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十五章 梦想与法宝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梦想与法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钻地鼠顿时有些慌了。

   这还是第一次!

   会遁法的人族方才他已经杀了三四个,不乏有高它一两个境界的猛人,但那些人虽有些难缠,却没有像现在的情况一样的例子。

   那个消失的人族像是凭空遁去一般无迹可寻,如同他从没有来过!

   它有些想不通,那个人族是怎么逃脱照人境的法则威能的?

   到手的战功飞走,它不禁有些不甘心,自己明明就差一个死人头就能从小校晋升骁骑,到那时,自己便再也不是无名小卒,说不定一路高歌平步青云,旗门祭酒,折冲校尉偏将军……

  大王的赏赐不断,它便从此走向鼠生巅峰,醉掌兵权肆弄朝野!

   嗯……若是再娶个族中白富美,朝夕恩爱那更是极好!

   这个梦想契机的第一步却被那个人族打消了,如何不让它窝火!

   该死的人族!

   钻地鼠不禁又骂了一声,举起照人镜子转着圆圈又是一通乱照,在照向天空时,照人境蓦地发出一抹黑光。

   这是照到人的反应!

   雕满纹饰的圆形古铜镜框中的黑光缓缓散去,紧接着镜面如水面般荡漾出圈圈涟漪,却是清晰浮现了一个人族的身影。

   不是温言还有谁来?

   “吱吱哈!找到你了!”

   钻地鼠灵识牢牢锁定温言,体内灵力骤然运转,手中生锈的长枪顿时蒙上了一层青光。

   然后它狠狠向温言投掷而去。

  嗖!

   青光掠向天际,眨眼便到了温言的近前,无论他怎么腾挪闪避,那青光却是如影随形般粘着他上下翻飞,一时间残影与青光纠缠不休,竟如同烟花绽放般的绚丽。

   钻地鼠两只鼠手横在胸前紧握,精神高度集中,操纵着长枪左冲右突,势在将那个人族捅个透心凉!

   少顷之后它有些不耐烦了,因为那个人族实在太滑溜了,就像那泥鳅似的!

   明明有那么几瞬间可以将其击杀,却总是被那人族堪堪躲过,一次两次可以理解,三四次着实有些蹊跷。

   此时钻地鼠不免有些狐疑,这到底是那个人族身法精绝还是自己的攻伐水平太低。

   它心念至此,脸上几条胡须轻轻颤动,却是张嘴狂吸,伴随着隐隐的风声,它的肚子竟愈发隆起壮大,紧接着它嘴巴一闭,将腹中的气息汇聚浓缩于口中,此番过程又将它两颊的面皮涨了个滚圆。

   呼!

   一团青中透黄的气体自它嘴中喷发,朝着温言骤袭而去。

   气体上冲,尺丈行程间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扩大,竟形成了一朵巨大的彩云!

   彩云瞬间将温言所在的区域通透而过,去势仍是未绝,少顷便与天际上的云层相撞,泛起阵阵轰鸣后这才散去形意。

   与此同时,云中竟掉落许多细小的灰白色尸体。

   卷云蝗虫!

   遭遇此番变故,云层中顿时有些骚动,钻地鼠顶着冷汗赶忙传声而去,嘴唇蠕动片刻后云层才算是渐渐平息。

   “自己人自己人,刚才是遭遇人族了!你族折损的虫员也算是光荣牺牲,等此事了却我定当向县长请示,给予尔等阵亡抚恤,还请稍安勿躁!”

   这是它刚才的传音话语。

   还好还好……

   钻地鼠抹了抹头上的鳞片,不禁有些后怕。

   纵使自己皮糙肉厚,也禁不住那成群结队的卷云蝗虫一番冲击,若不是机智圆说过去,说不定此时自己现在已经和列祖列宗在吃团圆饭了!

   至于阵亡抚恤……

   非正常死亡,同族相残友军误杀皆是不计列在内,刚才所说不过是谎言罢了!

  亏得误杀的是卷云蝗虫,它们心智还未成灵,参不透此中的虞诈意味,若是方才击中的是成灵的友军,恐怕又是另一番景象……

   蓦地,一个干巴泛黄的橘子皮飘到它的面前。

   哪来的陈皮?

  钻地鼠不禁有些愕然与疑惑,随之心中闪过一道闪电。

   那个人族没死?!

   它抬头望去,天际那人族方才所在的区域已然空荡,再拿起照人镜转圜照耀也是一无所获,竟与之前的情况如出一辙!

   没道理啊!刚才的命中感却是作不得假,且那人族的生命气息随着法能的冲击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到底是……

   还未等它想通。

   钻地鼠面前正在降落的橘子皮却是诡异地一个悬停,紧接着橘子皮竟像那莲花一样绽放开来。

   橘子莲花急速旋转,随之发出阵阵铿锵的剑鸣,竟是愈响愈大。

   剑鸣?

   钻地鼠霎时有些明白了,这便是那人族死与生的答案!

   且如此诡异的情景实在令它捉摸不透,自当是先行撤退方为上计!

