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十四章 幽幽伊人心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幽幽伊人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万兽秘境,朱域最外围。

   温言穿梭在苍茫的黑色大地上,一路马踏飞燕掠袭荆棘,颇有闲庭散步之感。

   使的却是从阴阳遁中延伸出的游龙步,此法灵力消耗甚微,不会被卷云蝗虫轻易发现,而且能与周围环境相贴合,当真是尾行赶路之必备秘法。

   蓦地他脚步一顿,麻溜钻进灌木丛中,改变了想法。

   草率了……

   虽说自己此番是被逼而来,也不能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飞乱撞,既然打定主意盘遍秘境,那就得根据已知的情报,制定一个合理的规划。

   此时温言摸着下巴沉吟,开胯而蹲,与那如厕蹲坑的模样有九分相像。

   根据修真界的经验,凶兽登仙之前,等级划分为凡、灵、精、元、丹、幻、虚、道、圣;分别对应修真者的炼凡、脱胎、问道、五气、炼魂、入神、三花、秘灵、顶元这九境。

   而秘境内。

   五只修为臻至圣境的凶兽慑域为王,建立起自己的国朝,设三公九卿、郡县制度分治而下;行事谋略竟也都如出一辙,皆志在统一裂土定鼎五域,以至于边境战火连天,转纪经年未曾停歇。

   位于秘境左侧的朱域,北面、西面是一片混沌的烟海、东临木域,南接码域。

   相较于其他四域,朱域领土最小,只有四郡三十三县,上层凶兽实力偏弱,但下层的灵、精、元境的凶兽数量却是最多,几乎遍布整域。

   对于温言来说,这昭示着他碰到这些凶兽的概率更高,处境更加危险。

   并非他打不过这些凶兽,而是一旦遭遇,能逃自然是最好,可若是凶兽封停他的退路,能走的便只有战斗一途,但这免不了要动用灵力,势必会引起云层那群精境蝗虫的注意,接踵而来的将会是两方夹击,甚至更多方面的围攻。

   纵使他坐拥天象法门,现如今也做不到以一敌百。

   这是一条连锁循环的死路!

   于是,温言想了一个绝妙的对策。

   以现在身处之地作为起始的跳板,沿着朱域西部最外围,往南潜入码域,再由码域外围东行过风域,而后上接琅、木两域,兜规成一个大圆圈;消化完全后,再按此法的基础上从朱域螺旋深入,最后到达秘境的最中心——五域交叉的边境。

   此法或许有些缩头缩脑,确切来说是猥琐。

   但温言并不这么认为。

   越是美好的事物,更需要一层接着一层剥开它的薄纱,才能领略其中的情趣和魅力,一蹴而就的,实在是索然无味,有些失了体感。

   这是境界上的差距!

   他一拍大腿,站起身来,出了那无聊的灌木丛。

   潜走停息半晌。

   迎面而来是连绵纵横地势复杂的山丘,山丘中布满密密麻麻的黑洞,一眼望去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此处为沃郡遁鼠县,自号寰宇之内打桩无敌‘钻地鼠’的领地。

   如何才能在悄无声息通过、或者绕行这方玲珑窍洞,便是螺旋风筝式战术面临的第一个难题。

   温言吐出一口浊气,身形缓缓消失。

   天气门,苦乐峰。

   门前大树下。

   “无忧姐姐,好玩吗?”

   “好玩!”

   温馨坐在秋千上,此时粉嫩的小脸兴奋得有些红彤,上了意致,她干脆放开双手,想借着晃荡的秋千飞上天际。

   “无忧姐姐!”灵鸳腾挪轻巧,倩影连残后在远处接住了温馨。

   “吓死我了,无忧姐姐不能这样哦,要是你有什么闪失,师兄回来我可不知该如何交待了!”

   “哎呀,要他管!那个大笨蛋现在除了修炼什么都不知道,对我也漠不关心的……”

   灵鸳闻言顿时一乐,学着师兄蹲下身子摸了摸小人儿的小脑袋,抚平她鼓起的嘴角,“哪有呢,无忧姐姐始终是师兄最疼最爱的人哦!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可不要妄自菲薄!”

   “师妹!”

   一声夹糖般的甜糯嗓音响起。

   透着难掩的慌张。

   灵鸳抬头望去,入眼的却是一张不复往日镇定的容颜,异样的苍白似乎暗示着某种不详。

   她心石一沉。

   “寻意姐姐,怎么了?”

   “快随我来!”

