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三十一章 四字真言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四字真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哪有这样做天道的?!

不公平!

熊鸿心底哀嚎。

他们的天劫本来就有些不同寻常,渡起来相当之艰难,倘若应变细节稍稍不注意,原地升天是毋庸置疑的。

而且他们挣扎这么久,终于是准备渡过了第二重险关,如果……照这样有惊无险的发展下去,那么接来下的第三重不是轻而易举?那之后……前途那不是一片耀眼的光明?

没想到好不容易看见了迈向新世界大门的曙光,那天道却不知道突然抽什么疯,不仅不按原有的套路进入第三重,反而在第二重的末期忽然升级了难度!如果……天道就这样来进行接下来的天劫,可想而知下一重会是怎样的非人哉!

这还让不让熊活了!

有些出离愤怒的熊鸿伸出他宽大的熊掌,随后用中指不停地对着天上进行友好、恳切的问候。

面对他的无脑挑衅,那通红如血的云层却如转了性子般爱搭不理,只是兀自翻滚、扭曲。

难道正在酝酿什么不当人的大招?

心念致此,熊鸿却是下意识钻进了避世山中,如此作为后他才有了些许的安心感。

而也就在他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天上的云层停止了翻滚,那些之前还可以看清数量的云朵纹理此时已经消失不见,竟是形成了个浩瀚无边的整体。

看起来圆圆润润的,就跟那上好的、没有褶皱的黑色灵丝被模样相似,让熊鸿这个大老粗都忍不住想拉扯过来盖上,纵享其中的丝滑....

咚!

‘灵丝云被’ 形成后便宛如灯笼般,透出了阵阵非常柔和且安详的华光,随后那有些扁平的底部如同盈满了水分般不断向下膨胀,待到颇为滚圆后却又开始急速收缩成原来的模样,如此一个循环中便伴随了一声闷响。

此时的‘灵丝云被’看起来、听起来、感觉起来都是像那正在跳动的心脏,让熊鸿有些摸不着头脑。

‘灵丝云被’的‘心跳'愈发加快,其肚子内孕育的不明华光也随之逐渐提亮,到了最后,本来有些让人想纵享其丝滑‘灵丝云被’竟变得格外炽烈夺目,明晃晃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那感觉就像是近距离观看散发橙红光芒的夕阳!

“这又是什么新花招?”‘夕阳’ 挂天的同时,天劫主角之一的熊鸿脸色乌青,随后一股不妙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异种?”旁边当了很久局外人的桜照鳕此时也是神情错愕,虽然有些不明白这罕见且怪异的场面代表着什么,但隐隐觉得天劫接下来的打击力度,将会是史无前例的变态!

咚!

随着最后的“心跳’停止,那浩瀚无边的‘夕阳’中竟是陆续飞出许多形态各异的飞禽走兽,竟是顷刻间便占满了整片天际。

它们虽然是由‘ 夕阳’中的橙红色光华组成,但模样却是十分栩栩如生,凶相毕露之下极为骇人,而最为显眼的特征就是腹部那裸露、正在跳动不止的紫色雷核。

咚咚咚!

明明是分割成无数份的“心跳声,却比方才还要震耳欲聋,压迫感十足。

“桜照鳕!助我一臂之力!”熊鸿从来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哦不、熊,在那万兽奔腾的异象刚开始的时刻,他便朝桜照鳕吼了一嗓子,

“好!”桜照鳕也是反应神速,刚听到话语后便立马飞到熊鸿后面,用双掌抵住他宽阔的后背,随后神情庄重地叮嘱道:“此劫非比寻常,你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熊鸿咧嘴一笑,却是头一次觉得这个女人还是有些美丽与可爱的,心想若是能渡过这次劫难,娶她回家去过那没羞没臊的小日子肯定是个不错的选择。

