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二十六章 人腿草原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人腿草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没有了外层保护之后那如气泡般的灵气罩瞬间变形,像是被尖锐重物狠狠压下般凹陷成一个夸张的弧度,差点就压到了温言的头顶。

   也就在这个时刻,阵法蕴含的滔天威能与无情杀机如同冬日的寒冷般刺入他的身体感官,让他寒毛直立后浮出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一时间温言陷入了两难的困境。

   前进太远,退也不够时间。

   “我就不信了!”

   温言翻指如花,衍生出许多加强防御的简单法阵覆上灵气罩,想借着储物法宝内数量惊人的恢复丹药硬撑过去。

   面对他的一意孤行,那橙色帷幕就像一个疯狂的大汉般,用十分骇人的粗鲁手段把娇柔的灵气罩蹂躏得不成样子,几度就要冲进来把他摁在地上狠狠撕成碎片。

   好在温言反应快,缝缝补补之下倒也有惊无险,就这样你来我往片刻后他也是有所进步,摸到了大概五十多丈的地方。

   但是其中的消耗也同样惊人,这么一段路程竟是磕掉了上千枚回元丹,而且他的经脉透着火辣辣的疼痛,用药过甚的副作用相当明显。

   随着愈发接近中心,那似水相性般的帷幕变得更加粘稠,让温言寸步难行,挪动一丈都有些吃力。

   他尝试过用天象法操纵帷幕,却发现这帷幕似乎是跟他天生敌对般不为所动,不仅如此,就连周围的元素他都调动不了。

   这里仿若是自成天地,用自己的主观法则一起排斥他这个外人。

   温言此时也被帷幕弄出了火气,手势晃出道道残影,嘴巴张张合合,一根筋似的猛嗑丹药,而脚下各种增益辅助的法阵一股脑施展,可谓是忙得不能再忙,头顶上都冒出了白烟。

   似乎是被他的兢业守命的精神打动,橙色的帷幕攻击频率骤然降低。

   趁着这个空档温言总算是缓了口气,他当然不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起先慢如龟速的身形如脱兔般暴射而起,顷刻间横移了五十多丈。

   正在他想一鼓作气飞过去的时候,笼罩下来的黄色的帷幕又让他又变成了一只憋屈的蜗牛。

   我太阳……

   真是层替而上!

   温言用优美动听的凡间暗语赞美着这磨人的空间。

   降下的黄色帷幕比此前的还要强横,暴烈的攻势源源不断,有那么一瞬间还差点隔着灵气罩捅进他的眼睛里,那其中蕴含的森然冷意让他不禁眼皮轻颤。

   现在的温言除了一味死撑外,确实没有什么办法。

   “哈哈哈,真狼狈啊小扶疾,亏我沉睡等你这么久,你居然还是这么废!”

   一声嗤笑在温言心中突兀响起,慵懒中又透着轻松。

   “谁?”温言紧绷的心神不禁有些发毛。

   起先他还以为是左丘菊醒了,不过细听之后便觉得不像,因为左丘菊声音娇柔婉转,好听极了;而那个陌生的声音则是有些慵懒烂漫,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这里除了自己和储物法宝里的左丘菊外,明明没有第二个活人,难道是未知的强敌增援到了?

   此人竟能无视自己的灵识探查钻入心神传语,肯定非常不简单,而且竟然还知道自己的前身之名,似乎对自己的事情好像很了解?!

   这究竟是……

   就在温言惊疑不定的时候,心底那慵懒的未知声音却是肆意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瞧你吓得跟丢了魂似的,真好玩儿,给你三次机会猜猜我是谁,猜对了姐姐给你糖吃噢!”

   “不猜!”温言没好气地说道。

   真是个神经病,没看见自己正在忙么?

   想罢温言又嗑数十颗回元丹,堪堪抵御了来自帷幕的攻势。

   此时他的储物法宝开始有些捉襟见肘,如若再不做些什么有用的手段,恐怕就要去幽冥和轮回报道了!

   “真是不解风情。”那慵懒的声音似乎有些失了兴致。

   ——————————

   边莲城。

   在黑衣敷面人的努力下那嚣张火势渐渐低下头颅,只余下一些零星的火苗仍在窜动。

   昔日络绎门客的不夜仙宫,此时却已经成了一堆废墟。

   曼珠皇后站在堆积颇高的某处废墟中,用冷清的眼眸看着那两个纵火犯。“两位,就这么急着走么?”

