓缓闭上眼睛,不多时,他便有了‘游子在外远足多年,忽归故里,物是人非’的感慨。

  最大的疑问,就是自己前身记忆断片在天河弱水之后,到底经历了什么,才造就了如今这副模样。

  天河弱水号称大道剧毒,封神境之下等同无解,腐蚀命源极为迅速,若是浸染半刻,便会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这就是他前身,扶疾的死亡原因,与自己妖族恋人无忧一起。

  没错,他们殉情了,这并不是为了让他们的爱情变得可歌可泣,成为流传千古的佳话,而是……

  旧忆中,当时天河旁边举办了一场空前鼎盛的道法辩论,他在父亲的游说下,作为门中代表前去赴会,有了些夫唱妇随意味的无忧,自是不愿留守家中,两人你侬我侬,一路上倒是逍遥快活,不成想这一去,却是深渊。

  那辩论会,不过是打着交流道法的幌子,来处决他们人妖悖恋的公开刑场,等不知情的两人入场站定,平日里道貌岸然的仙族神裔们,便迫不及待地拿起三纲五常的武器,利用种族之别做文章,指着他们这对恋人的鼻子文诛笔伐。

  有人带头持节以奏,便有人煽风点火,一时间,声声讨伐此起彼伏,他们站在人群中间,在漫多的口水下受尽了屈辱。

  扶疾对此类事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也不惧怕,转着圈舌战群儒。

  倒是脸皮极薄却生性刚烈的无忧,最受不得这般的场面,也不言语,给了他一个凄美的眼神,便转身朝着天河便是一跃,轻了那可怜无助的一生。

  当时那一瞬间整个场会气氛哄然热烈,喜庆的嘴脸下,是那目的得逞的丑恶,嘘声快意,仿若他们定住了乾坤大道。

  扶疾对无忧极为痴情,兔死狐悲,何况恋人?

  伊人独行黄泉路,独我苟活天地间?

没有丝毫犹豫,他决然纵身下河,随了无忧的后尘,隐没在天河的风波里,漫漫弱水,便成了这对恋人的最终归宿。

  此后,便再也没了画面。

  那些陈旧的记忆纷沓而至,前世与今生,渐渐重叠,温言蓦地睁开眼睛,有些想借酒消愁,因为某些事,太让他头大了。

  他们现在,算是新的重生?还是旧的延续?

  为何有如此疑说,是因为他的昔日恋人无忧,有了个更让人为难的身份——他的妹妹,温馨!

  这注定是天意,对,不成人之美的狗血天意!

  温言情不自禁指着房顶,嘴唇蠕动,无声谩骂苍天,骂了好一会之后,他总算消了些气,沉下心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

  从那场辩论中,他嗅到了阴损谋划的味道,无缘不吹有故之风,此事定有蹊跷。

  谁发起的?又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

  自己在这里半年来,前身的父母对他不闻不问,那感觉就像躲着他一样。

辩论临行之际,他父亲站在天气门的牌坊下欲言又止,疼爱他的母亲竟破天荒没来送别,只是这些问题,当时他没有去细想,现在静下心去罗列一二,便会发觉此中的蛛丝马迹。

  虽然有些不确定,但父母跟这件事,大致是有干系,看来得找个好时机,逮住他们问个清楚。

  最让人头疼的,就是无忧的问题,她总有神魂恢复的一天,拾起昔日旧忆后,又该如何面对当下?前身人与妖,这一世兄与妹?

  疯了?!

  温言不自禁猛摇了下头,丢掉这不切实际的想法,如此这般规划,指定要出事,人与妖或许可以让世人勉强接受,种族之说,不去理会便是,但兄与妹,别说世人,他自己都过不了那个坎,若是如此,那他成什么人了?

  禽兽?恶魔?畜生? 呵忒! 真恶心!

  可要是之后她又寻死觅活,自己又该如何自处,再次上演殉情的戏码?顶着千夫所指又来一个悖恋?

  典型的乱理贼子所为!

  很显然这是行不通的,以无忧刚烈倔强的性格,又不爱说心事,照这样发展,十有八九是要离他而去,甚至因他而死。

在此之前,一定要想个办法,避免这种情形发生,找人夺舍?抑或是种魂?又或者……移花接木?

  可这伤天害理的事情,不仅对无忧、对他、对别人,都是不公平的,这会不会……

  “师兄,起床了?!”

  正当温言苦思对策的时候,灵鸳与寻意风风火火进了房来,不由分说举起他就往外抬,弄得他有些蒙圈,眼下情形着实有些违反正常人的思维。

  这又是什么情况?

