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三十六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左丘菊~~~左~丘~菊……我死的好惨啊!五马分尸,无尽的血……好痛啊……幽冥地狱……好冷……你快来陪我……”

   阵阵幽怨阴冷似鬼怨的话语,宛如波浪般透入左丘菊的耳中。

   五马分尸?

   难道……

   她打了个冷颤。

   左丘菊战战兢兢地转过身来,却是不禁血气上涌。

   只见温不大双掌摊开放于耳前作猪耳状,晃动间还不忘做着浮夸的鬼脸,为了装腔作势,不时扭嘟起的嘴唇极为讨厌。

   “啊!哈哈……咳……”温言一看左丘菊已经转过身,搞怪的动作顿时僵住,随即咳嗽了声,撒丫子就跑。

   可惜他魔高一丈,左丘菊道更高一尺。

   砰!

   温言就像那断线的风筝般划出一道曲折凄凉的弧线,呈大字型贴在了两丈外的青铜墙壁上,定住片刻后这才滑落下来。

   “温不大,就连你也欺负我吗?”

   左丘菊双眼泛红,朦朦水雾在眼眶里打转,随即凝成泪珠沿着鼻翼蜿蜒而下,成了一条委屈的河。

   她仰着脑袋,努力不让泪水流出来,却发现怎么也做不到,再看一眼那把正饶有兴致看戏的破刀后,心中悲意更甚。

   这把破刀欺负我……你也欺负我……

   左丘菊越想越委屈,索性不再克制,瘫坐在地上,掩面嚎啕大哭。

   正因剧烈疼痛呻吟的温言一看前辈这‘山崩海啸’的架势,自觉理亏,便想上前做些安慰,不料前辈怄气甚深,以至于无论他怎么转,那柔弱的背影也始终朝着他。

   “……”温言没了撤,向一本是道刀抛了个求助的眼神。

   传音道:“你们都是女人,麻烦支一招。”

   “小孩子老是大哭不止,多半是惯的。”

   一本是道刀说了句让温言一头雾水的话语。

   他思索片刻顿时恍然,随后不免有些咋舌,心道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得,看来只能等前辈自己停止了,没招儿啊……

   温言如是想道。

   左丘菊看似一心扑在委屈上,其实眼角朦胧的余光一直在观察温不大的反应,瞧见他跟只呆头鹅似的伫立不动,脸上无悲无喜,写满了‘无情’二字,让她那本有些难过的内心蓦地萌生出一股怒气,随后以熊熊之势逐渐盖住前者。

   人家故作矜持不让你安慰,你就不安慰么?好好好,算你清高……

   心念至此,左丘菊抹了一把眼泪,站起身来,体内灵气轰然运转。

   一抹蓝色身影挟着奔雷之势,电光火石间消失在了某条通道内。

   “前辈!”

   温言惊呼出声,怎么也想不通方才还好端端的前辈为什么突然玩起了出走。

   “一本是道小姐姐,你们都是女人,知不知道前辈这是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多半是吃饱了撑,羊癫疯开始发作了呗。”

   “……”温言连连吃瘪,总算知道是问错对象了。

  事出紧急,他便不再跟一本是道刀浪费口水,拔起身形,朝着前辈出走的通道掠去。

   看着温言消失的身影,一本是道刀‘摇头晃脑’叹气道:“小扶疾,这女人心,可是海底针呐。”

  乌光一闪而逝。

   就在三人一刀走后不久,石台上通体蜡黄的长匣子忽然一阵抖动,暗淡的螺旋状符文图案骤放光华,阵阵青烟从五个梅花型小孔喷射而出。

   噗!