   她身后是几百道黑衣敷面的身影,手中驳杂不一的光芒四下起伏,只待皇后一声令下,他们定要那两个纵火犯死无葬身之地。

   “殿下,您先走我断后!”花智浑身上下冒着熊熊的火焰,如同穿上了炫目的黄金战衣。

   他身后那笼罩在青光之内的温馨摇了摇头,“无视族人安危,我做不到。”

   无数的细小藤蔓从她脚下延伸,渐渐没入了地面。

   这个动作没有人知道。

   “殿下……”花智有些感动。

   但他也知道这不是时候抒发感情的时候,如何护得公主周全才是眼前首要之事。

   “殿下?怪不得胆子这么大,连我边莲分部都敢烧,勇气可嘉。”曼珠皇后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人,似乎没有因为仙宫的覆灭感到愤怒。

   温馨小脸挂着与之年龄不符的冷笑,螓首微抬反问道:“哦?还有分部?看来又要麻烦了。”

   “还要烧?”曼珠皇后的冷清神色有些微微变化。

   这两人到底知不知道不夜仙宫意味着什么?他们这是瞧不起那位大人?!

   想到此处,曼珠皇后竟是浮现了一抹怒容,“看来不得不除掉你们了,本来还想留作给大人的礼物,不过你们执迷不悟,真是让人伤脑筋。”

   说罢她闭眼轻揉太阳穴,向前挥了挥手。

   早就做好战斗状态的黑衣人手中法潮涌动,有条不紊地朝着温馨和花智两人发起一波接一波的攻势,显得异常训练有素。

   也就在此时,那些深入地底的藤蔓蓦然透出,将一些闪避不及的黑衣人捅了个透心凉。

   而被那些法术首当其冲的花智只是动了动食指,他前方就出现了两丈多高的火墙,轻描淡写地将那些看似威力无穷的法术化去。

   曼珠皇后虽是闭着眼,其实灵识一直覆盖着现场众人,此时反馈的情景让她心神巨震。

   这古怪藤蔓是怎么逃脱自己的灵识探查的?还有那火人此时的境界怎么比刚才还高?

   她睁开眼定定地望着那两个纵火犯,脸上罕有地出现了凝重的神色。“你们究竟是何门何派,又是何人?”

   “大姨,告诉你作甚?难不成有糖吃?”温馨嘻嘻笑道,像是一个不听话的熊孩子。

   “你!”曼珠皇后眉心的红花印记又变了形,她最恨别人叫她大姨、阿婆、大姐这些显老的称呼。

   她转身一挥大袖,“不识好歹!伴仙使!布困仙阵!”

   “诺!”

   黑衣人轰然应答,紧接着他们竟是一改之前的笨拙站桩,身形轻灵的朝着温馨和花智的四近周围散落而去,站定之后看似杂乱,却隐隐形成玄奥晦涩的阵形,将两人牢牢锁住。

   他们心神与波动紧密如一,几百的人却温馨和花智产生千军浩荡的感觉。

   不仅如此,黑衣人站定没有多久竟是消失了身影。

   “花智,这是何时发明的阵法?”

   饶是温馨万事不怕此时也有些惊了心神,阵法她也见过很多,但没有见过与之相似的。

   “大敌当前,我竟然有些开小差……”花智叹息道。

   “这困仙阵乃是不夜仙宫的独门绝活,传闻此阵不用境界太高之人施展,便可以做到困神锁仙。”

   温馨闻言不禁奇道:“真有这么厉害?”

   花智摇了摇头:“小道传闻而已,当真的我也没有见识过,只是听说此阵可以让人如同置身海市蜃楼,无法挣脱。”

   “那便让你们这些臭老鼠们见识一下仙宫的底蕴吧!”曼珠皇后的话语忽远忽近飘来,像是环绕的魔音般恼人心神。

   “煌煌诸界听我号令,振威慑狂敌!”一声低沉的嗓音响起。

  呜……

   一股浓雾般的阴风吹来,顷刻间袭过两人。

   “殿下!”花智撑开火球般的灵气罩,将公主笼入在内。

   等了片刻,却是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狂暴攻势落下,甚至平静得有些诡异。

   “这是……”温馨瞪大了水灵的眼眸,有些不敢置信。

   花智寻声望去,也看到了那与此前废墟不同的场景。

   他们此时身处的地方已经大变模样,天空蔚蓝草原依依,格外地神清气爽,还有一些蝴蝶萦绕周身,纷纷飞舞。

   风吹草低之下,竟然还能见到牛羊。

   “这幻境也太真实了吧?”扑面而来的恍然如梦让花智有些错愕。

   温馨看着远处的牛羊心中顿生不详,小手扯了扯花智的衣角,“你看那里。”

   牛羊的大眸子血红,头生螺旋纹路独角,四只蹄子隐有紫电盘旋,长着如此凶猛的体相却正在悠哉地啃食青草。

   “殿下,您不是喜欢收集奇形怪状的奇物怪兽么,这不就是!”花智俊美的脸庞泛着奇光,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温馨却是脸色铁青地摇头,又扯了扯花智的衣角,“你揉眼仔细看!那哪里是草!”

