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十七章 绘好的死亡画面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绘好的死亡画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史恒香看着眼前赏心悦目的景象,脸上不禁地泛起一抹桃红。

   “师弟,你做什么啊,你要是想……我们出去再说好吗……”

   “此去艰险,也不知何时才能落定,当然得做足准备。”温言头也不回地说道。

   落在史恒香耳中,却是变成了‘此去遥无期,鸳鸯恨别离,我们不要给人生留下什么遗憾’。

   “如果……师弟你真的这么认为的话,我自当……”史恒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脸上潮红却是更甚。

她轻咬一下娇艳欲滴的朱唇后,便颤着那双洁白柔荑缓缓解开束在腰间的缠丝带。

   露着精壮上身的温言扭头正欲作答,却是看到了这满园春色就要出墙的一幕,惊得他手中的黑色长衫掉在了地上。

   “住手!前辈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啊?”衣带渐宽的史恒香闻言,手中动作却是一愣,“不是师弟你说人生不要留什么遗憾吗,我当然……”

   “然并非前辈所想!”温言打断了她的话语,然后指着那件脱掉的白衫用极快的语速说道:“白色跟靶子没什么区别,我只是想换一身不怎么显眼的衣服再出去!”

   “真的是这样吗?”史恒香不禁有些不甘心,此情此景并不是她心中完美故事的结局。

   “确认无误!”此时温言脸上又挂上了‘麻木不仁’,心中更加笃定了摆脱这个奇葩前辈的想法。

   “如果师弟需要,我也不是不可以哦!”

   “滚!”

   温言穿好黑衫,再次将储物法宝内的物事位置捋了一遍,确认与记忆中并没有什么大出入后,他深呼吸一口气,将体内灵力骤然运转至巅峰。

   “前辈,开钟!”

   史恒香点了点头,青葱手指翻舞片刻,掐出一个玄妙的法印,紧接着她朱唇微张,“解!”

   话音刚落。

   只见那布满天地虚空的符文蓦地扭曲,随后像是一条条白龙般向着她手中的法印暴涌而去。

   少顷,一尊古朴小钟便悬浮在史恒香的手心,她心念一动,小钟消失不见。

   “杀……”

   震天的嗡鸣与青光交织,霎时将两人的身形淹没。

   与此同时。

   天气门,议事厅内。

   扶南阳看着眼前那面巨大的椭圆镜子,脸色骤然泛怒,右手重重一拍,那锃亮的扶手瞬间碎成了飞屑,还未等椅子倒塌,他便站起身来,“究竟是何人,胆敢这般算计于我?!”

   京蝴正端着一杯散发厚重药香的灵茶从后厅出来,闻言不禁心中一紧,“夫君你这是怎的了,莫不是发生什么事?”

   “有人暗算天气门……咳!”扶南阳苍白的脸上此时已是铁青,无暇顾及体内絮乱的狂暴气机,以至于让他咳出了一抹暗红。

   “什么?”京蝴手中一颤,差点把持不住。

   她快步走到夫君近前,把灵茶放置一边,然后手掌放在夫君后背,用自己的灵力把他体内紊乱的气机轻轻抚顺。

   “别急,慢慢说……”京蝴竭力平复自己的情绪,言语声却是禁不住的抖。

   “就在刚才,有人截停了幻目法境的巡视,封闭了秘境与世界之间的连接通道!”扶南阳指着那面镜子咬牙切齿,“那些人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让我们无法进行支援!”

   京蝴转头望向那面镜子,只见镜面灰白,已然看不见疾儿的画面。

   她这下是真慌了,“还有没有补救的余地?”

   扶南阳却是答非所问。

   “此次进入秘境历练的弟子共有百名,除却那名刚进秘境便入了古杀阵的弟子殒命,还有一些技不如人的折损,

   整体的存活率还算是稳定,但是……剩下那些弟子,就在刚才,就在那一瞬间啊,他们的生命波动消失了……”

   啪!

   扶南阳说罢,却是又将那张端放灵茶桌子拍了个稀烂,滚热的水滴飞溅到他身上,浸湿了衣衫大片。

   “那疾儿他到底有没有事?快告诉我……”京蝴隐有些哭腔地疑问道。

   “只剩下他与那个叫史恒香的女子生命波动仍在起伏,只是……”扶南阳话说一半却是皱眉思索起来。

   听闻‘尤在’,京蝴的心石才落,后面却是不禁又提了上来。

   她催促道:“只是什么?”

   扶南阳却又是答非所问。

   “此事实在有些蹊跷,弟子的折损中,大都是被一些低境妖兽所杀,我原本以为是他们技不如人,因为刚才的事情,我发现他们的死亡画面竟像是事先演练般,似乎是有人故意修改了幻目法境的法能镜像!”

   “如果是这样,那……”京蝴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心中迸发,紧接着传到身上每一处角落,她不禁抱紧双臂寻求一些微薄的温暖。

   扶南阳此时神色有些癫狂,他两手抓住京蝴的肩膀,布满血丝的眼睛紧盯着她,“他们的死亡画面像是一张张白纸,第一时间不是送到幻目法境手中,而是等他们再绘改涂鸦好了,再一张张的发给我们,而且只发我们想看到的,他们到底在图什么?图什么?哈哈哈”

   砰!