   符文图案闪烁不定片刻,湮灭成了冒着荧光的尘雾。

   咔咔咔……

   似机关运转般的声音响起后,本是长方的匣子体型急速变幻,逐渐收缩,最终隐没在了石台中。

   石台上,只余下一条干枯如柴的小臂。

   少顷,这条残肢的手指忽然动了动,转而又沉寂下去,如此未久,它猛然握拳,随后竟是飞了起来。

   手臂晃晃悠悠一会,伸出食指朝着四周转着圈,几圈过后,蓦地朝着三人一刀方才进入的通道一指。

   黑影无声。

   它消失在了这空旷的房间内。

   ——————————

   万兽秘境,琅域,某处沼泽地。

   看着眼前那成片的美丽红花、和湿润土地里那依稀可见蠕动的黑色条虫,扶南阳一阵后怕。

   刚才要不是身后的丈二突然拉住自己,说不定此地就立着自己的碑了……

   “咳咳,丈二啊……”扶南阳咳嗽了声,欲言又止。

   正在眺望远方的丈二闻言转过木讷的脸,问道:“门主,何事?”

   扶南阳纠结片刻,这才暗下决心,拍着丈二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丈二啊,刚才发生的事,不得传出去,可能做到?”

   丈二思索一阵,沉声道:“弟子定会稍加努力。”

   “什么叫稍加努力?”扶南阳听到这话,好气又好笑。

   “回禀门主,字面意思。”丈二拱了拱手。

   扶南阳扶额,有些头疼。

   丈二忽然声如炸雷:“门主小心!”

   “嗯?”扶南阳下意识拔高身形。

   地上的沼泽此时就像波浪般起伏不定,咕咕冒泡间钻出了密密麻麻的细小黑色蚯蚓,一条搭一条,迅速地向浮在空中的两人延伸。

   那静悄悄的红色花海也成了活物,花头齐刷刷对准两人,喷出道道泛着荧光的鲜红花蕊。

   “不仅是地面,天上也有!”

   听到这话,扶南阳抬头望去。

   只见天上聚集数量非常多的人面鸦,黑压压的好似一捧别出心裁的云朵。

   才是顷刻间,这里已经天翻地覆。

   “这秘境到底怎么回事?不仅地貌不同以往,怪物也似是换了新茬,而且还能逃过灵识的探查……”扶南阳躲闪间仍不忘记吐了个槽。

   以前这里明明是只有一些可爱小绵羊的草原……

   难不成秘境五域王对幻目法境的修改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为何别的地方仍是老样子?

   这究竟是……

   扶南阳心念百转,神色有些恍惚。

   也就在这时,天上那些长着诡异人面的怪鸦桀桀怪笑着朝他袭来,黑色蚯蚓与那漫如雨点的花蕊也如期而至,呈夹击之势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

   反倒是旁边的丈二安然得如同被无视一般。

   “门主!”丈二怒喝一声,身形晃动间瞬移到扶南阳身边,先是撑起一个土黄色灵气罩,然后急速掐决。

   “梵沉天地!”

   话语落,如岩浆之色的火光自两人位置而起,向四面八方而散。

   少顷,方圆百丈成了熊熊火海。

   惨叫声从强到弱,渐渐归于平静。

   黑色灰烬四下飘零,难闻的焦臭不绝于鼻,以至于让站在中心的两人第一时间封闭了闻觉。

  出于礼数,丈二问道:“门主,您没事吧?”

   “没事。”扶南阳摆摆手。

   丈二浓眉微皱,疑惑道:“这些怪物这么弱,哪来的勇气袭击我们?”

   “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这话,扶南阳顿觉脸上无光。

   他觉得丈二言下之意就是:‘这么低端的怪物,门主你竟然还能深陷险境,哈哈哈……’

   “丈二!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竟敢取笑你师父!要不是你师父我连跌三境成了连顶元巅九的伪仙,方才那些怪物,不用吹灰之力,便能……”

   丈二静静地听着门主吹胡子瞪眼的发飙,哦,他没胡子,过了一会才平静道:“门主,弟子绝无此意,此事全然是您在瞎想。”

   “照你的意思,是你师父我乱发烂茬?”扶南阳飙了一会后倒是冷静下来了,不过要好面子的他承认,犹如登天之难。

   “字面意思。”

   丈二说完拿出一只葫芦,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sitemap