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二十四章 逝去的希望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逝去的希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边莲城处于没有什么野兽的冀衡山脉外围,属于仙界中‘凡’的一部分。

   数百年前这里只是定居数十户人家的无名小村庄,对比别人动辄上万的部落来说实在有些小鸟依人,而且生产力低下,人均收支掰着众人的手脚指都可以算清,贫穷到路过的修真者都不屑于落脚,绕道万里去了就近的繁华别处。

   也不知什么时候,一帮不速之客来到了这里。

   他们打着‘恩泽四方,莫求回报’的名号,不遗余力地对这个小村庄进行制度改革和土地开辟,浩大的工程紧锣密鼓地持续一个月,这小村庄竟是被他们硬生生改造成一座宏伟的大城。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真的眷顾这里,这新城才建立半月之久便开始繁华了起来。

   如此突飞猛进的发展,这就得益于这里的标志性建筑群——漂浮在佳明湖心的不夜仙宫了。

   此番可以让人消解欲望的场所无疑是边莲城的金手指,势必会给这里带来了巨大的财富。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边莲城百分之九十的收入都是从这里产生。

   几百年过去。

   边莲城不出所料成了一座拥有完整体系的庞然大物。

   ……

   此时天色才微微发亮,街道却已经车水马龙,一派欣欣向荣的熙攘景象。

   除了一小撮行商的本地人,大多数都是慕名而来的男性游客。

   ‘太上若入仙宫,也会飘然忘尘’的仙宫噱头,哪个血性男儿不想见识一下?

   那个给花智引路的小厮名叫李阿满,也是一个本地人。

   他忙碌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得到了上面的换班批准。

   此时李阿满换了身寻常百姓的服装,正张弛着有些抽筋的脸部肌肉从仙宫里出来。

   出了仙宫之后,他并不准备回家休息,而是缓步前往那座城东的打坐莲台,习修一些炼气法门。

   因为他现在也算是一个修真者了。

   凡人中诞生修仙的苗子属实有些突变的运气成分,因为这代表着此人已经打破固有的凡弱根性,脱胎成了苍巍大道的异数。

   若是修炼得当,甚至能比肩一些天赋上佳的大能。

   李阿满可是说是全村老少的希望,自然不敢对修炼之事怠慢分毫。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那看似风光,实则名存实亡的村长所嘱弄得他压力倍增,实在有些如芒在背。

   只要他消极怠工,那脸上满是沟壑的老人肯定又要板起脸,拿拐杖敲他的头了。

   纵使李阿满现在修为已经达到了问道境,却也不敢稍加还手。

   可能,这就是来自长辈的‘威压’吧……

   李阿满如是想。

  “早啊阿满!”

   李阿满经过一条繁华的街道时,一个络腮汉子朝他打了声招呼。

   “嗯,李叔早。”李阿满身躯微躬礼貌地回了一礼。

   他口中的李叔,这些年靠着贩卖一些徒有其表的空壳灵石,混得那是相当滋润。

  “你这孩子,出了仙宫还带着那些拘谨的礼数,你再这样我可生气了!”

   李叔板着脸佯作怒容,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对于他这个好面子的人来说,非常乐意见到自己受到别人郑重其事的尊重。

   虽说这些所谓的庸俗礼节中大部分是假仁假义的虚伪奉承,却很能体现自己在人际关系中的隐性地位。

   谁也不会无缘无故对你媚眼献殷勤对吧?

   其中的理根道据正是为人处世的法则,如同千丝万缕的线束编制而成的牢笼,死死箍紧着每一个人。

   李叔作为生意人,见惯众生百态之后门儿更清。

   “已经习惯了,还请李叔大人有大量,不要见怪才是。”李阿满微微一笑。

   接待了这么多年逍遥客,李叔的心思他自然知道。

   应付每一个人,他都有对应的法子让他们由衷地产生虚荣心。

   这是他的长处,所以才能作为仙宫的脸面去会纳接客。

   李叔闻言脸上的络腮动了动,“哎呀你这孩子太客气了,弄得李叔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李叔莫要多言,在我看来只有您才能配得上顶天立地这四个字,若是不好意思实在有些失了您的身份。”

   李阿满面色真挚,话语也是昂扬顿挫,让人不免折服他的‘真心’当中。

   嘴上功夫,唯马屁长青。

   反正也不要钱!

   “你这孩子!”李叔络腮又是一阵抖动,“不愧是全村的希望!我这就收摊,咱叔侄喝一个!”

   “我还有修炼之事在身,就不叨扰李叔了!”李阿满对着李叔又是一个鞠躬。

   茶水浅尝辄止,才能让人回味无穷,马屁也应如是。

   紧接着李阿满做个了打屁股的手势,弄得李叔会心一笑。

   轰!

   李阿满沿着街道还没走多远,耳边传来了一声巨响。

   迎着那冲天火光爆开的热浪,让他不禁瞳孔微缩。

   “仙宫走水?”

