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十二章 书屋中的贪欲者们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书屋中的贪欲者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位师兄,且随我来!”

  温言一马当先,身形隐没在黑暗的洞口中。

  他并不担心两人不会跟来,心有贪欲者,只要利益足够大时,恐怕刀山火海都要闯荡一番。

  果不其然,在温言下去之后没多久,他身后的传送法阵泛起圈圈涟漪,张散李寺钻了出来。

  温言手指在墙上轻点,房顶之上那盏琉璃灵灯瞬时亮起,柔和的白光中,这间暗藏的书屋面貌一览无余;书屋不大,只伫立了四个小书架,上面堆放的书籍散乱无序,蛛网灰尘遍布,像是久未问津的废弃之地。

  张散和李寺两人四处打量张望,只是稍稍挪动几步,满是灰尘的地上便出现了醒目的脚印。

  “大哥!这屋子也忒寒酸了点吧?不像是藏宝之地啊!”张散干脆立定站稳,皱起连成一线的眉头。

  “你懂什么?越是不起眼的地方,越是可能卧虎藏龙!”李寺倒是无所谓,抖擞着经验之谈。

  温言微微一笑,随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青皮书,直接横在两人面前;书本上三个硕大的烫金大字,让张散李寺停止了言语。

  《天象法》!

  两人瞪圆眼睛,愣了一小会之后,如梦初醒般伸手抓去,动作甚是迅捷。

  温言自然不会让两人得逞,闪电缩手,书本遮在面庞前,只露出一双大有深意的眼眸,“两位师兄,天底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习得上古神通,就得拿出些诚意来!”

  张散李寺闻言又是一愣,面面相觑,转而有些明白了,这人在坐地起价!

  “我说师弟啊!这恐怕有些不妥吧?公然贩卖门中神通秘法,若是长老门主怪罪下来,师弟怕是难脱得了身啊!”

  “大哥所言极是!师弟儿,你且不如大方给我们观阅,之后再放回原处,此法便不存在贩卖一说,你我皆大欢喜,岂不美哉?”

  温言不禁有些惊讶,利益当头这两人倒是才思敏捷,红脸白脸唱了个全,虽说里边漏洞百出,“师兄你们这就不地道了,此书我得来的极为不易,可是顶着小命的危险,才敢跟你们通融这便宜事,若是不愿意,那便请回吧!”

  说罢温言提高了警惕,体内灵力悄然运通各处,势在面前两个毛贼发难之前,先下手为强;方才在大梁之上时,他便已经将两个贼人修为探查了个大概,他敢断言这两人绝跳不出问道、五气、炼魂,这三个境界,甚至有把握在两人稍作动作时,便能瞬间绝杀!

  这并非他自夸,无论在哪里,【天象法】都能占尽天时地利,何况还有他这个人和!这,就是万物皆可控的天象法!

  不服?

  虽说他还没达到那个境界,不过对付这俩蠢贼,实在是卓卓有余,余大发了!为何刚才不直接杀了两人,是因为他想钓两人背后的大鱼,只可惜,鱼儿学精了!现在这个情形极为微妙,已经踩在撕破脸皮的边缘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基本是不成立的。

  温言心跳突然加快,以至于身体有些微微颤抖。

  好久……没有和人法斗论高低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两人只是略微沉吟,交头接耳一番后双双唱起了白脸。

  “师弟,师兄家底实在是有限,只要不是狮子大开口,此事有得商量!”

  “大哥说得对!如果是珍稀的天材地宝,恐怕力有未逮,若是些常见的灵石、珠玉丹符之类……”

  不妙啊……

  李寺衣袖微微晃动,拳头攥得异常紧实,手心满是汗水;因为他发现,那个表面师弟刚才有那么一瞬间竟散发出了惊人的杀气,阴沉凌厉的气势,吓得他赶紧把心中杀人越货的想法吞到肚子里,不自禁地,他喉结动了动。

  眼前这个师弟……铁定是个大佬!

  想来也是,敢明目张胆贩卖天气门神通的狠人,怎么可能不会想到其中的风险?李寺心绪百转,再次将温言的地位再拔高了一些,再次看向他时,只觉高深莫测。

  温言心底有些失望,看来这钓鱼台,不得不继续坐下去了;他故作疑问道:“哦?那师兄们认为,这上古神通,值多少斤两?”

  这下可把李寺难住了,他真是没想到这个表面师弟把这开价的问题,丢在他们买家身上,这可是个如履薄冰的技术活儿,一旦利不抵货,笑里藏刀的卖家可要发飙了!

  两人出身不入流的小门派,四百年前费了颇多周折,才洗去身后的背景进这天气门,目的自然是为了空手套秘法而来;本来家底就不殷实,除了天气门微薄的月供,和零零散散的任务赏金,收入实在是难看;再加上两人大手大脚徒装潇洒,入不敷出,伸手往乾坤袋细摸,怕是连一粒细小微尘都拿不出来。

  刚才充大头的言语,不过是为了稳住师弟的杀心……

  李寺神色中透着家境贫寒的卑微,支支吾吾为难地说道:“师弟!师兄跟你说句实话吧,我们……没钱……”

  温言眉头微皱。

  穷鬼?还是……

  他眉毛一扬:“怎么?师兄想白嫖?”

  “不不不!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李寺连忙摆手,晃出一道道残影,“今日出门有些着急,乾坤袋没带……”

  “嗯?师兄,你这话什么意思?”

