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三十三章 双人舞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 双人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扶南阳与丈二刚走没多久,那平静的连接通道蓦地骤闪光芒,随后只见有三女一男浮现在阵台上。

   “无忧姐姐、寻意姐姐你们快看,那边有人放烟花哎!跟师兄口中的‘万紫千红最年味’很像!”

   灵鸳指着远处正彷如烟花般绽放的天劫雀跃嘻笑道。

   “噗……你这调皮鬼,那是天劫!”寻意听到这话本是端庄的娇颜顿时忍俊不禁,随即使青葱玉指点点了又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师妹之额头,无奈地纠正了她的错误。

   温馨瞪圆眼睛使劲望了一会,仍晓不得渡劫的人是不是那个死人头,这骇人听闻的架势看起来确实有点像,但其中散发的气息却是大相庭径,说不像吧,除了他外她可没见过渡劫如喝水饮茶般轻松的修真者。

   她扯了扯寻意与灵鸳的衣角疑惑道:“这千年间你们还培育出了第二个精通天象法的人?”

   寻意闻言摇头回道:“无忧小姐说笑了,天象法必须要在有大道亲和天赋的前提下才能修习,这种独得上天眷顾的宠儿十万年难出一个,更遑论才过了区区千年之久。”

   “而且师兄可没死哦,那第二个可是很难打破这种先来后到的规则哟!”待到师姐说完,灵鸳便适时跳出来补充了其中的漏洞。

   此时她换回了原先暴露非常的清凉装束,那白晃晃的肌肤随着天劫的余光正闪着莹莹粉泽,让人看了不免会做吞口水的动作。

   “去去去,真当殿下不知道?殿下只是反问,反问你懂吗?你这不识好歹的小丫头辫子!”温馨还没说话,站在她后面的花智却是钻了出来,随后有意无意踩着灵鸳光着的小脚丫,用修长的手指指着她的鼻子一通说教。

   “啊!你这恶心的粉色食人花!竟敢踩我的脚!去死!”花智这些举动顿时让平日里很爱干净的灵鸳瞬间炸了毛,愤怒的话语刚说完便直接低身旋腰腿如鞭,向着花智狠狠招呼过去。

   面对灵鸳这不遗余力的愤怒一击,花智却只是收腹后跳便轻松化解,身形落定后还不忘朝着灵鸳挤眉弄眼做着鬼脸。“哎~打不着!略略略!气不气?”

   “花!智!”灵鸳气得攥紧粉拳,周身泛起绿光,披腰的橘黄散发无风自动,一股股无形的涟漪自她脚下四散开来。

   轰!

   灵鸳身体微微前倾后右脚猛然一蹬,可怜的黑色的地面在巨响中竟陷出一个丈余宽的浅坑!

   咔!咔咔……

   绿光转瞬便撞上了满脸惊恐的花智,随着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便只见两眼翻白的花智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似乎就要不行了。

   砰!砰!

   “叫你惹我!叫你惹我!”花智那要死不活的模样却是没有让灵鸳停止攻势,反而一脚接一脚踢得甚是欢快。

   “师妹住手!”

   “住手,你们不要再打了!”

   两声焦急的惊呼先后响起……

   而与此同时,天劫中心。

   之前还显得颇为轻松的熊鸿与桜照鳕两人此时却是连番吃瘪。

   叮叮叮!

   密集的紫色雷芒撞上有些龟裂的避世山,带出阵阵清脆的声响与连串的火花。

   “这天劫太变态了,恐怕我们是撑不过了!”熊鸿看着漫天的紫色雷网,此前那‘凌云登顶’的心思不免有些泄了气。

   回过头来看,一开始他们便没有脱离天道的掌控……如果说第一重黑色龙卷与白色雷劫是负责试探的话,那第二重则像是拿出了真本领进行镇压,但其中的力量却控制得极为精确,既不多余也不少斤少两,仿佛是量身定制一般。

   之后那该死的天道看他们似乎超出此前的预期后,竟还很‘贴心’地升级了难度,不过升级就升级吧,你还拐着弯儿升级……

   等到两人击溃万兽后这才幡然醒悟——此前场面庞大的雷劫异兽群竟然只是铺垫,它的作用不过是制造错觉、进行消耗、和升级的契机,后面这紫色雷网才是正主!

   当熊鸿回过神知道了天道如此稀里糊涂、却又十分明白的安排后,那是相当难受,心道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的话,宁愿吃一年的屎也不愿意渡这什么破鸟劫!

   如果……

   啪!

