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十三章 被逼迫的试炼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被逼迫的试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言抛了抛手中两个绿昴中品乾坤袋,准备着手清点此番的战利品。

  他深吸一口气,脚下紧绷好符阵,这才小心翼翼地把灵力透入乾坤袋。

  出乎他谨慎之外,此中并未设有禁制法阵,略微衡量其中差异后,他便随手把一个空袋子扔在一旁。

  那李寺确实没有说谎,他穷得堂堂正正,实在是一毛拔不出。

  温言转眼望向张散的乾坤袋,不禁有些期待,刚才粗略探知后,回馈的是满当二字。

  这……

  即使他做足了心理准备,翻开之后仍是有些突逢金山的梦幻感,脑海中飘过了两个字——发了!

  温言看着眼前富得流油的小金库,想到了刚才的情形,不禁冷哼出声。

  张散那小子,心思果然不在交易上,摆明了想硬抢。

  除却刚才张散自报的名目,里面还藏着种类繁多的稀有丹符灵材,甚至还有一些高品级的法宝。

  数量更多的,却不是这些宝贝,而是一些排列异常整齐的阴损狠毒的物事,像刚才的软仙散就在其中,可见张散是个狠角。

  此时温言就像那愚公,孜孜不倦地把其中储物搬移到自己的口袋里。

扫荡一空后,他便一脸嫌弃地把张散的乾坤袋丢在地上,暗道了句真脏,他可是有洁癖的人。

  小小地发了笔横财,温言心满意足,起身打了个响指,身形便消失在书屋里;回到那座他取名为‘苦乐’的小山峰,落下脚来,却没有听见往日的莺声燕语,房屋显得有些冷冷清清,他心道了句真怪哉,不仅是典藏阁没人,妹妹她们也不知去了何处。

  莫非有大事发生?

  他赶忙冲上天际,朝着传送阵台飞去,还没有动作,却远远瞧见传送阵法骤然闪耀光芒,紧接着阵中浮现两个女子的身影。

温馨,寻意。

  还好……

  温言松了口气,迎到她们近前,疑问的话语还没有出口,却被寻意抬起的皓腕打断。

  “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天气门,某处富丽堂皇的殿宇内。

  “我说蝴儿啊,大包小包,你当他是去游玩吗?”扶南阳看着眼前情形,苍白的脸此时挂满无奈。

  京蝴注意力根本不在夫君的话语上,她在房中堆积如山的物事中来回转动,不时从物事中拿起一件放入储物法宝里,皱眉思索片刻后又挑了一件塞进去,如此反复许久,房中那座‘小山’竟全被她搬了进去。

  她这才满意地拍拍手。

  “你懂什么?秘境试炼诸多危险隐伏,自然要做足准备,以免疾儿大敌当前却不知作何机变。”

  “这道理我当然懂,但……”扶南阳话语一顿,大步流星到收纳法宝前,摸出件物事,举起晃了晃。

“这又是什么意思?”

  京蝴一把抢回书册,对夫君使了个白眼,“你又懂什么?疾儿如今血气方刚,他若是在秘境里寂寞该当如何?身边又没有个照应的女子!”

  扶南阳扶额叹息,不禁哑然失笑,出门历练带春宫书册,他夫人是真奇葩。

“那谁……灵鸳,你把这些送给你师兄,还有,咳咳!”

  在旁低头偷笑的灵鸳闻言脸色一正,应了句是,便拿起储物法宝准备出门去。

  “扶南阳!你别以为我是愣头鹅!灵鸳!你别听他的,一切照旧!”

  “唉……我是真拗不过你!”扶南阳一拍大腿,重重叹息道。

  另一边,苦乐峰。

  “师姐啊!我不想去啊,小时候大夫就说了,我这辈子牙口不好,只能吃软饭!我希望你能看穿我的逞强……”

  此时温言满面悲色,正抱着寻意的大腿哀嚎,声泪俱下的模样有些略显凄凉,也不知是真是假。

  “没脸没皮!”寻意心中好笑,一脚踢开意图不明的少主,叉着柳腰板起脸,“好男儿志当在四方,蜗居宅中与那咸鱼何异?”

  “做咸鱼有什么不好?起码长时间不会烂掉,有句俗话说得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明哲保身才是正确的选择,师姐啊……”

  温言边说边爬,正要再抱寻意的大腿,蓦地一阵香风袭来,他抬眼望去,一只靴底赫然在目。

  寻意收脚站定。

  “君子当然不立危墙之下,但你是君子吗?你是那伏在红杏墙上的小人!听师妹说,你天天趁她洗澡时偷看,可真有此事?”

  寻意语气怪异,极为娇媚的脸上隐有了怒色,素白的长裙一起一伏。

  温言闻言不禁有些愕然,偷看这种龌龊事,他是铁定没干,不用想也知道又是灵鸳跟寻意吹这莫须有的邪风。

  那个臭娘们,等她回来铁定要她好看!