   “仙宫拥有法阵庇护,怎么可能!”

   ……

   一时间街道上的人众说纷坛。

   但这事还没完,道道火柱从仙宫各处楼阁连锁而起,竟是逐渐形成了火海!

   街道上的人张大了嘴巴,竟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李阿满看向仙宫外围一座不显眼的楼阁。

   那里,似乎也遭了殃……

   他心头一紧,慌不择路地向仙宫跑去。

   却是忘了自己会飞的事情。

   不要有事啊,阿梅……

   李阿满跌跌撞撞跑进仙宫,便看到数百道黑衣敷面的身影正从佳明湖中汲取水龙,企图浇灭那狰狞的火光。

   还有一些黑衣人正在火海中救人。

   一声声女子的惊声尖叫在每个楼阁此起彼伏,让他心头暮色更浓。

   那水龙洒向‘汪洋’的火海,却如同杯水车薪一般于事无补。

   瞧见此举无果黑衣人们并没有罢休,或是祭出水行符箓,或是运起水行法术。

   凭空生出的漫天水幕一股脑倾泻而去,终于有些压下了火海的势头。

   李阿满却是顾不得这么多,祭出一道符箓后纵身冲进了火海之中。

   轰!

   仗着周身缭绕的水光,李阿满好不容易走到了那座楼阁前,却是看见了目眦欲裂的一幕。

   那楼阁塌了一堆木炭!

   “啊梅,你在吗?”他嘶吼道。

   没有人回答他。

   李阿满心中一沉,发疯般冲进那堆木炭里。

   恰在他身形就要淹没之时,他看到一道身影缓缓从眼前的火海中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长相极美的女子,身在火海中却显得异常冷清。

   她穿了身朱红色的飞花锦凤袍,身后的裙摆轻泻拖迆三尺有余,却是不染一点尘埃。

   随着她莲步轻移,那凤冠上的凤鸟步摇在云髻上摇曳生姿,尽显娇奢。

   “皇后?”李阿满有些愕然。

   来者正是仙宫三千佳丽中的夺魁者,尊誉‘曼珠皇后’;这可是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美人,此时却在火海中相遇实在有些怪异,而且李阿满听说这个曼珠皇后也是凡尘出身,与他一样是‘异数’。

   “阿满,你怎么在这里?”

   宛如寒风的话语吹进李阿满的耳朵里,让他有些冰冰凉凉。

   “我来找寻我的妹妹!皇后娘娘,您瞧见她了吗?”李阿满极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

   “你的妹妹?你可知进了仙宫的人,不能再牵扯上俗世的关系?”曼珠皇后眉心的红花印微微变形。

   李阿满当然明白这个规矩,但他并不想放弃救人的想法,嘴唇无声张合几次,终于发出了自己的心声,“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我的妹妹,我要救她!”

   “呵呵……”曼珠皇后薄薄的朱唇微勾,竟是笑出声来。

   紧接着她扬起脸,从下巴到颈项的白嫩线条清晰可见,“我说得不够清楚么?”

   “可是……”

   “没有可是!生是仙宫的人,死是仙宫的鬼!”

   李阿满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挺直了身板说道;“此时说不定她被压在废墟,等着我去救!”

   “哦?”曼珠皇后琼鼻嗤出一声冷嘲,“看来你有些忘乎所以啊,李阿满。”

   “娘娘,得罪了!”李阿满怒喝一声,驾起身形便想从旁边绕过去。

   曼珠皇后此时冷着眼,却是不说话了。

   噹!

   李阿满明明是身浮空中,却感觉自己撞在了一堵墙壁上。

   “这是什么?”他惊道。

   “看来许久不出手,世人都忘了我的存在。”曼珠皇后先是自嘲,随后一挥大袖。“死!”

   啪!

   空中的李阿满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狠狠扇了一巴掌,然后重重落在满是黑迹的地上。

   他喉头一甜,咳出了一抹鲜红。

   “妹妹……哥哥来了……”李阿满意识有些模糊,艰难地蠕动身体爬向那仍在燃烧的废墟,此时他身上的水光消失不见,滚烫的地面把那并不名贵的衣衫点燃,就连那裸露的皮肉都有些微微翻了皮。

   李阿满爬了片刻,手上多了只华美的凤头履。

   咔咔……

   凤头履用力碾下,他的手骨碎成数块,甚至有些尖利地刺了出来,白森森又带着鲜红,极为骇人。

  “我不是说过了吗?李阿满!”曼珠皇后有些兴起,碾得更为欢快起来。

  渐渐地,李阿满的手被压成了一张肉饼。

   自始至终他别说嚎叫,甚至连一声痛苦的呻吟都未曾发出,只是一味地爬。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阿满的执念所感。

   曼珠皇后轻叹口气,转身一挥大袖。

   李阿满落进了废墟之中。

   啪啪作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