   “这到底是什么法宝?竟能禁锢形神?!”它不禁吱声惊呼,他想跑,可是它跑不掉!

   那橘子莲花滴溜转动,散出丝丝缕缕气息,笼在了钻地鼠的周身,就像一个束紧的囚牢让它动弹不得。

   此时钻地鼠蓦地感觉气温有些忽冷忽热,掺夹着震耳欲聋的剑鸣,难受得让它有些想捶足顿胸。

   橘子莲花却是无暇顾及它的感受,一道道或火红、或冰蓝的古剑从这个小东西中暴射而出,随着清脆的剑鸣中从他的厚实的鳞片刺入贯穿。

   霎时间它浑身便插满了两种颜色的剑,宛如一只身披华衣的刺猬!

   不可……能……

   钻地鼠硕大的身躯轰然倒下。

   临死前它眼球转动,试图将那个人族的身影牢牢记在心里,可惜的是它意识戛然而止前仍是找寻不到他的踪迹。

   如此大的灵力动静,云层之上的卷云蝗虫却是按捺不住了,随着嘈杂无比的扇翼声响起,白压压的虫群一片接着一片降下,向这个地方狂涌而来!

   漫天的灰白虫群呼啸而下,宛如一条巨大的瀑布垂落!

   卷云蝗虫在此地盘旋许久,却是找不到目标,不禁更为急躁,转悠了几圈之后,蓦地朝着钻地鼠的尸体奔掠而过,瞬间只留下一张洁白如雪的骨架。

   而那行凶杀鼠的橘子皮此时在空中晃晃悠悠,飘向了远处一处不起眼的灌木丛后。

   温言把橘子皮收进储物法宝,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却是不由地瘫坐在地上,他赶忙定了定心神,稳住身上法衣的波动。

   他是真没想到那个所谓的照人境这么难缠,竟折了他两件蓝甾中品的一次性法宝;一件是替身稻草人,在那青黄色彩云袭来时用去,一件是缩地符,衔接稻草人用去。

   此时温言又想拍大腿,因为他觉得对付一个灵境的凶兽用去两件法宝实在有些不值,甚至有些丢人现眼。

   若不是自己犹犹豫豫只想遁走,直接趁那钻地鼠还未发起攻势前就把它格杀,之后再用缩地符,说不定省却一件法宝的损耗。

   一念之差!

   温言有些事后诸葛亮地想到。

   不过就此一役之后,他倒是发现了照人境的漏洞,那便是法宝!

   方才他用去缩地符后便套上灵隐法衣,此举不过是他灵机一动的产物,却是印证了一些事实。

   果然,只有法宝能对抗法宝!

   于是他又做了一个试验。

   他暗中操纵冰火剑橘向着钻地鼠袭杀而去,钻地鼠的死亡自是不出所料,但他试验的却是卷云蝗虫的反应,照目前情况看来,它们竟也是发现不了自己!

   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如此说来,自己便能制定一个更为猥琐、哦不,周密的计划,那螺旋风筝式战术还没有失败!

   蓦地他心中一惊,转头望向远处的天际。

   只见昏暗的长空中有一名女子正在急掠,而她的身后紧跟着白压压的蝗虫,竟比温言刚才所在的地方还多,不仅如此,地面不知何时出现了数量庞多的钻地鼠,正朝着空中的女子投掷长枪,一时间漫多的青光向女子铺盖而去。

   屎壳郎前辈?!

   温言不禁有些惊奇,她这是捅了地鼠窝和蝗虫巢了?竟能引出如此规模的浩荡景象!

   不过认识归认识,她惹出的事又不是自己的事,且自己去了也是于事无补。

   还是那句话,他并不能以一敌百!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温言如是想道,想罢他便想从此地偷偷开溜,免得遭受什么无妄之灾。

   英雄救……美与螺旋风筝式战术的研究,他选二,选二!

   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他小心翼翼的暗催法衣,确认周身气息遮掩无误后,便从储物法宝中拿出四五张缩地符,但还未触发其中法术,却听身前两丈远的地方蓦地发出轰然的巨响。

   黑浓的尘烟与碎石飞扬,竟是被砸出了一个大坑!

   而坑中……不是屎壳郎前辈还有谁来?

   我尼……

   温言额头的冷汗却是不由自主地渗了出来,因为眼前突如其来的变故,他心神有些松懈,以至于法衣的持续供给有些起伏,体内灵力也不禁散出了微小的波动!

   “温不大师弟?!”那女子瞬间察觉他的波动所在,惊喜地叫了一声。

   此时那女子四肢皆被长枪贯穿,她却跟无事人一般朝着温言跑来,“是你么温不大师弟!太好了,我有救了!”

   与之而来的,还有她身后茫多的追兵。

  你不要过来啊!

   这是温言的内心想法。

   “遁!”

  也不管三七二一礼仪道德,他狠狠催动手中的缩地符箓。

   符箓霎时破碎,紧接着一阵土黄光芒迅速环绕他的周身,包裹完全后土黄光芒蓦地又亮了几分。

   温言的身形却是瞬间消失于原地。

   “啊!温不大师弟!”

   女子绝望地惊呼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