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十九章 前辈的五指山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前辈的五指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唔……咳咳……咕!”

   温言忙活了一阵总算是把口中的丹药艰难咽下,心里不禁暗暗腹诽。

   到底是哪个人才炼的丹药,居然不是入口即化!饶是自己肺气绵长,一股脑吞了这么多竟也差点噎窒息……

   回去一定让灵鸳好看!

   他转念就把大帽子扣在灵鸳头上。

   深作呼吸,温言这才好受些,“前辈,扶我一把,我身体有些虚……”

   “师弟……”

   史恒香看着师弟苍白的面容,先前不满的姿态消失不见,转而却是泛起了一抹疼惜之色。

   她俯身张开双手想把师弟抱入怀中,用自己的体温去给他摇篮般的慰藉。

   这样,他就不会空虚了……

   “前辈……快看你身后!有东西!”本是蹲着的温言身形忽然向后一仰,双手如划桨,双脚交替而蹬,一时间竟是退得飞快。

   “什么?!”史恒香闻言骤惊,身躯颤抖着地往后扭去,却是看见了让她血气上涌的一幕。

   空。

   她再看向师弟那边,只见他早已跑得只剩下一条小尾巴。

   史恒香不禁恼极。

   三番五次!三番五次!你真的如此嫌弃我吗?

   好好好!

   今儿个我史恒香非要弓硬上霸王!

   史恒香一动不动地伫立了良久,少顷,身形才缓缓消散。

   这竟是残影!

   要知道残影的浅深虚实之间,可是大有学问,它是速度强弱最直观的体现。

   根据修真界的经验,若是一个人看似身法超绝,生出的残影薄且虚幻,滞留的时间也不持久,那就说明他的速度并不快。

   反之。

   一个人身法看似慢吞,残影却栩生如分身般,滞留的时间也坚挺非常,那就说明他的速度已然是登峰造极。

   而史恒香的残影不仅完整,还能弥留如此久,只凭这一手,史恒香便站在了速度金字塔的顶端!

   温言一溜烟跑、哦不、爬得飞快,眨眼便离了史恒香有五六丈远。

   看见前辈仍在原地发愣,他不禁心头窃喜。

   终于……能摆脱这磨人的妖精了!

   他翻出一张缩地符箓,心念一动,眼前的景象顷刻间模糊,随后天旋地转。

   “咚!”

   温言心道不会这么倒霉吗,这又是撞什么地方的墙壁上?

   “嘿嘿嘿……”

   一阵阴冷的笑声响起。

   莫非……

   温馨愕然前望,果然是前辈的法钟!

   他环目四顾,却是看不见史恒香的身影。

   那些符文此时如同活物般蠕动,缓缓从他的脚下蔓延而上。

   噹。

   随着一道悠扬的钟声响起,温言便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他的感官渐渐被剥离,最后只剩下意识游离于虚空。

   与此同时。

   天气门西北方向,不知名的山脉。

   树尖上。

   有两名女子正在赶路。

   只是轻踩枝头,便能前掠数丈之远。

   “寻意姐姐,为什么我们不直接驾法器飞行,非要用这种朴素的方法呢?”灵鸳忍了很久,终于将这个疑问说了出来。

   “无忧小姐突然出走,定会做好我们找她的防范准备,腾云驾雾气机太露,若是被她发现,我们此番的行程便要白费了。”

   寻意此时换了一身颇为紧身的土黄色衣衫,却是不减她那娇风媚情。

   “可是,说不定无忧姐姐此时已经走了千里、甚至万里远了,我们用这个笨办法,真的能追上她吗?”灵鸳又抛出了一个疑问。

   “虽然无忧小姐的探知与隐匿的能力超群,但脚程功夫却是一塌糊涂,而且师妹你莫要忘了,她现在还只是问道巅七的修为,跑不了这么快的。”寻意回道。

   灵鸳点了点头,“寻意姐姐你说的很有道理,可你怎么笃定她就是往这个方向去呢?指不定我们现在跟她相隔一边,越拉越远了!”

   寻意捋了捋发丝,这才不急不缓的说道:“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无忧小姐十分关爱她的族人,如今复了神魂肯定会回妖界探望状况,这路途乃是必经,照这个方向找寻下去准是没错,再不济,我们可以去往妖界打探一二。”

   “不愧是寻意姐姐!想得真周全!我爱死你了!”灵鸳蓦地抱住寻意,雪白的莲足乱蹬。

   两人身形骤然一顿,朝着地上跌去。

   “呀!师妹你这是做什么!”寻意赶忙运转气机,这才止住了下降的颓势。

   “唔唔唔唔……”灵鸳一阵乱蹭。

   有个古灵精怪的师妹,真是让人头疼……

   寻意扶额轻叹。

   似乎想起了什么,她拍了拍灵鸳的后背,“看我这脑子,师妹你现在也算是回家了,是不是有些近乡情怯?”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只是觉得寻意姐姐好聪明,什么事情都能理解的很透彻,而我却笨的要死,什么也不会……”灵鸳有些懊恼地说道。

   “哪有呢,俗话说天生我才必有用,你羡慕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羡慕你哦,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不能一概而论哦!”寻意言语轻柔,轻轻抚顺师妹有些乱了的青丝。

   灵鸳闻言杏眼泛亮,“这样吗?那我的闪光点是什么呢?”

   “灵。”寻意答道。

   “啊?寻意姐姐你好敷衍哦!”灵鸳眼中的亮光熄灭。

   寻意噗呲一笑,戳了戳师妹的额头,“人心不足蛇吞象,秉持初心方得始终哦!”

   “你又来了,我就不爱听这些道理!”灵鸳学着师兄竖起了中指。

   “好啦,我不说便是了,赶紧动身吧!”寻意笑意不禁更浓,心道这真的是好的不学坏的学。

   灵鸳这才放手,心中却是突然盘恒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寻意姐姐,你跟师兄……那什么了吗?”

   寻意正整理着衣裳的褶皱,闻言柔夷不禁颤了颤,“瞎说什么!”

   “我就想知道嘛……”

   “没个正经,师妹你脑子里天天想的都是什么……”

   “说嘛说嘛!这里很安全哦!”

   “滚!”

   ……

   天气门,议事厅。

   那个大洞已然修复。

   扶南阳闭着眼坐在新椅子上,左手扶着侧额,右手轻轻敲击着那张简易的新桌子,每一次声响,他的思绪便延伸几许。

   渐渐地,富有节奏的敲击愈发杂乱,随着最后的响声戛止,他的念头绕作毛结,眉头也拧成了团。

   那扬起的大手顿在空中,欲下未下。

   许久。

   扶南阳才缓缓放下手,轻轻叹了一口气。

   与之同时。

   站在旁边揪着心的京蝴也松了口气,“夫君,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要不召集门中好手,强攻一波?”

   “钉上的门哪有这么容易拆掉,他们敢如此做定然会想到这一步,而且这样做来势必会打草惊蛇,对疾儿处境更为不利。”扶南阳倒是不敲桌子了,反而敲起了自己的脑壳。

   乓乓作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