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二十三章 黎明杀机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黎明杀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鲛人话语刚落,那摄人心魄的恐怖灵威如寒潮般便自她身上爆开,荡起了一波又一波无形的霸道涟漪。

   顷刻间此方场景内飞石穿空潭水翻腾,虚空都有些扭曲。

   叮叮叮……

   道道涟漪似那铁棒敲瓷器般撞上了玉碗,发出了极为悦耳的音符。

   如此和谐的画面并没有维持多久。

   咔!

   玉碗发出了一声悲鸣,紧接着无数的纹路从碗体裂开,丝丝缕缕耀眼的白光透射而出。

   噹啷!

   玉碗塌碎成了一堆残渣。

   “什么?”温言骇得惊呼出声。

   一件紫玄下品的法器就这么没了?

   “御极盾!”在下一波磅礴的灵压来临之前温言终于反应过来,心念连动召出了四五件清一色的法宝横在身前。

   五面青葱色的单薄盾牌上奇异难言的符文接连流转,层叠之下堪堪抵消了那狂澜怒潮般的灵压气机。

   “雕虫小技!”看见这一幕那鲛人却是笑靥如花,柔和得没有一点烟火气。

   紧接着她那如兰的玉指在虚空轻点几下。

   随着手势收停,她方才点过的地方蓦然泛起湛蓝光晕,只是刹那间便衍生成一面面透镜般的悬空阵法。

   “什么?”温言不禁又是一愣。

   这随手成阵看似轻松,但绝非是境界低微的修真者可以轻易施展开来,因为它不仅需要庞大的灵力支撑,己身也要具有阵与法的至臻造诣才能掌控其中形意。

   眼前这个鲛人只是随手轻点便出现了数十面这玩意,她的修为境界、阵法天赋那得是多高?!

   “起!”鲛人无悲无喜的嗓音响起,道道如雪花般的紫色晶箭便从那数十面法阵显现透出,随后她朝着呆愣的两人伸手一指。“去!”

   簌簌簌!

   紫色晶箭闪着华芒电射而去,炸起了连绵密集的破空声。

   “给老子挡住!”温言怒喝一声,数百张御极盾如天雨散花一般遍布周围。

   鲛人朱唇一勾,“竟想不到你如此天真,差距,可不是数量能弥补的!”

   似乎是符和她的话语,漫天的紫晶箭竟如摧枯拉朽般将那数百张御极盾穿透而过,眨眼到了两人近前。

   “五灵钟!”

   噹!

   紫晶箭凌厉攻势蓦地一顿。

   “前辈……”温言转头看了眼那张精致的容颜,心道你还算有些良心。

   左丘菊虽然双手掐决目视前方,却好似察觉他的目光与心思一般,“别发愣!我抵挡不了多久!”

   “啊!哦!”温言胡乱应了声,从储物法宝召出一叠符箓撒向空中,随后手指飞速结印,“引雷!推土,生风,点火……”

  不同属性的符箓应声梵尽,五花八门的法术凭空闪现,照亮了这个黑暗的空间。

   “就这种程度吗?看来是我太期待了……”看着那驳杂法术袭来,鲛人却是摇了摇头。

   随后她竟然主动去接触了一道极为粗壮的雷光!

   呲……

   带着丝丝毁灭气息的雷光刚碰到那晶莹玉臂上,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消失不见!

   “法能吸收?”这次轮到左丘菊惊了。

   她见过法宝附带吸能的属性,但没见过人也有这种功能!

   “还没完呢!我倒要看看你胃口又多大!”温言冷笑一声,手上连番动作之后却是换了个法印,“具现!”

   隆隆隆……

  这空间内的物事天翻地覆,仿若活物般蠕动。

   “引。”温言轻轻咬破舌尖,方才那叠符箓产生的法术便拢成一团,紧接着他持印怒喝,“卷!”

   轰!

   五彩斑斓的滔天龙卷以那鲛人为中心骤然卷起,只是瞬间便淹没了她的身形。

   “嗯,这倒是像点样子,但是可惜的是连我肉身的防御都破不开哟。”

   龙卷中传来的轻缓嗓音明明很平淡,却让温言从头凉到脚跟。

   “喂!前辈!”

   “啊?”

   “抓紧!”

   紧接着一抹光芒骤然亮起。

   “嗯?”鲛人轻描淡写地出了那满含杀机的龙卷,古井不波的脸色终于有些稍稍变化,但也仅此而已。

   她思索了一阵,“算了,反正他们也逃不出古杀阵。”

   咕噜咕噜……

   水潭渐渐平静下来。

   ——————————

   五域边境中心。

   此时已是黎明时分。

   惨淡的愁云层层叠叠地笼占着天际,下起这个月的头场雨。

   那细密的雨滴似烟如雾,盖落在木屋的遗址上。

   黑色的大地遍布脚印,践踏得格外泥泞。

   消失的木屋旁斜着一柄残破的油纸伞,依稀可见伞面上那画满的清秀山水。

   轻风吹过,油纸伞渐渐滚陷在泥洼之中。

   夜雨。

   舒缓不了粘稠的杀机,也洗不尽那浓重的血腥味。

   残臂,尸体,还有一些气机割下的发丝,散落在这方圆五十丈的区域内。

   码王黎景同,阵亡。

   风王袁石满,阵亡。

   木王妲路春,阵亡。

   朱王熊鸿,重伤。

   琅王桜照鳕,重伤。

   玄天府莫俞星,阵亡。

   玄天府左昂,重伤。

   “你还好吗?”熊鸿躺在那塌陷半丈有余的地上,言语间那龟裂的伤口又渗出了鲜血。

   “我还好,只是他们……呜呜呜……”

   桜照鳕瘫坐在地,抱着熊鸿的头哭了出来。

   谁能想到,秘境五域王之一的铁血女王,竟然也有如此柔弱的一面?

