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二十八章 虚弱的色魔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虚弱的色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边莲城。

   花智看着三个仍在嘘寒问暖谈笑风生的女子,不免有些着急。

   捣毁了人家赖以生存的老窝,还不跑等着过年?

   等那个跑没影的曼珠皇后搬来更强的救兵……

   再厉害的好汉也架不住人多,更何况是三个娇滴滴的女子。

   殿下糊涂啊……

   花智有些恨铁不成钢。

   不过他似乎忘了,在场的四人就修真界的整体大环境而言,基本上不算是弱者。

   虽说花智和温馨因为大意陷入窘迫的苦战,但也不能用此事对全部人一概而论。

   就以修为的硬实力——境界来说。

   温馨是问道境,可以忽略不计,花智和灵鸳是秘灵境中的好手,队伍中妥妥的中流砥柱。

   而且这还不是主力,他们还有一张令人恐惧的王牌,登仙境的寻意!

   这意味着不夜仙宫若是没有登仙境强者支援,他们基本可以横着走了!

   如此凤毛麟角的大能存在,对付登仙之下的修真者们,就跟巨轮碾压蚂蚁一样简单。

   比如寻意刚才那灵动得仿佛不带烟火气的破阵手法,明明没有使出全力,对面就形同纸糊般人仰马翻,等级压制展现得淋漓尽致。

   可能有些天才妖孽能无视这坚实壁垒做到越级而战,但这终究是天方夜谭般的极少数,亿万万出恐怕难出其一。

   ……

   “无忧姐姐别耍顽皮了,要不然师兄真的会打我的!”灵鸳跪在地上死死抱紧温馨,生怕这好不容易抓住的救命稻草跑了。

   温馨极力挣脱不过后不禁翻了个白眼,对这个可爱的‘后辈’着实有些无奈。她拍了拍灵鸳的后背,用训斥孩子般的语气说道:“都几岁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丢不丢人?”

   “不丢人不丢人,在无忧姐姐面前人家本来就是小孩子嘛……”灵鸳不停地用自己的脸去蹭温馨的脸,两张似玉如瓷的脸一时间有些跌宕起伏,不断揉捏出许多可爱的表情。

   寻意看着此情此景有些心痒痒,很想加入她们随心所欲的打闹当中。

   但这种事情她很不擅长,犹豫了好一会之后她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可能是我年纪真的大了,落不下脸了……

   寻意自嘲了一句,随后向两人微笑说道:“好了好了,女孩子家家的成何体统。”

   “知道了。”灵鸳不情不愿地停止了动作,但那双手却箍得异常紧实,险些让温馨背过气去。

   “无忧小姐,说说你的决定吧。”寻意并没有长篇大论去说情,而是选择了开门见山。

   “其实我只是想气气那个死人头,不是真的出走……”温馨瘫赖在灵鸳身上,嘟起委屈的小嘴。

   灵鸳闻言眼睛一亮,本来偃旗息鼓的蹭脸行为又开始动作起来,“那无忧姐姐我们这就回去!”

   “可是……”温馨用手推开那张‘可恶’的脸,神色有些纠结。

   寻意善解人意,知道温馨可能又在担忧‘昔日恋人却沦为兄妹’的事情,于是她想出了一个法子。

   “少主他现在还在试炼当中,对此事毫不知情,无忧小姐不如暂且回去作壁上观,当然,我们也不会说的,什么时候都取决于你自己。”

   温馨不禁有些心动。

   若是真的是这样,那自己到底是选择回妖界探望族人,还是回天气门继续跟那个死人头装模作样?

   两件事情都好重要,真的好难选啊……

   看着温馨摇摆不定的神情,寻意心思电转之后决定抛出那个有些异类的‘定心丸’,“此次门中试炼近百人几乎全部失踪,少主生死未知。”

   这事她也是刚才接到门主法信才知道,正好趁这个时机说与她们听。

   “什么?”

   三声不同的惊呼异口同声。

   温馨与灵鸳的心思自是不用多讲,而花智则是有些担忧他的老损友。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回去!”温馨火急火燎率先冲上了天空,身上还挂着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灵鸳。

   “哎?”空中传下一句疑问。

   “殿下等等我!”

   四道身影先后而起,渐渐隐没在云霄之中。

   ——————————

   “啊……我这是在哪?”

   躺在地上的温言幽幽醒转,映入眼帘是一张布满绿锈的天花板。

   这该死的青铜之地……

   随着他的意识清醒,周身那如潮水般的疼痛瞬间烁烁作惊,刺得他竟是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几度挣扎之后温言终于认命,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绿锈发呆。

   怎么每次发生些什么事情都会莫名其妙昏过去,还能不能行了……

   温言心中对自己吐了个槽。

   就在此时,两道声音突然在他心底炸起。

   “喂,你谁啊?别摸我,女女授受不亲,再碰我我就跟你急!”

   “啊,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骂谁不是东西?你这腰粗屁股大的小娘皮是不是找死?”

   “你才腰粗屁股大,你全家都腰粗屁股大!”