   “千万不要灰心,忧郁的日子里更需要镇定!我们一定要努力!”正当熊鸿陷入‘如果假想’时,在旁的桜照鳕伸出纤手不轻不重地拍在他的熊脸上,认认真真说着心灵鸡汤之语。

   “桜照鳕……”熊鸿看着桜照鳕坚毅且充满正能量的眼神,又仔细感受着脸上那因为超负荷供给而有些冰凉的小手,不禁羞愧地低下了头。

   她都没放弃……

   那我……

   熊鸿转身面向天上的雷劫,攥紧拳头一言不发。

   如此少顷之后,正当桜照鳕以为熊鸿或许因为自己的忠言而有些生气的时候,却见到他忽然高举双臂,说了出极为昂扬顿挫的话语,“去他鸟的什么破天劫,我熊鸿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

   桜照鳕掩嘴会心一笑,随即双掌抵住熊鸿宽阔的后背,柔声细语鼓励道:“加油。”

   “那是当然的啦!”熊鸿转头咧嘴一笑,朝桜照鳕竖了个大拇指,随即又朝着漫天的紫色雷网怒吼一声。“来吧!鸟天劫!”

   轰嘶嘶嗒!

   漫天的紫色雷网如捞鱼般向两人扑来。

   “待渡过此劫,你做我妻子可好?”等那些雷网距离两人还有五丈时,熊鸿忽然说了一句类似求偶的话语。

   雷网距此四丈。

   “什么?!”桜照鳕听到这话不禁瞪圆眼眸、微张小嘴,就连手上那极为稳定的灵力供给也熄断了,可想而知熊鸿的话对她的心神冲击有多大。

   雷网距此三丈。

   “再……再说吧……”桜照鳕用手背抵住那有些羞红的脸颊,随后声如蚊呐、语无伦次地回道。

   雷网距此两丈。

   “那我们一言为定!”熊鸿闻言如释重负般洒然一笑,随后竟是把那三件法宝收了起来。

   雷网距此一丈。

   “照鳕!”熊鸿双臂交叉于面前后,一抹异样的颜色便从他颈后散开。

   雷网距此五尺。

   “啊!好!”桜照鳕赶忙把纤纤手掌抵在熊鸿后背上,轰然运转灵力。

   噹噹噹!

   那些紫色雷网撞上此时周身仿若染上黄铜的熊鸿,却是响起了阵阵如敲锣般的声音。

   “太祖血脉,给我现!”

   随着熊鸿双臂向前狠狠一挥后,他的身体里便传出许多细微的锁链拽动声,随后他毛茸茸的胸前七处暗淡如疤痕的圆点蓦地骤放华光,紧接着道道晦涩玄奥的黑色符文如活物般从七处光点中钻出、蔓延了他的全身。

   原先的铜色与黑色符文相互交织,紧密连接下快速形成一件半透、模样古朴的两色战衣,完美罩住了熊鸿。

   啾~啾~啾!

   后续的紫色雷网刚触及到那有虚幻的两色战衣上,却是如同撞上了滑溜的泥鳅般把持不住,向四周散落而去。

   ‘眼看’此举不成紫色雷网便机敏地转换了目标,朝着熊鸿身后的桜照鳕‘飞奔’而去。

   “避世山、尸骨衣、玄魔斧,都给我去!”熊鸿怒喝一声,便只见那三件此前消失的法宝凭空出现在桜照鳕周身,牢牢将她保护在内。“该死的天道,想动我老婆,那得问我答不答应!”

  现在的桜照鳕足足有六件铂金珍品法宝围绕,这番豪华阵仗同水平的其他修真者恐怕想都不敢想,虽然有几件因为熊鸿那有些依赖性的频繁使用致使有些残破,但其中的核心法能秩序尚算稳定,六件加持与分摊之下用作单兵守护卓卓有余。

  “你在瞎叫什么?!我现在可不是你的那个什么……”桜照鳕听到这话那平静脸色不禁又变得通红,嗔骂后却是忽然察觉此中异样,便朝着那个威武雄壮的背影急道:“都给了我那你怎么办?不行,快拿回去,我只要我自己的三件!”

   桜照鳕说罢就想把熊鸿召唤出的法宝推搡回去,但是却发现那些法宝跟生了根似的不听使唤,仍是伫在原地纹丝不动,她微微一愣,暗骂自己愚蠢。

   想要操纵他人法宝除非原持有者死亡、或者自己修为通天,否则基本不可能行得通,现在的情况下这两者的条件都不具备,自己居然想进行操纵……

   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犯这种十分低级的常识性错误,真丢人……

   而且这番操作下,不是在咒熊鸿他早点死吗?!

   啊!

   我有罪!

   “没事,我随便就行啦!”就在桜照鳕思绪浑噩时,一句显得非常潇然洒脱的话语将她拉回现实。

   桜照鳕惊乍间抬头望去,正好看见熊鸿那流转自信的侧脸,便觉得当真灿烂如阳光,很是温暖。她轻咬嘴唇后却没有再争辩些什么,而是又把双掌抵在熊鸿的背上,心底默念:

   别死了,我未来的夫……君。

   “喝!”熊鸿怒目圆睁,将两人合二为一的澎湃灵力疯狂涌向胸前的七处光点内,如此作为下致使那本就华彩夺目的光点顿时更为耀亮,随即萌生出道道白纹沿着黑色符文的老路延伸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