   泪珠比那烟雨的湿气还要苦闷,一滴滴落在熊鸿脸上,也落在了他的心中。

  “咳咳……”

   熊鸿嘴角不禁涌出了一抹红艳,竟是自己咬破了舌尖。

   他此时有些悔恨。

   如果……他们再忍一千年,利用这些年来收集的千余血肉,或许就能脱离秘境法则的束缚,去畅游外面的世界……

   如果……自己方才没有勾心斗角,直接杀了那两个打满算盘的卑鄙人族……

   可惜事事无如果,无论愿与否皆只能安于现状,没有一点可以改变的办法。

   与此同时。

   千里之外的某处。

   左昂单手背着莫俞星,步履阑珊的朝着秘境的连接通道方向走去。

   一步接一步,他走得极为缓慢。

  有些东倒西歪。

   那右肩断落的可怖伤口仍在流淌鲜血,连绵细雨的冲刷之下不禁更为生疼。

   但左昂却是顾不上,甚至浑然未觉。

   因为现在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左昂心中的念头格外强烈,渐渐化成支撑那模糊意识的神圣信仰。

   我要救师兄……

   不知道走了多久。

   莫俞星的体温逐渐逝去,形成了左昂背负的冷硬雕塑。

   但他却恍如未觉。

   再后来。

  借着太阳透下的曙光,左昂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身材非常高大的人。

   “救救我师兄……”左昂轰然跪在地上,嘴唇蠕蠕片刻发出几个沙哑的字眼。

   紧接着,他昏倒在地。

   ——————————

   边莲城外。

   从天上飘下了两个女子。

   路上的仆仆风尘,却是掩不住她们的气质与韵味。

   “寻意姐姐,我们为什么不直接飞进去?”灵鸳的清脆嗓音有些疑惑。

   寻意仔细抖擞着衣裳,一道道惊心动魄的风景应运而生。

   她闻言眨了眨那两汪莹莹秋水,“就爱明知故问!你不是知道这是城中禁令么?”

   灵鸳嘻嘻一笑:“那不是为了让姐姐你显得博学多才嘛!”

   此时她换了身白色纱裙,若隐若现之下竟是比之前更要好看。

   “就爱耍小聪明,跟你那个臭师兄一样。”寻意白了师妹一眼。

  “不也是你的师兄!”灵鸳竖起了中指。

   最近这两日,她有些爱上了这个动作。

   师兄说过,高端的嘲讽,往往使用最朴实无华的表达方式。

   而深受其害最多的,正是她的师姐寻意。

   此时她有些无奈地捂住了师妹这看起来着实有些不雅的手势。

   “再怎么论辈分他也是我师弟!还有师妹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能不能不要用这种不文明的手势打招呼?让别人瞧见了还以为我们天气门唆使出的传统!”

   灵鸳撇撇嘴,对此并不以为然;“师兄说过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名声在外香臭不论,寻意姐姐你的思想不要这么固化嘛!”

   寻意有些哭笑不得,“整日学他那歪道理,难怪最近修为也不见怎么升!”

   “正道理歪道理,存在自然有它的道理,寻意姐姐你这就有些以偏概全了!”灵鸳学那教书先生般摇头晃脑,企图扳正寻意的‘不良思想’。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寻意唉声叹气,有了些父母再也教育不了叛逆孩子的头疼。

   灵鸳正欲说话,眼角余光却看见了一道火光从边莲城中某处冲天而起。

   她雀跃道:“寻意姐姐你快看,城中放烟花欢迎我们哎!”

   “师妹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哪里是烟花……”寻意赶忙摁住师妹,以免被有心人惦记上遭些无妄之灾。

   别人庭院失火你还在他门前跳,不是幸灾乐祸是什么?

   瞧了一会寻意有些愕然,“那里是不夜仙宫的位置?”

   “可不是么,那乌烟瘴气之地也算是得了报应!”灵鸳朱唇一勾,泛起了抹冷笑。

   “嘘……师妹你真是不知……”寻意又不得不捂住师妹‘甜蜜’的小嘴。

   灵鸳噗嗤一笑,“寻意姐姐别慌,我用的是传音啦!”

   “你真是……嗯?那气息怎么有些熟悉?”

   寻意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

   倒是灵鸳提醒了她。“那是花智的气息!”

   “他不是也在寻无忧小姐么?”寻意有些疑惑,“难不成他寻着寻着寻花问柳去了?”

   “哎呀,在这里想也没用,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瞧我这脑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