  他连忙摆手道:“没有的事!你看我像那种人吗?师姐啊,你别老听灵鸳师妹胡说八道,她是在诽谤我啊!再说了,要偷看,也是偷看倾国倾城的师姐你啊!”

  “嗯?”寻意愣了愣,随后心思百转,少主的话语中,某些不相干的字迅速淡去,只剩下‘倾国倾城’四个字。

  我果然是少主心中最美的!

  她美目泛光巴巴地望着少主,“当真?”

  “全然不假!在我心中师姐最美!”温言脸不红心不跳,丝毫没有犹豫,糖衣炮台连番发出。

  刚回来的灵鸳恰巧听闻这句,原本明媚的小脸霎时附上霜寒,秀眉一挑,已是计上心来;她搂住寻意玉臂摇晃道:“师姐,你别听师兄的,他其实是……”

  “啊?”此时寻意正忙着脑补有些僭越的画面,一时间脑子有些转不过弯。

  “师姐啊,你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且听师妹我慢慢道来,揭开他的真面目!事情是这样的……就在前几日前,我的贴身衣物竟诡异地不见了!我找寻良久之后,居然发现我的衣服……就在师兄的床底下!师姐,这下你知道了吧,他其实是个……”

  灵鸳话语顿了顿,弯腰凑近温言的脸,朱唇一勾,美目眯成月牙,这才缓缓吐出两个字:

  “变!态!”

  “师姐你别听她的,这档子事根本是子虚乌有!她又在诽谤我!”

温言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接着对灵鸳竖起第三根手指,气沉丹田,“滚!你这坏了心的娘们又害我!”

  寻意此时却没有言语,低着头,娇躯微颤,那素云大袖中隐约传出一阵咯咯响声。

  灵鸳唯恐天下不乱,继续煽风点火,“不仅如此,这个变态还让我今晚去他房里侍寝!而且他还说……绝不会看上你这两千多岁的黄脸……”

  “轰!”

  黄脸还未接婆,闷不吭声的寻意蓦地抬起头,周身黑色雄浑的强劲气势如寒潮般肆虐爆开,激得她头上的发簪钉射在那木房上,束好的三千青丝散落飞舞。

  倩影一闪而逝。

  “砰!”

  “砰!”

  “砰!”

  撞碎了三棵遭受无妄之灾的大树,温言昏死过去。

  万兽秘境,外围某个区域。

  温言悠悠醒来,只觉浑身隐隐作疼,挣扎着爬起,活动了一下麻木的筋骨,这才眺目环顾四周。

  这是……

  天空积压的层层晦涩阴云正迟缓转动着,惨淡的日光从云隙透下,照在浓墨般的黑色大地上。

  ‘真是熟悉中又陌生啊,自己多少年没来过这里了,可能,是前身踏入入神境之后?’

  他有些不确定,沉吟片刻,摇头重重叹息一声,真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人逼!

  检查了一下自身,发现已经换了套崭新的白衫,左手手指上多了两枚不起眼的银戒,腕上那妹妹做的简易绳环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色的镯子。

  银戒手镯上面皆刻有名字,前两者字体清新文锋逸立,而黑色镯子上的字属实有些鬼画符,如若不是根据银戒联想,温言都不知道上面刻的是什么。

  灵识捋过三样物事,竟都是清一色的紫玄珍品储物法宝,其内东西庞杂,除却他原有的,还有茫多包罗齐全的新品件。

  真周到啊!

  温言不禁暗赞一声,对可恶的灵鸳顿生士别三日之感。

  蓦地。

  一阵夹着怪味的冷风吹拂而过,让沉浸法宝之中的温言打了个激灵。

  这是……

  血腥味!而且,还是人血的腥味!

  ‘看来此地还是那么‘欣欣向荣’。’

  温言收回灵识,他已经把法宝内的物事排放位置记清了,如若有什么情况,祭出也会更迅速一些。

  ‘既然来了,就不能照着以前的旧路走,这次,要把这个秘境盘得明明白白才行。’

  他抬头望向昏沉的天空。

那里有一层入神境之下看不见的禁制,还有隐匿巡视的‘卷云蝗虫’,若是明目张胆地散发灵力,那群敏感的凶兽就会一拥而上,瞬间只留下一副光洁的骨架。

  他这个问道境的菜鸟,去了就是等于送死。

  当然,他并不蠢。

  这奇异的秘境内,黑色大地宛如一个巨型迷阵,无时无刻都在变换着地形,稍不注意,它就会不着痕迹地把人带到未知的地方,可能上一刻是天堂,眨下眼后,面临的或许就是地狱。

  破局之法,便是通过天空提取某种信息,来定位辨别自己所在的位置。

  少顷,温言收回目光。

  这个秘境内,可以笼统分为朱、木、琅、码、风,五个区域;他现在所在位置是‘朱域’北部最外围,并不接壤其他区域,这里承受地心诡异引力的影响最小,可以说是这小世界内寥寥无几的净土。

  “是真会扔啊!还给我做个心理准备……”他不禁吐糟了一句。

  那么……

  温言神情骤然一变,脸上泛起一抹兴奋的潮红。

  游戏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