   两道身影飞射而去,眨眼消失在阵法中。

   随着两个女子的离去,苦乐峰却是安静下来,只余下温馨伫立原地。

   此境沉寂片刻。

   忽然。

   纷纷凉风拂掠山尖,卷起一片枯黄的树叶,本是盛夏的光景却骤然有了些秋意。

   枯叶摇摇曳曳,飘到温馨面前。

   她慢慢伸出小手,接住那片浮萍般的树叶,怔怔愣看一会,接着猛然握紧手掌。

   不长的指甲已然入骨,渗出的殷红顷刻间将残破的枯叶渲染得更为凄惨。

   僵住少顷。

   她有些厌恶地丢掉树叶,抬脚压下,发疯般将其碾入泥土之中,那精巧挑丝白靴的靴尖顿时蒙上一层乌迹。

   “一点也不好玩。”

   如风吹寒冰的颤音响起。

   幽冷无助。

   天气门,某处密室。

   门外是静若寒蝉的看守。

   而密室内……

   “怎么会这样?”灵鸳看着眼前情形,娇躯发抖。

   透明的温魂瓶空空荡荡,里面那抹绿意莹然的残魂,已经消失不见。

   “无忧姐姐的残魂呢?”她抓住寻意的胳膊,隐隐带着哭腔。

   “师妹……”寻意紧紧抿住嘴唇,螓首微抬,努力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模样,眼中的水雾却是不争气泛漫开来,“不见了,它不见了……”

   “是不是融合了?告诉我,是不是……”

   “师妹,你应该明白,不在她身上,我已经探查无数遍了……”

   “那你为什么不放在苦乐峰!为什么?”

   “此事确实有些欠缺考虑,并非是我,而是……”

   还未等寻意说完,灵鸳拉着她夺门而出。

   撂下一句非常简洁的话语。

   “封山!盘查!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另一边,苦乐峰。

   温馨正对着温言的小屋子喃喃自语。

   “诸界微尘里漂浮的种种光景,再也无法同你去欣赏了,时间重塑轮回不止,道轨却依旧反极,如今角宿要启航了,哪里又是它的归宿呢?青色,是任性的颜色啊……”

   话语落,一抹青色掠向天际。

   与此同时,万兽秘境里。

   温言挡下一记挥击,身形倒退而去,才立定站稳却没由来地打了个冷战。

   他赶忙收敛心神。

   大敌当前,可不能开小差。

   而他前面,是一只硕大的钻地鼠,鼠身不长毛发,却是覆满细密的鳞片,迎着微弱的光线闪耀出诡异的斑斓。

   此时它直立上身,手中生锈的长枪猛然挥舞,散出一抹浑圆青光,枪尖霎时一顿,指向了温言,吱起尖细的嗓音,“人族!你逃不掉的!”

   但眼前的人族不仅未受震慑,反而嘴角一勾,倒把它吓退一步。

   这是个硬茬子?

   温言泛的却是苦笑。

   螺旋风筝式战术看来是失败了,由不得他不相信,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只是他实在想不通,眼前这只钻地鼠不过是灵境,比他低一个大境界,是如何发现自己的行踪的?

   有必要弄清这到底怎么做到的,不然……

   他试探着问道:“你怎么发现我的?”

   “告,告诉你作甚?”钻地鼠不由露出鄙夷。

   此番机密,岂能与人族乱语?

   接着它只觉口舌难燥,憋得喉咙发出一阵怪响,索性一吐为快。

   “五王早就研究出你们人族的遁法套路了,只需一面照人境,你们便无所遁形!”说到最后,钻地鼠不禁有了些得意的神色。

   灵智顿开知晓五味,得窥天地之浩然气,登堂入修途。

   这便是灵境。

   只可惜眼前这只智力稍显不足。

   照人境?无所遁形?

   温言心中愕然,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秘境凶兽排外他是知道的,对外来者的态度向来并不友好,但以往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除却身处危险的境地,少有主动出击的情况。

   可方才他才稍作动作,眼前就跳出一只大老鼠,不由分说上来就是一顿乱捅。

   但是,他运用遁法潜行啊,并不是愣头前冲。

   这便是刚才那一幕。

   瞬时间,温言心中便生出一堆疑问。

   这千年间这秘境内到底发生了什么,竟发展成如此这般水火不容的境地?

   蓦地,他悚然想起进入秘境时飘来的血腥味。

   当时他还以为是门中那些修士惹祸上身,受点轻伤罢了,但以现在的情形看来……

   死亡!

   硕大两个字迅速占据他的脑海,让他背脊发凉,紧接着一个更为大胆、恐怖的猜测浮上心头。

   这些凶兽的目的并非是驱逐,而是赶尽杀绝!

   秘境内试炼的门中子弟也将会被屠戮殆尽!

   这到底……

   钻地鼠看着眼前摇头晃脑的人族有些纳闷。

   这人到底在干嘛?难不成发人瘟了?还是……在酝酿法术?

   心念刚落它便箭步上前,随着前臂肌肉隆起夸张的弧度后,力道自枪尖倾泻而去。

   漫漫青光霎时笼罩温言,将他堵了个严严实实。

   “嗯?残影?狡猾鼠辈!嗯?不对!是狡猾人辈!”

   钻地鼠不禁恼极,它最恨的就是猥琐佬了,而是对方还是人族的猥琐佬!

   它赶忙把照人境拿出来,对着周围就是一通乱照,却惊奇地发现那个人族……

   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