感受到后背已经有灵力源源不断地涌进身体,熊鸿深作呼吸后便高高扬起了粗壮的右臂。

随着臂上那宛如虬龙般的青筋瞬间鼓胀时,只见他手中握紧的玄魔斧双刃上顿时亮起一抹耀眼的蓝色光泽,之后光泽愈发作亮、变大。

这过程竟然跟那‘灵丝云被’一般的形式,却是有货真价实的‘雷同’嫌疑……

等到‘夕阳’不在落下雷劫异兽时,熊鸿头顶便已经聚集了一轮硕大的蓝色小太阳。

一番比较,此时身高两丈的他竟显得有些娇小。

“给老子……开天!”熊鸿涨红了脸,一寸寸地向前挥动那有些颤抖的手臂,仿佛他正在举着难以承受的万钧重物。

在熊鸿进行这有些缓慢的动作时,天上的雷劫异兽们仰天嘶吼出阵阵雷鸣后俯冲而下,试图用自己的坚硬身躯狠狠撞烂这只渺小的蜗牛。

噹噹噹!

雷劫异兽们距离熊鸿一丈外的虚空时却是如同碰上了无形的铜墙铁壁般,竟是再也不能前进半步,也就在此时,熊鸿那缓慢如便秘的动作突然轻盈起来,瞬间便把斧子上聚集已久的蓝色光球扔了出去。

轰!

吡吡吡.....

蓝光光球眨眼间便跟那些雷劫异兽们撞了个满怀,紧接着只见那长相十分唬人的雷劫异兽们竟是连连消散,身形化成了一缕青烟;但是遭此变故后它们腹部的内核却是瞬间爆裂开来,随后释放出千万缕充满力量感的紫色雷丝,蛛网般密布在蓝色光球前的空间内。

紫色雷网刚刚张开,之前那如天降殒星般的蓝色巨球顿时陷入了僵境,之后两者就像是拔河般互相拉扯,你来我往中竟是势均力敌。

后方的熊鸿瞧见此景,双手合十一字一顿说道: “极! 泥!呔!袂!”

熊鸿的话音刚落,四个硕大如斗的古朴字便凭空生出,随后附着在了蓝色光球上;紧接着便看到那本来有些平静、萎靡的蓝色光球蓦地暴闪光华,然后仿佛打了鸡血般冲破了几层雷网。

吱呀......

一阵仿佛丝线拉长般的牙酸声音传来,便只见那些紫色雷网的中央部位竟是逐渐向后凸出一个夸张的弧度,而那些本来有些粗大的雷丝在此消彼长的对抗中再也承受不住,‘啦’地一声中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加把劲,我们就快成功了!唉?”熊鸿百忙之中却是瞧见桜照鳕脸色有些超负荷的惨白,心底不免有些心疼,只是到口的关怀之语却瞬息之间变成了鼓励,连他自己都有些懵。

桜照鳕点头轻嗯,随即紧紧抿住那有些失了朱红的嘴唇,却是不敢让手心的灵力波动有丝毫放松。

呲呲呲……

加持了晦涩玄奥的四字真言后,那蓝色光球冲破雷网后开始所向披靡,一时间竟有些无敌的赶脚。

与此同时,外世与秘境的连接通道前。

“在这种艰难的境地竟还能如此轻松应对,渡劫者真乃诸界中排得上号的牛人也!”扶南阳瞪大了有些朦胧的眼眸,对此番天劫主角那厉害的手段叹为观止。

他旁边那个高大男子注意力却是不在那遥远天边的雷劫景象上,而是正看着手心的黑色命牌发呆,看了片刻之后,上面那之前还很稳定的光点忽然闪烁几下,随后竟是黑了下去。

扶南阳眼中有些木讷的丈二此时也是不禁愕然,因为……这是命牌所属者危及生命时的不好迹象!而且……光点消失说明事态极为紧急!

“门主!师弟有危险!” 此刻他也顾不得僭越身份,伸出大手重重拍了拍正看着天劫入神的门主肩膀。

“别打扰我观……”双掌环圆,虎口抵在眼眶眺望的扶南阳闻言起初有些不满,但紧接着却是一愣,“快走!”