  “师弟……不如约个时日,我们再做买卖?”

  温言已经明了,看来这两人典型的贫汉上青楼,空有花下梦。

  还没等他开口,那个张散却快步上前拱了拱手,言语连珠而发,“我出百朵幽兰冰花,十二瓶百煞狼魔血!如若不够,再加一罐幻妙五行土!”

  温言看向眼前这个出手阔绰,却十分不起眼的汉子,着实有些惊讶。

  丹药法器,灵材宝物,分为白装、绿昴、青明、蓝凝、紫罗、橙玄、铂金、暗金、七彩、混沌,十个等级;此中又分下,中,上,珍品,灵品,极品,仙品,神品,界品,九个品级。

  幽兰冰花只是青明中品;百煞狼魔血,蓝凝上品;幻妙五行土,紫罗珍品;但三样物事,都来自同一个地方。

  莽荒!

  虽都是莽荒外围产出,并不稀奇罕见,但张散只是一个低境修士,其中意味就有些扑朔迷离了。

  “哦?师兄说的话,可是当真?怕不是拿些残品烂货哄骗师弟?”

  耸头低眉的张散闻言瘦小的身板轻颤,抬起头颅,本来憨厚的脸此时难掩扭曲。

  有戏!

  他赶忙回道:“师弟如果不相信,我可以发下大道誓言!”说着他并直手掌,抵在太阳穴上,嘴唇刚想蠕动,便被一只大手拍落。

  “免了吧,明人不说暗话,师弟我信得过你!如此咱们便抓紧时间快些交易,若是长老们发觉就大事不好了!”

  “好好好!”张散说罢翻出一只袋子,轻拉麻绳,袋口便泛起了亮光。

  这一幕倒把李寺整蒙了,看着眼前的远房表弟,突然生出一股陌生感;憨,蠢,没心机,没实力,要不是他是掌门的儿子,自己才懒得带他出来,进了这天气门,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就差穿一条裤子了,以自己对表弟的了解,他哪有时间、实力去收集这些?

  见表弟煞有其事的样子,不像是撒谎,可是……以一个不入流的小门派,怎么可能有如此手笔?即使,他是掌门的儿子!

  “表弟,你到底从哪里弄来这些宝物?表哥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得多了!蠢货!”张散随口答了句,便不再理表哥,随之他心念一动,乾坤袋之中飞出一堆物事,浮空排列在前。

  李寺闻言顿时气愤填膺,怒不可遏,踏着大步上前,抓住张散的衣领用力拽向前来,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好你个张散!活腻歪了敢骂老子?!”

  张散挣脱掉他的手,冷笑道:“骂你怎么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李寺这下是真的毛了,大袖咧咧作响,一个巴掌猛然呼下。

  “啪!”张散轻描淡写就抓住了李寺的大手,随之发出迥异于之前的声线,宛如换了个人一般,“在你……”

  “咔咔咔……轰!”

  骨头碎裂的声音,紧接着一声轰鸣响起。

  “在你死之前,告诉你个秘密,你那个蠢表弟,已经被我夺舍了!”李寺摇晃着身躯倒下时,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原来……如此……

  突如其来的惊变,把温言吓了一跳,他不动声色往后移了几步。

  真狠!看来真钓到大鱼了!

  “师兄……想不到你……”

  温言还没说完,张散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语,“不碍事不碍事,师弟莫怕!人前杀人非我所愿,此中缘由且听我细细讲来;只因李寺杀我妻儿,我乔装掩藏多年寻求机会,此人方才松懈精神,我当机立断终是得报雪恨深仇!”

  看着张散觍着脸说着逻辑不通的别扭谎言,温言心中道了句:如此明显的局面,你当我傻子?

  “原来是这样啊……”他嘴上敷衍着,脚板却是轻颤,布下一方隐秘的法阵,随之手中书本骤然扔向张散,体内天象法门臻转。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天地万象,森罗法咒!暗笼!’

  他心念刚落,屋内灯光霎时灭去,紧接着周围的黑暗景色奇异浮动,随后猛然向张散暴涌而去。

  那团黑暗刚欲触及张散,却蓦然摇曳几下便归附了平静。

  “咚!”

  温言倒在了地上。

  “呵呵!师弟,你还是太年轻啊!方才说话之际,我就散出了整整一包的软仙散!”闭气的张散翻开青皮书,一字眉不禁锁起。

  书中空白如雪,并无内容。

  狡猾鼠辈!

  看着昏死过去的表面师弟,张散愤愤暗骂,不过想到有个现成的,心情倒是愉悦起来;他深吸口气后,身形突然抽搐,羊癫疯一般抖动片刻,从印堂钻出一团荧绿气体,转而飞速扑向温言。

  他想要夺舍!

  张散的灵魂迫不及待钻进了温言体内,心中不免有些得意。

  以后,自己就是会天象法的大佬了!

  唉?

  他发现有些不对劲,这躯体里面,似乎除了黑暗外什么都没有,就好像并不是人的体内,难道……这是幻影法阵的牢笼?!

  之后他只觉意识戛然而止。

  “引君入瓮,献给我敬爱的师兄!”

  书屋的一角缓缓浮现温言的身影,他大袖一扫,空中弥漫的软仙散的浮尘霎时凝成一团,然后朝着地上正在燃烧的黑炎鞠了个躬。

  再见了,贪欲者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