   说罢她赶忙浮上了天空,似乎有些害怕。

   “什么?”花智有些将信将疑地揉了揉眼睛,再向前望时额头的冷汗却是不自禁流了下来。

   那些牛羊吃的哪里是草,是一条条人腿!

   牛羊方才还泛着青色的嘴唇此时透着血红,透着难言的狰狞。

   而他们脚下的依依青草也是消失不见,竟是变成了密密麻麻的人腿!

   “啊!好恶心啊!”

   花智有些后知后觉地随着公主飞上了天空,紧接着运起灵力就是一通轰炸。

   他使出的火球却是透过了人腿与地面,没有发出一丝实际的回响。

   “这一切都是幻象,别白费力气了。”温馨出声阻止了花智。

   花智喘着粗气,俊美的容颜有些苍白,显然有些惊恐过度。

   闻言他定了定心神咬牙道:“这还带转换的,太吓人了!”

   忽然花智闪过一道灵光,“好像……传闻中困在此阵的人死相似乎都非常恐怖,都是脸色铁青,嘴巴和眼睛张得老大,似乎是……”

   “吓死的。”温馨接道。

   花智虽然知道答案,心头却是不可抑制地惊了惊,“这可如何是好……”

   说话间他又眨了眨眼睛。

   轰!

   蔚蓝的天空中突然流下一道百丈瀑布,奔流如雷的水声不绝于耳。

   “什么?!”花智扭头看去,吓得他不禁瞪圆了眼睛。

   那是尸山血水组成的瀑布!

   本来只见小腿的腿原仿佛得了养料,一截一截地长长。

  “殿下……这怎么回事……”

   花智不断地拔高身形,希冀着公主继续用她的智慧带领他走向胜利的彼方。

   “千万不要眨眼!这动作好像是导致场景异变的机关!”温馨思索片刻这才说道。

   “啊?哦!”

   不愧是欢饮之森的守护神!

   花智心中暗赞。

   但这个动作说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特别是刻意为之的情况下,极为磨人,而且前方那瀑布不断地冲出令人作呕的腐尸,对心神意志都是不小的考验。

   坚持了好一会,花智忽然开口道:“殿下,您眼睛干不干?”

   “不干。”温馨平静道,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你又有什么幺蛾子?”

   “殿下!我想眨眼……”花智抽搐的脸部摇摇欲坠。

   “闭上你的臭嘴!给本公主往死里撑!”

   “那不是您有静心凝神的法门嘛……”花智苦笑道。

   温馨不由鄙夷道:“说得好像我没传授给你们似的。”

   ……

   两人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倒是不怎么有压力了。

   轰隆隆……

   过了不知道多久,实在有些难熬的两人突然听到一声闷响,紧接着大地似乎都在为之震动,天地倒悬之后竟变成了白茫茫一片。

   眼前的诡异场景让温馨不禁瞪大了有些干涩的眼眸,“这是什么?”

   平静了这么久的幻境蓦然经此巨变,肯定有它的原因,于是她转头望向那个最有犯法嫌疑的粉衣男子,“花智!是不是你眨眼了?”

   花智闻言愣了愣,然后一摊双手,“殿下,不是我……”

   此时他双眼正在流泪,却是不依不饶地执行着公主吩咐的事情,加上无辜的表情,实在有些可怜。

   该死!如此忠诚的族人,我怎么会怀疑他!

   温馨略微低头,有些自责。

   白茫茫的画面并没有维持多久,撑了片刻之后渐渐消成了云雾。

   此后,眼前的视野又变得清晰起来。

   他们看到了不夜仙宫的废墟!

   “殿下,我们回来了?”花智仍在坚持着不眨眼,目不斜视。

   “嗯,回来了。”温馨答道,她的心绪有些起伏。

   “殿下,您肯定吗?这会不会是镜中镜?”花智有些奇怪地疑问道。

   温馨摇了摇头,“我很确定我们身在现实当中。”

   她说罢指了指花智身后那两个天仙般的女子。

   女子周围全是横七竖八的黑衣敷面人,却是不见了曼珠皇后的身影。

   “你看,这就是证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