  不多时,温言被两人抬到空地上,他一眼便看到空地上,立着一尊造型古朴的青铜绿鼎,鼎身镶嵌着密密麻麻的符文,正闪着绿绿的荧光。

  灵鸳和寻意随手把他丢在地上,然后对那绿鼎一阵捣腾,似乎正在检查和准备着什么。

  看着面前跃跃欲试的两个女人,温言有些无语,他看出来了,那个鼎叫‘浑元’。

  ‘道法俱浑,三相朝元于鼎’。

  说白了就是折磨人的,跟沸水煮肉没什么区别,没错,一会他就是那被煮的肉。

本来一个灵鸳就够他受的了,现在又来了一个仙、呸,魔女,看两人的势头,大有他不成仙成神,便含泪立坟的意思。

  这两硬颈娘们,真当他是铁做的神仙,每次都能激发潜在力量?

  拜托,他现在早已没了当年顶元境修为,神魂融合之后,顶多算炼凡之上的脱胎境菜鸟,虽说大道感悟还在,软实力毋庸置疑,但硬实力不够,基本等同白给,这罪,他不受!

  他俯下身子,偷偷挪动着脚步,想趁‘黑白无常’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开溜,地方他心中已经定好了,就去那天涯海角。

  “啪!”

  温言扭过头,入眼是一张正眯眼假笑的娇颜,卧蚕下那颗泪痣,还是像以前一样,春意夺人,但是……

  这个情景怎么有些熟悉?

  “少主,你去哪里呀?我陪你去!”

  看着眼前美人,他突然有些怀念以前在凡间作为烂泥的滋味了,虽说扶不上墙,但是过得舒坦啊。

  “老实点!进去!”两女子抄起他扔进了大鼎内,盖上盖子,行起了烹饪、不,锤炼之法。

  温言蜷缩在并不宽敞的鼎里,透着奇怪馨香的液体,正好可以浸没他的身形,就像一个身在羊水的胎儿。

  外面莺声燕语中,鼎中渐渐起了热度,水势温和之后,便再没有上升的趋势,温言却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等下,就要沸人了……

  既来之则安之,还没等灵鸳她们开口提醒,他便主动迎合,开始运行周天。

  这‘浑元煮人法’,对修行大有裨益,鼎内药材众多,可谓奢侈,小门小派,可没有这样的待遇,两人一番苦心也是为了自己好。

  接下来的事情,变得简捷利索,就跟上次‘培元水’的流程差不多,只是变了种更为磨人的方式,脱了几层旧皮之后,温言出了鼎来,只觉浑身舒畅。

  神魂与肉身完美契合之后,进境速度的确大有不同。

——

  在修为登仙之前有九个大境界,分别是炼凡、脱胎、问道、五气、炼魂、入神、三花、秘灵、顶元。

  每个大境界中,又分为九个小境界,低阶一二三,中段四五六,巅峰七八九。

  而他现在,已经是身在第三个大境界,问道境巅七的‘猛人’了!

  从卑微的炼凡,连跳两境入问道,这就得归功于他前身顶元巅九的大道感悟了,这看不见的经验,可比什么堆丹药,沏灵浴之流来的更快更稳,并且没什么副作用,无异于一条笔直的捷径,虽说做不到一步登仙,也要比其他人快上许多,这就是走熟路的优势。

  刚刚做完丹灵药浴的温言,站着说话不腰疼,浑然不知自己有些提上裤子不认人的嫌疑。

  他细数了一下现在已经能用的底牌,除了一些普通法术小技能,最重要的【天象法】,【阴阳遁】,也已经稍微可以操控一二了,至于那把不知何级何品的【镇魂刀】,登仙之前就不要想了。

  看看现在是何种程度吧……

  温言心意一动。

  瞬时间,风声大作,明朗的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之后,竟下起了瓢泼大雨。

  温言掌心举向天空,雨水便诡异地停在空中,然后他手指微曲,猛地往远处平静的海洋‘扔去’,随之只见雨点齐刷刷速射而去,万剑归宗一般,阵阵轰鸣中,那天降的雨水竟然把海面硬生生压到凹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碗状。

  看着眼前景象,温言啧啧摇头,果然水行打水,显得有些小巫见大巫,其中威力根本无法发挥完全,如果刚才他使用的是火行系列,估计就不会像这般‘矫情’了,起码要蒸出几条熟透的鱼来。

  可惜想法是好的,但现在的自己,处在一个颇为尴尬的局面,修为太低,灵力严重不足,且肉身刚入修途,筋脉丹田尚显稚嫩,经不起折腾,用了一次方才规模的法术,便再也不能行事了。

  雷声大雨点小,温言简单做了个总结。

  那么,接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