……

两人终于算是步入了为何进入秘境的正轨上。

——————————

边莲城。

未受到火势波及的街道上。

不夜仙宫被毁之后这里便有些冷清,往日忙得不亦乐乎的本地人们此时耸拉着脑袋,聚在街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那逝去的辉煌。

而不夜仙宫的漂浮废墟中,一个脸上满是岁月沟壑的驼背老人正拉着一个颇为长得颇为精灵的小女孩从中走了出来。

两人身后的正宫位置中,赵曼珠等人正在朝他们鞠躬致礼,他们并没有因为两人看不到而糊弄过去,反而十分郑重其事。

“爷爷,我们去杀谁啊?”在经过距离城门还有数丈的街道时,那脸上有些雀斑的红衣女童忽然扯了扯驼背老人的衣角,却是问出了让人不禁有些悚然的话语。

“噗哈哈!”但也不乏觉得好笑之人,就比如路边那个嘴唇非常厚实的汉子闻言后便是笑出了声。

他低头看着那个模样十分人畜无害的可爱女童,用像是训斥顽劣孩童般的语气揶揄道:“小朋友,屎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讲!如今这个世道如此残酷与险恶,开档的反而不怕合裆的,你还是小心……”

厚嘴唇汉子满肚子道理还没说完,爷孙俩却是如同无视般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如同方才是条狗儿在叫唤。

看着两人如此没有礼貌的行事,厚嘴唇汉子不禁脸上无光,心底也有些来气,于是他朝着那一大一小的背影比了个中指,随后鄙夷地骂道:“你们有点礼貌行不行?一点家教都没有的东西,怪不得活得不如意,一生穷酸!”

爷孙俩对这不安好心的挖苦却是罔若未闻,只是一味地往城门走,他们刚走进城门内的阴影时,那还在原地埋怨的厚嘴唇汉子突然感觉脖子隐隐作痛,紧接着天旋地转之后,他竟是清楚地看见了自己那长了些厚实老茧的后脚跟。

随后只听见道道惊呼在街道中此起彼伏。

“杀人了!杀人了!”

“哎呀我的二狗啊!究竟是谁杀了你啊……呜呜呜……”

出了那不复往日络绎的城门后,那长着憨厚老农模样的驼背老人便止住了脚步,边摸着孙女的小脑袋边望着远方,这才缓缓蠕动那有些干裂的嘴唇,“这次是个大门派,小美你可算是有口福了。”

他的声音就像是有一口老痰卡在喉咙,弄得声音有时尖细有时醇厚,而且还忽高忽低,让人听着便极其不舒服。

红衣女童闻言顿时雀跃起来,“好耶!皇上老是叫我们去杀些形只影单的小虫子,我都有些乏腻了,没想到这次终于舍得给我们吃大餐了!”

红衣女童说罢便迫不及待地飞上了天空,闭眼转着圆圈,想以此法来预测自己与那个所谓的大门派是否有缘,转了一会之后她胡乱朝着一个未知的方向直愣愣冲去。

“不是东边,是南边!”地上的驼背老人不禁扶额长叹,虽然有些不出所料,但还是免不了有些无奈孙女那极差的方向感。

出发前自己明明说了南边,她竟还是会选错……

“啊?爷爷你也真是的,为什么不早说呢?哼!我不高兴了!”眨眼间飞了颇远的女童闻言又飞了回来,落地之后却是把头扭向一边,很是不满爷爷做事的“后之后觉’。

“哎呀你啊……”驼背老人对这个尚有些孩子气气的孙女也是没辙,不过相处这么多年来他也并非是一成不变,早早就琢磨出了几套相应的哄孙方法。

只见驼背老人在储物法宝摸索一阵后,随即拿出一个跟他那枯槁手臂差不多大小的透明瓶子,紧接着在孙女面前一摇一晃,“小美你瞧瞧,这是什么呢?”

这透明瓶子里,装满了色彩鲜红的不明液体。

看清爷爷手中物事之后女童那颇为灵动的红色眼眸骤然泛亮,随后一把把瓶子抢过,拔下塞子便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还没多久,里面那看似挺多的液体竟是被她一饮而空。

“小祖宗,这下满意了?”驼背老人慈爱地摸了摸那满是红发的小脑袋。

红衣女童重重点头后便咧嘴笑了起来,嘴里四颗极为尖锐的虎牙此时清晰可见,随后她打了个满足的饱嗝,又扯了扯驼背老人的衣角,“爷爷, 我们继续走吧!”

“嗯。”

驼背老人暗松了一口气,随即带头飞上了天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