   紧接着响起一阵兵铃乓啷的杂乱声音,似乎有两人不顾场合阻碍正扭打在一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言不禁有些愕然。

   这两个声音很熟悉,一个是左丘菊的声音,一个是那未知的慵懒声音。

   左丘菊明明在储物法宝里,她是怎么和那成精的阵法‘厮混’在一起的?

   他灵光一闪——莫非那慵懒声音的正主并非是阵法,而是里面的某一件物事?

   此前认为阵法成精确实是他先入为主了,现在看起来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前辈,你在干嘛?”温言尝试着叫了一句。

   他体内灵力空空如也,而且灵识也有些混沌,有些不确定这种状态下能不能建立联系。

   “啊!小扶疾你醒了。”倒是那慵懒声音先开了口,紧接着那兵铃乓啷的打斗声音顿时停下。

   看来能行……

   温言放下担心。

   然后他听到左丘菊语速极快的声音响起,显得非常焦急,“温不大!快放我出去,你储物法宝里有把成精的破刀!”

   “还骂?你这腰粗屁股大的小娘皮真是找打!”

   又是一阵兵铃乓啷的响声传来,掺夹着左丘菊的惊恐呼喊。

   破刀?

   温言微微错愕,想起了那把不知何品级的镇魂刀。

   难不成真成精了?!

   他有些惊疑不定。

   “你还等什么啊温不大,快放我出去!”左丘菊发觉温不大并没有动作,不禁连连催促。

   紧接着她高亢地惊呼道:“啊!它在脱我衣服!”

   “这……”温言闻言倒是不急了,反而有些期待。

   “快点啊温不大!”左丘菊声音微颤,隐隐带着哭腔。

   “啊!哦!”温言赶忙收敛心神,心念一动后那罗裙半解、极其香艳的美人便出现在他身边,可惜的是他此时躺在地上,穷尽目光却是只能看见惊鸿一隅。

   “死色魔,你看什么?!”左丘菊察觉温不大的那有些翻白、不安好心的斜眼瞟来,不禁大为恼怒,一手捂住关键位置,一手攥紧粉拳对温不大的胸口进行疯狂打击。

   咚咚咚!

   敲鼓般的声响从温言胸口传出,让他本来有些虚弱的身体伤上加伤。

   “我……只是把目光……集中于一点,以改变……以往的看法,我并非……色魔!”胸口挨着重锤之下让他言语都有些吃力,断断续续说完后差点没背过气去。

   “还狡辩!”听着温不大胡诌左丘菊更为恼怒,粉拳不禁又使多了一些力气,锤得愈发生蛮。

   锵!

   正在左丘菊沉浸在‘快意恩仇’的时候,温言手腕的储物法宝蓦然闪耀光芒,一把通体乌黑的古刀从其中透出,紧接着那对地的刀尖突然旋转,亮出一抹乌光后指向左丘菊。

   “喂!小娘皮,别以为你出来了我就不能治你!”那慵懒的声音从刀中透出,显得极为诡异。

   “啊!你怎么出来了!”左丘菊此时也顾不上春光乍泄了,竟是撒丫子沿着通道内狂奔而去,如同老鼠见猫。

   “腰粗屁股大的小娘皮还想走?门都没有!”

   乌黑古刀刀尖如影随形,朝着左丘菊追了过去。

   一人一刀逐渐没了影子。

   “……”温言躺在地上虽然看得不太真切,却也有些光怪陆离的感觉。

  左丘菊一个入神境的猛人竟然被一把怪刀弄得这么狼狈,着实有些嘀笑皆非。

   还有……

   丢下他一个人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

   万兽秘境中心。

   天空本是有些灰白的云层此时却通体泛黑,正宛如一个巨大漏斗般缓缓旋转;漏斗吞云吐雾中不时显出一些或细微、或粗壮的电蛇,似乎正在酝酿一场翻天覆地的末日浩劫。

   离着这里近些的妖兽乖乖收敛气机匍匐在地,不停蠕动着瑟瑟发抖身躯往后退去,唯恐引起盘恒天空的‘怪兽’盯上,弄得自己小命不保。

   “啊!救我!”

   一只修到元境的钻地鼠正爬得飞快,却突然被一股恐怖的吸力掀到天空,纵使它使出浑身解数,却也扭不过那有些变态的力量,身形渐渐远去。

   呜呜呜!

   天空的黑云漏斗下尖锐的狂风声不绝于耳,地上尘烟急速旋转、飞沙走石中竟是生出一道串联天地的细长龙卷;这细长的龙卷疯狂吸纳周围万物,很短时间内竟是形成一个席卷天地的特巨型黑色龙卷!

   这特大的龙卷生成之后仿佛是抽干天地的温度般,让周围千丈的土地结上了一层白霜,无数细小的雪花纷飞而下,复而又归于龙卷之中。

   呜……轰隆隆!

   狂躁的风声哀嚎不止,漫无边际的黑云电闪雷鸣,致使这方天地都昏暗得有些看不清了。

   “时机正好,桜照鳕!我们上!”

   忽然一声雄浑的嗓音响起,竟是比天上的雷霆不遑多让。

   “好!”

   两道身影朝着龙卷电射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