   京蝴望着穿墙远去的夫君,双臂抱得更紧了一些。

   疾儿……

   你还好吗?

   而此时的苦乐峰,小屋内,两名女子正在被窝里窃窃私语。

   “师妹,快放开!这要是让人家看见了,还以为我们有百合之好!”

   却是寻意的甜糯嗓音先响起。

   她娇媚的脸此时暗飞桃红,无奈地看着抱紧自己的灵鸳。

   “呜呜呜……寻意姐姐不要动,我害怕……”灵鸳死死锢住寻意,梨花带雨地请求着。

   听闻师妹渐起的抽泣声,寻意顿时意会。

   她伸手环住灵鸳,轻轻拍打她柔弱的后背,“好好好,我不动,这又不是你的错,你又何必钻那牛角尖呢?”

   “可是,无忧姐姐她已经走了,等到师兄回来一定会骂我的,他一定会的!到时候我该怎么办嘛……”灵鸳不禁又往寻意温暖的怀抱里蹭了蹭。

   平日里对少主趾高气昂的她,竟害怕被他骂……

   寻意不禁有些莞尔,“你呀……换个角度来说,无忧小姐走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啊?难道寻意姐姐你为了争风吃醋不顾别人的感受吗……”灵鸳闻言从寻意的怀里挣脱出来,小脸愠怒。

   “哎呀不是啦,师妹你想想,无忧她走证明她的神魂已经融合完全了,而不是我们想的是被什么贼人盗作它途。”寻意伸出青葱食指,在灵鸳面前一摇一晃。

   “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可是……无忧姐姐已经走了!到时候师兄一定会打我的!”灵鸳却是有些一根筋,仍在纠结师兄责骂打伐的事情。

   纵使寻意涵养极好,此时也是笑出了声,“怕什么,少主又不是不讲理的人,我们只需在他回来之前,尽自己努力去找寻就好了,你就不要纠结这个了。”

   “可是,他真的会打我的!”

   “好啦好啦,我们赶紧出发吧!”

   与此同时。

   距离天气门百里远的边莲城外。

   温馨坐在一块石头上,捋了捋遮眼的发丝,有些后悔了自己的一时冲动。

   她心道早知道不离家出走了,走走停停真的累人……

   而且自己都走了百里远了,那个死人头还不来找,实在是令人有些窝火,试炼真的比自己重要吗,还是说……自己的魅力不足已让他如此折腾?

   温馨却是越想越气,本来有些淡了的出走心此时如烈火般熊熊而起。

   哼,你不来找,我就偏不回去!

   打定主意她便跳下石头,朝着边莲城走去。

   “哟豁,这是谁家的小姑娘,长得是真水灵,不如我们把她卖到不夜仙宫去?”

   “你小点声,被别人听见了就不好了,指不定有人出来英雄救美!”

   “看准时机下手不就行了……”

   一些嗓音压得极低的窃窃私语落入温馨耳中。

   她嘴角一勾,却是泛起了冷笑。

   果然,无论时间如何推移,世道仍是如此肮脏不堪。

   温馨也不言语,径直从那两个高大男子面前走过,她倒想看看,这两人何种斤两,才配得上利欲熏心四个字。

   “哟,小妹妹你是去边莲城吗?要不要我们带你去?哥哥们骑的是流云马,飞得极快!”其中一个脸色空虚的男子说道。

   另一个左眼有条细长刀疤的男子用拳头佯打了一下同伴,嘴角尽可能上扬,“小姑娘你别怕,我朋友言语有些轻佻,实在是多有冒犯,但我们不是什么坏人,我们是乐于助人的好人!”

   温馨看着两人唱双簧,心底也是有些好笑,笑他们智商拙劣。

   好人可不会说自己是好人,坏人也不会说自己是坏人,两者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恨不得别人永远不会知道。

   眼前这两个人,真当自己是三岁小孩?再过一些时日,自己就要八岁了!

   温馨小脸泛满童真,怯生生道:“两位叔叔,那我要是不呢?”

   “世道太乱,人心太浮躁,你一个小姑娘出门在外,可不能如此任性哦!”刀疤男祝安说道,背负在后的左手晃了晃。

   “就是就是,你还不如跟哥哥们回去,护你一世安稳如旧。”空虚男马滋接了一句,言语间他左顾右盼,确认着周围的情况。

   “叔叔,我不去!”温馨笑嘻嘻道。

   “给脸不要脸,”马滋狞笑一声,“那就别怪哥哥们手段粗暴了!”

   刚才他已经观察得很仔细,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女娃如此不上道,到时候定要她知道痛苦两个字怎么写!

   两人身形暴射下压,如同扑鸡般向温馨扑去。

   值此千钧一发时。

   一道粉红的光芒从两人身体一闪而过,瞬间将两人的生机屠戮殆尽。

   “别来无恙!”温馨朝着远处的大树招手。

   而那里。

   是一个俊美的男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